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463 布子人間

十二祖巫借陳九公之手逃出陣去,項羽也將落在陣中的盤古真身喚出。可在先天五行大陣西門內的老子,被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拖住,這二圣相伴數萬年,配合得天衣無縫,將老子死死纏住。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分開,一股強橫的氣息自不遠處掠來,老子面色一變,將手中太極圖一抖,一座金橋現于腳下。這時,準提佛母的七寶妙樹擊來,老子將身一晃,背后黑白二色的陰陽二氣沖起,化作巨大的陰陽魚。
    阿彌陀佛用手一指,喝道:“滅!”
    一個滅字即出,陰陽魚消失,老子腳下金橋消失。老子催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擋住準提佛母的七寶妙樹,將太極圖祭起,這先天至寶化作一道金橋。老子縱身上了金橋,金橋一抖,整個人消失在陣中。
    出了先天五行大陣,老子身在先天五行大陣西門之外。這時,一陣黑光從高空罩下,老子頂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瞬間縮小,沒入老子體內。緊接著,就聽啪的一聲,老子向前撲倒。
    一道黑光向先天五行大陣飛出,被女媧娘娘接在掌中,女媧娘娘飛出先天五行大陣,身旁是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
    被女媧娘娘打倒在地,老子卻好像無事一般,就好像那被人狠狠落了面皮的不是他一樣。
    冷冷的看著老子,女媧娘娘聲音冰冷,“太清,你算計得逞了?”
    老子微微一笑,淡淡道:“女媧好手段,三年后做過一場。定二教氣運。”說完,老子消失在洪荒星空之中。
    看到老子離去,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向女媧娘娘告辭離去。女媧娘娘收了大陣,就要帶著妖教眾強者返回人間。
    “娘娘!”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女媧娘娘一看,原來是妖族大圣九尾、三苗帶著一千多妖族從遠處飛來。女媧娘娘掐指一算,頓時明了天機,對這些妖族道:“汝等就留在人間,隱藏行跡,平日莫要現于人前。”
    “謹遵娘娘圣命!”
    眾妖族領命。鯤鵬妖師卻是長嘆一聲,“不想吾妖教四部妖族,竟只剩千余。”
    女媧娘娘面色一變,帶著群妖出了洪荒星空來在廣陵城前。那孫策遠遠看見女媧娘娘和群妖,卻不敢上前。除了一開始孫策幫妖族擋住祖巫白起,那盤古真身一出。他孫策就跑了。不是孫策怕死,是突然得到準提佛母暗中傳音,叫他莫要參與這巫妖之戰。
    “孫策!”
    聽女媧娘娘喚自己,孫策小心翼翼的上前,向女媧娘娘參拜。
    女媧娘娘看著滿地的殘肢斷骸,四處橫流的鮮血,心情有些低沉。孫策過來參拜。女媧娘娘沉聲道:“這徐州就送于汝了!”
    聽女媧娘娘之言,孫策大喜,連忙拜謝女媧娘娘。女媧娘娘散了群妖,帶著妖族幾大強者離去。
    ……
    卻說陳九公帶著五個童子從禹余天回到金鰲島,才發現自己煉寶入神,忘了自己命金霞童子敲金鐘聚集教眾。不光是自己門下徒子徒孫,無當圣母、云霄娘娘、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也都來在羅浮洞前。
    而看到門下眾弟子,陳九公又想起,自己還有一個徒弟在人間等著去接呢。搖頭苦笑之余,陳九公道:“我往人間一行。去接我那關門弟子,回來就開壇講道!”
    眾人紛紛應是,卻有那袁洪向陳九公拜道:“老師有事,弟子負其勞。老師,袁洪愿去人間接小師弟。”
    袁洪說完。見陳九公沒理會自己,消失在羅浮洞前。若是單單接宋度回島,陳九公也就讓他來了,可陳九公此次還有一事要辦。
    那宋忠、宋度也沒想到陳九公一去不回,還以為陳九公把自己兒子忘了,宋忠還在自責。突然見陳九公歸來,一直在草廬外等候的宋忠、宋度連忙迎上。
    陳九公對宋忠道:“今日我就要帶宋度回山,不知你有何打算?”
    “我……”聽陳九公詢問,宋忠不禁苦笑,“二十年寒窗苦讀,不想一日無成,忠還能有何打算……哎……”
    聽父親嘆氣,宋度心生不忍,望著陳九公的眼中飽含哀求之色。
    陳九公聞言,淡淡一笑,指著南面道:“白馬寺,佛門清凈之地,可為你落腳之處!”
    “白馬寺!”宋忠心頭一震,他知道陳九公是建議他去白馬寺出家。說起來,以前的宋忠心幕官道,想著為官一地,造福一方。可不想今天下大亂,連活命都成問題,若不是陳九公相助,恐怕愛子都沒命了。現在宋度跟著陳九公修道,自己孑然一身,出家似乎也是個不錯的出路。
    見宋忠陷入沉思,陳九公對宋度說:“去,給你父磕幾個頭吧!”
    宋度知道老師是要帶自己走了,想起這些年來父親把自己拉扯大,而今老父年紀大了,自己卻要離他而去,不禁心中悲痛,有那淚水止不住的流下。
    宋度一哭,宋忠也哭了,父子二人相擁而泣,看得陳九公不住搖頭。
    哭了半響,似乎是哭夠了,宋忠推開宋度,“我兒,隨仙長去吧!”說完,將頭扭過,不再去看宋度。
    “父親!”宋度大呼一聲,跪在地上,向宋忠磕頭不止。
    看著宋度似乎磕了十多下了,陳九公袍袖一揮,宋度憑空而起,隨著陳九公落在云頭,向東方飛去。
    聽到宋度的聲音遙遙傳來,宋忠一抬頭,看到了與陳九公駕云離去的宋度,頓時整個人癱坐在地。以前是為了兒子而活,現在兒子走了,自己活著為什么呢?
    不知過了多久,宋忠緩緩起身,向白馬寺走去。
    現在陳九公可以帶著宋度瞬間出現在金鰲島,但卻帶著他駕云而行。開始宋度還很害怕,但漸漸的似乎放下了心中恐懼,不斷的向下方張望,有時還伸手去抓飄過云彩。
    直到飛出人間,宋度玩累了,坐到陳九公身旁,向陳九公問道:“老師,原來您真是神仙?”
    “什么?”陳九公聞言一怔,而后笑道:“怎么?我把你救活,你們父子還沒把我當神仙?”
    “額……”宋度撓了撓頭,悄悄的望了望陳九公臉色,“老師,我父親說了這世間不光有神仙,還有一些……”
    “還有些什么?”陳九公說完,頓時笑道:“怎么?莫非你們當我是妖怪不成?”
    宋度嘿嘿一笑,沒有說話。
    陳九公不以為意,哈哈一笑,饒有興致的向宋度問道:“不知道我是仙是妖,你父就敢讓你拜我為師?”
    “老師,我父說老師救我一命,就是真是妖怪,日后吃了我,也算是我將這肉身還給老師了。”
    “這是什么話……”聽宋度之言,陳九公搖頭苦笑,暗道這宋忠還真是個妙人。只是不知這儒家大興的希望入了佛門,因果糾纏,他日必有大熱鬧。
    心里想著,陳九公用手一指,坐下祥云飛速向東海飛去。
    回到金鰲島上,陳九公帶著宋度來在羅浮洞前。見陳九公歸來,截教萬余教眾一起起身,向陳九公拜道:“恭迎老師(師祖、祖師、教主)回島!”
    “老……老師!”宋度沒想到自己老師竟然有這般權勢,想來自己老師在神仙圈里也是一方霸主。
    陳九公走到高臺上坐下,對蛟魔王道:“覆海!”
    “弟子在!”剛拜入陳九公門下不久,正好趕上陳九公開壇講道,覆海隨著袁洪、牛魔王、獅駝王和黑虎來在金鰲島,一是為了聽道,一是為了拜祖師。
    “宋度!”
    “弟子在!”這宋度很是聰明,隨著蛟魔王向陳九公躬身一揖。
    “你二人隨為師入洞!”
    “是!”
    陳九公帶著蛟魔王、宋度入到羅浮洞中,拜過通天教主畫像和趙公明等人排外,這二人正式入門,為陳九公親傳弟子。
    然后,陳九公又帶他二人出洞,命其依次坐在顏回身旁,而陳九公上了高臺,開始講道。
    一連講了三天,陳九公才停止講道,正色道:“此次量劫尚有一場決戰,只是與吾截教無關,爾等好生在洞府修煉,切不可往人間沾染殺劫!”
    眾人紛紛稱是,又聽陳九公道:“當年祖師混元無極至圣盤古上清圣人,傳我先天靈寶紫電錘,我從中悟得毀滅之道,才有今日。今那紫電錘被我置于東海,凡我門下尋得紫電錘者,可承毀滅之道為我傳人!”
    陳九公這句話落入眾人耳中,仿佛一石激起千層浪,凡是陳九公門下,無論是其弟子,還是弟子再傳弟子,直至第五代,都激動不已。陳九公沒說非是他弟子,只要是他門下即可。而尋到那紫電錘,就可傳承陳九公的毀滅之道,這可是一步登天的機會啊。
    一時間,無數人心潮澎湃,恨不得馬上就去尋找那紫電錘。
    看著神情激動的陳九公,陳九公微微一笑,口中道:“機緣憑天定,都去試試機緣吧!”
    陳九公話音剛落,眾人紛紛起身,向陳九公躬身一拜,轉身離去。不一會兒,羅浮洞前就只剩下寥寥幾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