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491 周天星斗VS都天神煞

本來不是很在意,但一聽簡雍猜測那人身份,劉備頓時坐不住了,帶著關羽、簡雍,還有二十親兵,直往南陽臥龍崗。
    這臥龍崗,其實不過一小山丘罷了。沒有多高,就是凡人在下面網上看,也能看見崗上那三間草廬。
    劉備翻身下馬,命手下人將馬栓在一旁。卻是為了表達對此地主人的敬重,才要步行上崗。
    從此地上崗,只有一條小路,小路只能供一人通行。劉備有些心急,當先向崗上走去。
    可那一步踏出,眼前一陣恍惚,劉備只覺得自己仿佛脫出天地外,不在五行中。
    突然,感覺到身體一輕,那種飄然的感覺消失,整個人又出現在崗下。
    知道是關羽把自己拉了下來,劉備向關羽問道:“仙長,此地可是大陣護持?”
    “不錯!”關羽一雙丹鳳眼中精光流轉,“劉公看得不錯,整個臥龍崗有大陣相護。”
    “以仙長看來,此陣如何?”
    “此陣正合八卦之勢,陣法玄妙無窮,只不過布陣之人修為不夠,難以發揮此陣威力。”
    劉備點了點頭,心里有譜了,“不知仙長可否能帶我到那草廬之前?”
    “這……”關羽臥蠶眉輕蹙,正色道:“此事不難,只是劉公要想好,萬一此地主人是因閉關**或是祭煉靈寶才開啟陣法,吾等貿然臨門,恐有沖撞。”
    “嗯,仙長所言甚是,是我考慮不周。”劉備聞言,沉思片刻,當即帶人回轉襄陽。
    在襄陽城府中強忍了七日,劉備又帶關羽、簡雍并數十親兵來在臥龍崗下。見那大陣還在,劉備對關羽道:“仙長,且帶我至那草廬。”
    “好!”
    關羽拉起,將身一晃,二人已來在草廬前。劉備伸手叩門,隨著叩門聲響起,一陣輕快的腳步聲自門內傳來。
    草廬門咧開一條縫,一雙烏黑的眼睛往門外探來,同時一個脆生生的聲音自門內響起,“你們是誰?”
    知道這開門之人年紀不大,劉備笑道:“在下劉備,特來拜訪此地主人,還望小友為我通稟一聲。”
    “原來是見老爺的。不巧,老爺十日前出門訪友去了。”
    “可知你家老爺去往何處?”
    “不知。”
    “可知你家老爺何時歸來?”
    “少則數日,多則半載。”
    好么,這話說的,跟不知也沒什么區別。一聽這童子之言,劉備心涼了半截。這要真等上半月才歸,恐怕什么都來不及了。
    剛想說些什么,卻感覺到旁邊的關羽拉自己衣袖,劉備告辭與關羽回到崗下。
    “劉公,此地主人是故意隱身不見。”
    “什么?”
    見劉備有些不信,關羽道:“方才吾以元神觀那三座草廬,發現三座草廬中除了那童子外,只有一人,那人應該就是此地之主。”
    聽關羽這么說,雖然不知道他如何判斷,但劉備相信關羽既然這么說,就有他的道理。
    “哎……”劉備輕嘆一聲,悵然道:“大賢就在身旁,卻不能得見,真是……”
    關羽聞言,哈哈一笑,“劉公真想見此地之主?”
    “仙長何出此言?”
    這時,關羽以法術向劉備傳音,“劉公與此地主人結交,不怕太請圣人怪罪?”
    劉備心頭一顫,面上卻是風平浪靜,“我不做有損人教之事,太清圣人為何怪我?”
    關羽棗紅的臉龐上露出怪異的笑容,“既然劉公心意已定,三日后再來此地,必可見到那位大賢!”
    “好!”
    ……
    劉備回到襄陽,命人準備厚禮,只等三日之期一到,就再往臥龍崗。
    到了第三日,一早劉備就喚來簡雍,帶著三百多人,抬著一箱箱禮品,要出城前往臥龍崗。
    而劉備剛一出城,就見關羽立在城門外,似乎是在等著自己。
    面色一變,劉備笑道:“今日不想勞煩仙長,故而未曾派人去請,不想仙長已在此地等我。”
    關羽搖了搖頭,似乎有些無奈的說道:“劉公多心了,你我同去吧。”
    一行人直往臥龍崗,剛行出襄陽地界,突然一陣惡風吹來,狂風呼嘯,黃沙漫天,直吹得眾人睜不開眼。
    關羽周身赤光閃耀,赤光籠罩方圓三丈之地,風沙不侵。被關羽護在赤光中,劉備面皮有些發青,“這么快就來了!”
    關羽聞言苦笑,對劉備道:“身不由己,還望劉公莫怪。”
    看了關羽一眼,劉備長舒一口濁氣,“備也如此,怎么不知仙長苦處。”
    就在這時,惡風止息,黃沙消散。關羽、劉備齊齊一怔,關羽散開護體赤光,看著滿地黃沙,抬頭向天上望去。
    九天之上,鄒衍看著面前的袁洪,“小輩,速速退去!”
    一震手中定海神針,袁洪咧嘴一笑,也不說話,揮定海神針向鄒衍打去。
    鄒衍雙肩一抖,陰陽二氣從背后飛出,袁洪一棒砸至,卻是未能撼動那黑白色陰陽二氣凝聚成的陰陽魚。
    鄒衍翻手現出一把長劍向袁洪斬去,袁洪閃也不閃,躲也不躲,揮棒向鄒衍猛打。鄒衍一劍斬在袁洪身上,連道痕跡都留下。
    見袁洪肉身如此強橫,鄒衍面色一變,持劍與袁洪斗在一起。可有趣的是,袁洪破不開先天兩儀之氣,鄒衍也無法破袁洪九轉玄功。
    風息沙散,劉備連忙帶人繼續趕路。剛出襄陽十里,六月天竟然飛起鵝毛大雪。
    六月天,雪落地即化,使道路泥濘不堪,馬蹄踏在泥上,連連打滑。
    不知怎得,突然烏云密布,寒風瑟瑟。那蝕骨寒風吹得劉備一個激靈,他身后的眾親兵更是不堪,一個個渾身顫抖,相互抱在一起,彼此取暖。
    感覺冷意襲來,劉備苦笑著對關羽說道:“昔日闡教門下姜太公冰凍岐山,不想今日備要被凍于此地。”
    關羽聞言,微微搖頭,對劉備道:“劉公,莫要前行了,回襄陽吧。”
    “仙長要攔我?”
    聽劉備之問,關羽搖頭道:“并無阻攔劉公之意,只是……”
    關羽剛說到此處,就聽劉備哈哈大笑,只見劉備眼中精光閃爍,“既然仙長無有阻攔之意,可否與我同往臥龍崗?”
    與劉備相視一笑,關羽大手往前一伸,“請!”
    劉備翻身下馬,一步步前行,踏在雪上卻是步履艱難。突然,一陣寒光吹至,大雪撲面,腳下一滑,劉備栽倒在地。
    劉備前行,關羽隨后跟著。劉備摔倒,關羽卻也不幫,就那么站著,看著被大雪漸漸覆蓋的劉備,心底微微一嘆。
    九天之上,墨家家主墨翟袍袖揮動間,風雪齊出。突然,一道玄光直奔墨翟面門打來。墨翟頂上現出一片墨色云團,玄光打在墨云上,在其上一轉,滴溜溜向東飛去,落在一女仙掌中。
    看到這女仙,墨翟感覺有些熟悉,不禁開口問道:“汝乃何人?”
    “截教無當!”
    來人正是截教無當圣母,剛才那一道玄光,正是其隨身靈寶無回珠。
    要說人教也曾與截教又過幾次爭斗,只不過那時的無當圣母僅是大羅金仙,根本入不得墨翟之眼。如今的無當圣母已斬去惡尸,在修為上與墨翟不相上下,只是比不過墨翟法力渾厚。
    聽是截教**,墨翟眉頭一皺,“不知道友今日來此,所為何事?”
    翻手將無回珠收起,無當圣母向墨翟道:“行風降雪,皆有天庭旨意,道友且不可自持神通,而藐視天庭。”
    墨翟聞言一怔,頓時心知無當圣母的意思,輕嘆一聲,對無當圣母道:“墨翟一時興起,還望道友莫怪。”
    “無妨。”無當圣母微微一笑,而后道:“我那師侄不知怎得,與鄒衍道友爭斗起來,不若道友與我做個和事老如何?”
    “這……”
    還不等墨翟多說,無當圣母向墨翟道了個請,而后緊緊地盯著墨翟。
    墨翟有些無奈,搖了搖頭,與無當圣母一起向鄒衍、袁洪爭斗之處飛去。
    墨翟與無當圣母一走,幾道青光飛至,天庭中執掌行云布雨,四時節氣的幾位星君現身,催動蔽日烏云散開,陽光普照,地上冰化開。。
    “嗯……”劉備身體感覺到了知覺,雙手撐著起身,看著那立于馬上,絲毫無事的關羽,劉備笑道:“我若有那曹**之能,今日也不會如此狼狽。”
    聽劉備提起曹**,關羽眼中閃過一絲恨意,但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劉公可還往那臥龍崗?”
    劉備揚起頭,看著天上懸掛的金烏,直往臥龍崗方向行去,關羽催馬緊隨其后,一把將劉備拽到自己馬上,負著劉備往臥龍崗而去。
    無當圣母和墨翟來在鄒衍、袁洪爭斗之處,只見這二人打得好是熱鬧,但也好是無趣。因為這二人都是只攻不守,但又誰也破不開誰的防御。
    見無當圣母和墨翟到來,袁洪和鄒衍收手,分別來在無當圣母和墨翟身邊。
    向無當圣母點了點頭,墨翟和鄒衍飛身離去,袁洪見他二人飛走,向無當圣母問道:“師伯祖,您與那墨翟誰勝誰敗?”
    無當圣母聞言笑道:“你這猴子,有些事,不用動手也可解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