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492 長江之下妖先天水行陣

東海海面分開,朱子真從海面飛出,直奔人間。
    飛入人間,直奔烏林,來在劉備大營中。一入中軍大帳,楊顯、劉備、諸葛亮紛紛站起身來,楊顯一步沖到朱子真面前,拉住朱子真手臂,“師兄。老師怎么說。”
    拍拍楊顯的手,朱子真向劉備道:“劉公且在營中稍候,貧道與師弟去去就歸。”
    “仙長小心。”
    朱子真與楊顯一起出營,直入江底。
    剛一入江,五道破浪之聲傳來,朱子真定睛一看,就見五條白浪在海中翻騰,五條龍鯨破浪而來。
    “師弟小心!”知這五條龍鯨就是那南海五鯨仙,可其身上卻無一絲妖氣溢出,朱子真感覺這五條龍鯨有些不同尋常,忙出言提醒楊顯。
    楊顯點了點頭,袍袖一卷,一道巨大的星光劍芒劈荊斬浪,直斬在一條龍鯨身上。
    劍芒斬得實成,但在龍鯨身上連一道白印都沒留下,楊顯持劍在手,星辰劍沖著正中那頭龍鯨一指,一道白光飛出,一顆白森森的珠子直打在龍鯨左眼處。
    一聲凄慘的叫聲自江中響起,江水被染成血色,那頭龍鯨左眼被楊顯打瞎。
    見楊顯行兇,其余四條龍鯨兇狠的楊顯撲來,血水洶涌,惡浪翻騰。
    這時,朱子真袍袖一卷,一團五彩玄光自袖中飛出,在江中一轉,連擊在一頭頭龍鯨頭上。
    一聲聲慘叫在江中響起,五條龍鯨飛速向遠方遁去。
    “師弟莫追!”攔下楊顯,朱子真道:“走!速去破陣救人!”
    “好!”
    朱子真、楊顯分開江水,直向那先天水行大陣游去。直來在那片黑光所在之處。
    來在黑光前,朱子真袍袖一卷,一團五彩玄光飛出。五彩玄光不大,遠不及那陣陣黑光。但五彩玄光落入黑光之中,黑光緩緩下沉,漸漸的露出常昊、吳龍、戴禮三人身影。此時這三人好是狼狽,護身的青光被磨的只剩下薄薄的一層。
    見黑光褪去,三人看到朱子真、楊顯,紛紛大喜。這時,僅有的黑光沖起,化作死死黑氣被那團五彩玄光吸入其中。
    五彩玄光飛至朱子真身前,被朱子真袍袖一卷收了,常昊、吳龍、戴禮脫陣而出,來在朱子真、楊顯身前。
    擦了擦頭上冷汗,常昊帶著三分后怕的對朱子真道:“多虧師兄來的及時,否則我三人危矣!”
    朱子真哈哈一笑,對四人道:“四位師弟,我等去了那孫策大營如何?”
    “好!”
    聽朱子真的提議,眾人紛紛響應。五人一起破開江面,直奔孫策大營飛去。
    飛在大營前,只見營門出立著一人,此人身高九尺,**上身,肌肉糾結,一身陽剛之氣。
    看著飛在江面上的五人,此人拔出立在一旁的畫戟,大笑道:“來人可是截教圣人門下高足?”
    朱子真立于空中,向那人打一稽首,口中道:“截教朱子真,不知道友在哪座仙山納福?”
    這人正色應道:“江東孫策!”
    “你是孫策!”感覺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與自己大師兄袁洪相當,朱子真本驚奇人間怎么會出現這么一位修煉肉身,并將肉身修煉到這種地步的強者。可不想,此人竟然就是江東之主孫策。
    不光是朱子真,連楊顯、常昊、吳龍、戴禮此時也不再是那般輕松。平日與袁洪為舞,幾人都知道錘煉肉身的修士,在同階中是無敵的存在。這孫策身上散發出來的狂暴氣息,讓幾人感覺到陣陣驚心。
    看出朱子真等人有些吃驚,孫策哈哈一笑,“怎么?莫非吾不想江東之主?”
    朱子真面色微變,搖頭道:“卻是未想到孫堅死后,江東竟有道友這般雄主!”
    孫策聞言,哈哈大笑,朗聲道:“當不得道友謬贊,想道友出身圣人門下,今日卻是要向幾位道友討教上清仙法!”
    知道這是孫策的宣戰,朱子真等人心里有些驚慌,但這孫策要討教截教上清仙法,幾人卻是無法避戰,紛紛持星辰劍在手。
    孫策一震手中戟,一戟揮出,所過之處一陣狂風卷起。
    知其走修煉肉身的路子,肉身強橫,力大無窮,朱子真等人也不與其硬拼,紛紛閃身避過,催星辰劍向孫策殺去。
    道道星光從四下殺來,孫策持戟在手,在空中劃了個圈,一道道星光破碎,一把把星辰劍斷做兩截,從空中落下。
    這星辰劍為截教眾天君合天庭星辰之精所煉,雖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寶物,但也端得不凡。為孫策一戟全部斬破,朱子真大喝一聲,“退!”
    楊顯、常昊、吳龍、戴禮四人飛退,朱子真袍袖一卷,一團五色玄光耀眼奪目,直奔孫策打去。
    見朱子真祭起靈寶,孫策將戟高舉,向那五色玄光斬去。可隨著孫策一戟斬出,五色玄光消失不見,孫策只覺得眼前白茫茫一片。還沒反應過來,一物已經擊在頂門之上。
    被打在頭頂,孫策險些揚天栽倒。但其肉身強橫,晃了晃腦袋,持戟沖起。
    可孫策沖在空中,就見那朱子真等人向東邊飛去。
    “想走!”被朱子真狠狠擊在額頭,孫策暴怒,直向朱子真等人追去。
    孫策速度極快,瞬間撲至朱子真身后,手中戟一揮,狠狠向朱子真斬下。卻見一道青光閃過,一根赤紅色的樹枝將自己手中畫戟攔下。
    “誰!”孫策神色一變,持戟立于空中。而此時,朱子真等人也停下身形,回身望去。
    只見一頭梳抓髻,鶴發童顏,身穿赤色道袍,手提赤色松枝的老道懸空而立,將朱子真等人護在身后。
    望著憑空出現的老道,孫策眉頭一皺,沉聲喝道:“你是何人?”
    將手中松枝一搖,老道淡淡一笑,未答反問道:“你修煉的是佛門仈jiǔ玄功吧?”
    老道此言一出,孫策變色一變,叱喝道:“你是何人?”
    “老道赤松!”
    “是你!”孫策似乎知道這老道身份,聽其報出名號,顯得有些驚訝。
    看著赤松老道,孫策怒道:“你這老兒,為何來攪這渾水?”
    赤松老道搖晃著手中松枝,“這五位小友為老道故友門下,今**要行兇,老道豈能坐視不管?”
    聽赤松老道之言,孫策冷笑,“你這老兒,截教教主如何是你故友?”
    “老道故友乃上清圣人!”
    孫策聞言面色一變,冷聲道:“赤松老兒速速退去,免得與吾佛門結下因果,他日落得魂飛魄散!”
    孫策話音剛落,只聽赤松老道哈哈大笑,“好個佛門小兒,也敢口出狂言!幾位小友!”
    聽赤松老道是叫自己師兄弟幾人,朱子真等人連忙上前。這赤松老道,朱子真等人都見過。當日陳九公復立截教時,這赤松老道是來觀禮的人中,少有的幾個通天教主故友。
    只聽赤松老道道:“爾等且回大營,讓那劉備起兵渡江,這孫策由老道對付!”
    “多謝前輩!”朱子真等人向赤松老道一拜,紛紛轉身,向烏林飛去。
    看著朱子真等人飛走,孫策大怒,揮動手中畫戟向赤松老道殺去。
    赤松老道身形晃動,躲開孫策攻擊。手中松枝連連揮動,陣陣赤光繚繞,連連向孫策身上抽去。
    連被赤松老道抽了三下,孫策雖不感覺疼痛,但心中大怒,將身一晃,現出三頭六臂法相,揮三桿畫戟向赤松老道一頓狠殺。
    赤松老道手中松枝連揮,這松枝似乎與準提佛母的七寶妙樹有相似的功效,孫策一招一式力大氣沉,卻皆被赤松老道刷開。
    不過孫策那三桿畫戟的殺傷力也不可小覷,赤松老道手中松枝連刷,跳出圈外,“你在佛門究竟是何身份?”
    孫策未曾答話,冷哼一聲,三桿畫戟連揮,戟影漫天,將赤松老道籠罩。
    赤松老道一手持松枝連揮,另一只手在空中一抓,一把五尺來長的手杖落于掌中。松枝刷開一桿畫戟,第二戟又至,赤松老道揮動另一只手中手杖,硬生生擋住孫策一戟。
    一枝一杖,一剛一柔,赤松老道將孫策纏住,手中松枝、手杖連連揮動,將孫策一招一式盡都擋下。
    知那朱子真等人回到烏林后,一定會讓劉備興兵,孫策惱這赤松老道礙事,將身一晃,一分為三,化作三個孫策。其中兩個將赤松老道圍住,另一個直奔烏林大營飛去。
    直飛在烏林,聽劉備大營中有兵馬調動之聲,孫策冷聲喝道:“還想起兵伐我,今日就要你命喪于此!”說著,孫策一戟揮出,一道千丈戟光力劈而下,似要將劉備大營破開。
    可在劉備大營上空,陣陣白光閃爍,戟光至,卻被白光所阻。
    “又是誰!”又被人所阻,孫策憤恨不已,抬頭望去,只見一白衣、白發道人從天降下。當看到這道人時,孫策面色一變,口中道:“白憬,你也敢與我佛門為敵?”
    來人哈哈一笑,朗聲道:“吾白憬上古時得道,縱橫洪荒無數載,你這藏頭露尾之輩休得張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