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30)     

截教仙454 或許

就在今日一早,眾祖巫齊聚廣陵城中之后。陳九公座前金霞童子飛至廣陵城,將十二尊金人與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陣圖交予項羽,并將妖族周天星斗大陣破法告訴了項羽。
    當時金霞童子與項羽說的,只有八個字,“周天星辰,破一而缺”!
    金霞童子這一句話,不但告訴巫族周天星天大陣破法,還告訴他們,這一戰妖族要立周天星斗大陣。
    金霞童子這么一說,平心娘娘等祖巫才想起當年妖族、佛門聯手誅殺冥河老祖,就是以周天星斗大陣將那幽冥血海煉化。今日妖教與巫族決戰,豈會不用周天星斗?
    巫族與妖族之間的血海深仇不用多說,上古之時,巫妖三次大戰。第一次巫族布下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將妖族殺得大敗。多虧道祖及時現身,命妖族掌天,巫族掌地。
    巫妖第二戰時,后土娘娘以舍身化六道輪回,巫族與妖族斗了個平手。
    而后,妖族幾位強者觀周天星斗,悟出周天星斗大陣。在第三戰時,將巫族困在陣中。
    被妖族以陣法所困,巫族處于下風。那十一大祖巫沒有破陣良策,就自爆肉身與妖皇帝俊、東皇太一同歸于盡。而那周天星斗大陣,也被十一祖巫以血肉之軀炸開。
    巫族沒有破陣之法,只能來硬的,陳九公卻知這周天星斗大陣奧妙之所在。
    周天星斗大陣一成,引三百六十五周天星斗之力,在陣中凝星辰無數。星辰雖是無數,但主星卻只有三百六十五顆,對應煉有三百六十五面星辰幡,以便驅動。
    那河圖洛書作為陣眼,定然藏于日月雙星之中。只要徑直去奪那日月星辰旗、破去河圖洛書,此陣必破。
    巫妖雖是宿敵,但在妖族眼中,巫族就是一些只會用蠻力,不會用腦子的笨蛋。鯤鵬妖師也不相信巫族能夠想出破周天星斗大陣的法子,這才將河圖、洛書置于日月雙星之中。自己與白澤、計蒙準備助金烏太子誅殺一二祖巫,報上古巫妖之仇。
    可不想陳九公將十二金人借給了巫族,還把周天星斗大陣破解之法告訴了巫族。見那盤古真身一路殺去,碾碎無數星辰,鯤鵬妖師心里煞是著急。
    萬丈高下的盤古真身沖入星海,途中遇著大小星辰,管你阻不阻路,雙臂揮舞著砸碎無數星辰。一時間宇宙之中隕石橫飛,颶風肆虐,盤古真身過處,豈是單單狼藉二字便可形容?
    宇宙穹蒼,無窮無盡,任意一片星域都至少會有十數萬顆星辰。可這盤古真身不會力竭,直入其中,速度之快,連那號稱一晃就是九萬里的鯤鵬妖師也追不上。
    前方一片星海太過規律,反而與他處現出不同來。盤古真身停下巨身,目中精光爆射,大喝一聲,直奔那片星海撲去。
    剛這一撲,身后一陣破空聲傳來。原來是鯤鵬妖師現出真身,將妖師宮祭起,那妖師宮迎風就長,變得如同太古山岳一般,向盤古真身砸去。
    那十二金人被金霞童子帶來時,金霞童子將陳九公的話轉告項羽,陳九公說將這十二金人借與巫族渡劫。在接過十二金人時,項羽就發現十二金人中已無了陳九公的元神烙印。明白了陳九公的意思,項羽將十二尊金人與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陣圖煉化。
    所以,現在這盤古真身中的意識是項羽的。也就是說,這盤古真身現在是被項羽控制的。雖一面與山河老祖激動,但項羽控制這盤古真身絲毫不理會那砸來的妖師宮,直奔星海中撲去。
    妖師宮重重的砸在盤古真身身后,盤古真身不但沒事,更是借力沖入星海之中。一入星海,突然間整片星海猶如蘇醒過來的巨獸,飚風大作,氣流狂躁紛亂,數不清的星辰隕石相撞過來。
    盤古真身兩條五千余丈,虬結的手臂揮出,千萬星辰破碎。這盤古真身就猶如絕世猛將,沖殺在軍陣之中,縱橫睥倪,手下無有一合之將,摧枯枝拉朽木,無有可阻擋者。
    隨著盤古真身在星海中沖殺,周天星斗大陣運轉之中漸漸有些生澀。再也沒有了那攻擊巫族的千萬星辰,只有少許星辰在陣中飛蕩,那些有了準備的巫族卻能躲開,根本不受其害。
    破開前方星海,就見一顆巨大星辰在空中沉沉浮浮。在這顆巨星上,立有一支有千丈高下的星辰幡,幡上化這一只畢月烏。
    看到這主陣的二幡之一,盤古真身大手一翻,一道都天神雷轟下,將那支星辰幡轟得粉碎。
    星辰幡碎,一道流光飛至鯤鵬妖師身前,正是那先天靈寶洛書。與此同時,周圍天地緩緩散開,周天星斗大陣被破!
    這時,河圖也飛在鯤鵬妖師頂上妖云之中。周天星斗大陣被破,主陣的三百六十五位大妖也現出身來。見盤古真身向那些大妖殺去,鯤鵬妖師暴喝一聲,飛身擋在盤古真身前面,那瘦小的身影,在萬丈盤古真身前就仿佛螻蟻,但鯤鵬妖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絕不比盤古真身差。
    鯤鵬妖師心頭一動,河圖、洛書飛起,懸于鯤鵬妖師頂門之上,微微一轉,同時化作人形,一個身著白衣,一個身著青衫,打了個稽首均對鯤鵬妖師說道:“道兄!吾等特來相助!”
    這二人五官面與鯤鵬妖師一般無二,正是他以無數歲月煉就的河圖洛書兩大分身。
    鯤鵬妖師將盤古真身攔住,那白澤、計蒙兩大妖神也至。五道身影暗結五行之勢,將盤古真身圍在中央。
    河圖化身一揚手,三萬里境地內幻象紛呈,生滅之間,如夢如幻。洛書化身一揮袖,峰巒疊嶂憑空而起,汪洋巨浪呼嘯而來,又有無數隕石星辰砸來,猶如世界末日降臨。
    可這些攻擊在盤古真身面前都是小道,左臂一揮,一片虛空幻境便如泡沫般消逝不見。右臂一揮,四面而來的星辰紛紛爆裂。鯤鵬妖師的河洛分身,在盤古真身面前簡直就跟小孩子一樣。不止是體型,戰力也是這般。
    鯤鵬妖師的河洛分身不頂用,那白澤妖圣、計蒙妖圣為白澤大智勢佛和計蒙無量功德佛惡尸分身,就更不行了。
    眼看著壓制不住盤古真身,鯤鵬妖師狹長的眸子中寒光閃爍,口中發出尖銳的聲音,“兩位妖圣,退開!”
    聽鯤鵬妖師此言,白澤、計蒙相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中的喜色。只是白澤想起了什么,在飛身暴退之時,對鯤鵬妖師喊道:“妖師,小心!”
    鯤鵬妖師用手一指,那河洛分身消失不見,自己飄身飛起,飛在盤古真身上空。
    盤古真身揮舞著雙手向鯤鵬妖師抓去,以盤古真身那大手,似乎只要抓住鯤鵬妖師,就能將其捏爆。
    剎那間,方圓數百里之內一片漆黑,那真是伸手不見五指。
    盤古真身大手一翻,甩出一道都天神雷,轟在那無盡的黑暗中。
    轟……
    都天神雷炸開,雷光閃耀天空。
    借著雷光,能看到一個巨大的身體。
    九萬丈的真身,兩只巨大的肉翅展開,便猶如垂天之云,
    “轟隆隆……
    整個天空似乎都震顫起來,天空無邊的云朵都瘋狂的朝中心聚集,而云層之后似乎有狂暴的神雷在醞釀著,恐怕不許片刻,那雷電便會瘋狂劈下。
    北冥有魚,其名曰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
    看到鯤鵬真身之大,盤古真身咆哮一聲,身形拔起,那萬丈身軀暴長。直至十萬丈之高,與鯤鵬不相上下。
    兩個龐然大物與空中對峙,使得巫妖也停止了廝殺,在雙方高層的帶領下分開。二族的目光,都落在了那爭斗的盤古真身和鯤鵬身上。
    方圓百萬里之內,一草一木都仿佛被一股澎湃的能量束縛住了。
    “該死!”陳九公知道師祖通天教主為什么讓自己跑了,飛在天上只感覺周圍的云朵都瘋狂的朝一個方向聚集過去。
    這鯤鵬一擊尚未奏效,已經有如此威勢,別說自己的離地焰光旗和三品金蓮,看這情況,就是再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給自己都擋不住啊。
    只見那鯤鵬真身雙翅一震,天地之間氣流急速旋轉,云朵閃電都被吸引下來,按照特殊的軌跡旋轉。
    這時的鯤鵬張開那深不可測的嘴巴,吞天吸地,無所不包容。云朵、閃電……一切都被鯤鵬吸入口中,一切都化作了能量,變成一道道能量,不斷旋轉這,按照特殊的軌跡涌入鯤鵬的嘴中。
    隨著能量進入鯤鵬體內,鯤鵬真身又再不斷的長大。十一萬丈……十二萬丈……十三萬丈……而與鯤鵬對峙的,十萬丈高下的盤古真身似乎后勁不足,無法再長。
    看著那狂暴的鯤鵬,蚩尤大喝一聲,“布陣!”其余十一位祖巫隨著蚩尤沖起,在這些祖巫身上,都散發出來無盡的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