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2)     

截教仙453 傳承

孫策回到大營之后,火已被熄滅。太史慈點清人馬,發現被白起兩次襲營,共損失八千多人。
    孫策得知之后,又急又氣。又聽那太史慈說,營外剛搭建好不久的蘆蓬,也被那些巫人給燒了。
    知道明日妖族群妖將至,孫策雖憤怒不已,但也知輕重緩急,忙命手下人重建蘆蓬。
    可讓孫策沒想到的是,他連夜命人搭建的蘆蓬也沒排上用場。
    第二日一早,幾千里妖云遮空,萬里妖氣飄蕩,無數妖族立于云端。以萬計數的妖族猶如黑壓壓的一片巨幕,威壓而凝重,煞氣騰騰,直沖云霄,偏又不發一絲聲響,任誰見了也自心驚膽顫。
    再看廣陵城上空,滾滾煞氣之上,十二大祖巫一字排開,身后是三十個多個大巫,與八千巫人。雖在數量上遠不如妖族,但在氣勢上,巫族不弱妖族分毫。
    巫妖二族中間隔著一塊十里見長的空處,如同楚河漢界一般將巫、妖大軍兀然劃開。上有無數云霾堆積,惴惴不安的日光穿過云靄的空隙窺視其中,空氣幾如凝固。
    巫妖二族對峙,卻皆不做聲,只有煞氣、殺氣不斷飄蕩。
    數萬年的宿敵,世代為仇的兩個種族,今日于此地相戰,根本不用斗嘴皮子,只等著決戰的道來。
    二目之中兩道血光四射,蚩尤戰意驟起,大聲喝道:“兄弟們,誰先前去邀戰?”
    哪個大巫不好戰,哪有巫族不嗜殺?更遑論眼下正是與妖教決一死戰之時、殺敵建功的大好良機,當下便有幾位大巫站出身來請戰。
    赤朙,以前是祝融部落小巫。現在為呂布部落大巫。身為火之巫族,這赤朙可是個急性子。也不待祖巫指令誰去叫陣,自己便先自奔至陣前,放聲喊道:“金烏小兒,速速上來送死!”
    這赤朙性急。卻是不傻。他嘴上這般說,心里卻知那金烏太子是萬萬不會自折身份與他相斗的。
    今日萬妖齊聚,可以說妖教大半部分精英全在此地。哪容得死敵這般囂張,赤朙話音剛落,立時便有一位妖圣上得前來,怒喝罵道:“巫族小兒莫要囂張。且看我來取你性命。”
    這妖圣正是當年隨彩鳳仙子征討光明山的妖神辟邪,這兩千年來,辟邪早已從當年妖神修成了妖圣。今日來在陣前,持大刀與赤朙殺在一起。
    既是兩族生死大戰,陣前又怎會只有二人相斗。也不待祖巫、金烏太子下令,早有一眾大巫、妖圣下場紛紛戰在一起。這些大巫妖圣個個都是神通廣大。爭斗不一會,盡皆現了真身而戰,頓時周遭氣流涌動,罡風四起,確是一場好殺。
    依這些大巫、妖圣的強橫本事,尋常巫妖哪里插得進手去?但只見得圖騰旌旗滿布,又聽得四處殺聲震天。一聲聲的號角吹出,熱血沸騰,一面面的戰鼓聲起,響徹云霄。
    隨著十二祖巫與金烏太子下令,眾巫群妖亦是不管陣中拚斗如何,已然沖殺在一起,騰騰煞氣之中,兩道黑色洪流撞在一處,無數性命殞落,猶如激起的浪花一般。
    這般慘烈的廝殺怎能不見傷亡?與妖族相比。巫族雖個人戰力強大,但數量遠不如妖族。十二祖巫怕巫族損失太多,相視一眼,蚩尤揮刀直奔金烏太子殺去。
    見蚩尤殺來,金烏太子手中現出妖皇劍。迎上蚩尤一刀。這妖皇劍又命屠巫劍,乃上古妖族至尊東皇太一轉為破祖巫真身所煉。看到金烏太子手中劍,蚩尤二目充斥著血光,大刀上血光縱橫,狠狠的向金烏太子砍去。
    金烏太子與蚩尤狠斗在一起,又有十一祖巫在側,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連忙出手,將其他祖巫攔下。
    這三兄弟都是洪荒最頂級的強者,混沌道人、山河老祖皆是不亞于鯤鵬妖師、鎮元子的存在。而那造化童子更是厲害,其造化之道已經衍化完整,只待機緣一直,就可斬出自我。
    只見這造化童子從袖中取出九天息壤,捏了捏,向其吹了口氣,那九天息壤化作盤古幡。造化童子持幡在手,催動盤古幡,發出道道混沌劍氣,向眾祖巫射出。
    洪荒千萬靈寶之中,盤古幡攻擊第一!雖說造化童子手中的贗品只有真正的盤古幡七成威力,但破祖巫真身絕對夠了。
    在造化童子頭頂以造化珠幻化的混沌鐘,手持九天息壤所化的盤古幡,兩件至寶一攻一守,以一人之力獨斗六大祖巫。
    刑天、平心,這兩位祖巫一個是木之祖巫,甲木不死之身,恢復力極強。一個是土之祖巫,防御極強。有他們兩個全力防御,頂住盤古幡。后羿、呂布、九鳳、九瞳四大祖巫全力攻擊,攻擊造化童子頂上的混沌鐘。
    混沌道人和山河老祖雖沒有造化童子那么厲害,可也非一祖巫能敵。混沌道人獨斗嬴政、雨師,相柳、項羽圍攻山河老祖。還有那孫策,仗八九玄功之精妙,與白起斗在一起。
    巫妖大軍沖殺在一起,戰場之上血肉橫飛,呼喝與慘叫交織,性命猶如草芥,瞬間便有無數元神消散,真靈被滅。在這無邊殺氣中,巫、妖二族幾乎無有見誰畏懼退縮,倒下一個,隨即便有數名族人沖上拼殺,以血搏血,以命換命,似乎永無止境一般。
    這就是世代血仇之恨。此時巫族、妖教都殺紅了眼,血、肉從高空中灑下,染紅了天空,染紅了大地。
    鯤鵬妖師、白澤妖圣、計蒙妖圣帶著三百六十五個大妖飛至時,看到無數袍澤損落,全都心中滴血。
    鯤鵬妖師雙眼通紅,望著那些殘肢斷骸中的妖族,怒喝一聲,“布陣!”
    聽鯤鵬妖師一聲令下,其后跟著的三百六十五位大妖個個拿出一桿星辰幡,向八方飛去,結成陣勢。而鯤鵬妖師將河圖洛書祭起,在空中結混元河洛。
    霎時間,自九天之上,道道星光降下,落在三百六十五支星辰幡上。星光璀璨,千萬里天空如水波微漾,蕩起一圈圈漣漪,形成一片獨立于人間的天地,將巫妖戰場籠罩。
    這周天星斗大陣獨立在天地之外,陣中無盡穹蒼古樸神秘,空蒙蒼茫。四面八方皆是星空,大小不一的星辰旋轉,或急或緩,不知何所來,不知何所去,看似無有一絲規律,卻又感覺彼此之間都被穿針引線,隱隱聯系在一起。
    身臨周天星斗大陣,方佛已然成了超脫大道的至高存在,置身世界之外,只是看著宇宙星斗演變,萬物湮滅又新生,周而復始,永無止境。
    方才巫、妖二族忘死搏命,煞氣沖天。但落入此間,卻是有無盡的寧靜安翳,自在唯我。
    這無垠空間看似寧靜祥和,但早已殺機暗藏。在陣中,妖族可借著星辰之變,定然詭異莫測,不易抵擋。
    “速速殺敵!”鯤鵬妖師狹長的眸子中閃過一道寒光,連忙下令,命那主陣的三百六十五位大妖將大陣運轉起來。
    這周天星斗大陣,必須要將九天上周天星斗之力引下才能形成大陣。這對上古妖族來說不算什么,那時妖族掌天,周天星斗之力自是為妖族所用。可現在,玉帝、王母執掌天庭,又有截教眾星君輔佐。三百六十五位截教星君,分掌三百六十五顆周天星斗。
    現在鯤鵬妖師以河圖、洛書強引周天星斗之力垂下,卻是不可長久。只等那截教眾星君調轉周天星斗星辰之力,這周天星斗大陣自破。
    鯤鵬妖師想的是,在掌管周天星斗的截教眾星君發力之前,將巫族全部絞殺。
    周天星斗大陣立下,宇宙穹蒼,無窮無盡,無盡的星辰向巫族撞去。正與妖族廝殺的眾巫族被星辰撞中,只要被撞得一個踉蹌,就有刀兵臨身。
    見妖族布下周天星斗大陣,將自己巫族困入陣中。隨著蚩尤大喝一聲,十二祖巫頂上皆有一道黑光沖起,黑光中各有一尊千丈高下的金人。
    這時,項羽虛晃一招,躲開造化童子催動盤古幡發出的一道混沌劍氣,隨即跳出圈外,從懷中取出一張陣圖。
    當日隨女媧娘娘在先天五行大陣之中見過這陣圖,鯤鵬妖師看到項羽取出陣圖,心中不由得大恨,心中暗罵道:“可惡的陳九公,竟暗助巫族!”
    項羽將手中陣圖祭起,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形于周天星斗大陣之中,那萬丈高下的盤古真身現出,龐大的身軀一晃,揮舞著如山岳一般的拳頭向鯤鵬妖師轟去。
    鯤鵬妖師肉身雖強,但也不敢接這一拳,連忙飛身讓開。
    而這時,盤古真身卻不與鯤鵬妖師糾纏。就見那盤古真身直沖入那無盡星海之中,雙臂輪開,將無數星辰碾碎,直往星海深處沖去。
    “不好!”看到盤古真身棄了自己,卻往星海深處沖去,似乎在尋找著什么,鯤鵬妖師心頭一顫,連忙飛身向盤古真身追去。
    白澤、計蒙兩大妖圣見這一幕,也跟在鯤鵬妖師身后去追那盤古真身。(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