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468 同門相爭

轉世人族以先,鄒衍為洪荒上鼎鼎有名的陰陽老祖,為太古走獸一族三大頭領之一。也曾在紫霄宮中聽到,與鯤鵬妖師算是舊識。后來走獸一族被鱗甲、飛禽二族聯手所滅,鄒衍與孔丘、墨翟不得不隱藏起來,躲避仇家。直至受老子指點轉世人族,以教化人族得天地氣運,斬出惡尸。
    聽鯤鵬妖師之言,鄒衍沒說話,轉身回到蘆蓬。他陰陽二氣雖不凡,但也不是鯤鵬妖師的對手。
    見鯤鵬妖師駕臨,玄都大法師就要起身出戰。可他剛剛起身,就見三道流光閃過,妖教三大副教主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齊至。
    狹長的眸子中泛著寒光,鯤鵬妖師在蘆蓬中掃視,最后落在玄都大法師身上,口中發出尖銳的聲音:“玄都,可敢一戰?”
    玄都大法師聞鯤鵬妖師邀戰,起身下了蘆蓬來在陣前,“妖師要戰,玄都奉陪!”
    “好!”鯤鵬妖師長嘯一聲,碧綠色的妖云凝聚,一只碧色大手向玄都大法師頂上抓去。
    玄都大法師頂上赤光沖天,碧色大手抓下,赤光寸寸破碎開來。玄都大法師用手一指,頂上現出半畝慶云,慶云上三朵赤蓮上條條赤氣沖起,八景宮燈緩緩升起,燈芯中兜率紫焰不斷跳動,隨著玄都大法師一指,兜率紫焰自燈中噴出,那赤氣遇紫焰即燃,滾滾烈焰懸空,那碧色大手抓在紫焰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手段!”鯤鵬妖師贊嘆一聲,左手伸出五指成爪,向玄都大法師面門抓去。
    玄都大法師一指鯤鵬妖師抓來的左手,一縷紫焰如蛇般纏上鯤鵬妖師左臂。就聽鯤鵬妖師桀桀一笑,也見使了什么手段,那紫焰就憑空而沒。
    玄都大法師心頭一動,滾滾烈焰席卷,將鯤鵬妖師陷于火海之中。鯤鵬妖師雙手一分一立。烈焰分開,鯤鵬妖師飛在玄都大法師近前,雙手一起向玄都大法師抓去。
    一道紫光閃過,鯤鵬妖師雙手一收,一把長三尺四寸,通體呈紫色的長劍落在玄都大法師手中。正是玄都隨身靈寶玄都紫府劍。
    持劍在手,玄都大法師一劍直向鯤鵬妖師刺去,鯤鵬妖師雙手上碧光一閃,右手向玄都紫府劍抓去,左手抓向玄都大法師面門。
    玄都大大法師改刺為撩,斬向鯤鵬妖師右手。又取出騰空劍直刺鯤鵬妖師抓來的左手。
    玄都紫府劍、騰空劍,一斬一刺,與鯤鵬妖師雙手相碰,那鯤鵬妖師這雙肉掌就好像靈寶一般,玄都紫府劍為上品先天靈寶,那騰空劍更是功德之寶,都未能傷得鯤鵬妖師一分一毫。
    鯤鵬妖師以一雙肉掌對抗玄都大法師雙劍。二人斗了十余個回合,玄都大法師雙劍一抖,仿佛有那陰陽二氣與身前形成,正值鯤鵬妖師雙手抓來,一個陰陽魚出現在玄都大法師身前。鯤鵬妖師雙手抓在陰陽魚上,用力一撕,還沒撕開陰陽魚,卻見玄都大法師將雙劍祭起,雙劍在空中飛旋,從左右向鯤鵬妖師刺去。
    “這是……”鯤鵬妖師眼中精光一閃。將身一晃,整個人消失在劍下,瞬間出現在玄都大法師背后。
    玄都大法師手掐劍訣,玄都紫府劍、騰空劍落下,玄都大法師持雙劍狠狠向后一戰。一道紫色劍氣和一道黃色劍氣,皆有百丈之長,向撲來的鯤鵬妖師斬去。
    鯤鵬妖師頂上妖云中沖出兩道白光,河圖洛書在其頂上結成河洛之勢,陣陣白光護住鯤鵬妖師,仍那劍氣斬下也傷不得他。
    鯤鵬妖師長嘯一聲,一道道天妖神雷從空中轟下。玄都大法師吹了一口氣,八景宮燈噴出兜率紫焰,化作一片火海,那些天妖雷神落入火海,驚不起一絲火花。
    碧綠色的妖云中,一座巨大的宮殿飛出,如天外神山一般向玄都大法師砸去。玄都大法師三花上沖起五道赤氣,托著妖師宮,不讓其落下。
    玄都大法師將騰空劍祭起,騰空劍化作一條黃色巨龍向鯤鵬妖師斬去。玄都大法師又將袖口一揚,一個白森森的圈子從袖中飛出,在空中一轉,將鯤鵬妖師的妖師宮套去。
    “啊!”突然被玄都大法師奪了寶物,鯤鵬妖師大驚,連忙飛身向金剛鐲抓去。卻見那金剛鐲在空中一轉,向他頭上打來。
    鯤鵬妖師心頭一動,河圖洛書發出白光將金剛鐲擋住。金剛鐲上白光一閃,向河圖洛書套去。
    感覺到金剛鐲的不凡,鯤鵬妖師頂上妖云中飛出鯤鵬化身,張口一吸,將河圖洛書吸入口中,又去吸金剛鐲。
    這時,那騰空劍化作的黃龍沖下,攔住鯤鵬化身,與其纏斗在一起,那金剛鐲擊下,打在鯤鵬化身背上。鯤鵬化身乃鯤鵬妖師斬出的惡尸,被金剛鐲打了一下,只覺得疼痛難忍,大叫一聲,落入鯤鵬妖師頭頂妖云之中。
    蘆蓬上,人教眾仙見玄都大法師先勝一招,不由得紛紛叫好。那妖教三大副教主見鯤鵬妖師雖未顯露真正手段,但玄都大法師也非等閑,他已得太清圣人真傳,將太極之道融入劍法之中,那玄都紫府劍與騰空劍合即為太極,分就是兩儀,當真是玄妙無窮。
    混沌道人知鯤鵬妖師再斗下去,就是用那天妖屠神訣現九萬里鯤鵬真身了,這一招雖不凡,但每次用后,鯤鵬妖師都要養上幾天才可復原。想到此處,混沌道人對山河老祖道:“二弟,你為妖師接下這一戰吧!”
    “好!”山河老祖聽混沌道人之言,點了點頭。看準機會,山河老祖飛身橫在鯤鵬妖師身前,將玄都大法師擋住。
    只聽山河老祖道:“見此人得太清圣人真傳,山河一時手癢,還請妖師稍歇片刻,此戰交給我便是。”
    鯤鵬妖師豈能不知山河老祖好意,也不多說就退到混沌道人身旁。見混沌道人看著自己,鯤鵬妖師苦笑著搖了搖頭,輕嘆一聲,默而不語。
    見山河老祖出陣,玄都大法師向山河老祖道:“道友乃逍遙散仙,為何攪入劫中?”
    聽玄都大法師之言,山河老祖冷笑一聲,“老祖自開天辟地就開了靈智,什么不懂得?休得廢話,且做過一場,讓老祖看看你那太極之道修到了什么地步。”說完,山河老祖亮出山河扇,沖著玄都大法師就是一扇,一扇扇出,一道水浪如龍而出,直向玄都大法師卷來。
    玄都大法師用手一指,八景宮燈飛至身前,迎著那道水浪噴出兜率紫焰。
    水浪與紫焰相遇,僵持在一起。山河老祖連連揮扇,一條條水浪涌出。玄都大法師連連催動那八景宮燈,兜率紫焰向不要錢一般從燈中噴出。一時間,水火相抗好是熱鬧。
    山河老祖知那八景宮燈乃是開天辟地之初,照耀四方的四盞神燈之一,威力不凡。而八景宮燈中的兜率紫焰,更是太清圣人八卦爐中火,當年山河老祖于昆侖山同老子論丹道時,曾見過一次。雖說五行相克,水能克火,但這兜率紫焰不是自己的水能滅得了的。
    山河老祖扇動手中山河扇,那濤濤水浪席卷,猛然間化作一座高山沖入兜率紫焰當中,直向玄都大法師撞去。
    玄都大法師一愣之際,忙伸手一招,那在空中盤旋的黃色巨龍化作騰空劍飛下,在玄都大法師身前一繞,黃光萬丈,道道黃光如劍般攪動。只聽得陣陣金戈裂山之聲,千萬道黃色劍光將半座大山磨去。
    這時,山河老祖又是一扇,那越來越小的山突然化作水浪。那千萬劍光雖利,能破山,卻破不得水浪。滔天水浪卷起,化作一只大手向玄都大法師抓去。
    玄都大法師將手中玄都紫府劍一拋,雙手掐劍訣,雙劍交錯一分,破開水浪。緊接著,陰陽二氣席卷,無數水滴在陰陽二氣之中消散。
    見玄都大法師這一招,混沌道人神色一變,對造化童子道:“三弟,你二兄恐怕非這玄都對手。”
    造化童子聞言點了點頭,神色頗顯凝重,“此人神通玄妙,將太極之道融入雙劍之中,那雙劍又非是一般……”說到此處,造化童子突然抬頭望著東方,“大兄,那麒麟王來了!”
    “麒麟王……”混沌道人和鯤鵬妖師聞言一怔,齊齊抬頭望著東方,卻不見人影。就在這時,一道血光自東方掠來,直至函谷關前,化作麒麟王從空中落下。
    看著落在蘆蓬前的麒麟王,造化童子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一絲恐怖的氣息,當即對混沌道人道:“大兄,這麒麟王交予小弟對付,若是二兄不敵那玄都,大兄盡管出手,那人教其他人就由妖師對付!”
    聽造化童子之言,混沌道人點頭稱是,而那鯤鵬妖師冷笑一聲,寒聲道:“就依造化道友,我倒要看看那蘆蓬之中,又誰能攔得住我!”
    麒麟王來在蘆蓬上,與孔丘、鄒衍、墨翟談了幾句,就聽那造化童子的聲音傳來:“麒麟王,可敢一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