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490 江東起兵

八寶功德池前,祖龍聽了準提佛母的話,面色有些陰沉,心中更是怒氣縱橫。但在圣人面前,祖龍強壓制心中怒火,絲毫不顯,只是語氣有些低沉,“佛母真是要拿吾龍族為棄子?”
    祖龍三番兩次這么問,準提佛母眉頭微皺,正色道:“龍族氣運與吾佛門相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龍祖何出此言?”
    祖龍聞言,神色變幻,最終臉上露出笑容,“佛母所言甚是,是我多心了。”說完,祖龍起身告辭離去。
    看著祖龍的身影消失在婆娑樹間,青蓮造化佛冷哼一聲,“這祖龍竟敢對師兄無禮,也不想想若無吾佛門,他龍族早已大難臨頭。”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低聲道:“此事恐怕沒那么簡單。”
    祖龍離了靈山,直接回到西海龍宮。囚牛、睚眥、嘲鳳、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負屃、螭吻,連同敖廣、敖欽、敖順、敖潤皆在宮中等候。
    見祖龍歸來,群龍連忙迎上,囚牛問道:“父親,佛門圣人最怎么說?”
    祖龍面色陰沉,冷聲道:“他佛門要那我龍族兒郎為棄子。”
    群龍一聽祖龍此言,紛紛變色,狻猊怒道:“當年我龍族子弟入佛門化八部天龍,卻不為八部之首,就知他佛門未把吾龍族放在心上。如今竟拿我龍族為棄子,我……”
    感覺狻猊越說越氣,睚眥拉了拉狻猊,“五弟不要多了。”
    “二哥!”
    睚眥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勢比人強,徒呼奈何。”
    狻猊聞言,狠狠一跺腳,走到案前坐下,端起案上金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看著祖龍鐵青的面色,囚牛卻也忍不住開口詢問,“父親,事已至此,吾龍族又該何去何從?”
    “敖廣!”
    “龍祖!”敖廣連忙上前,躬身聽命。
    祖龍吩咐道:“召敖正、敖方與我龍族子弟速回西海!”
    “是!”
    敖廣領命,去撞喚龍鐘。蒲牢卻向祖龍道:“父親,敖正、敖方若歸,敖明豈不危矣?”
    祖龍搖了搖頭,“為吾龍族氣運,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江陵城前,雙方連斗三場,各有些損傷。可當在孫堅軍中效力的龍族子弟全部撤回東海后,孫堅大軍一敗涂地,孫堅也被關羽所斬。
    “孔明,佛門為何要放棄孫堅?”對于剛結束不久的大戰,劉備雖大勝,但心中卻充滿了疑惑。
    搖著手中羽扇,自持多智的諸葛亮也是滿心疑惑,“主公,佛門之舉確實有些詭異。”說到此處,諸葛亮起身,“主公稍候,待亮去詢問我那幾位師門長輩。”
    諸葛亮口中的師門長輩,就是朱子真等人。自當日在江陵城下以陣法阻擋孫堅進兵后,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和戴禮一起留在荊州。而面對諸葛亮的疑問,五人皆道不知。
    其實莫說是這五人,就是遠在金鰲島上的陳九公也不清楚佛門為何會有這樣的安排。在董卓、袁術、袁紹相繼兵敗被殺后,佛門在人間支持的諸侯就只剩下孫堅一人。而孫堅這些年將江東經營的非常好,陳九公實在是想不明白,佛門為何要放棄孫堅。
    孫堅死,其子孫策承孫堅基業,孫策雖年輕,但勇武過人,又有江東大族周氏、陸氏、朱氏相助。雖不能再短時間內坐穩江東,但至少在表面上,江東之地還算平靜。
    就在孫策試圖安定江東內部的同時,劉備卻有了攻占江東之心。以前有孫堅坐鎮,江東上下一心,劉備根本沒有機會。所以他原來的打算是先取益州,然后吞并雍涼,再與曹**爭奪中原。
    可孫堅死后,劉備發現了吞并江東的機會。劉備清楚這機會千載難逢,若不是取江東之地,恐怕以后都不會有這么好的機會。
    再與諸葛亮商議后,劉備共起水路大軍三十萬,詐稱八十萬。命荊州大將文聘統兵五萬,留屯江陵。命關羽坐鎮襄陽,統領后方。他親自率軍南下烏林,準備攻占赤壁。
    得知劉備興兵來犯,孫策拜江東周氏子弟周瑜為大都督,統領江東三軍,以抗劉備。
    “孔明,這江東水軍不好對付啊。”
    在江上與周瑜連斗三戰,彼此各有損失,也未分勝負。這是讓劉備和諸葛亮都沒想到的,沒想到江東三軍在孫堅死后還有這般戰斗力,也沒想到周瑜竟然這么難對付。
    諸葛亮望遠方的江東水軍大營,對劉備道:“主公,速派人至江陵,請我五位師門長輩出手。”
    “好!”劉備聞言大喜,連忙命心腹親軍去江陵城請朱子真等五人前來相助。
    一葉扁舟至江陵,將劉備相請助陣之事告之朱子真等人。五人商議一下,收拾東西,騰云至烏林劉備軍大營。
    將朱子真等人請入中軍大帳之中,劉備殷切的對朱子真等人道:“幾位仙長能來相助,備感激不盡。”
    朱子真微微一笑,對劉備回應道:“我師兄弟五人奉老師之命來助劉公,必當盡力。”
    有朱子真等人在場,往日坐在劉備右手邊的諸葛亮,也只能站在朱子真等人身后。聽朱子真之言,諸葛亮向其說道:“師伯祖,那孫策軍中似有修士相助。”
    “哦?”朱子真聞言,有些驚訝,“可知是哪教修士在孫策營中?”
    “這……”
    見諸葛亮說不出來話,朱子真知道他修為不高,就是見了也看不出什么。當即不再問他,而是對身旁的楊顯道:“老師常教導我等不打無把握之仗,還要師弟出手一探究竟。”
    “好!”楊顯點了點頭,掐指推算。片刻之后,楊顯睜開雙眼,往帳外走去。眾人跟著他來在帳外,楊顯二目中閃過一道青光,向遠方孫策大營望去。
    張望有一會兒,楊顯回身對朱子真道:“師兄,孫策營中修士不似佛門**。”
    “這就怪了。”
    見諸葛亮面對他這幾個師門長輩不敢多說話,劉備向楊顯問道:“仙長,不是佛門,可是妖教?”
    楊顯還未答話,一旁的戴禮笑道:“劉公有所不知,我師兄弟幾人當年都是妖族出身,若孫策軍中有妖教中人,即使在千里之外也瞞不過我們。”
    戴禮說完,常昊開口道:“難不成孫策軍中有妖族準圣?”妖族中,斬尸的妖族身上不會有一絲妖氣散發。而除了妖族準圣外,就算是妖圣身上也會有妖氣散發。
    一聽常昊說孫策軍中可能會有妖族準圣,劉備面色也是一變。
    “不會的。”朱子真見劉備面色有異,忙道:“若孫策軍中有準圣級別的強者存在,老師必會派人前來相助。”說到此處,朱子真對劉備道:“劉公,且由貧道出手,與孫策軍中修士做過一場。”說完,朱子真向楊顯等人點了點頭,飛身而起,向周瑜大營飛去。
    飛在江心之處,只見孫策營上道道流光沖起,朱子真面露冷笑,袍袖一卷,一把星辰劍落入朱子真手中。
    烏林劉軍大營前,楊顯看到孫策大營上道道流光沖起,對身旁常昊、吳龍、戴禮道:“走!一起去助師兄。”說著,楊顯飛身而起,向江面上飛去,常昊、吳龍、戴禮也紛紛飛起。
    四人一起來在朱子真身旁,只見對面也飛來五人,一個個樣貌奇特,身穿皁色服,頭戴蓮子箍。
    朱子真持劍在手,上前一步,朗聲喝道:“來者何人?”
    對面五人正中間那人冷笑一聲,雙手一震,一雙月牙鏟落于雙掌之中,“我兄弟五人為南海五鯨仙,知劉備兵犯江東,,特來助王師以御賊寇。”
    這五人乃南海五頭龍鯨得道,分別以鯨一、鯨二、鯨三、鯨四、鯨五而名。早年間,這五兄弟仗著肉身強橫、有控水之能,在南海開辟水府,自立為王。
    可那南海是什么地方,那是龍族之地,豈容他人開辟洞府。況且,這五鯨不過是幾個散妖。這五頭龍鯨也知道胳膊擰不過**,況且他們跟龍族相比連手指頭都算不上。就這樣,他們逃出南海,躲在南瞻部洲靠近與人間兩界屏障的地方。
    量劫一起,兩界屏障消散,這五鯨仙順勢遁入人間,在這長江之中稱王稱霸。
    “南海五鯨仙?”朱子真聞言,只道沒聽過哪教修士有這么幾個人。但見這五人修為都不低,朱子真開口勸道:“劉公仁義之名傳天下,當年為免徐州百姓刀兵之禍,不惜將徐州讓與他人。今孫氏禍亂江東,幾位道友何不助劉公一臂之力?”
    鯨一聽朱子真之言,心中苦澀。心知自己五兄弟無法回頭,鯨一狠狠一咬牙,一揮左手月牙鏟,遙指朱子真喝道:“要戰就戰,少說廢話!”
    鯨一話音剛落,那戴禮大怒,將手中星辰劍一拋,一道銀光直奔鯨一刺去。
    見戴禮出手,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各顯神通,齊向五鯨仙攻去。而那五鯨仙也不是什么善茬,兄弟五人在江面上結成陣勢,與朱子真等人廝殺在一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