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90 巫妖之戰(三)殺神白起

當年的長耳定光仙不過一金仙,今日的無當圣母已經準圣。六魂幡在無當圣母手中搖動,前四尾上皆有一層青光,唯有第五尾,也就是那寫著女媧娘娘名諱的一尾上黑氣越來越重,仿佛凝聚成實質一般。
    與此同時,先天五行大陣中,女媧娘娘嬌軀一顫,臉上竟有若有若無的黑色顯現。
    “好手段!”女媧娘娘譏諷一句,周身玄黃色光芒大作,這位身懷大功德的混元無極至圣人娘娘,以本身大功德與六魂幡對抗。
    聽女媧娘娘出言譏諷,陳九公也不在意,祭起弒神槍向女媧娘娘刺去。
    弒神槍穿過層層玄光,卻見乾坤鼎飛來。弒神槍上紫芒一吐,乾坤鼎倒飛出去,落在女媧娘娘慶云之上。
    若是往日,陳九公想以弒神槍破乾坤鼎絕沒這么容易。但現在女媧娘娘一身玄功只能發揮出不到五成,一槍破開了乾坤鼎,弒神槍化作一道紫光在空中一轉,向女媧娘娘慶云刺去。
    戊土臺上,造化童子看到陳九公大占上風,將手中中央戊己杏黃旗一搖,朵朵黃蓮漫天飛舞,萬朵黃蓮出現在女媧娘娘慶云之上。就仿佛女媧娘娘的慶云是一汪池水,這池水中生出萬朵黃蓮一般。
    弒神槍所化紫光沖下,朵朵黃蓮飛起,紫光刺破一朵朵黃蓮。被紫光刺破后,化作絲絲戊土之力消散,可隨著造化童子催動中央戊己杏黃旗,那戊土之力不斷凝聚成黃蓮守護女媧娘娘。
    女媧娘娘一面運轉玄功壓制六魂幡帶來的影像,一面不斷的以靈寶攻擊陳九公。軒轅劍、造人鞭、紅繡球、崆峒印,不是功德之寶就是頂級先天靈寶。可此時萬仙之力臨身,陳九公法力浩瀚無邊,頂上混沌鐘穩如山岳,讓陳九公能夠專心出手攻擊。
    見自己弒神槍破不開女媧娘娘的防御,陳九公伸手一招,一十二道巨大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先天五行大陣之中。這十二個巨大的身影,是十二尊高約百丈的金人。一個個金人身形高大,面貌猙獰,但雙眼無有一絲神采,仿佛是死物一般。
    陳九公大手一翻,一張通體呈黑色的陣圖托在掌上。陳九公將陣圖往空中一拋,陣圖化作一片黑光。
    看到十二尊金人現身,陳九公又祭起一張陣圖,女媧娘娘暗道不妙,用手一指,崆峒印飛出,直向那片黑光砸去。
    這時,十二尊金人身上,皆有一層黑光浮現,一道道黑光射出,相聚在陣圖所化的一片黑光處。瞬間,黑光鋪天。
    崆峒印至,仿佛被一股無形之力阻隔,在空中一轉,就飛回女媧娘娘身邊。
    女媧娘娘面色一變,就見那無盡黑光散去,高大的盤古真身立于高空。
    萬仙陣,截教萬仙中修為達到金仙的,都現出慶云三花。未到金仙的,胸口亦有五氣沖天。
    浩瀚的青光仿佛在一瞬間沖破時間、空間阻隔,臨于身在先天五行大陣中的陳九公身上。
    周身青光萬丈,道袍鼓蕩,陳九公高喝一聲,頂上混沌鐘飛起,盤古真身一把將混沌鐘抓在手中。
    見混沌鐘離開陳九公頭頂,女媧娘娘知道這是自己最后的機會,將諸多靈寶一起祭起,向陳九公打去,
    可陳九公周身之外青光萬丈,無論是軒轅劍、造人鞭,還是崆峒印、紅繡球,都破不開青光,更打不到陳九公。
    姣好的面容上陣陣黑光流轉,女媧娘娘感覺自身法力有些凝滯,狠狠一咬銀牙,心中暗道:“麻煩了!”
    七尺高下的混沌鐘落在盤古真身手中,盤古真身手上紫光一閃,混沌鐘頓時變了模樣。無邊的毀滅之氣懾人心神,混沌鐘返本還源,化為開天斧斧刃。
    一瞬間,五行大陣中赤、青、黃、白、黑五行之力盡皆失色。只有那一抹寒光,貫穿整個大陣。
    先天五行大陣中主陣的五大強者齊齊一震,皆口嘔鮮血倒在臺上,護著女媧娘娘的朵朵黃蓮盡消失得無影無蹤。在無盡的毀滅之氣下,黃蓮破碎連戊土之力都未曾剩下。
    受六魂幡影響,此時女媧娘娘戰力也只有往日的五成不到,見那盤古真身雙手合開天斧刃劃來,女媧娘娘慶云沖起的玄光破碎,女媧娘娘嬌喝一聲,素手一揚。
    饒是混元圣人,在開天斧刃臨身的一瞬間,女媧娘娘只覺得全身盡被毀滅之氣籠罩,緊接著,左手上一陣劇烈的疼痛。
    自出世至今,女媧娘娘就從未感覺過什么是痛。作為開天辟地第一批生靈之地,可以說女媧娘娘自開天辟地至今,今日是第一次受傷。
    毀滅之氣所過之處,空間破碎,風水地火席卷。先天五行陣破,妖教教主女媧娘娘傷!
    先天五行大陣一破,群妖紛紛聚在女媧娘娘身旁。此時的女媧娘娘面色蒼白,左手掌心處有那鮮血流下。
    這時,只聽得一聲巨響,萬仙陣中射出無數道青光,截教萬仙在無當圣母、云霄娘娘等人的帶領下殺出。一時間,千般法術、各種靈寶向群妖殺去。
    而隨著女媧娘娘一聲令下,群妖紛紛出手,與截教萬仙殺在一起。
    這一戰,卻是以妖教大敗,截教大勝而告終。妖教群妖死傷無數,截教只有幾個晚輩弟子損于戰中。
    首陽山,八景宮中,老子開懷大笑,“好個陳九公,一戰折妖教氣運,滅她女媧威風。”
    立在八景宮中的玄都,知妖教大敗,也很高興。但想起一事,不禁有些擔憂,“老師,截教那六魂幡有些霸道。”
    老子之道玄都**師是什么意思,當年他也在六魂幡下吃過虧。要說這六魂幡還真是件異寶,竟能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暗算圣人。封神之戰萬仙陣中,若不是六魂幡動,四圣恐怕還不知截教有這樣一件異寶。
    想到此處,老子也是有些忐忑。雖然眼前與截教交好,但不一定永遠和截教都是這種關系。若是哪一天陳九公把六魂幡用在自己身上,那還真是麻煩。
    當然,這么想的也不止老子一個。無論是剛剛在六魂幡上吃虧的女媧娘娘,還是在暗中觀戰的佛門二圣,亦或是那隱于清微天的元始天尊,都對這六魂幡忌憚不已,都在思索他日若與截教對上,該如何防備六魂幡。
    作為六魂幡之主,陳九公倒是沒想那么多,接過無當圣母呈上的六魂幡,陳九公下令眾弟子回轉東海。此戰雖損失了巫之祁和九寶道人,但剛才一戰,斬殺妖族無數,截教此陣可說是大勝。
    一戰了因果,一戰定氣運。隨著截妖之戰落幕,曹操下令揮軍與馬超決戰。馬超一敗涂地,不但退出了兗州,還被曹操趁勢攻下雍州二郡。
    雖然沒有人教,但曹操有截教相助,仍為人間第一諸侯。人教教主太請圣人雖對此大為不滿,但如今已與佛門、妖教為敵,即使老子再自信,也不敢再給自己豎陳九公這個強敵。
    卻說陳九公命眾弟子回東海,自己只身前往東勝神州。
    來在一終年鳥獸絕跡,草木皆無的山谷。陳九公直入地底,此地多年前陳九公就曾來過。那次來,是為了奪回絕仙劍。今日來,是為了以這大兇之地的煞氣溫陽六魂幡。
    來在地底當年天殺道人的道場,陳九公隨手布下一陣,將六魂幡置入其中。做完這一切,陳九公飛回金鰲島。
    ……
    自接受了劉表讓給自己的荊州后,劉備可以說是春風得意,百事順心。荊州經劉表十年經營,物產豐富,人口眾多,兵精糧足,船馬齊備。在此地,劉備的才能得以發展,短短數月就將整個荊州打理的井井有條。
    在荊州原班文武歸心后,劉備將軍政大事交出,整個人都輕松了不少。對于劉備而言,埋頭苦干不是他該做的,他該做的是開拓進取。
    江北孫堅有佛門撐腰,曹操暫時又動不得,劉備就把目光放在了益州。
    益州號稱天府之國,而益州門戶漢中,更是劉備前世劉邦起兵之地。若能拿下益州,將荊州、益州連成一片,則大業可期。
    就在劉備思索如何興兵入益州時,其心腹謀臣簡雍入府來見劉備。
    簡雍來在屋中,向劉備見禮后,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主公,臣在荊州發現一大賢!”
    “大賢?”劉備聞言一怔,面上雖不顯,但心里卻有些不以為然。劉備清楚,現在自己與其他諸侯爭霸天下,靠的是四教五圣人,什么精兵強將,還有那大賢,都算不得什么。但劉備一向標榜自己禮賢下士,聽簡雍這么說,正好今日閑來無事,當即道:“可將那賢士喚入府中,也好讓我看看他有何本事?”
    聽劉備之言,簡雍搖了搖頭,“主公,此人身份非比尋常,恐怕還要主公親自去請。”
    “哦?”劉備眼中精光一閃,沉聲道:“不知此人是何身份?還要我親自去請。”
    簡雍上前,附在劉備耳旁說了幾句話,劉備站起身來,對簡雍道:“憲和,你隨我往隆重一行,去訪大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