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512 機緣

一條條紫色電蛇電從東海邊一塊巨石上沖起,紫色電光閃耀天空,在茫茫東海上尋找紫電錘的截教弟子紛紛向此地飛來。
    紫色電光將宋度的臉映成了紫色,耳旁不斷傳來噼啪聲,卻是把他嚇得夠嗆。
    呼……
    一陣破空聲傳來,獅駝王直向虎形巨石撲下,沖入電光之中,一道道紫電擊在獅駝王身上,獅駝王大吼一聲,上身衣甲被撐破,筋骨暴長,"ciluo"的上身上肌肉虬結,沖出紫色電海之中。
    咔嚓咔嚓咔嚓……
    道道紫電擊在獅駝王身上,電光入蛇在獅駝王身上游走,獅駝王只覺得全身麻酥酥的。強咬著牙關,獅駝王運轉九轉玄功,仍向虎形石沖去。
    這時,道道青光閃過,一個個截教弟子從遠處趕至。看著那無數紫電沖天,又有獅駝王沖向虎形石,這些晚輩弟子哪里敢去和獅駝王搶?
    沖到虎形石前,獅駝王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大手一抓,來了個海底撈月,要將那巨石撈在掌中。
    咔嚓……
    一聲巨響,一個巨大的身影從紫光中飛出,跌落海中,只看得截教眾弟子目瞪口呆。
    獅駝王,這截教圣人親傳弟子,內外兼修的大羅金仙頂峰強者,被一道紫電轟飛出去,砸在沙灘上,全身焦黑,散發著陣陣黑煙,生死不知。
    “呸!呸!”獅駝王正砸在宋度身旁,他那巨大的身軀落地,濺起無數白沙,將宋度掩埋在沙下。從沙堆里竄出來,宋度就見一個個截教弟子身上泛著青光。不住的向道道紫電沖去。
    看著這些不要命的同門,宋度心里有些恐慌,此時這小子還道那巨石成了精,這些同門是在降妖伏魔。
    一個個截教弟子沖入電海,連虎形石都摸不到。就被轟出。有的跌落海中,有的被轟飛在沙灘上。
    東海之中,天蓬元帥率領百萬天庭水軍伏在海下,前后左右,每百步一人,每萬步一將。每有截教弟子落海。立即就會被水軍救起,即使這些截教弟子被紫電擊得昏死過去,卻不致葬身海底。
    這時,一道火光從西邊掠至,紅孩兒祭起玄元控水旗沖入紫色電海之間。有玄元控水旗這等防御至寶在手,紅孩兒信心滿滿。已將那紫電錘視作自己囊中之物。
    “不好!”剛一沖入電海,紅孩兒心中就感覺到一絲不妙,這種感覺沒有由來,但縈繞心頭揮之不去。
    紅孩兒狠狠一咬牙,催動頂上懸著的玄元控水旗,玄元控水旗招展,朵朵黑蓮從旗面上飛出。將紅孩兒護住。任那無數紫電轟擊,也傷不到紅孩兒分毫。
    紅孩兒卻是機智,沖至虎形石前,頂上現出三花慶云,三花之上放出道道青氣,青氣在上空凝聚成一只青色大手,向虎形石抓去。
    羅浮洞前,陳九公施展化虛成鏡之術,洞前浮著一方三丈見方的明鏡,好像imax一樣播放著東海之濱。截教眾弟子前仆后繼去爭紫電錘的一幕。
    看到紅孩兒施展出來的手段,燧木道人眼中一亮,點頭道:“好!”紅孩兒為丁火之體,燧木道人是那丁火靈根燧木成道,這些年來。紅孩兒也沒少受燧木道人照顧,而燧木道人也將紅孩兒視為自己傳人。
    陳九公聽到燧木道人叫好,不禁淡淡一笑。這紅孩兒卻是比獅駝王要激靈,看那獅駝王以肉掌去抓虎形石,被電成什么樣子了。
    此時燧木道人的目光不在放在那鏡中影像上,而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陳九公。燧木道人知道,截教門下誰能得到紫電錘,陳九公心中早已有數。從個人感情上來說,燧木道人希望最后得寶的是紅孩兒。
    身處紫色電海之中,周身有無數黑蓮護體,紅孩兒催動上清仙氣凝聚的大手向虎形石抓去。一把抓在虎形石上,卻聽得咔嚓一聲巨響,上清仙氣凝聚的大手被紫電轟碎,化作絲絲青氣散開。隨著無數紫電沖起,那散開的青氣瞬間消失不見。
    紅孩兒看到這一幕,不禁一愣,暗道:“老師既然讓我等前來尋寶,就應已抹去留在紫電錘中的真靈,怎得這寶貝還有這般威力?”就在這時,紅孩兒看到那金大升、洪錦、鄭倫從南方飛來,袁洪、朱子真、楊顯、戴禮、常昊、吳龍自東方飛來。
    知這些師兄神通尚在自己之上,紅孩兒將心一橫,伸手一招,將玄元控水旗招在手中。紅孩兒運轉全身法力催動玄元控水旗,玄元控水旗長至十丈來高,旗面呼呼作響。紅孩兒揮動大旗,向那虎形石卷去。
    那袁洪剛出金鰲島,就看到這邊有異象,在趕往此地途中路遇朱子真等人,這兄弟幾個就一起過來。當看到紅孩兒用玄元控水旗去卷虎形石時,袁洪大叫一聲:“師弟小心!”同時,袁洪將身一晃,沖入電海之中。
    紅孩兒想的是挺好,以他的修為,用玄元控水旗這頂級先天靈寶去收紫電錘,想那紫電錘再強也破不開玄元控水旗。紅孩兒想的是挺好,想的也沒錯。紫電錘卻是破不開玄元控水旗,那虎形石被玄元控水旗卷起,雖仍有紫電射出,但卻破不得五方旗之一的玄元控水旗。
    眼看著玄元控水旗將虎形石卷起,紅孩兒心中大喜。可就在這時,紫色電海狂暴起來,無數的紫電向紅孩兒涌去。
    三花慶云上轉動,垂下條條青氣將紅孩兒護住,紅孩兒將玄元控水旗一揚,卷著虎形石就往外沖。可那一道道紫電化作條條電蛇在紅孩兒身上游走,紅孩兒大叫一聲,跌入海中。
    紅孩兒落水,玄元控水旗化作一道黑光隨著紅孩兒飛入海中,那虎形石無了玄元控水旗束縛,浮在半空,散發著道道紫電。
    見紅孩兒落入水中生死不知,袁憤怒不已,雖然他更希望朱子真幾人里有人能傳承陳九公的毀滅之道,但他卻不希望自己師弟有事。憤怒之中,袁洪將身一晃,化作一兇暴的托天巨猿,毛臉雷公嘴,一身白毛,帶九龍沖天冠,穿鎖子黃金甲,踏兇獸步云靴,龐大無匹的氣息隱隱在其周身流轉,絕代強者的風采顯露無遺。現出通臂猿猴真身,袁洪含怒揮動千丈之長,五人合抱粗細的定海神針鐵,狠狠砸在那虎形石上。
    轟隆……
    電光四射,亂石飛濺,虎形石在袁洪棒下粉碎,一道紫光飛出,直落在沙灘上那目瞪口呆的宋度懷中。
    “嗯?”袁洪破了虎形石,心頭怒氣散去,見那紫光落在一人懷中,乍一看此人有些面生,但突然想起這是剛入門的小師弟。
    無數的目光落在身上,宋度艱難的咽了咽口水,看著懷里巴掌大的小錘,不禁想起陳九公說的話,暗道:“難道這就是老師說的機緣?”
    看是宋度得寶,在場的所有截教弟子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這小子命也太好了,剛入門就拜在陳九公門下,直接成了圣人親傳,還撞了大運得到紫電錘,他日會傳承陳九公毀滅之道。
    袁洪飛身落在,先是看了看那仍在昏迷之中的獅駝王,發現這位師弟無事,又將宋度扶起,沖他笑道:“恭喜小師弟了!”
    這時,洪錦、鄭倫、金大升、朱子真等陳九公弟子紛紛落在沙灘上向宋度道賀。這些人此時都只有羨慕,卻無嫉妒、怨恨之心。
    宋度忙不迭地向諸位師兄道謝,今日得寶卻是有些稀里糊涂,這小子現在感覺有點忽忽悠悠的,有些難以置信。
    袁洪立在沙灘上,向截教眾弟子一揮手,大咧咧的說道:“好了,好了,都散了吧,都散了吧。”
    截教雖不重俗禮,但欺師滅祖、同門相殘卻是大忌。宋度得寶,雖有人不服,但誰也不敢說什么,紛紛散去。
    袁洪拉著宋度,對朱子真等人道:“師弟,你們在這里照看眾同門,再去海中將圣嬰等人救起,我帶小師弟回金鰲島拜見老師!”
    朱子真等人聞言,有的上前扶起獅駝王等人,運轉同源的上清仙法為其療傷,有的潛入東海去找紅孩兒和那些落入海中的截教弟子。
    袁洪帶著宋度來在金鰲島上,直至羅浮洞前。陳九公見宋度歸來,哈哈一笑,大聲道:“機緣,機緣!”
    見宋度呆呆的站著,袁洪小聲道:“還不上前,將紫電錘呈于老師座前?”
    宋度回過神來,連忙緊走幾步來在臺前,雙手將紫電錘舉起。
    陳九公伸手一招,紫電錘落在手中。將紫電錘攥在左手,陳九公右手輕輕摩挲著紫電錘,輕聲道:“當年我初上金鰲島,入碧游宮拜見祖師,祖師不念我法力低微,賜我此寶。”說到此處,陳九公頓了頓,對宋度道:“宋度!”
    “弟子在!”
    陳九公手上青光一閃,紫電錘上紫青二色光芒流轉,隨手將紫電錘祭起,這寶物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宋度頂門。霎時間,宋度只覺得頭上傳來撕裂般的疼痛。(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