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488 巫妖之戰(一)

巫之祁一棒砸下,金烏太子一推頂上金烏羽冠,霎時間火光一閃,兩道金色火焰凝聚成箭,瞬間擊中巫之祁雙眼。
    “啊!”巫之祁慘叫一聲,將手中長棍一扔,雙手捂眼。
    金烏太子眼中寒光一閃,手中妖皇劍一斬,巫之祁那碩大的猴頭滾落。
    見巫之祁身死,陳九公輕嘆一聲,口中道:“數語喚回淮河夢,妖皇劍斬巨猿妖。”
    陳九公的傳至眾人耳中,有的疑惑,有的頓悟,有的不解,有的撓頭苦思。
    這時,九寶道人起身向陳九公一拜,“教主,不知貧道于此戰中,能否安然渡過殺劫?”
    當年自下邳回金鰲島時,眾人曾向陳九公詢問因果,陳九公曾言巫之祁和九寶道人于此次量劫中身逢殺劫。現在巫之祁身死,九寶道人起身向陳九公詢問自己能否安然渡劫。
    陳九公沒有答話,隨手一招,巫之祁生前所用長棍飛起,飛至蘆蓬中落在陳九公身前。
    將長棍抓在手中,陳九公隨手一拋,長棍落在獅駝王身前。“他日回地府時,送巫之祁輪回轉世。”
    “是!”
    看著獅駝王將長棍收起,陳九公把目光轉向九寶道人,“道友亦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當知這殺劫越積越深,躲一時或可暫時脫難,但恐他日大禍臨身。”
    “教主……””
    見九寶道人要說些什么,陳九公微微搖頭,“因果循環,道友自行決斷!”
    九寶道人聞言,深吸一口氣,向陳九公一拜,下了蘆蓬,直往陣前走去。
    看著九寶道人的背影,陳九公眼中流露一絲不忍之色,心中暗道:“陳留城前奉死難,混沌珠下泯真靈。”
    九寶道人出戰,心中卻是有些忐忑。來在陣前,手持他那九寶拂塵站定,望著妖族蘆蓬。
    剛勝了一戰,女媧娘娘心里很是滿意,看到九寶道人出戰,沉吟片刻,對混沌道人吩咐:“混沌道友,此戰由你出戰!”
    “是!”雖然心里很是不愿,但被女媧娘娘點到,混沌道人起身向女媧娘娘一禮,下了蘆蓬來到陣中。
    九寶道人當年也曾在紫霄宮中聽道,對混沌道人印象很深,雖多年未見,但九寶道人感覺自己不是這位的對手。不過,想想陳九公剛才說的話,再想到巫之祁身死后元神未滅,九寶道人將手中九寶拂塵一甩,向混沌道人打了個稽首。
    混沌道人來在九寶道人對面,卻未向九寶道人還禮,冷笑一聲,手中現出一把樣式古樸,呈混沌之色的長劍,直奔九寶道人殺去。
    見混沌道人殺來,九寶道人將心一橫,心頭懼意皆散,將手中九寶拂塵一甩,億萬拂塵絲卷起,長至千丈余長,比刀劍還利,向四方疾射,將混沌道人籠罩其中。
    混沌道人將手中長劍一晃,千萬混沌劍氣橫掃,將一根根拂塵絲斬斷。
    九寶道人面不改色,揮動手中九寶拂塵,九色光芒大作,萬丈拂塵絲漫天飛舞,仿佛無數仙蠶吐絲,織成一個巨繭將九寶道人護在其中。
    道道混沌劍氣擊至,無數拂塵絲斷裂,但那巨繭卻越來越大,越來越厚,將道道混沌劍氣全部擋下。
    “倒是有些手段!”混沌道人既然出戰,就已有殺敵之心,持劍沖起,雙手揮劍斬下。
    一劍至,將巨繭斬成兩半,可卻不見了九寶道人身影。面上流露一絲冷笑,混沌道人頂上現出一顆灰蒙蒙的珠子,道道混沌氣流垂下,將混沌道人護住。
    九寶拂塵一擊無功而反,九寶道人一推頂上道觀,九色光芒沖起,九大惡尸**現出。九寶道人將九寶拂塵祭起,萬丈拂塵絲當空飛舞,億萬九色神光勃發。
    九大化身落入九色神光之中,一尊萬丈高下的九色巨人現出,揮舞著小山般拳頭向混沌道人轟去。
    九色巨人一拳砸下,面前世界頓時變了個樣。霎時間,九寶道人仿佛出現在天外混沌之中,又好似是盤古開天之前,那個盡是混沌的世界。
    陳留城前,截、妖二教蘆蓬之中,在雙方眼中,陣中沒有絲毫不尋常之處,也沒有那無盡的混沌,只是九寶道人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混沌道人長出一口濁氣,頂上混沌珠一轉,沒入頂門之中。翻手將長劍收起,混沌道人轉身回到蘆蓬之上,向女媧娘娘一揖,笑道:“娘娘,貧道幸不辱命!”
    女媧娘娘點了點頭,示意混沌道人落座。連勝兩場,女媧娘娘心中豪氣頓生。“山河道友!”
    “娘娘!”在混沌道人出戰之后,山河老祖就知道自己也跑不了。聽女媧娘娘喚自己,山河老祖起身,按女媧娘娘吩咐下蘆蓬,來陣前叫陣。
    截教準圣雖不少,但多是斬去一尸的準圣。玉帝、王母和燧木道人雖皆斬去二尸,但根本不是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的對手。鎮元子是不弱于這幾人,但這位大仙已經斗過一場,卻是不好再次出戰。
    當年在混沌中見過山河老祖一次,陳九公知其手段,恐怕自己這邊除了鎮元子,無人是其敵手。但見山河老祖叫陣,陳九公對燧木道人道:“道友,此戰由你接下吧。”
    “好。”
    見燧木道人起身,陳九公道:“道友,此人名喚山河,乃上古大神通者,功參造化,道友小心應戰。”
    燧木道人一向寡言,但卻知陳九公是好意提醒,點了點頭,來在陣前。
    山河老祖看著出戰的燧木道人,發現此人有些面生,似乎不是當年同在紫霄宮聽道的。可見此人修為似乎不亞于自己,山河老祖卻是不敢掉以輕心。
    來在陣前,燧木道人也不多言,用手一指,火光沖天,滾滾玄黃色的功德之火洶涌而出。
    山河老祖隨手一招,山河圖現于掌中,山河老祖將山河圖一抖,仿佛有那一條天河從天而降,自九天落下,垂至地面倒往上卷。只聽嘩嘩水聲,將那洶涌功德之火擋住。
    燧木道人伸手一指,靈火萬鴉壺飛出,壺中飛出千萬火鴉,聒噪天地之間,噴出熊熊烈焰。
    “功德生火,卻是不凡。”山河老祖明了燧木道人神通,山河圖一卷,火海分開,山河老祖飛身而起,來在燧木道人面前,將山河圖祭在頭頂護住周身,手中山河扇一搖,山巒疊嶂,將燧木道人鎮在山下。
    **了燧木道人,山河老祖手中山河圖一卷,山河圖上萬里山川在圖上**,億萬里浩瀚江河流轉。
    可在這時,那**燧木道人的山峰山,一道火光升起,一株巨樹拔地而起。這樹高千丈,有枝無葉,通體燃著熊熊烈焰。
    巨樹一現,頓時化作一道火光飛走。山河圖上玄光一閃,山峰消失,卻被火光溜走。
    火光飛至蘆蓬前,燧木道人現出身來,略有些狼狽的上了蘆蓬,向陳九公一揖,面色不好的坐回自己位置上。
    連勝三場,女媧娘娘喜形于色,剛要吩咐造化童子出戰,卻見對面蘆蓬中,陳九公緩緩站起身來。
    陳九公起身,無論是蘆蓬上還是蘆蓬外,截教眾仙紛紛起身,在陳九公的帶領下來在陣前。
    見陳九公來在陣前,女媧娘娘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不由得一變,連忙起身,走下蘆蓬。
    女媧娘娘突然起身,妖教上下連忙跟隨其后。
    陳九公走到陣前,剛要說話,就聽女媧娘娘有些著急的說道:“教主,今日一戰,可定你我兩教一量劫之清靜。”
    剛要開口卻被女媧娘娘搶先,陳九公知道女媧娘娘是什么打算,當即笑道:“娘娘可是有一陣,問吾截教能破否?”
    陳九公此言一出,女媧娘娘姣好的面容上一紅,但事關二教氣運,女媧娘娘將心一橫,“不錯,吾妖教有一陣,不知教主能破否?”
    陳九公哈哈一笑,反問道:“正巧吾截教也有一陣,不知娘娘能破否?”
    女媧娘娘聞言,不由得神色一滯。女媧娘娘知截教陣道的厲害,那誅仙劍陣更是洪荒第一殺陣。雖然沒有陣圖,但陳九公若是布下誅仙劍陣,也非妖教能破。
    見女媧娘娘沒說話,陳九公淡淡一笑,正色道:“吾截教祖師混元無極至圣盤古上清圣人精通陣道,吾截教陣道更是洪荒第一,沒有吾截教破不了的陣法。娘娘且將那先天五行大陣布下,明日吾截教必來破陣!”
    聽陳九公之言,女媧娘娘卻是有些驚訝。作為混元圣人,陳九公既然敢這么說,就一定就破陣的把握。
    可此時,陳九公已轉身帶著門下**離去,女媧娘娘命金烏太子、鯤鵬妖師、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布下先天五行大陣,又命妖教群妖入陣。
    而陳九公帶著眾仙回到蘆蓬上,對無當圣母道:“師伯,布萬仙陣!”
    陳九公此話一出,無當圣母、云霄娘娘,還有截教在天庭上為官的眾星君皆激動不已。其中一些人,激動得渾身顫抖,有些甚至悄然落淚。
    無當圣母也是極為激動,向陳九公躬身一拜,朗聲應道:“無當領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