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462 二教爭峨眉

就在陳九公開天辟地、祭煉成道之寶時,在那洪荒星空之中,一場聚集了四圣的大戰尚在演繹之中。
    老子于先天五行大陣西門之中獨斗二圣,只見老子頭上懸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左手持太極圖,右手持盤古幡,與二圣殺的難解難分。
    阿彌陀佛腳踏十二品金蓮,手揮接引寶幢。準提佛母頂上懸著青蓮寶色旗,手持七寶妙樹。又有那庚金臺上的山河老祖,不斷催動素色云界旗聚集白蓮護持,西方二圣將老子阻于庚金門內。
    今日二圣手段盡出,老子雖身有三大至寶,但二圣絲毫不落下風。而在丙火門內的金烏太子,雖有白澤妖圣、計蒙妖圣相助,但十二金人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太猛,三妖只能全力催動離地焰光旗放出朵朵赤蓮護身。這還是多虧大陣之中五行相生,丙火之力源源不絕聚于丙火臺上,否則離地焰光旗也護不得這三妖。
    再說今日之戰的主角,女媧娘娘和十二祖巫凝聚的盤古真身,在先天五行大陣正中央戊土臺前。只見女媧娘娘頂上玄光陣陣,玄光中乾坤鼎、神農鼎,雙鼎并立,又有紅繡球、伏羲琴、崆峒印在玄光中沉沉浮浮。左手持造人鞭,右手持軒轅劍,女媧娘娘不住地向盤古真身殺去。
    而盤古真身在平心娘娘的掌控下,頭頂混沌鐘,手持大斧,與女媧娘娘打在一起,斗在一處。雖未見混沌鐘煉化,但仗著盤古真身強橫,得混沌鐘相助,足可與女媧娘娘斗得不相上下。
    平心娘娘,即為上古巫族祖巫后土娘娘。開天辟地之后,自太古三強損落。妖族女媧、巫族后土、玄冥,為洪荒三大女修。像那西王母、玄妃等人,雖也不凡。但卻無法與這三位相比。
    洪荒生靈億萬,能夠達到她們這個層次的少之又少。其中女修更是鳳毛麟角。所以在巫妖未有摩擦前,女媧娘娘與平心、玄冥還是好友,也可以說是閨蜜。
    后來女媧娘娘證道混元,身份不一般了,平心、玄冥在身份上難免與女媧娘娘有些差距。又因巫妖紛爭漸起,女媧與兩位祖巫之間漸漸分生,甚至反目。
    后土娘娘舍身化六道輪回。為開天辟地之后第一大功德,尚在女媧娘娘捏土造人、煉石補天之上。若不是后土無有元神,則可立地成圣。
    當年六道輪回初成時,六大圣人無不向六道輪回所在之處行禮。口稱“后土娘娘慈悲”,在那時女媧娘娘心中,后土雖為巫族,雖不再現于洪荒,但卻有和自己并立的資格。
    今日。上古兩大女修,于陣中一戰。此時后土以為平心,仗著巫族其他十一大祖巫,與女媧娘娘斗個旗鼓相當。
    女媧娘娘催動軒轅劍,軒轅劍在女媧娘娘手中化作萬丈巨劍。一劍斬出,斬破混沌鐘上散發的混沌光芒,斬破混沌氣流,斬在混沌鐘上。
    鐺……
    混沌鐘一顫,剛垂下的混沌之氣散開,女媧娘娘抖手,造人鞭擊出,這功德至寶狠狠抽在盤古真身身上,連個紅印都沒能留下。
    女媧娘娘不禁大為惱怒,這盤古真身太過強橫,自己本就不善攻擊,這造人鞭也破不得他。軒轅劍或許可以,但軒轅劍還要破混沌鐘,造人鞭又破不開混沌鐘。而不破混沌鐘,根本打不到盤古真身。
    就在女媧娘娘暗恨之時,那巫族十二祖巫率先發狠,平心娘娘將盤古真身交予項羽掌控。項羽掌控了盤古真身,大喝一聲,盤古真身一晃,身形暴長,直至八萬丈高!
    隨著盤古真身暴長,那睥睨天下的霸氣在先天五行大陣中席卷。
    女媧娘娘想起當日下邳城下盤古真身對老子使出的那一招,不由得在心中暗罵,“好個老子,竟然如此卑鄙!”但不管心中如何罵,面對那霸氣側漏的盤古真身,女媧娘娘不得不做出應對。翻手將造人鞭收起,女媧娘娘一手持軒轅劍,一手在空中連抓。
    隨著女媧娘娘在空中虛抓,陣陣玄光凝聚,一片玄色云團在女媧娘娘頂上凝聚,萬丈玄光壓制了先天五行大陣中,先天五行赤、青、黃、白、黑五色。
    在西門與二圣爭斗的老子搖動盤古幡的手漸漸放緩,把目光轉向那升起的玄光。
    這時,準提佛母搖頭笑道:“原來太清道友當日放過那巫族,是打得這般算計。”
    老子聞言,淡淡一笑,停止搖動盤古幡,對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道:“二位教主,今日之戰就算個平手可好?”
    聽老子此言,準提佛母先是一愣,但馬上搖頭,“太清道友,看招!”話音一落,準提佛母身上金光大作,金光將七寶妙樹發出的七彩玄光壓制,那七寶妙樹通體顏色大變,變作金色。
    見準提佛母不但不罷手,反倒動了真手段,老子微微一嘆,手中太極圖一展,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萬象變遷,生生不息。
    阿彌陀佛將手中接引寶幢祭起,用手一指,接引寶幢飛至準提佛母頂上,放出億萬金光護住準提佛母。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念聲佛號,一掌平身,輕喝道:“滅!”
    霎時間,太極、兩儀、四相……消失得無影無蹤,阿彌陀佛又喝聲:“滅!”那老子催動盤古幡,發出的道道混沌劍氣也俱都消散。
    準提佛母施展庚金之道,阿彌陀佛使出寂滅之道,老子將盤古幡收起,雙手持太極圖,將太極圖狠狠一抖,金光萬丈,一道金橋出現在老子腳前。
    老子踏上金橋,用手一指,無極生太儀,太極分兩儀,兩儀化四相,為地水火風。
    黃、黑、赤、青,四道巨大的光柱出現在老子身旁,準提佛母祭起金色的七寶妙樹,一道金光擊來。老子身旁四色光柱輪轉,黃色光柱擋住金光,七寶妙樹連連撞擊。黃光不散。
    準提佛母用手一指,七寶妙樹上金光大作,將黃光捅破。老子將太極圖一抖。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相。黃光越來越盛,死死擋住七寶妙樹杖。
    阿彌陀佛念聲佛號,指著老子身旁四相光柱,“滅!”
    四相光柱頓時消失,無了黃光所阻,七寶妙樹向老子打去。
    “為了妖教,汝等竟這般盡力!”二圣發力。老子心中暗恨,將太極圖一卷,太極生兩儀,兩儀之氣在身前凝聚。化作一巨大的陰陽魚,將七寶妙樹擋住。這時,那阿彌陀佛又道了聲“滅”,陰陽魚憑空消失,七寶妙樹化作一道金光打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顫。垂下的條條玄黃之氣散開,老子手中太極圖一卷,一陣金光浮起,金光過處,玄黃之氣重新凝聚。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太極之道主生,而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主滅。生滅相遇,又是在混元圣人斗法中使出,無法分出孰弱孰強。但老子不光是要對付阿彌陀佛,還要對付準提佛母。想想當日官渡一戰,這二圣都沒這么盡力,今日……老子越想越氣,全力催動盤古幡向準提佛母攻去。
    就在西方二圣全力出手對付老子之時,那霸氣無邊的盤古真身揮起手中大斧。只聽項羽喝道:“開天九式!”
    話音剛落,一道寒光自天際斬落。寒光所過之處,千萬赤蓮、青蓮、黃蓮、白蓮、黑蓮破碎。那造化童子連連催動中央戊己杏黃旗,發出黃蓮千萬,但寒光一劃,不管多少黃蓮都在寒光下破碎。
    這時,女媧娘娘素手一翻,頂上凝聚的玄色云團升起,迎上那落下的萬丈寒光。霎時間,玄光大作。
    一斧未能破開玄云,盤古真身發出咆哮,大斧一斧斧斬下,直至第六斧時,玄云破碎,直向女媧娘娘劈去。
    女媧娘娘美目之中寒光爆射,乾坤鼎、神農鼎一起飛起,二鼎在空中轉動,乾坤鼎上發出黃光,神農鼎上發出紅光。黃光、紅光連成一片,可在那一斧之下瞬間破碎。
    女媧娘娘怒哼一聲,頂上霞冠上沖起一道黑光,黑光化作萬里妖云,妖云中一個上身為人,下身為蛇的真身揮動著四臂。隨著四臂揮動,道道黑光凝聚,凝聚盤古真身的十二祖巫頓時感覺到全身無力,好似被抽干了力氣一般,那揮出的一斧也停在半空。
    女媧娘娘心中殺意橫生,軒轅劍一斬,斬破混沌鐘垂下的混沌之氣。用手一指,崆峒印飛出,這件應運而生人族至寶,此時不再是閃爍著金光,而是帶著無盡的黑光,化作如太古山岳一般,重重的擊在盤古真身那巨大的頭顱上。
    轟……
    仿佛天塌地陷,巨大的身軀倒下,盤古真身散開,化作十二祖巫。
    女媧娘娘心頭一動,那崆峒印狠狠的向離它最近的嬴政砸去。
    自盤古真身倒下,混沌鐘就高高飛起。這時,只聽得鐺鐺鐘響,混沌鐘落下,也不見它如何風馳電掣,只是悠然繞場一周,十二祖巫悉數收入鐘內。
    鐺……
    崆峒印擊在混沌鐘上,混沌鐘發出一聲巨響,在空中一轉,乍看一眼還在,再看一眼已自破開虛空,不知所蹤。
    “陳九公!太清!”見混沌鐘消失,女媧娘娘雖恨陳九公,但此時卻想起此時陣中尚有一大敵。若不是他老子,這十二祖巫也不會輸這般難對付。想到此處,女媧娘娘直奔先天五行大陣西門飛去。
    此時,巫妖二族還在廣陵城上空廝殺,原本的八千巫人、兩萬妖族皆十不存一。巫族約剩五百多人,妖族稍多,約有千把人。但想起當初妖族有兩萬,直至今日今時,卻只剩下這些。
    突然,一聲鐘響,混沌鐘憑空出現。混沌鐘在空中一震,一聲鐘聲響起,巫妖全部暈厥過去。混沌鐘上混沌色光芒大作,巫妖二族分開,巫族落在廣陵城前,那些妖族消失得無影無蹤。
    混沌鐘在空中微微震動,十二道光華自混沌鐘內飛出,落在地上化作十二祖巫。項羽只覺得有人在喚自己,有些艱難的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混沌鐘,耳旁想起了陳九公的聲音。
    項羽心頭一動,那在洪荒星空先天五行大陣南門中壓制金烏太子、白澤、計蒙的盤古真身抽身而走,破開洪荒星空,來在廣陵城上空。
    盤古真身一現,混沌鐘飛起,盤古真身化作一道金光鉆入混沌鐘內。收了盤古真身,混沌鐘叮叮咚咚作響,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