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9)     

截教仙461 先天至寶混元劍

清微天,乃盤古玉清圣人元始天尊在混沌中開辟的道場。這清微天中有日月星辰,有山川平原,有花草樹木,亦有飛禽走獸。對于元始天尊來說,除了六道輪回和造人之人,無所無能。
    今日元始天尊不在清微天中,沒有像往常一樣給門下眾弟子講道。廣成子、云中子、南極仙翁、赤精子、靈寶**師、太乙真人、清虛道德真君、道行天尊、玉鼎真人齊聚百花園中談天說地,**論道。
    正趕上南極仙翁斬去惡尸出關,眾人要南極仙翁講他對大道的體悟。南極仙翁說完,廣成子又說,然后是云中子。三位準圣說完,赤精子長嘆一聲,“哎,當年要不是遭受了九曲黃河之災,我們幾個被摘了頂上三花,消了胸中五氣,重新修過,現在何苦是這德行。”
    聽赤精子此言,太乙等當年遭劫之人紛紛嘆息不已。他們一來是嘆自己命苦,二來則是嘆報仇無望。
    廣成子和云中子見師兄弟們這般,也有些無奈。他倆和南極仙翁還不一樣,廣成子、云中子當年也被陳九公抓住。但一個是福德之人,運氣好。另一個是上古人皇帝師,有教化人皇的功德護身。
    南極仙翁,這個元始天尊曾經的記名弟子,在闡教身份與姜子牙、申公豹并列。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有一日自己能夠成為闡教頂梁柱。在幾位師兄嘆息之時,心思活絡的南極仙翁開口道:“今日老師下界,尚未歸來,不知可是與那截教圣人做過一番。”
    雖然無了找陳九公報仇的心思,但眾仙無不想陳九公在自己老師手下吃大虧,被元始天尊狠狠地落去面皮。聽南極仙翁之言,眾仙想到元始天尊若與陳九公相遇。必是驚天動地的一場。
    這時,廣成子起身,對眾仙說道:“老師功參造化。那截教教主必然不是老師對手。諸位師弟,吾等何不一起往玉虛宮。迎接老師歸來?”
    眾仙聞言,紛紛稱善,相繼起身,往玉虛宮行去。
    來在玉虛宮前,驚動了那白鶴童子,連忙從宮中迎了出來,與眾仙一起等著元始天尊得勝歸來。
    等了好半天。突然空間裂開,一道白光落在眾人面前。白光散去,眾人驚訝的看見那一身血衣的元始天尊。
    “老師!”群仙見狀紛紛驚呼,元始天尊一擺手。示意眾人隨自己進入玉虛宮內。
    進到玉虛宮中,元始天尊盤膝坐在云床上,周身白光繚繞。
    半響,元始天尊周身白光散去,白色道袍上再無了一絲血跡。元始天尊睜開雙眼。見眾人無不擔憂的望著自己,元始天尊正色道:“為師與那陳九公一戰,道行有所增進,正好開壇**,汝等還不坐下?”
    眾人聞言。紛紛坐在蒲團上,元始天尊開講,眾人聽得如癡如醉。
    元始天尊并沒有說假話,與陳九公一戰,毀滅之道的碰撞,讓元始天尊有所感悟,道行大進。同樣的,那回到金鰲島上的陳九公也是如此。這是,陳九公一回來,就閉了羅浮洞,讓那金霞童子擔憂不已。
    坐在羅浮洞中,陳九公坐在玄天爐前,雙手不斷的向爐上拍去。這爐中以陰陽為碳,爐中燃燒著烈烈兩儀玄火,溫度極高。但
    陳九公雙掌一下下在爐上拍打,每拍一下,爐中就有紫光升騰流轉,時而奔涌激蕩,時而平息,深邃玄妙。
    用手一指,玄天爐浮起,陳九公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隨手一招,玄天爐變小,閃爍著陣陣紫光,落在陳九公左掌之上。
    托著玄天爐,陳九公出到羅浮外。
    “老爺!”見洞前青光一閃,陳九公從洞中走出,金霞童子連忙迎上。看到陳九公神色正常,道袍上血跡全無,放下心來。
    “金霞,撞響金鐘,召在東海上的截教弟子聚于羅浮洞前,待吾回來,開壇講道。”
    “金霞遵命!”
    陳九公吩咐完金霞童子,飛身而起,穿過三十三天,直來在混沌之中。
    行在混沌之中,陳九公左手托著玄天爐,右手持定弒神槍,弒神槍上紫光閃爍,陳九公一槍刺出,道道紫色槍芒不斷從槍尖上射出。
    紫色槍芒一出,頓有一片混沌破開。陳九公單手輪槍,一片紫光在混沌中劃過。紫光所過之處,萬里混沌一片糨糊。
    弒神槍化作一道紫光,陳九公用力一揮,整片混沌破開,地、水、火、風席卷。
    陳九公將弒神槍化作的紫光祭出,紫光在無盡地、水、風、火中攪動。
    被紫光一絞,地、水、火、風愈演愈烈,最后鼓出一個個大如日月的肺泡,在空中連環炸開,爆裂開來沖出兩股氣流,一清一濁.
    手上一震,紫光化作弒神槍,又消失不見。陳九公右手一揮,一條萬丈青光橫貫虛空,通到無窮遠處,那清氣漸漸上升,濁氣逐漸下沉。
    隨著濁氣下沉,越來越厚,沉淀凝練,由氣轉為了實質。漸漸成了平地,又演化出山川河流。清氣上升,演化為點點星辰日月照射下來,一個天地儼然已經成型。
    陳九公心頭一動,頂上現出慶云三花,萬里慶云上三朵巨大的青蓮放出億萬青光。青光將天上雜亂無章的星辰一一定住,隨后按天理旋轉不息,那地脈也被定住,隨后按地理流轉。有那樹木悠悠生長,禽鳥撲飛,生靈奔走,遠處更有大海遼闊。
    看著那汪洋大海,陳九公心頭一動,飛身下界,來在地仙界上,直奔南海。
    來在南海落伽山,陳九公立于高空,向下望去。只見山峰高聳,頂透虛空。中間有千樣奇花,百般瑞草。風搖寶樹,日映金蓮。最讓陳九公欣喜的是,在這落伽山上,竟還有一片紫竹林。
    想想當年與敖鸞游遍南海。在那普陀山取了一整片紫竹,后將那些紫竹煉成氤氳軒,雖顯得高雅。但卻是死物。而這南海落伽山,本該是那佛門觀世音菩薩道場。可如今佛門尚未大興。佛門勢力也未能踏出西牛賀洲半步。
    想燃燈古佛當年在西牛賀洲,尚被陳九公誅殺。觀世音菩薩又怎敢在這南海之地開辟道場?
    陳九公伸手一抓,霎時間地動山搖,整個落伽山劇烈顫動起來。
    落伽山異動,驚得那山神、土地現身。可這山神、土地一看是陳九公,早嚇得顫顫驚驚,匍伏于地。哪敢上前阻攔?
    看到那山神、土地現身,陳九公袍袖一卷,山神、土地飛入落伽山中。
    這時,整個落伽山緩緩飛起。隨著落伽山飛起。地底一條黃龍飛出,在空中發出聲聲龍吟。
    陳九公這不是簡單的移山倒海之術,是將整個落伽山連同地脈生生截斷,而那條黃龍就是落伽山地脈所化。
    陳九公用手一指,那條黃龍沒入落伽山中。袍袖一揚,整座落伽山眼見變小,飛入陳九公袖中。
    收了落伽山,陳九公飛至剛開辟的天地中,袍袖一揮。落伽山坐落在海旁。
    落伽山中山神、土地雖受到了驚嚇,但見落伽山落地,連忙相扶著下山,來拜見陳九公。
    “從今日起,這落伽山為吾道場,汝二人落在山中為吾管理此山。”
    在哪里都是山神、土地,能在圣人道場當差,那可是大好事。一聽是自己機緣到了,這二人連忙向陳九公拜謝。
    目光在自己開辟的天地中掃視,陳九公似乎很滿意,當即道:“此地為吾開辟,就喚作天外天吧。”說著,陳九公打出一道青光,青光在落伽山上開辟一洞,洞上三個大字“羅浮洞”。
    飛身入洞,陳九公袍袖一揮,洞中出現香案蒲團。香案上仍然供奉通天教主畫像,趙公明、長耳定光仙、龜靈圣母排位。
    陳九公坐在蒲團上,將手中一直托著的玄天爐放下,將開辟天外天所出的混沌元氣打入爐中。
    混沌元氣進入爐中,宛如憑空打了個霹靂,玄天爐震蕩,玄天爐周圍波紋蕩漾,一圈一圈發散開來。陳九公伸手在爐上一拍,玄天爐一顫,止住不再顫動。
    陳九公雙手上又有紫光出現,啪啪啪啪……一掌掌拍在爐上,玄天爐上紫光陣陣,爐中不斷有鏗鏘之聲響起。
    陳九公足足祭煉三日,玄天爐上紫光越來越盛,漸漸的將整個洞中映成紫色。
    又過了三日,落伽山上紫光萬丈,貫穿整個天外天。
    “成了!”陳九公開懷大笑,雙掌一翻,一起拍在爐上。這玄天爐中噼啪聲響,玄天爐開,一道紫光飛出。
    陳九公隨手一招,那紫光飛入手中,化作一把長劍。此劍長約四尺,寬約三寸,通體做紫色,劍身上有二字“毀天”。
    持劍在手,陳九公飛出洞外,立于洞前揮劍,連揮一十七劍,覺得此劍甚是稱手,不由得哈哈大笑。“好劍!賢者劫時,必敗元始于此劍之下!”
    成道之寶成,陳九公似乎很是高興,飛出了天外天,在混沌中向一處行去。
    禹余天上清境,乃通天教主在混沌中開辟的道場。自通天教主當年出手救陳九公,被道祖鎮壓后,這禹余天中就只剩下以水火童子為首的幾個童子。
    以前陳九公道行低微,尋不到這禹余天,如今已證道混元,找到禹余天。
    一進禹余天,來在禹余天的碧游宮前。此時碧游宮前,有那么五個童子,神色萎靡的坐在宮前。
    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這些童子紛紛起身,驚訝地望著走過來陳九公。
    “小老爺!”當看清來人時,水火童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眼睛,發現真的是陳九公時,水火童子哭著向陳九公跑來。
    撲到陳九公身上,水火童子放聲大哭。而其他幾個童子雖沒見過陳九公,但聽水火童子對他的稱呼,也知道陳九公是誰。這四個童子雖沒有水火童子那么夸張,但也都放聲大哭。
    都說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對修士來說,坐關千年不算什么。但這些童子平日根本就不修煉,在這禹余天硬呆了兩千多年,這五個童子沒瘋就不錯了。
    輕輕拍著水火童子后背,陳九公柔聲說道:“水火,我們回金鰲島吧。”
    “金鰲島……”聽陳九公之言,水火童子剎那間止住淚水,似乎想起了什么,小臉上露出笑容,頓時破涕為笑,回身望著那四個童子,揮著小胳膊,“聽見沒,小老爺來接咱們回家了!”
    水火童子的話,讓陳九公心神一顫,“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