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1)     

截教仙493 巫妖之戰(四)斗狠

不知是從何時起,孫堅就有兵犯荊襄之心。只是其治下江東江東六郡八十一州,乃大楚開國之主項羽起兵之地,此地士族林立,極難治理。
    孫堅欲仿項羽,以江東為基,但卻沒有項羽的氣運。
    好不容易將江東打造的如鐵桶一般,恰好趕上荊州易主,劉備初掌荊州不久,孫堅共起水路大軍十萬,詐稱三十萬,攻打江陵。
    江陵城頭,劉備、諸葛亮并肩而立,望著濤濤江水,劉備眼中似有擔憂之色。“孔明,那孫堅來者不善啊!”
    諸葛亮聞言,輕搖手中羽扇,微笑道:“主公放心,亮自有破敵之策。”
    “哦?”劉備聞言,略帶驚訝的望著諸葛亮,“孔明,那孫堅有佛門相助,端得不可小視。”
    此時的諸葛亮似乎胸有成足,江面上寒風刺骨,其手中羽扇卻搖個不停,“主公非常人也,心中已有定計,又何必出言試探?”
    劉備哈哈一笑,望著那被凜冽江風吹動的大旗,“孔明可知那孫權為佛門八部天龍龍部之首?”
    見諸葛亮點頭,劉備又道:“備曾聽人教玄都仙長提及佛門八部天龍轉世,乾達婆是袁紹,緊那羅為袁術,董卓是夜叉,迦樓羅是李儒。阿修羅與摩呼羅迦皆為北方草原異族首領,皆為呂布斬殺。現如今,只有天部非現,孔明可知那天部之首今在何處?”
    諸葛亮沉思片刻,開口道:“亮曾聞佛門護教八部天龍。以天為尊。想那龍部有洪荒龍族為依仗,尚不及天部。那天部之首絕非尋常。”
    “不錯!”聽諸葛亮之言,劉備正色道:“今天下各路諸侯,雍涼馬超為妖族大圣。江東孫堅為龍部之首,曹操……不提也罷。如此看來,也就只剩下那益州劉焉。”
    諸葛亮搖了搖頭,“益州劉焉,早年還算明主,但身處益州那困龍之地。應當不是。”
    “困龍之地?”劉備本來是想攻取益州,將荊州、益州連成一片,以為王霸之基業。現在聽諸葛亮說益州是困龍之地,劉備不禁想起前世據漢中,卻為項羽所敗。
    見劉備神色有異,諸葛亮笑道:“主公莫要多心,那劉焉豈能與主公相比。益州乃天府之國。但多山川,易守難攻。若是守成之主,久坐益州,恐被磨失了銳氣,就向那劉焉一般。而主公……”
    諸葛亮說到此處,就不再多言。但劉備卻明了諸葛亮的意思。滿是自信的一笑,劉備連番轉世,為的是什么,豈可因山川之險故國而失了銳氣?
    就在劉備和諸葛亮談話之際,江面上出現一艘艘大船。劉備眼中精光一閃,對身旁諸葛亮道:“來了!”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關羽上至城樓,對劉備道:“劉公,孫堅軍中有龍族隨行。”
    聽關羽之言,劉備眉頭一皺,而一旁的諸葛亮也不如平時那般鎮靜。
    江東大船自江面向江陵城使來,隨著大船前行,條條巨浪沖起,將一條條江東戰船托起。
    隨著江東船隊越行越近,水浪中沖起條條水龍,長牙舞爪的向江陵城撲來。
    關羽上前一步,一揮手中青龍偃月刀,道道刀光縱橫,將一條條水龍斬破。
    一艘大船中,一道黑光沖起,直奔江陵城飛來。關羽看著那黑光,口中低聲道:“龍族準圣!”
    一個身穿黑袍,頭戴晶冠的瘦高男子憑空立于江面上,向關羽道:“龍族敖正!”
    關羽將青龍偃月刀橫在身前,冷笑一聲,“可是西海龍族?”
    “西海龍族?”敖正聞言一怔,瞬間明了關羽是什么意思,頓時勃然大怒。左臂狠狠一揮,大袖飄飄,從江中沖起無數條水龍。這些水龍仿佛有生命一般,齊齊向江陵城頭沖去。
    關羽暴喝一聲,手中青龍偃月刀狂舞,漫天刀光橫空,條條水龍被刀光斬破,化作水滴散落城頭。
    敖正二目中光華閃爍,看著關羽道:“原來是準圣化身。今日斬你一分身,讓你知道譏諷我龍族的下場。”說著,敖正身上一聲龍吟響起,一道黑光直奔關羽爆射。
    關羽揮刀就斬,卻見那黑光大盛,將關羽包在其中。關羽將雙肩一抖,背后沖起赤、紫、白三色光芒億萬,化作億萬赤、紫、白三色仙劍。
    萬劍護身,將那黑光絞得粉碎。關羽心頭一動,萬劍齊發,將敖正籠罩。
    敖正長嘯一聲,身下濤濤江水涌起,在敖正身外流轉,萬劍齊至,卻殺不到敖正身前。
    敖正與關羽相斗,那在江面上的一艘艘江東戰船卻是不停,在波浪推動下,以飛一般的速度,直沖過來。
    一刀揮出,一道千丈青色刀光向敖正劈下,關羽大吼一聲,“劉公,準備迎敵!”
    敵人殺到面前,當然要迎敵。但關羽說的不是廢話,他告訴劉備迎敵,是在通知劉備那些船上并無準圣。否則的話,關羽就讓劉備撤出江陵了。
    劉備一聲令下,江陵城頭無數將士彎弓搭箭,只要江東軍上岸,就是萬箭齊發。
    可還沒等江東軍上岸,五道青光從天落下,直落在江陵城前。
    看到那降在城前的五個身影,諸葛亮面上一喜,搖著羽扇對劉備道:“主公,亮師門長輩至矣!”
    “原來這五位道長是圣人門下!”
    來在江陵城下的五人不是別人,正是陳九公門下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戴禮。這五人奉陳九公之命,在此阻孫堅進兵。
    五人落在江陵城前,朱子真抬頭一看,見一人與關羽相爭,忙道:“四位師弟,布陣!”
    朱子真一言既出,五人各取出一張陣圖祭起。一時間,赤、青、黃、金、藍,五道巨大的光柱沖天,五座大陣以五行之勢立在江陵城下。
    高天之上,正與關羽爭斗的敖正見五色光芒沖天,口中低聲道:“后天五行?”
    關羽冷笑道:“截教道友來了,你龍族危矣!”
    敖正聞言,勃然大怒,雙臂連揮,黑光萬丈,將整個天空籠罩,也將關羽罩在黑光中。
    就在敖正要下手之時,只聽得一個聲音傳來,“敢陷吾分身!”
    只見南面天空上,澐仧道人、燚恴真人一起飛來,澐仧道人一推頂上羽冠,羽冠上射出一道赤光,赤光化作一把赤色寶劍,向敖正刺去。燚恴真人用手一指,空中一朵朵黑云聚集,霎時間電閃雷鳴,一道道紫色天雷降下,轟在罩著關羽的赤光之上。
    黑光被天雷所破,關羽將身一晃,落在江陵城上。再看那敖正,赤色長劍殺來,敖正張口噴出一道水箭,水箭與赤色長劍相撞,一起消失得無影無蹤。
    嘩……滾滾長江水分開,一道身影從水中沖出,手持長槍與敖正并肩而立,正是祖龍未出世前龍族兩大準圣的另一位敖方。
    大江之上,四大準圣對峙。長江岸邊,后天五行三山辛金陣、千翠乙木陣、六合葵水陣、天灼丁火陣、五龍己土陣分五行之勢而立。楊顯、常昊、朱子真、戴禮、吳龍分于五陣之中,將五陣運轉起來,五陣隱隱有合成一陣之勢。
    自當日在混沌中見造化童子所布先天五行大陣之精妙,陳九公回到地仙界后,祭煉后天五行陣圖,并將五行相生之妙存于五陣陣圖之中。后將五張陣圖賜予門下五徒,這五人可分別立陣,也可將五陣合在一起。五陣合一后,雖遠不及那先天五行大陣,但也不是隨便誰來都能破的。
    見有人教澐仧、燚恴至此,又有截教弟子在城下布陣,敖正、敖方相視一眼,二人扔下幾句狠話,就回到大船之上。
    孫堅本以為他這兩位叔父出手即使不能破城,也能斬殺對方大神通者。可不想二人無功而返,孫堅連忙上前詢問。
    向孫堅搖了搖頭,敖正道:“事關吾龍族氣運,萬萬不可胡來。”說著,與敖正進到艙中,焚香禱告,求告那在西海龍宮的祖龍。
    隨著青香一起,遠在西海龍宮的祖龍頓時有所察覺。祖龍連忙推算天機,卻發現天機晦澀,知是有圣人攪亂了天機,祖龍連忙起身,前往靈山。
    祖龍至靈山,早有人在山前等候,直接將這位太古強者引至八寶功德池前。來在八寶功德池前,見到西方二圣與青蓮造化佛,祖龍直接問道:“佛母,此戰佛門可會派出弟子相助?”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沉聲道:“不會。”
    祖龍面聞言,不由得面色一變,“佛門與截教之間的因果,難道無需了結?”
    聽祖龍此言,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因果當然要了結,但時候未到。”
    祖龍面對圣人也不客氣,又道:“佛母,吾龍族入佛門化八部天龍之龍部,難道就是為佛門當做棄子的?”
    祖龍此言一出,青蓮造化佛頓時神色大變,阿彌陀佛也睜開了雙眼。而面對祖龍質問,準提佛母仍然是一臉微笑,不急不忙的道:“龍祖莫要著急,時候未至。”(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