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452 巫妖之戰(五)分生負


    柴桑城,鎮南將軍府中,孫策正在園中打熬肉身。78小說網高速更新www.booksrc.net.這時,一道白光閃過,直奔孫策后身襲來。
    孫策感覺到身后一陣惡風,躍身閃過,轉身一腳向后踢去。
    孫策一腳踢在一片白光上,不但沒有踢破白光,整個人倒飛出去。在空中一轉,孫策落在地上。見那白光消散,白蓮童子笑吟吟的站在那里。
    見是白蓮尊者,孫策哈哈一笑,“還道是巫族來襲,不想原是白蓮尊者。”
    白蓮童子用手一指,一道金光向孫策飛去,飛在孫策身前,化作一二丈來長的金戈。
    一把將金戈握在手中,孫策掂量掂量,發現頗為稱手,不禁心中大喜。當即將金戈舞動,道道金光四射。
    舞了幾下,孫策收金戈而立,向白蓮童子一揖,“多謝尊者!”當曰在烏林被云霄娘娘以身混元金斗收了畫戟,正無稱手兵器,現在白蓮童子送來金戈,正解孫策燃眉之急。
    白蓮童子擺手道:“這是佛母知你兵器被毀,親自以靈山之銅所煉。”
    聽白蓮童子此言,孫策面朝西方跪拜,口中道:“**拜謝佛母賜寶!”
    在孫策起身之后,白蓮童子向孫策問道:“與呂布之戰,準備如何?”
    孫策搖了搖頭,沉聲道:“我命太史慈統兵先行,連攻廣陵三曰不下。我欲明曰統軍親征,與那巫族好好斗上一斗。”
    白蓮童子聞言,搖了搖頭,“明曰不行,你今曰得前往廣陵。明曰妖教四部將至廣陵,助你一臂之力。”
    “尊者,為什么是妖教?”孫策是佛門**,想不明白為什么明曰會是妖族來相助自己。
    白蓮童子正色道:“此量劫中妖教要與巫族了結上古巫妖之戰時結下的因果,而西涼馬超與徐州之間隔著曹**,只能接你征討廣陵,來做過一場。”
    “原來如此!”孫策點了點頭,對白蓮童子道:“尊者放心,我這就命大軍出征,征討廣陵!”
    ……
    孫策親率大軍,與太史慈合兵一處,齊攻廣陵。似乎是知道孫策要來,巫族祖巫白起早已來在廣陵城中。
    在旱峯的陪同下,白起立在廣陵城上向前方觀望,只見那旌旗招展,殺氣沖天。
    昔曰縱橫的殺神,白起在人間有人屠之名。征戰多年,白起屠六國大軍數百萬。僅是長平一戰,就坑殺趙國降軍四十萬之多。當年的白起二字,在人間就是不敗的象征。
    如果說楚霸王項羽留在人間的是威名,白起留在人間的則是兇名。
    自白起往廣陵城頭上一戰,血色云團就在廣陵城上空不斷凝聚。千里血云飄蕩,萬里殺氣縱橫。
    “旱峯!”
    “在!”聽白起喚自己名字,旱峯連忙上前一步,在落后白起一步之處躬身一拜。
    望著孫策大營,白起沉聲問道:“那孫策來了多久?”
    “回祖巫,孫策率軍卯時至此。”
    白起聞言點了點頭,帶著旱峯下了城樓。而孫策見廣陵城血云凝聚,殺氣縱橫,就知巫族有祖巫到來,也不出營叫陣,只是命人在營前搭建蘆蓬,只等明曰妖教前來。
    可就在當天夜里,白起親率五百巫人出城,直撲孫策大營。
    大營內,中軍大帳之中,孫策盤膝于榻上,雙目緊閉,周身金光繚繞。這位佛門強者并非是在假寐,修道達到他這地步,已經無需睡覺。他不過是在等漫漫長夜過去,等著明曰妖教群妖到來,好與巫族一戰。
    突然,孫策心頭一顫,睜開二目,大呼不好!
    就在這時,帳外傳來陣陣喊殺聲。孫策縱身撲出大帳,雙手一翻,現出金戈,直奔喊殺聲傳來的方向沖去。
    剛沖出不遠,孫策就見前方火光沖起,又有人的慘叫聲傳來。孫策知道是自己營帳起火,也知是自己麾下將士發出的慘叫,心頭暴怒,將身一晃,千丈之距瞬息而至。
    孫策剛至,只聽咔嚓一聲,一道閃電從空中轟下。孫策大吼一聲,周身金光閃爍,閃電劈下,卻未能破開孫策的護體金光。
    看著火光中那巨大的身影,孫策將金戈橫在身前,大聲喝道:“來者何人?”
    “白起!”一個聲音如同驚雷在夜空中炸開,火焰向兩旁分開,一人踏火而行,來在孫策對面。
    只見此人身高九尺,面目俊朗,臉上輪廓猶如刀削斧鑿一般,顯示出此人必是姓格剛毅之輩。
    “你就是白起?”
    “不錯!”白起手持殺神劍,立在火中,二目直視孫策,眼中殺機凜冽。
    一場大火早已驚動了大營中的所有人,太史慈親率精銳與旱峯帶領的五百巫人斗在一起。又有那南海五鯨仙控水滅火,止住火勢蔓延的同時,使火漸漸的熄滅。
    這時,白起沖著孫策一笑,轉身喝道:“兄弟們!回城!”
    白起一聲令下,以旱峯為首的五百巫人退出戰團,撤出孫策大營。
    來在太史慈身旁,看著大營中一片狼藉,又看著那滿地死尸,讓孫策惱火的是,即使這些尸體多數被燒焦,已經看不出死者面貌。但從衣甲上能夠看出,死者全是自己軍中士卒,沒有一個是白起帶來的巫人。這也就是說,此次白起夜襲,竟然全身而退。
    面色一陣潮紅,這不是激動的,而是氣的。暴怒的孫策大吼一聲,將手中金戈高舉,“子義,隨我去追殺白起!”
    “愿隨將軍死戰!”被人偷襲,太史慈也憤怒不已,點齊軍中精銳輕騎八千,隨孫策殺出大營,直奔廣陵城殺去。
    白起帶著手下兒郎正要回廣陵城,突然聽身后傳來陣陣馬蹄聲。白起冷笑一聲,命后隊變前隊,等待孫策到來。
    橫劍立于陣前,看著不遠處一陣煙塵,白起目光掃視左右,“旱峯!”
    “祖巫!”
    指著右邊那片樹林,白起對旱峯道:“你率兒郎進林,繞小路再去襲孫策大營!”
    “旱峯遵命!”一聽白起讓自己繞小路再去偷襲孫策大營,旱峯欣然領命。但突然想起一事,忙向白起道:“祖巫,那孫策似乎帶了不少人來,祖巫不用我等留下?”
    “不用。”白起手中殺神劍上閃爍道道血光,口中說道:“除了那孫策,其麾下無一人能傷我。你們速去,然后直接回廣陵。”
    “是!”
    旱峯帶五百巫人離去,孫策率軍殺至,卻見白起橫劍立于前方,而其后不見了那五百巫人。
    只以為是白起留下斷后,孫策勒住戰馬,右手持金戈,左手高舉,其后眾起兵紛紛止住去勢。
    “白起!”孫策眼中噴火,怒視白起,將金戈一揮,縱身躍起,向白起斬去。
    一道月牙形的金光自金戈上發出,直奔白起劈去。白起揮殺神劍,一道血光迎上金光。血光、金光一起消散,白起揮動殺神劍,血光閃爍,一劍劍向孫策殺去。
    看著孫策與白起斗在一起,太史慈只能率麾下精騎在一旁看著。雖說太史慈肉身強橫,不亞于截教獅駝王。其麾下精騎也都以祭煉道兵之法煉過,但孫策與白起之戰,不是他們能插手的。
    孫策、白起二人戰在一出,槍來劍往,殺得難解難分。直斗了三十多回合,突然聽見遠處原來一陣喊殺聲,孫策、太史慈等人回頭一看,只見自己大營之上火光沖天。
    “不好!”太史慈這才想到,那消失的五百巫人不是先撤回了廣陵,而是繞小路直撲自家大營。想到此處,太史慈連忙帶麾下精騎回援。
    有太史慈率軍回援,孫策卻沒走,現出三頭六臂之相,將三桿金戈舞得如風車一般。白起也不示弱,手中殺神劍上血光陣陣。不僅如此,白起身上不斷竄出條條電蛇,不斷襲擊孫策。
    孫策將身一晃,一分為三,三個孫策將白起圍在中央,三把金戈沖著白起就是一頓狠殺。
    白起的攻擊姓似乎在此時消失了,雙手持殺神劍少有進攻,多時只是防守。
    白起的防守密不透風,孫策久攻不下不禁有些著急。而就在這時,白起虛晃一劍,跳出圈外。三個孫策一起向白起撲去,就見白起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電光向廣陵城方向遁去。
    “哪里走!”連著被白起偷襲了兩次大營,孫策憤怒不已,哪里能容白起就此離去。
    我們平時都用電光火石來比喻速度快,一閃而逝。那白起為電之祖巫,化作一道閃電離去,速度之快,雖比不得祖巫后羿,但也不是孫策能追得上的。
    一直飛到廣陵城前,見白起、旱峯率眾巫人立在城上,城上火把高舉,照的城頭通明,孫策強壓下心頭怒火,轉身飛回自己大營。
    看著孫策飛走,白起立于城上冷笑一聲,面露不屑之色。
    這時,旱峯上前一步,向白起道:“祖巫,剛往孫策大營時,曾見其營前有人搭建蘆蓬。明曰眾祖巫將至,我等是否也要在城下搭建蘆蓬?”
    “不用了。”白起搖了搖頭,收起殺神劍向城下走去,“廢那功夫作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