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489 巫妖之戰(二)二萬妖族入人間

今日人間好是熱鬧,兩座大陣并立,一為妖族先天五行大陣,一為截教萬仙大陣。
    一面是赤、青、黃、白、黑五色光柱沖天,一面是萬丈青光連天接地。
    萬仙陣中,立著一八卦高臺,自八卦臺為中心,鎮元子、玉帝、王母、燧木道人……萬仙一圈圈的圍坐。
    而八卦臺上,陳九公盤膝而坐,二目緊閉,似神游天外。
    先天五行陣中,女媧娘娘坐在中央戊土臺上,妖教眾強者環坐女媧娘娘身旁。此時的女媧娘娘面色發青,輕嘆一聲,對教中群妖道:“今日一戰,吾妖教恐怕是要敗了!”
    聽女媧娘娘未戰先言敗,不光是妖教群妖,連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也都驚訝不已。
    造化童子向女媧娘娘問道:“娘娘,太清圣人與截教教主都曾試圖破此先天五行大陣,可皆無功而返,娘娘為何言敗?”
    “三弟所言甚是!”造化童子話音剛落,山河老祖出言道:“山河亦曾聽聞截教萬仙大陣之精妙,但昨日截教教主應下娘娘,今日來破先天五行大陣,娘娘卻是無需去破他萬仙陣。”
    女媧娘娘搖了搖頭,似乎有些無奈。
    再說萬仙陣中,陳九公睜開二目,從袖中取出一物。此物是一張黑色小幡,幡有六尾,幡面無何異樣,六只幡尾上卻有黑煙不斷涌出。整個萬仙陣中眾仙,只有鎮元子能夠看到第一只幡尾寫著六個字“盤古太清老子”。第二只幡尾寫著“盤古玉清元始天尊”,第三只寫著“接引”,第四只寫著“準提”,第五只寫著“女媧”,第六只空白無字。
    陳九公在幡上輕輕摩挲,眼中流露一絲哀傷之色,無當圣母、金靈圣母……這些參與過封神大劫萬仙陣一戰的截教**望著陳九公手中的黑色小幡,心緒起伏,都靜靜的站立,似乎在回想著什么。
    一揚手中幡,陳九公沉聲道:“知道這是什么么?”
    陣中眾仙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知道的那些人知道陳九公不是在問自己,都默不作聲,只是靜靜的站著。
    陳九公將幡放在膝上,聲音有些低沉,“這就是吾截教至寶——六魂幡!”
    陳九公此言一出,萬仙陣中所有的截教**都把目光落在陳九公膝上的黑色小幡上。
    自陳九公掌截教以來,每有**入門,先拜過祖師,然后就要聽師門長輩講述昔日截教萬仙隨通天教主于萬仙陣中,與四圣相斗之事。
    六魂幡作為當年一戰的關鍵,在傳講之時也沒落下,而且有長耳定光仙舍身搖幡之事,更讓六魂幡成為所有截教**心目中的截教至寶。
    見眾人目光都落在六魂幡上,陳九公將六魂幡持在手中一揚,“這可是吾截教至寶?”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
    陳九公又取出混沌鐘,掛在八卦臺上,“混沌鐘,可為至寶?”
    見是先天至寶,眾人又紛紛點頭。
    這時,陳九公將六魂幡一拋,六魂幡飄在無當圣母面前,無當圣母下意識的將六魂幡接在手中。
    陳九公向無當圣母問道:“師伯,今日由你搖幡可好?”
    無當圣母聽陳九公之問,想也沒想,當即應道:“謹遵教主吩咐!”
    陳九公又問:“師伯可知,此幡一搖,既與女媧娘娘結下大因果?”
    無當圣母聞言,抬頭望著八卦臺上的陳九公,將六魂幡緊緊攥在手中,笑道:“那又如何?”
    “哈哈哈……”陳九公大笑聲在陣中回蕩,隨后自臺上站起身來,朗聲道:“六魂幡為至寶,混沌鐘亦為至寶。可于吾截教而言,真正的至寶是吾教先輩敢于圣人死戰的無畏心志,是吾教弟上下以身護教的豪情氣概!”
    陳九公一番話,說的截教眾仙心神激蕩,金靈圣母、聞仲、秦完……這些于封神戰中上榜之人,一個個面紅如潮。那些封神之戰后入門的**,心神激蕩之時,紛紛高聲呼喊:“以身護教!以身護教!”
    陳九公袍袖一卷,飛身下了八卦臺,直往陣門外走去,邊走口中邊道:“兩千年后,萬仙陣再現洪荒,正好拿他妖教祭陣。”
    眾仙目送陳九公出陣,金靈圣母大喝一聲,“眾同門!陣起!”
    金靈圣母話音一落,在其身旁的聞仲頂上第三只眼睜開,一道金光自其中射出,聞仲將手中金蛟雙鞭一抖,高喝道:“陣起!”
    “陣起!”
    “陣起!”
    ……
    隨著截教**聲聲暴喝,萬仙陣運轉,無邊的青光直沖而起。
    走出萬仙陣,陳九公雙手背負,一步步緩緩向妖教的先天五行大陣走去。聽著耳旁傳來的聲聲“陣起”,陳九公眼前一陣迷離,仿佛來到了兩千多年前的萬仙陣中。
    長耳定光仙、龜靈圣母……還有許多陳九公也不知名字的截教**在那場大戰中損落。
    一步步來在先天五行大陣之前,一道青光從萬仙陣中射出,落在陳九公身后。那青光一頭在萬仙陣中,一頭不斷涌入陳九公體內,隨著陳九公來在五行大陣南門前。
    “來了!”先天五行大陣之中,戊土臺上,女媧娘娘幽幽一嘆,“起陣吧!”
    隨著女媧娘娘一聲令下,金烏太子、鯤鵬妖師、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前往四門。而女媧娘娘從戊土臺上落下,造化童子飛登臺戊土臺,搖動手中中央戊己杏黃旗。
    此時,金烏太子等人也落在四門之處,相繼催動手中旗子,無盡的赤、青、黃、白、黑五色蓮花在陣中飛舞。群妖紛紛飛身而起,坐在朵朵蓮花之上,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大作,這些妖族隱于大陣之中。
    陳九公來在先天五行大陣南門前,無盡上清仙氣加身,陳九公一伸手,弒神槍憑空現于掌中。
    提槍入陣,陳九公看了眼丙火臺上的金烏太子,微微點了點頭。而金烏太子似乎對陳九公很是尊重,站起身向陳九公一揖,然后才坐回丙火臺上。
    陳九公繞過丙火臺,直往大陣正中走出,一路上雖能感覺到很多隱藏在暗中的妖族,但陳九公根本不理會他們,徑自來在戊土臺前。
    看著周身青光繚繞的陳九公,女媧娘娘不由得想起了昔日于萬仙陣前以一人之力獨斗四圣的通天教主。想當年還有四圣合斗通天教主,可今日只有自己一人,好在有先天五行大陣,不過女媧娘娘心底也沒譜,不知那六魂幡還能用否?
    陳九公來在女媧娘娘近前,一抖手中弒神槍,“娘娘,請了!”
    女媧娘娘素手一翻,一道玄黃之氣落在女媧娘娘手中,化作一條長鞭。
    女媧娘娘抖手,噼啪聲響,造人鞭直向陳九公擊去。
    陳九公一震弒神槍,道道紫色槍芒自槍尖上射出,從四面八方向女媧娘娘射去。
    女媧娘娘用手一指,頂上現出乾坤鼎,無盡的黃光自乾坤鼎上散發,將女媧娘娘護住。同時,女媧娘娘一拽手中造人鞭,讓過陳九公一槍,反手揮鞭向弒神槍纏繞過去。
    弒神槍上紫光大作,造人鞭遇紫光而退。陳九公一槍向造人鞭刺去,那造人鞭仿佛觸電一般,迅速退去。
    女媧娘娘左手持造人鞭,右手揮軒轅劍,道道鞭影如蛇,道道劍氣如龍。
    陳九公手中一桿弒神槍,道道紫光縱橫,鞭影、劍氣遇紫光皆破。
    知斗狠不是自己長項,女媧娘娘也不氣餒,心頭一動,紅繡球憑空現出,化作一道紅光向陳九公打來。
    鐺……鐺……
    聲聲鐘響,混沌鐘出現在陳九公頭頂,條條混沌之氣自鐘上垂下。紅繡球砸在混沌之氣上,仿佛打在棉花上一般,虛不受力,卻又破不開自混沌鐘上垂下的混沌之氣。
    女媧娘娘將手中軒轅劍一拋,軒轅劍化作一道金光向混沌鐘斬去。女媧娘娘清楚,不破混沌鐘,根本打不到陳九公。
    可今日的陳九公,似乎與往日不同。頭頂混沌鐘,陳九公手中弒神槍上紫光爆射,將弒神槍一震,弒神槍化作一道紫光向女媧娘娘殺去。
    散發著濃濃毀滅之氣的紫光連連擊在乾坤鼎上,乾坤鼎發出的陣陣黃光被弒神槍撕開。女媧娘娘素手一揚,一陣玄光自頂上沖起,一片慶云出現在女媧娘娘頂上三丈之處。
    為道祖門下親傳**,女媧娘娘也是玄門正宗。但今日,卻是女媧娘娘第一次于戰中現于慶云。
    慶云上玄光陣陣,玄光上托著乾坤鼎、神農鼎、伏羲琴與那崆峒印。
    紫光再一次擊下,崆峒印飛起,正與紫光項莊。紫光飛回陳九公手中,化回弒神槍。卻聽得聲聲龍吟響徹陣中,九條金龍托著崆峒印飛起,隨著崆峒印在空中飛長,九天金龍化作千丈之長,一起托著崆峒印向陳九公拋去。
    崆峒印擊在混沌鐘上,混沌鐘微微一顫,垂下的混沌之氣破散。但那混沌鐘一轉,混沌之氣重新凝聚,將陳九公護住擋住造人鞭與軒轅劍。
    與此同時,萬仙陣中的無當圣母立于八卦臺上,左臂用力,狠狠搖動手中六魂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