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456 毀滅之道的傳承

首陽山,八景宮中,人教高層聚集于此。
    人教教主盤古太清圣人老子、人教副教主玄都**師、人教護法麒麟王、儒家家主孔丘、墨家教主墨翟、陰陽家家主鄒衍,還有那歸順的人教的澐仧道人、燚恴真人。
    此時的八景宮中,氣氛十分沉重。因為此時人間的局勢明顯對人教有些不利,原本支持的兩大諸侯竟然與截教有了瓜葛。而且妖教勢大,遠非人教可比。無論是準圣級別的高手,還是個個層次的高手,人教在數量上都遠遠不如妖教。
    現在人教能夠指望的就是,老子能夠以盤古幡破妖教的先天五行大陣,能夠在與女媧娘娘的決戰中取得勝利。
    但作為混元圣人,老子已明了天機。此次量劫截教興、巫族興,自己人教還要和妖教來一場決戰,勝得一方興。
    而那場決戰,作為人教、妖教的盟友,截教陳九公和佛門二圣都會參戰。與陳九公齊力對付在先天五行大陣中的女媧娘娘、阿彌陀佛、準提佛母,老子也不敢保證一定會有勝算。
    現在老子估計,雙方勝算應該是五五開。這還是從元始天尊那里借來了盤古幡,否則人教連兩成勝算都沒有。
    坐在蒲團上,老子淡淡說道:“三年之后,吾人教將與妖教做過一場,了因果定氣運。然,今妖教勢大,吾人教該如何行事?”
    今儒、墨、陰陽三家依附人教教化人族,彼此氣運相連,孔丘也不避嫌,聽老子之問,當即應道:“教主,今妖教勢大,可否能請截教從旁相助?”
    老子聞言。微微搖頭,“截教已與妖族戰過,待吾人教與妖教決戰時。截教教主會出手相助,但恐怕不會有截教弟子參戰了。”
    聽老子此言。孔丘心頭一顫。妖教八部有多少妖族?恐怕經與妖族一戰,有些損傷,也會不少于三萬。等到人教與妖教決戰時,妖族一定會八部齊出。到那時,即使老子和陳九公聯手能夠擊敗西方二圣與女媧娘娘,自己這些人恐怕也會妖族眾強者斬殺,門下弟子也會被那幾萬妖族撕成碎片。
    可即使如此。此戰也非戰不可,儒、墨、陰陽三家氣運與人教相連。若是人教被滅,儒、墨、陰陽三家也難以保存。自己雖能暫時躲過一劫,日后無有氣運加上。也難過下一量劫。
    這時,麒麟王掐指推算一番,對老子道:“教主,可否能從截教教主那里借來誅仙劍陣?”
    誅仙劍陣、先天五行大陣,一攻一守。乃洪荒陣法之最強。現在截教的誅仙劍陣沒有陣圖,可妖教的先天五行大陣也非正品,若是能從截教借來誅仙劍陣,人教勝算大增。
    麒麟王此言一出,眾人紛紛感覺這是個好辦法。都將目光集在老子身上。可卻見老子搖頭道:“那陳九公已將誅仙四劍懸于金鰲島四周,布下誅仙劍陣守護金鰲島,為的就是怕吾人教前去借劍。”
    “這……”麒麟王聞言,面色一滯,他卻是想不明白為什么人教和截教是盟友,截教教主不但暗中拉攏曹操、劉備,還不愿將誅仙劍陣借與人教。
    可麒麟王卻知這些混元圣人的心,都比混沌鐘、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等防御至寶還要堅硬,他們決定的事就不會改變。陳九公既然有這樣的心思,即使上門去借,也會被他以理由拒絕。
    “老師!”這時,玄都**師開口道:“即使截教教主不借誅仙劍,吾人教還能借那十二都天神煞陣。”
    玄都**師說的十二都天神煞陣,就是現借予巫族那個。能借給巫族,難道就不能借給人教?別忘了現在的人教與截教還是盟友。
    “十二都天神煞陣?”老子點了點頭,掐指推算。片刻之后,老子對玄都**師道:“玄都,走一趟金鰲島,向陳九公借十二都天神煞。陣。”
    “弟子遵命!”
    玄都**師起身,出八景宮前往東海金鰲島。
    來在金鰲島羅浮洞前,經金霞童子通稟之后,玄都**師走入羅浮洞來見陳九公。
    向陳九公行禮之后,玄都**師得陳九公相請,坐在蒲團之上。細數自此次量劫開始,玄都**師來金鰲島的次數可是不少。今日再來見陳九公,玄都**師也不多說廢話,直奔主題,“教主,今日玄都奉老師之命前來,是想向教主求借一寶。”
    陳九公聞言,看著玄都**師,輕聲問道:“不知太清圣人要借何寶物?”
    玄都**師笑道:“就是教主現借與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玄都**師這么說,就是怕陳九公推辭,意思就是你都借給巫族了,可不能不借給人教。
    不知陳九公聽沒聽出玄都**師言外之意,只見陳九公沉思片刻,開口道:“將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借與人教倒是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玄都**師聽陳九公話鋒一轉,不由得心頭一顫,生怕陳九公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在玄都**師心目中,陳九公絕不是什么善茬,難纏得很呢。
    陳九公果然沒讓玄都**師失望,對玄都**師笑道:“佛門賢者劫時,還請太清圣人將太極圖借吾截教一用。”
    聽到陳九公的要求,玄都**師面色一變。當日來此借弒神槍,陳九公說弒神槍破不開先天五行大陣,卻建議自己去闡教借那先天至寶盤古幡。
    后來玄都**師雖然成功的從闡教借來了盤古幡,可等賢者劫時,卻要將人教至寶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借給闡教。今日,再來金鰲島借十二都天神煞陣,陳九公卻要求人教要在賢者劫時,將人教至寶太極圖借給他截教。
    要說這兩者之間沒有聯系,玄都**師說什么也不會相信。可此時此事,玄都**師做不了主,只能向陳九公道:“教主,此事事關重大,且待玄都回山稟明老師,再做定奪。”
    “好。”陳九公答應的非常干脆,但心里早已樂開了花。
    玄都**師起身告辭離去,出了金鰲島,飛回首陽山八景宮,進到宮中來見老子。
    此時麒麟王等人還都在八景宮中,尚未離去,見玄都**師回來,眾人不由得紛紛猜測,猜測玄都**師前往金鰲島借寶的結果如何?
    進到宮中,玄都**師將陳九公的要求說出。老子聽完之后,沒有做出決定,而是向麒麟王問道:“道友,這具肉身用著可好?”
    雖然不知老子為何提起這個,麒麟王應道:“教主面前不敢隱瞞,這具肉身多有不適,與人爭斗之時,難發揮出吾十成功力。”
    對于麒麟王的話,眾人無不驚訝。現在的麒麟王可以說是人教老子之下第一強者,就連玄都**師與他相比,也多有不如。可現在的麒麟王還說這肉身發揮不出十成功力,那全盛時期的麒麟王會是何等強橫?
    而老子知道麒麟王沒說假話,當即對玄都**師道:“玄都,再去一趟金鰲島,告訴陳九公,太極圖遠非十二都天神煞陣可換。想要借太極圖,還需將他從無極手中奪來的白骨幡拿來。”
    “這……是!”在玄都**師看來,本來應該是自己人教求著陳九公的事,這現在怎么自己老師還提起條件來了。但聽老子的語氣,玄都**師知道自己老師已有十成的把握。
    玄都**師一日兩次上金鰲島,金霞童子都有些煩了。不過想起陳九公的交代,金霞童子直接將玄都**師帶入羅浮洞中。
    進到羅浮洞中,玄都**師將老子的話轉告陳九公,陳九公聽到老子要那幽冥白骨幡,不禁眉頭緊皺。
    見陳九公皺眉,玄都**師心里有些忐忑,但片刻之后,陳九公眉頭舒展,袍袖一卷,一道白光飛到玄都**師面前。
    看著面前七尺來長,上有無數符印、符篆,閃爍著白森森光芒的長幡。這幽冥白骨幡在身前,玄都**師就感覺到自己元神微微顫抖,驚得玄都**師連忙運轉玄功,將元神穩定。然后快速地將幽冥白骨幡收起,而后起身向陳九公告辭。
    陳九公望著玄都**師離去的背景,微微搖頭,心底輕嘆一聲。要說那無極老祖氣運太差,但他那手段可真是不凡,就說他那以祖龍骸骨祭煉的幽冥白骨幡,當年在北俱蘆洲,讓陳九公和玉dìdū吃了大虧,真是了不得的魔道至寶。
    陳九公也清楚老子要這幽冥白骨幡是為了什么,但陳九公卻不得不答應。在這次量劫之中,截教并非主角,卻又大興。待下一量劫,佛門為主角的賢者劫時,截教要與佛門了結自封神大劫至賢者劫期間,整整兩個量劫的因果。還要與闡教了結這兩個量劫,二教之間的因果。
    兩個量劫積攢下來的因果一并了結,可以想象到會有多么慘烈的爭斗。陳九公不得不未雨綢繆早作打算,免得在下次量劫中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