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467 孫策損落

三年時光,匆匆而過。地仙界上,自陳九公成道之后,就很少有大規模的沖突。而人間上,各大諸侯紛爭不斷,今日你打我,明日我攻你,戰火燒遍人間。
    自當年赤壁一戰后,孫、劉罷戰,孫策轉攻揚徐,劉備入西川,一取徐州富饒之地,一占蜀地天府之國。
    孫劉這般忙碌,曹操也沒閑著,在苦心經治下青、并、幽、冀、兗、豫州六州的同時,也不忘出兵攻雍涼馬超。在握有大半個雍州的情況下,曹操命夏侯惇、夏侯淵率精兵十萬猛攻函谷關。多虧這天下雄關,足足阻擋了曹軍四年。
    如今的馬超,早已無了昔日之強勢,不光有曹操猛攻函谷,在塞外還有一支異族軍隊時常犯邊。馬超清楚,那支由匈奴、鮮卑、烏桓組成的起兵部隊,為自己妖族死敵巫族所掌控,統軍的就是巫族祖巫呂布。
    自巫族敗走徐州之后,十二大祖巫聯手將戰后剩下的巫族移至塞外,從此不入中原。
    武威城中,征西將軍府中,馬超盤坐在內室之中,周身碧光繚繞,頂上碧綠色的妖云不斷翻騰。妖云中,翠光兩儀燈散發著黑白二色的兩儀之火。
    突然,馬超心頭一顫,睜開二目,雙眼中流露著驚駭之色。
    “莫非有大難臨頭?”心頭微微顫抖,馬超眉頭緊皺,掐指推算。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馬超在武藝方面是不如袁洪,但道行之高遠非袁洪可比,但看他斬出惡尸。就知其道行如何。
    推算片刻,馬超起身,出了內室,直至武威城中女媧娘娘廟中,向女媧娘娘焚香禱告。
    片刻之后。一陣清風吹過,一絲絲細不可察的聲音傳入馬超耳中,馬超聽完,向女媧娘娘圣像連拜九拜,起身出了女媧娘娘廟,回到府中。命人召集文武,商議出兵函谷,與曹操決戰。
    對于馬超的激進,西涼文武都不同意,紛紛出言相勸,可馬超執意如此。決心已定,發兵攻曹!
    馬超舉兵十萬,直至函谷,正值那夏侯惇、夏侯淵率軍攻城。馬超大喝一聲,持棒沖上城頭,將手中大棒輪開,那條鐵棒化作千丈來長。一個橫掃千軍,將關上曹軍全部掃落下去,一個個摔得粉身碎骨。
    清理完關上曹軍,馬超縱身躍下,持棒殺入曹軍之中。這時,函谷關中殺出無數西涼鐵騎、羌族狼騎,將曹軍殺得大敗。
    整整四年,函谷關都未有過反撲之舉。這四年來,夏侯惇、夏侯淵也習慣了每日揮軍攻城,那函谷關閉關不出。仿佛那函谷關沒有門一,從來就沒有守軍出城應戰。
    今日神兵天降的馬超如猛虎下山,率無數騎兵殺出,夏侯惇、夏侯淵見手下將士大敗,二人連忙一起沖上前去攔住馬超。
    將手中鐵棒輪開。這馬超仿若瘋魔一般,夏侯惇、夏侯淵根本不是馬超之敵。那夏侯淵被馬超一棒砸在頭頂,頓時紅的、黃的、白的流了一地。
    見同族兄弟身死,夏侯惇悲憤不已,持槍向馬超刺去。卻被馬超閃身讓過,將夏侯惇手中槍架住,用力一拽,將夏侯惇拽落馬下。
    隨著夏侯惇落地,他手中長槍被馬超擒在手中,只見馬超隨手一甩,一槍刺穿了夏侯惇胸膛。
    連誅兩夏侯,馬超揮軍掩殺,一時間,函谷關下血流成河,曹軍幾乎全軍覆沒,只有百十來人逃出,逃回兗州,這樣函谷關之戰才傳入曹操耳中。
    得知夏侯兄弟身死,十萬大軍全軍覆沒,曹操怒不可赦,當即下令五子良將整軍備戰,三日后出兵攻打函谷關。
    自陳留之戰后,曹馬再戰,這是這一次,換做了曹操攻,馬超守。
    函谷關下,曹操命五子良將各自率領精兵一萬輪流攻城。這函谷關為天下雄關,當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連攻三個時辰,函谷關上鮮血淋淋,可曹軍卻無有一人能踏上函谷關。
    曹操面色鐵青的望著函谷關上頭戴獅盔獸帶,身披銀甲白袍的馬超,心中殺意縱橫。
    這時,玄妃走到曹操身旁,看著函谷關道:“若不你我直接叩關如何?”
    曹操搖了搖頭,沉聲道:“那馬超神勇,非你我能敵,不可行那不智之事。”
    玄都聞言,面色不由得一變,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冷冷的說道:“若不是當年遭劫,豈會容這小輩這般放肆!”
    曹操看了玄妃一眼,不禁搖頭苦笑。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襲青衫的郭嘉走至曹操身旁,“主公!”
    見是郭嘉,曹操面露喜色,忙道:“奉孝,截教教主可有法旨傳下?”
    郭嘉點了點頭,但又搖了搖頭,看得曹操、玄妃有些詫異,不知道郭嘉這點頭又搖頭是什么意思。
    郭嘉似有些難以啟齒,但在曹操、玄妃注視下,慢慢地開口說道:“主公,這次我截教恐怕不能相助主公了。”
    “什么!”郭嘉此言一出,曹操、玄妃神色皆變,曹操忙道:“奉孝,可是操哪里做得不好?”
    “主公莫要多想。”郭嘉見曹操神色有異,連忙解釋道:“主公,祖師說人教會助曹公敗那馬超。”
    “人教……”當年曹操依附于人教,但現在卻對于人教有些抵觸。雖說起因是曹操要害劉備,但馬超攻兗州時,人教所為讓曹操很不滿。三年前,太清圣人記名弟子長眉真人送來十二都天神煞陣,有修補關系之意,曹操表面上沒說什么,但心里卻很反感。在他看來,那十二都天神煞陣也是截教之物,人教不過是慷他人之慨罷了。
    對于曹操心向截教,郭嘉很高興,但祖師陳九公說截教不來相助,郭嘉也沒有辦法。當即向曹操建議,趕緊搭建蘆蓬,等人教修士前來助戰。
    曹軍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了馬超眼中,見曹軍士卒搭建蘆蓬,馬超就知有修士要來助戰,只是不知那要來的是截教還是人教。
    一夜過后,萬丈紫氣浩浩蕩蕩自南方飄來,直飄在曹操大營上空。曹操帶著眾文武出迎,見以玄都**師為首,人教之下皆至。
    連忙將人教眾仙請至蘆蓬,在得玄都**師首肯后,曹操派人往函谷關送戰書。
    收到了戰書,馬超看罷不由得冷笑一聲,對來送信的曹軍信使道:“且回去告訴你家主公,明日決戰。”
    說完,馬超見這人沒有離去,有些奇怪的問道:“怎么?沒聽明白?”
    信使知錦馬超威名,在其面前未免有些放不開,但想起來前曹操的交代,強硬著頭皮道:“回稟征西將軍,曹丞相邀將軍今日決戰!”
    “哼!”馬超聞言冷笑道:“好,隨他曹操就是!”
    向馬超躬身一禮,信使告辭離去。馬超命手下大將緊守城門,自己孤身一人出了函谷關。
    蘆蓬上,人教眾仙見馬超一人出關,都紛紛猜測妖教是否有什么算計。這時,卻聽馬超喝道:“馬超在此,何人上前送死!”
    雖不知馬超為何有這般異常的舉動,但整個人教自圣人之下皆在此處,若無人出戰,恐怕明日整個三界都會再傳人教被馬超一人喝住。
    “鄒衍道友!”見眾人沒有請戰的,玄都**師只能點起鄒衍,讓這位身懷防御至寶的陰陽家家主出戰。
    被玄都**師點在身上,鄒衍起身起身,向玄都**師一拱手,下了蘆蓬來在陣前。
    見是鄒衍出戰,又知其先天陰陽二氣威力無窮,馬超不敢怠慢,率先出手,持鐵棒向鄒衍攻去。
    鄒衍也不示弱,揮劍與馬超斗在一起。這二人一個上古妖神,一個是太古走獸一族頭領,二人各施手段。
    別見鄒衍這一身玄門道人打扮,但近身搏殺之能卻是不差。與馬超相斗,一把寶劍如龍出海,與馬超殺得難解難分。
    直斗至三十回合,馬超單手持棒向鄒衍掃去,空出來的手往高空一指,頂上碧光陣陣,碧綠色妖云凝聚,妖云中那翠光兩儀燈沖起。
    翠光兩儀燈上翠光大作,向鄒衍噴出兩儀神火。鄒衍將雙肩一抖,一道黑光自其背后沖起,向兩儀神火一刷,那兩儀神火退回翠光兩儀燈中。
    見兩儀神火被鄒衍的陰陽二氣所破,馬超頂上碧綠妖云之中猛地沖出一只巨猿,持鐵棒向鄒衍打去。
    鄒衍看到馬超將惡尸化身放出,淡淡一笑,口中道:“馬超,技窮矣!”說著,背后沖起一道白光,在空中一轉,形成一片白色的光幕,在,那巨猿揮棒連擊,卻是破不開白光。
    被鄒衍諷刺,馬超大怒,縱身上前輪鐵棒猛向鄒衍打去。鄒衍用手一指,陰陽二氣在身前化成陰陽魚,馬超一棒打來,不斷沒能破開陰陽魚,還被震得倒飛出去。
    就在鄒衍上前,揮劍斬向馬超的時候,一道黑影閃過向鄒衍掠來,鄒衍顧不得去殺馬超,連忙翻身讓過。
    一身玄色道袍的鯤鵬出現在馬超身前,冷冷的望著鄒衍,“道友有些過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