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458 最后一戰(三)

一勺熱粥下肚,宋忠悠悠轉醒,看著眼前的白馬寺僧眾,口中不斷的稱謝。
    主事僧人搖了搖頭,雖然可憐此人,但今日粥已經分完。心中雖不忍,但也無奈的安慰宋忠幾句,帶著手下僧人回白馬寺去了。
    粥分完了,那些排隊的人漸漸也散了。宋忠坐在粥棚中,眼神有些呆滯。
    一陣涼風吹來,吹的宋忠一個激靈,人也醒了過來,失魂落魄的起身,往家中走去。
    害的宋忠一日摔了兩次,害人不淺的陳九公跟在宋忠后面。那宋忠有些心不在焉,搖搖晃晃的往家走去,也沒注意身后有人跟著自己。
    來在一破草屋前,宋忠推開半掩的門入內,陳九公沒有進去,站在屋外,能聽見也能看見草屋內的一起。
    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那都是宋忠他們家,草屋內幾乎什么也沒有。一張木桌,兩張木凳,連床都沒有,就那么幾張草席。
    宋忠來在一張席子前,伸手揭開席子,席子下面蓋得是一個臉色蠟黃的年輕人。這人年紀約在二十左右,與宋忠樣貌有八分相似,似乎是已病入膏肓。
    “子京,子京……”輕輕推著自己兒子,宋忠震驚地發現自己愛子進氣多,出氣少。
    聽著宋忠聲音,似乎是受到了驚嚇,在外面的陳九公不由得搖頭苦笑。雖然這年輕人已病入膏肓,但應還有幾日壽命,若是因為自己使宋忠連砸碎了兩罐子粥而死,那陳九公心里也難免會有些不舒服。。
    別看陳九公這么多年來殺人放火的事兒沒少干,但從不對凡人下手。將身一晃,整個人出現在宋忠身后。輕聲道:“令郎還有得救。”
    “啊!”正陷入無限恐慌、悲痛中的宋忠,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一個鬼魅般的聲音,嚇得一哆嗦,回身一看見是陳九公,想起他剛才說的話。宋忠起身一步在陳九公面前,“小道……不,道長,您能救我兒性命?”
    陳九公沒有說話,徑自到那席子前,看著席子上躺著的年輕人。掐指一算,不禁心中暗喜。用手一指,一道青光從指尖飛出,沒入那人頂門之上。在宋忠驚訝的目光中,一陣青光將那年輕人包裹,當青光散去后。這年輕人面色紅潤,呼吸均勻,似乎是睡著了。
    宋忠不通法術,也不懂醫術,看不出自己兒子是不是已經痊愈,但他能看出陳九公絕不是人。不,應該說不是凡人。是個神仙。
    “宋忠有眼無珠,怠慢了仙長,還望仙長海涵。”
    陳九公袍袖一卷,一股輕柔的法力托住了下拜的宋忠。只聽陳九公道:“吾與令郎有緣,愿收他為門下弟子,不知你可愿意。”
    “這……”宋忠三十歲時,才得這一子,取名為宋度。在這個年代,三十歲的人就可自稱老夫,像宋忠這樣的也能算是老來得子。這兒子出世時。卻送走了老妻。從那時起,宋忠又當爹,又當娘,才把這小子拉扯大。可去年宋度身染怪病,宋忠帶其四處求醫。但宋度這病讓無數名醫束手無策,直至今日,險些送命。
    宋忠還不知道那害自己連摔了兩跤,打破了兩罐粥的,就是陳九公。拋開這個不提,但陳九公展露出來的仙法,就讓宋忠動心。只是唯一的一個兒子,還真讓宋忠難舍。
    知宋忠不舍,陳九公微微搖頭,“宋忠,我也不瞞你,你這一生注定克妻克子。我雖醫好了他,但你們父子再在一起,你這兒子也活不過三年。”
    “啊!”
    陳九公倒是沒有騙宋忠,這宋忠的命硬的很。據陳九公推算,此人能活到九十多,但因其命太硬,身邊的人就倒霉了。
    面色大變,宋忠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嘀嘀咕咕的念叨著什么。
    陳九公走到草廬外,袍袖一卷,地上灰塵卷至一旁,陳九公盤膝坐在地上。
    一夜過后,那宋度也醒了,父子二人不是說了什么,都眼圈紅紅的從草廬中走過。
    拉著宋度來在陳九公面前,宋忠道:“我兒快快拜師!”
    宋度聞言,知道就是陳九公救了自己,連忙要上前行大禮,卻被陳九公攔下。“你當為我門下關門弟子。等我帶你回島,拜過祖師再行拜師之禮也不遲。”
    雖然沒有行拜師之禮,但宋度已將陳九公當做是老師,聽陳九公之言,對陳九公道:“老師,弟子能否晚幾日再隨老師離去?”
    “我兒……”知道自己兒子是舍不得自己,宋忠心里有些難過。
    “好!”陳九公點了點頭,對宋度道:“為師三日后再來接你!”說完,陳九公飄然離去。
    ……
    陳九公與宋度定下三日之期,卻是沒有回地仙界,而是往洪荒星空行去。他知道,在那洪荒中,將會有一場大戰。不光自己會至,老子、西方二圣,甚至闡教元始天尊也可能會來。
    陳九公來在廣陵城上空,在祖巫與妖教幾大強者入洪荒星空后,巫妖二族在大巫、妖圣的帶領下又廝殺起來。
    陳九公看著從空中不斷墜落的尸體,不禁搖了搖頭,用手一指,空間破碎,閃身進入洪荒星空當中。
    外面殺得慘烈,洪荒星空中斗得也不是一般的熱鬧。且不說鯤鵬妖師現出真身與那十二金人凝聚的盤古真身斗狠,巫族十二祖巫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竟以一己之力壓制了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白澤妖圣、計蒙妖圣。
    那真是一斧在手,天下我有。盤古真身持斧砍殺,一力降十會,除了造化之道大成的造化童子,其余人都擋不住盤古真身一斧。在這種情況下,造化童子將九天息壤化作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將二十四顆造化珠化作混沌鐘,催動兩件贗品防御至寶。在盤古真身攻擊下苦苦支撐。其余眾強者全力攻擊,可那盤古真身上不斷有青光閃爍。只要青光一閃,無論大小傷口都頓時復原。
    這時,金烏太子長嘯一聲,周身金色的袍服鼓蕩。其手中妖皇劍上血光大作。金烏太子用力一咳,一口金色精血從其口中噴出。得了金烏太子一口精血,那妖皇劍上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殺氣。
    也感覺到這股殺氣,盤古真身揮斧向金烏太子斬去。造化童子見狀,連忙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祭出,懸于金烏太子上空。盤古真身一斧斬下。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劇烈顫動,有不穩之相。只聽得鐺鐺鐘響,混沌鐘至,正撞在盤古真身手中大斧上。
    咆哮一聲,盤古真身周身散發出睥睨天下的霸氣,霸氣席卷。妖教眾強者只覺得全身法力凝滯。盤古真身一震手中大斧,一斧揮出,似緩實疾,仿佛開天辟地的劈下。一時間一道寒光貫穿千萬星辰,原本那幽翳無窮的洪荒星空天幕也因寒光而通明。
    一斧劈下,處于斧下的金烏太子雖有造化童子以造化之道衍化的兩大至寶護身,但也覺得元神處一陣冰涼。死亡臨近的感覺縈繞心頭。
    周身燃燒起熊熊火焰,金烏太子揮劍盤古真身斬去,那妖皇劍在金烏太子的催動下化作萬丈之長,一劍斬在盤古真身身上,血光迸濺。而盤古真身的一斧劈下,只聽得一聲鐘響,混沌鐘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飛回造化童子手中,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被一斧劈做兩半,而后化作兩團黃澄澄的息壤向造化童子飛去。
    一口鮮血噴出,造化童子受了重創。神色萎靡。
    一斧將造化童子的造化之道破開,大斧去勢不改,直奔金烏太子砍去。這驚天一斧,將萬丈之地全部置于斧下,金烏太子想躲也躲不開。只能催動頂上金烏羽冠。
    金烏羽冠上發出的火光根本無法阻擋那一斧,如同一張薄紙般被撕開。
    眼看著金烏太子要損落于斧下,一道紅光瞬息即至,正擊在那巨大的斧頭上。
    那道紅光不大,但卻似有萬鈞之力,將盤古真身手中斧砸至一旁,金烏太子趁機化虹飛至一旁。
    “女媧!”
    盤古真身收斧而立,望著一個太古星辰上站著的女媧娘娘,周身散發出濃濃的戰意。
    見女媧娘娘現身,妖教眾強者一起來在女媧娘娘身旁。女媧娘娘看了眼面色蒼白的造化童子,羅袖一卷,一道黃光閃過,造化童子頓時感覺自己剛才受的傷好了大半。
    “多謝娘娘!”
    女媧娘娘點了點頭,將目光望向東方,口中道:“截教教主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女媧娘娘話音剛落,一陣青光在太古星空中閃爍,陳九公現出身來,向女媧娘娘打一稽首,笑而不語。
    女媧娘娘向陳九公還禮,剛要開口說話,突然眉頭一皺,目光轉向南面。
    無盡赤光自南方而來,赤光中正是拄著扁拐的老子。女媧娘娘看到老子,冷哼一聲,沖著盤古真身道:“汝巫族為人棋子,尚且不知。”
    “女媧!”還未等控制盤古真身的項羽應聲,老子的聲音幽幽飄至,“巫族為吾人教盟友,切不可加害十二祖巫。”
    聽老子此言,女媧娘娘大怒,素手一揚,造人鞭落于掌中,“太清,莫不是要做過一場?”
    老子搖了搖頭,淡淡說道:“三年之后,才是吾人教與汝妖教了結因果之時。到那時,再行做過。”
    “既然三年之后,才要了結因果,道友為何今日到此?”
    這時,一個聲音自西方傳來,無量金光隱現,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并肩而至。
    剛才說話的正是準提佛母,聽他說的話,老子笑道:“汝準提為何而來,吾就為何而來。”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剛要開口,幾位圣人一起將目光望向北方。突然聽到有人說道:“今日倒是熱鬧,吾等六圣,卻是一直未有這般齊聚了。”話音悠揚,朗朗傳來。
    只見天光大亮,萬丈白光之中,下來一頭丈余猛獸,此獸麟頭豸尾體如龍,名喚四不相。一道人斜騎四不相背上,白袍道裝,手執三寶如意,面上笑意淡然,形容瀟灑,正是闡教教主元始天尊。
    自當年下令整個闡教退出地仙界后,元始天尊除了道祖相召那次之外,今日是第二次出清微天。看到這位玉清圣人,眾圣似乎一點也不驚訝。
    元始天尊至,先向老子打了個稽首,笑道:“大師兄,元始有禮了!”
    眾人都知道老子和元始天尊現在的關系,已經早不是封神那時候了。當年是老子私自與陳九公結盟,棄了闡教,元始天尊才命闡教退出地仙界,不參與這一量劫氣運之爭。今日,元始天尊面對老子,卻是如封神時一般和煦。
    元始天尊說完,不待老子回禮,向站在一起的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打一稽首,“貧道有禮了!三位神采依舊,各為自家教派氣運相爭,元始心幕不已。”
    準提佛母剛要開口,卻見元始天尊將目光轉向了那獨自站在一旁的陳九公。準提佛母心頭一動,面上微笑,看著闡教、截教兩位教主。
    元始天尊看著陳九公,陳九公也看著元始天尊。二位圣人四目相對,面上皆是無比的嚴肅。
    看到元始天尊,陳九公就想起封神之時,誅仙劍陣、萬仙陣兩次大戰截教死傷的同門。看著陳九公,元始天尊就能想起自己門下弟子當年被陳九公削去頂上三花。若不是因為有這一劫,那文殊、普賢、慈航、懼留孫也不會判教。若不是有這一劫,如今闡教或許已經有了十三位準圣。
    無論是陳九公,還是元始天尊,在面對其他圣人時可以有說有笑,但彼此相對,只有一戰。
    陳九公右手一抖,弒神槍現于掌中,“元始,既然來了,就做過一場吧!”
    元始天尊面上已無了笑容,望著陳九公,右手持三寶如意輕輕在右掌上敲著,口中吐出一個字:“好!”
    元始天尊話音剛落,陳九公身上白色的八卦九宮袍無風自動,手中弒神槍上紫光大作。
    “二位道友且慢出手!”就在這時,準提佛母一步踏出,橫在陳九公和元始天尊中間,“二位道友,且聽準提一言!”
    元始天尊和陳九公好像沒聽到準提佛母的話,二人氣勢不斷的攀升,方圓千里之內的洪荒星辰皆停止了轉動、移動,二圣之戰一觸即發。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