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456 最后一戰(一)

卻說那玄都**師回到首陽山,來在八景宮中,袍袖一卷,一道白森森的光芒在身前化作那幽冥白骨幡。79免費閱讀網www.booksrc.net
    此時八景宮中,除了老子之外,其余眾人皆是準圣。可就是這些洪荒頂級強者,在幽冥白骨幡出現在八景宮中后,都感覺到一陣陰森森的寒氣向自己涌來。
    老子眼中精光一閃,伸出左手,食指一指,一道赤光飛出,落在幽冥白骨幡上。只見那幽冥白骨幡被赤光籠罩,眾人身上那種陰冷的感覺消失。
    老子隨手一招,赤光包裹著幽冥白骨幡飛至其身前,看著在自己太清仙氣壓制下那白森森的骨氣,老子不禁開口贊嘆,“好個魔道秘法,當真不凡!”
    老子開口稱贊,宮中眾人也感覺能煉出這幽冥白骨幡之人的不凡。只有那麒麟王,望著老子身前的幽冥白骨幡,這位太古大能眼中閃著熱切的光芒。
    老子伸手一抓,那赤光散開,白森森的骨氣也消散開來。老子一把抓在幽冥白骨幡上,手上赤光閃爍,只聽得啪啪聲響,幽冥白骨幡上無數符印、符篆紛紛破碎。最后,一根長約七尺,白森森的骨頭現于老子手中。看形狀,這根骨頭應當是一根完整的脊骨。
    老子將白骨持在手中,望著那激動的身軀顫動的麒麟王,笑道:“道友,有了此骨,道友就是圣人之下第一強者!”
    麒麟王雙眼死死地盯著老子手中的白骨,激動地說道:“教主大恩,麒麟無以為報,愿供教主以驅馳!”
    麒麟王此話一出,孔丘、墨翟和鄒衍頓反應過來,都明了那白骨是什么,一起起身向老子拜道:“拜謝教主圣恩!”
    “諸位道友何需如此!”老子心中高興,卻一擺手。對麒麟王道:“道友且再等上兩日,待吾為道友煉一爐金丹,方可使道友一身骨骼完整!”
    知老子煉丹之術玄妙,麒麟王自是沒什么多說的,欣然答應并向老子拜謝。
    ……
    金鰲島上,陳九公從羅浮洞中出來,往六道輪回飛去。
    自地藏王菩薩被陳九公趕出六道輪回后,這三界蒼生輪回之所,就為截教所掌控。陳九公知道,此地事關三界蒼生輪回。乃集天地大氣運所在之處。若不是自己未成圣之前可以力壓各教,絕無法安穩此地。
    圣人出行,必有異象相隨。陳九公來在六道輪回之中,十殿閻羅一起出營。不光是十殿閻羅,還有奉陳九公之命駐守此地的牛魔王、蛟魔王、黑虎。對了,還有那被陳九公發配到此地的袁洪。
    以前在花果山有吃有喝,閑來無事在整個東海各島逛逛,好是自在。如今在這不見天日的六道輪回,整日在陰森森的地府訓練鬼卒。可是把袁洪給憋壞了。
    以袁洪的身份,他在地府,十殿閻羅不敢管他。獅駝王是師弟,哪敢管自己師兄啊。而那牛魔王、蛟魔王則更不敢了。且不說袁洪是截教護法,是陳九公大弟子,就是論本事,他倆一起上也不是袁洪對手啊。但是。地府有一人能管著袁洪,那就是地府冥帥黑虎。
    別看這黑虎修為不高,能耐不大。但在整個截教也沒幾人敢惹這位修為一直停留在玄仙,始終沒有進寸的老虎。
    這不,陳九公來在地府之后,與十殿閻王寒暄了幾句,那十殿閻王就回閻羅殿處理政事去了。陳九公在牛魔王冥帥府大殿之內與黑虎說話,其余眾人在一旁聽著,誰也不敢插嘴。
    說著說著,那黑虎突然哽咽起來,只聽他道:“當年吾與兩位小老爺護送老爺回金鰲島,不想如今老爺不在,連少司小老爺也不在了……好是叫我悲傷!”
    這黑虎口中的老爺是趙公明,那兩位小老爺就是陳九公和姚少司。聽黑虎提起這個,陳九公幽幽一嘆,自己老師是不用多說了,自己師弟姚少司可是輪回轉世了。
    想到此處,陳九公對獅駝王道:“獅駝,且去請閻王查看生死簿,找尋你師叔輪回轉世之身。”
    “弟子遵命!”聽陳九公的話,獅駝王不敢怠慢,連忙向閻羅殿走去。
    陳九公拍了拍黑虎的肩膀,又對蛟魔王道:“你助吾截教鎮守地府多年,卻是有功。我有意收你為門下弟子,你可愿意?”
    “覆海愿意!”陳九公的話,落在蛟魔王耳中無異于天籟之音。當年蛟魔王跟著來地府,就有投靠截教之心。只是當年的陳九公雖為準圣,但輩分不高。作為上古妖族妖神,蛟魔王想由陳九公引薦,拜入通天教主門下。
    可如今陳九公證道混元,他蛟魔王向入門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這蛟魔王要駐守地府,陳九公就讓他先行拜師之禮,日后有機會上金鰲島再拜過祖師。
    蛟魔王向陳九公行拜師之禮時,獅駝王就已經從閻羅殿歸來,但見蛟魔王向老師行禮,沒敢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待禮畢之后,蛟魔王起身,陳九公向獅駝王問道:“怎么?查出來了么?”
    “回老師,閻王閱過生死簿,查不到師叔輪回轉世之身。”
    “哦?”陳九公聞言,眉頭一皺。
    見陳九公皺眉,獅駝王心神俱顫,連忙對陳九公道:“老師,當年弟子親自將師叔送入輪回,親眼看著師叔轉世,絕不會有錯!”當年姚少司死于戰中,陳九公命獅駝王將其元神送往六道輪回轉世重修。如今找不到姚少司轉世之身,獅駝王生怕陳九公以為是自己出了疏忽,導致姚少司輪回出了岔子。
    “不關你的事。”陳九公搖了搖頭,又對獅駝王吩咐道:“且再去閻羅殿,請閻王查查你師弟、師妹轉世之身。”
    “弟子遵命!”
    陳九公口中獅駝王的師弟、師妹,就是在陳留城前一斬中遭劫的仲由、閔損和蝎玉。這三人,仲由、閔損的元神是被陳九公收起,后命人送至六道輪回。而蝎玉的元神,是自己飛入六道輪回。可獅駝王請閻羅王查閱生死簿后,卻發現自己兩位師弟的轉世之身能夠查到,師妹蝎玉的轉世之身卻查不到。
    聽完查閱生死簿的結果,陳九公坐在大殿中一言不發,眾人不知道陳九公心情如何,都危襟正坐,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半響,陳九公起身道:“吾回金鰲島了!”
    “恭送老師(小老爺)!”
    眾人擁著陳九公往外走去,袁洪湊到陳九公身旁,笑道:“老師。”
    陳九公停下腳步,看著袁洪,“怎么?你有事?”
    悄悄觀看陳九公臉色,發現看不出喜怒,袁洪小心翼翼的說道:“老師,弟子來地府也有些時日了,不知……”
    “不知何時能回你那花果山?”
    聽陳九公說到自己心中所想,袁洪心中一喜,連忙道:“是啊,弟子在花果山時,還能時常上島聆聽老師教誨,在此……”
    “行了!”
    聽陳九公說行了,袁洪只以為此事有門,心中大喜。可這時,卻聽陳九公道:“莫要多言,好生在這地府,你什么時候回花果山,為師自有安排。”
    ...
    袁洪聞言,臉色一滯,聳拉著腦袋不再多言,陳九公對黑虎道:“虎兄,吾去也!”
    聽陳九公成圣之后對自己的稱呼未變,黑虎感動的熱淚盈眶,向陳九公一拜,口中道:“小老爺慢走!”
    離了地府,陳九公出了六道輪回,不想回金鰲島,直往人間行去。入了人間,陳九公來在咸陽,這秦、楚古都飽經戰亂,又歷大劫,早已不復昔日榮光。
    陳九公離了咸陽,又往洛陽而去。莫說咸陽離洛陽本就不遠,就是再遠,在陳九公腳下,也是一步即至。
    因為某些緣故,沒有漢朝的出現,洛陽沒有成為皇都。洛陽城人來人往,還算熱鬧。起碼比起那咸陽,要好得多。
    陳九公雖以真身出行,但一入人間,卻是隱去了異象,否則早就驚動了人間各方勢力。直入洛陽城中,陳九公掐指一算,直往城南行去。
    越往城南,人越多,而且以窮人居多。看著那些往一個方向急匆匆跑去的乞丐,陳九公沒有推算,而是向旁邊大院前坐著的老者問道:“老丈,這些人急匆匆是往何處去啊?”
    這老者抬頭一看,是位道人。在看陳九公一身白色的道袍一塵不染,心知這道人不一般,連忙道:“道長有所不知,今日是初一,正是白馬寺法師們施粥的日子。”
    “哦?”陳九公心頭一動,又問道:“這白馬寺是什么去處?”
    聽陳九公問起白馬寺,這老者好像很知道的樣子,給陳九公講了一大堆。說這白馬寺是楚明帝感夢求法,遣使迎請天竺僧人至咸陽,聽那僧人講經**。在聽那僧人傳講佛法之后,楚明帝心喜不已,要在咸陽城為其建造寺廟。可那僧人硬是不肯在咸陽建廟,非要在洛陽。就這樣,楚明帝才在洛陽為那僧人建造了白馬寺。
    就在聽老子講白馬寺建造起因、經過的時候,陳九公向南方望去,只見一道金光沖起,陳九公微微一笑,向老者告辭,直往白馬寺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