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5)     

截教仙495 生死簿上無姓名

滾滾長江之上,截教五仙與那南海五鯨仙混戰在一起。截教五仙都是各自為戰,南海五鯨仙攻守之間卻暗合陣勢,雖為散修,但進退間配合的天衣無縫。
    斗了半響,朱子真等人也覺得這五個散妖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只見常昊用手一指,頂上一道青氣沖起,青氣化作一畝方圓的慶云,慶云上三朵青蓮旋轉,青光陣陣,將常昊護住。
    有青光相互,常昊直向鯨一沖去。
    常昊攻來,鯨一閃身一退,常昊撲了個空。可常昊剛止住身影,刀、槍、雙劍、大錘齊向常昊攻來。
    常昊不躲不閃,大喝一聲,周身青光大作,將鯨二、鯨三、鯨四、鯨五攻擊全部擋下。而有常昊這個肉盾在,朱子真、戴禮、楊顯、吳龍江那五兄弟分開,破了這幾人的合擊之術。
    從混戰到捉對廝殺,五鯨仙瞬間不敵朱子真等人。鯨一虛晃一招,一頭扎入滾滾長江水中。
    見鯨一入水,鯨二、鯨三、鯨四、鯨五紛紛奮力脫身,沖入長江之中。
    “追!”看到五鯨仙欲走,常昊、吳龍、戴禮下意識地沖入滔滔江水之中。
    “師兄!莫追!”這時,朱子真也要入水,卻被楊顯一把拉住。
    被楊顯一把拉住,朱子真見三個師弟已經入水,自己心里著急,“師弟,為何不追?”
    楊顯急道:“師兄,那五鯨仙有些詭異。”
    “怎么?”
    突然,聽得水下傳來陣陣轟鳴,楊顯面色一變,“不好!”說著,楊顯拉著朱子真沖入長江之中。
    長江底,常昊、吳龍、戴禮落在一片天地之間。這片天地與外界隔絕。三人周圍盡是黑水。三人周身雖有青光繚繞,護持三人不被黑水侵襲,但那黑水似乎不斷腐蝕三人護身青光。那層層青光越來越薄。
    楊顯、朱子真落入江中,朱子真被楊顯拉著有些不解。“師弟,那五鯨仙到底怎么回事?”
    楊顯眉頭緊皺,二目之中兩道青光閃爍,直射出三丈之外,似乎在搜尋著什么。聽朱子真之問,楊顯急道:“師兄,你忘了剛才觀那孫策大營。未發現其營中有妖氣。”
    一聽楊顯此言,朱子真面色一變,頂上現出慶云三花,青光四射。分開滾滾江水。
    猛然看見面前一片黑光,朱子真伸手將楊顯攔下,“師弟,你看!”
    “那是什么?”看著長江地下一片黑光,楊顯聽著黑光中傳出陣陣轟鳴聲。有些驚奇地問道。
    朱子真神情嚴肅,正色道:“如我沒看錯的話,那應是先天水行大陣。”
    “什么?先天水行大陣?”楊顯聞言有些驚訝,不敢相信的說道:“師兄,這人間怎么會有先天水行大陣?”
    “不會有錯!”朱子真二目之中青光流轉。眼前浮上一層青光,看著那大一片黑光,“老師曾說過先天壬水為黑,而且此陣與老師傳我的**葵水陣有些相同之處。”
    就在這時,黑光中傳來了三聲雷響,朱子真、楊顯面色一變,相視一眼,一起向那片黑光沖去。
    來在黑光前,朱子真張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剛才從黑光中傳出的雷聲入耳,朱子真和楊顯能聽出那雷聲是出自截教上清神雷,想必是常昊、吳龍和戴禮在陣中以雷法破陣。現在朱子真在陣外祭上清神雷,是為了向里面的三人傳達一些信息,告訴他們自己和楊顯正在陣外。
    “師兄,可能破陣?”
    當日陳九公傳五個徒弟后天五行陣法,傳給朱子真的是**葵水陣。這不是陳九公隨意而為,而是因材施教。這朱子真精通控水之術,其本體也是先天屬水的妖族。
    望著那片黑光,朱子真忙拉起楊顯,“師弟,走!”說著,拉著楊顯往江面上飛去。
    一頭沖出水面,朱子真與楊顯飛在劉備營前。劉備、諸葛亮正在岸邊等候,看到只有朱子真和楊顯歸來,劉備和諸葛亮都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見了劉備、諸葛亮,朱子真對楊顯道:“師弟,你且在此地坐鎮,我這就回金鰲島拜見老師!”
    “好!師兄快去快回!”
    朱子真騰空而起,直向東方飛去,飛出了人間,一直飛到東海,來在金鰲島上。
    直接來在羅浮洞前,朱子真忙讓金霞童子為自己通稟。片刻后金霞童子從洞中走出,對朱子真道:“師兄,老爺讓你進去。”
    朱子真心里著急,也顧不得和金霞童子多說,緊走進步進到羅浮洞中,向那坐在蒲團上的陳九公奔去。
    撲倒在陳九公膝前,朱子真大聲道:“老師!快救三位師弟。”
    陳九公看著急得滿臉通紅,雙眼中也飽含血絲的朱子真,拍拍他腦袋笑道:“徒兒,你機緣至矣!”
    “啊?”朱子真焦急的等待,卻不想等來了陳九公這么一句話。
    見朱子真愣神,陳九公伸手一推在朱子真腦門上一點,朱子真只覺得一股大力從頭上傳來,整個人翻身滾出羅浮洞外。
    翻身躍起,朱子真向羅浮洞中撲出,大呼道:“老師!”
    只見羅浮洞前一陣青光閃爍,將朱子真擋在洞外,這時朱子真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東海之中自有破陣之法。”
    “東海之中自有破陣之法?”朱子真晃悠著站起身來,呆呆的立在羅浮洞前。
    金霞童子從洞前大石后走出,拉了拉朱子真衣袖,“師兄,往日老師夸你精明,怎么此時糊涂上了。”
    “師弟,只是何意?”
    “下海去尋。”
    這真是老龍正在沙灘臥,一句話驚醒夢中人。朱子真聞言,連忙趕至金鰲島最東面,一頭扎入海水之中。
    朱子真入水,在海中四下游動。當年陳九公與祖龍賭斗,祖龍將整個東海輸給了陳九公。在陳九公的逼迫下,祖龍直將東海龍族帶出東海,其他水族卻全都留在東海。
    雖然后來有些水族從東海前往南海投奔龍族,但不過是少數了。在東海中,化形的水族多不勝數,有一些根腳深厚,修行年月長久的,甚至達到了大羅金仙。
    可朱子真入水,周身閃爍的青光,讓海中水族紛紛避讓。朱子真在海中不斷的游蕩,卻未能發現一絲跡象。
    羅浮洞中,陳九公以一手化虛成鏡之術看查東海之中四處游蕩的朱子真。見朱子真想個沒頭蒼蠅似得到處亂竄,陳九公笑罵道:“枉我平日里常夸你心思縝密……”說到此處,陳九公搖了搖頭,隨手打出一道青光。
    青光飛出金鰲島,直入東海之中,來在原本東海龍宮所在之處。當年祖龍走時,將東海水晶宮帶走。但玉帝以天庭天蓬元帥為帥,率百萬水軍駐扎在原龍宮舊址。
    這位天蓬元帥帶兵駐扎東海已有千年,因為這東海是截教大本營所在之處,所以這天蓬元帥往日煞是清閑,只要注意不要與截教弟子發生沖突就好。
    今日,這位天蓬元帥在宮中飲酒,喝得有些多了,昏昏沉沉的伏在案上昏睡。突然,一道青光飛來,正在迷糊中的天蓬元帥耳旁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一個激靈,天蓬元帥龐大的身軀一躍起身,望著浮在半空那枚青色的玉符,額頭上冷汗淋淋。“天蓬拜見圣人,圣人圣壽!”
    玉符化作一道青光沒入天蓬元帥頂門,這位天庭水軍大將腦海之中瞬間多了一些信息。
    等將這些信息消化之后,天蓬元帥面向金鰲島方向跪拜道:“多謝圣人賜法!”說完,天蓬起身,出了水府,化作一條巨鯨在東海中游蕩。
    朱子真在海中不斷搜尋,猛然間感覺到一陣殺氣傳來,朱子真連忙轉頭望去,只見一頭巨鯨撲來。巨鯨那龐大的身軀在海中極為靈活,瞬間撲至朱子真身前,血盆大口張開,一口將朱子真吞入腹中。
    吞了朱子真,巨鯨將身一晃,瞬間游出萬里。
    朱子真在海中尋找陳九公說的破陣機緣,本就有些著急,現在被巨鯨吞入腹中,朱子真心頭暴怒,翻手取出星辰劍祭起,一劍刺在巨鯨內體,只聽得一聲怒吼,有那滾滾河水涌入巨鯨腹中。
    趁著巨鯨張口,朱子真化作一道青光從其腹中遁出。沖出鯨腹,朱子真揮劍向巨鯨斬去,卻見巨鯨在水中一個翻身,遠遁而去。朱子真一劍斬偏,提劍就追,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三光神水!”朱子真心頭一震,往四周望去,只見南面不遠處就是東海海眼。“難道老師說的破陣之法就在此地?”
    朱子真用手一指,頂上現出三花慶云,條條青氣自其三花上垂下。有玄功護身,朱子真縱身沖入海眼之中。
    朱子真沖入海眼之中,周身青光繚繞,直向下探去。突然,眼前一亮,只見前方一陣五光十色,奪人二目。
    感覺前方是有什么東西,朱子真向前緊走書幾步,那五光十色之中仿佛有什么東西向朱子真飛來。
    朱子真面色一變,下意識的揮手去擋。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