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497 六圣相聚

白憬道人現身阻路,孫策心中惱怒,揮戟就殺。白憬道人也不示弱,持三尺仙劍,與孫策斗在一起。
    這孫策一分為三,兩個在對付赤松老道,一個在這兒與白憬道人相斗,可其戰力卻絲毫不減。
    這白憬道人似乎比起赤松老道要差上不少,根本不是孫策之敵。被孫策殺得手忙腳亂。
    斗了二十幾個回合,孫策也試探了白憬道人深淺,當即猛下狠手,手中方天畫戟上金光流轉,金光所過之處,空間微微顫抖。
    見那孫策一戟劈來,白憬道人不敢揮劍去擋,只是祭起一寶。只見青光一閃,一青色玉如意出現在半空中,凌空一轉,迎上孫策一戟。
    手中方天畫戟斬在下,卻見那青玉如意上青光大作,孫策心中發狠,方天畫戟上金光閃閃,戟刃上一抹寒光閃過。
    那青玉如意仿佛感覺到了不妙,微微一晃,一分為三。以天、地、人三才之勢向孫策打去。
    孫策一戟擊空,將手中方天畫戟一甩,一道金光在空中一轉,仿佛畫了個圈一般,金光沖起之處,漫天戟影自方天畫戟上幻化出去。
    只聽得一陣金玉交加之聲,那三股青光合一,飛回白憬道人身前。見青玉如意微微顫抖,仿佛受了氣的孩子一樣,白憬道人面色一變,袍袖一卷,將青玉如意收入袖中。
    這時,孫策冷哼一聲,揮戟直奔白憬道人殺去。一戟狹萬鈞之力劈下,白憬道人持劍去擋,只聽咔嚓一聲,手中劍斷做兩截,上半截落入濤濤江水之中,另半截還握在白憬道人手里。
    將剩下的半劍往空中一拋,白憬道人用手一指,半截仙劍化作一道寒光向孫策刺去。
    孫策橫戟在前,見那一道寒光飛來,揮戟一斬破開寒光,將半截仙劍斬落。可當孫策抬頭再看時,只見白憬道人向南方逃去。
    “這般手段,也敢趟這渾水。”孫策冷哼一聲,飛身直向白憬道人追去。
    白憬道人奔逃的方向正是孫策大軍營寨,也就是赤松老道與兩個孫策爭斗之處。當白憬道人飛近之時,只見那兩個孫策將赤松老道圍在當中一頓好殺。此時的赤松老道卻是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眼看著就要拜在孫策手中。
    白憬道人將青玉如意祭起,青玉如意飛在赤松老道頭頂,放出青光將赤松老道護住。有了青玉如意相護,赤松老道飛身躍出戰團。
    見白憬道人殺至,又救出了赤松老道,那兩個孫策各揮畫戟向他二人殺去。
    “走!”白憬道人對赤松老道道了句走,急速向北方飛去。而赤松老道將松枝、松杖收起,跟在白憬道人身后,飛速向北方逃竄。
    此時,那追殺白憬道人的孫策也趕至自家大營前,與兩個分身相會,三個孫策合而為一。
    往北方看了一眼,孫策沒有去追白憬道人和赤松老道,直飛往烏林。來在烏林岸邊上空,見劉備大軍正在登船,準備出海作戰。孫策冷笑一聲,將手中畫戟一拋,霎時間金光大作,萬丈金光將孫策的方天畫戟包住。
    有那龍吟聲從金光中傳出,一個巨大的龍頭從金光里鉆出,緊接著是一條千丈金龍向烏林岸邊數千艘戰船殺去。
    “孫策!休要行兇!”
    突然,東方傳來一聲嬌喝,一朵祥云飛至,云上青鸞背上坐著的正是截教云霄娘娘。
    云霄娘娘見那一條金龍呼嘯著向烏林岸邊千艘戰船撞去,急忙祭起混元金斗,只見混元金斗在空中滴溜溜一轉,混元金斗上放出億萬金光。
    金光一出,那條金色巨龍咆哮一聲,化作一道金光被吸入混元金斗之中。
    “啊!”自云霄現身,到收了自己畫戟,不過一眨眼的功夫。眼看著自己兵刃被人收了,孫策大怒,暴喝一聲,縱身躍起,揮舞著拳頭狠狠的向云霄砸去。
    看到孫策殺來,云霄娘娘用手一指,混元金斗出現在孫策上空,斗口處發出一股巨大的吸力。
    感覺自己在混元金斗之下,身體不由自主的向混元金斗飛去,孫策知道不好,將身一晃,化作一道金光飛回江東水軍大營。
    驚走了孫策,云霄娘娘降下云頭,來在劉備營前。
    剛才劉備、諸葛亮、朱子真等人看到孫策殺來,本還有些驚慌。可云霄娘娘出現,瞬間將局勢逆轉,眾人連忙出營來見云霄娘娘。
    “拜見師叔祖!”
    見是朱子真等六怪,云霄命他們起身,然后對朱子真道:“速速準備蘆蓬,明日教主將至此地,要與佛門做過一場!”
    “弟子遵命!”
    一聽陳九公要來,朱子真等人知道截教與佛門的決戰要到來了。這一戰想必是要了結自封神之后至如今,截教與佛門之間的因果。
    而在一旁的劉備聽說陳九公要來,忙命手下將士不要出戰,就地砍伐樹木搭建蘆蓬。
    將陳九公要來的事說出之后,云霄娘娘乘青鸞回轉東海,徑自來在金鰲島羅浮洞中拜見陳九公。
    此時羅浮洞中不光有陳九公一人在,截教副教主無當圣母正在洞中與陳九公談話。見云霄娘娘歸來,陳九公示意云霄娘娘坐在自己身旁。
    “教主,明日入人間,可要撞響金鐘,召吾截眾弟子隨行?”
    聽無當圣母之問,陳九公搖了搖頭,口中道:“不必了,明日只要師伯、師叔隨我入人間即可。”
    無當圣母與云霄娘娘相視一眼,無當圣母問道:“教主,量劫之中,吾截教不與佛門了結因果?”
    陳九公搖頭道:“時候未至。”
    “時候未至?”
    “不錯,時候未至。
    ……
    不光是陳九公這么說,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前,準提佛母也是這么跟青蓮造化佛說的。
    在將造化之道衍化完全后,青蓮造化佛一直在找尋借著完整的造化之道斬出自我。可閉關悟道多日,也沒有什么。這時,青蓮造化佛想起當日陳九公正是與東王公一戰,整個人才達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所以今日的青蓮造化佛非常想入人間,與截教、人教,亦或是巫族做過一場,以此尋找自己的機緣。
    可青蓮造化佛的請戰,準提佛母卻沒有答應,“師弟,明日一戰只要吾與師兄帶幾個門下弟子前往人間即可。”
    “那怎么行?”
    準提佛母是什么人,一下子就看出這青蓮造化佛心里是怎么想的。當即對其道:“師弟,有些事急不得,有些人的機緣也羨慕不來。”
    “不錯!”準提佛母話音剛落,阿彌陀佛睜開二目,望著青蓮造化佛,“師弟,汝卻有成道之機,不過在吾佛門賢者劫中。”
    “真的!”聽阿彌陀佛之言,青蓮造化佛眼前一亮,心中大喜。
    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吾與師兄聯手參演天機,知吾佛門賢者劫中會有大機緣,師弟若能爭到那一線機緣,自可證道混元。”
    青蓮造化佛也是開天辟地第一批生靈,也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怎能聽不明白準提佛母這番話的意思。那一線機緣在佛門賢者劫中,自己這佛門三教主若能抓住那一線機緣,自有成圣的可能。但若是提前損落,那就什么也沒有了。
    想到此處,青蓮造化佛知道二圣是在保護自己,在知道自己于此次量劫中不逢殺劫之后,青蓮造化佛也就不強求要與二圣入人間了。可是,青蓮造化佛還有些事放不下,“準提師兄,此次量劫中吾佛門當與截教了結上一量劫至今結下的因果,二位師兄此次入人間,只帶門下幾個弟子,是否人單力薄了些?”
    準提佛母聞言,心底一嘆,面上卻道:“吾佛門與截教的因果,此劫中是了結不清了。”說到此處,見青蓮造化佛似有些疑惑,準提佛母笑道:“師弟不必多想,留在靈山閉關悟道即是。吾與師兄明日去,明日即回。”
    當日佛門在官渡與人教相爭,大乘佛教上下齊出,雖二圣與人教大戰一場。今日與截教相爭,卻只有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婆佛、拘留孫佛、拘那含佛,這五大準圣同行。
    在飛往人間的途中,尸棄佛向準提佛母問道:“師叔,此次量劫,為何小乘佛教不替我佛門征戰?”
    尸棄佛此言一出,其他四佛的目光都落在準提佛母身上。這不是尸棄佛一個人的疑問,可以說整個大乘佛教都在猜測。特別是在與人教大戰一場,大乘佛教傷亡慘重之后。
    而準提佛母,聽尸棄佛之言,面色沒有絲毫變化,微微搖頭,“此次量劫,應在吾佛門大乘一教上。賢者劫,則應于小乘佛教。”
    五佛聞言,紛紛面色大變,拘那含佛急道:“師叔,賢者劫乃吾佛教大興之機,豈可由那小乘佛教代吾佛門入劫?”
    知道自己這幾個師侄和孔雀如來,甚至是和整個小乘佛教之間的矛盾,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大乘、小乘,皆吾佛門子弟,誰代吾佛門入劫又有什么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