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487 敗準提

五莊觀鎮元子,這位大仙在結識陳九公之前,是洪荒上數一數二的老好人。不但與玄門三教交好,與西方佛門關系也不錯。可自與陳九公結拜后,鎮元子徹底靠向了截教,多年來光是因為陳九公的緣故,就與鯤鵬妖師斗了四、五場。
    鯤鵬妖師與鎮元子也算是老對手了,論道行、法力、神通,亦或是靈寶,都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只見鎮元子手中拂塵連卷,朵朵黃蓮自拂塵上生出,千萬黃蓮連成一片,將妖師宮托住。
    鯤鵬妖師伸手一指,那妖師宮猛烈轉動,千萬黃蓮散開,妖師宮當空一轉,猛地砸下。
    鎮元子頭頂上現了一片黃云,黃云之上,托一株參天大樹,正是那人參果樹,一片綠光,照得天地皆碧。
    妖師宮砸在綠光上,綠光大作,要將妖師宮吞沒。
    鯤鵬妖師冷哼一聲,五指虛抓,整個妖師宮閃起碧光陣陣,沖破碧光落,向鯤鵬妖師頂上妖云飛來。
    見鯤鵬要收回妖師宮,鎮元子袍袖一卷,大袖飄飄,那妖師宮化作一道碧光向鎮元子袖中飛去。
    知道鎮元子這袖中乾坤的厲害,鯤鵬妖師心念一動,那妖師宮在落入鎮元子袖口的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在看時,只見妖師宮憑空出現在鯤鵬妖師頂上妖云之中。
    袖里乾坤沒能收了妖師宮,鎮元子先是一怔,而后笑道:“鯤鵬,好手段。”
    口中發出尖銳的笑聲,鯤鵬妖師冷聲道:“鎮元子,且看吾手段!”話音剛落,鯤鵬妖師長嘯一聲,一匹白馬背著河圖從東邊踏著清氣疾馳而來,又有一只玄龜負著洛書,從西面似緩實疾來在鯤鵬妖師頂上妖云之上。
    白馬、玄龜消失,河圖、洛書浮在妖云之上,兩相一絞,仙音大作,河圖之上,一幅幅包藏玄機奧妙的圖譜變幻不定,鋪天蓋地。洛書之上,一個個太古妖文蒼韻古樸,烏光閃爍,從空中緩緩落下。
    鯤鵬妖師雙手齊揮,大千世界,一念生滅。
    幻象克敵,是讓人沉迷其中,到那時生死輪回,皆不由身。可鎮元子上古時既已成道,**亙古歲月,一顆道心萬古不磨,豈是幻象可制?
    但河圖、洛書皆為先天靈寶,而且還是頂級先天靈寶,二者合,則成混元河洛之勢。混元,一氣,乃大道也。河圖、洛書經鯤鵬妖師法力催動,萬千幻象之中,包藏萬物,虛虛實實。
    鎮元子落在其中,陳留城與兩方蘆蓬消失,周圍空間變換,整個人仿佛不再是身在人間,宛如落在太古星空之內。
    只見一顆太古星辰迎面撞來,鎮元子手中拂塵一甩,卻發現掃了個空。抬眼又見一座天外神山飛來,鎮元子拂塵一搖,亂石紛飛,這天外神山卻不是虛空幻象。
    一道碧光閃過,鯤鵬妖師持槍向鎮元子殺來,鎮元子拂塵一甩,將鯤鵬妖師手中槍掃至一旁。
    一擊不中,鯤鵬妖師似乎早有準備,右手輪槍一甩,左手成爪向鎮元子抓去。
    鎮元子慶云上托著的人參果樹散發陣陣綠光,使鎮元子罩在綠色光罩中。鯤鵬妖師手中長槍沒能破開綠色光罩,但鯤鵬妖師一抓,直將光罩抓破,隨即一槍直刺鎮元子胸口。
    鎮元子把手一揚,一道黃光從袖中飛出,一本長一尺,寬約四寸,厚有三寸,通體土黃的大書浮在鎮元子頂門之上。
    見鎮元子將安身立命之物現出,鯤鵬妖師右手上閃爍著幽幽碧光。
    地書乃天胎地膜所化,被鎮元子祭起,黃光隆起,萬丈黃光席卷。鯤鵬妖師一爪至,奮力一扯,那黃光好似布匹一般被撕開。
    鯤鵬妖師往前一近身,眼前萬象變遷,整個人落在一片天地之中。
    “不好!”鯤鵬妖師心頭一顫,頂上河圖、洛書一轉,整個人在這片天地之間消失。
    陳留城前,兩方蘆蓬中眾人見那鎮元子和鯤鵬妖師相繼消失,后又接連現身。眾人知這二人斗法,但很少有人知其運用的是什么神通。
    看著面前的鎮元子,鯤鵬妖師冷笑一聲,“鎮元子,好手段!”
    鎮元子聞言,淡淡一笑,右手一甩拂塵,將左手上托著的金**卷一抖,萬丈金光向鯤鵬妖師卷去。
    鯤鵬妖師不曾閃身,被金光一卷,消失的無影無蹤。妖族蘆蓬中,群妖見鯤鵬妖師似乎是被鎮元子收了,紛紛驚慌失色。卻聽女媧娘娘道:“莫要多想,且看妖師手段!”
    鯤鵬妖師仿佛是被乾坤圖收走,可手持乾坤圖的鎮元子面上卻沒有絲毫輕松之色。突然元神一顫,意識恍惚,千萬幻象紛至沓來。千萬斗大的上古妖文仿佛蝕骨**的毒蟲,向鎮元子撲來。
    鎮元子凝神靜氣,將手中拂塵一卷,千萬妖文化作點點碧光消散,千萬幻象化為烏有。
    妖文散,幻象無,鯤鵬妖師卻突然出現在鎮元子身前,雙手成爪一起狠狠向鎮元子抓來。
    鎮元子躲閃不急,被鯤鵬妖師雙手抓住。只見鯤鵬妖師眼中寒光一閃,周身碧光大作,雙臂用力,呲嘎一聲,將鎮元子撕成兩半。
    這一次,卻是輪到陳九公門下眾**大驚。而陳九公也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幕,但轉瞬間就明了因果,微微一笑,將目光望向那坐在一旁的盤庚老祖。
    在抓住鎮元子時,鯤鵬妖師心中大喜,可當將鎮元子撕碎時,鯤鵬妖師心頭一顫,暗道不好。
    鯤鵬妖師將身一動,就要離去,可為時已晚,一道黃光正擊在鯤鵬妖師背后,將這位洪荒億萬妖族之師打翻在地。
    鯤鵬妖師翻身躍起,惡狠狠的望著面帶微笑的鎮元子。
    就在鯤鵬妖師縱身之時,鎮元子手中拂塵一卷,“鯤鵬,還要斗么?”
    鯤鵬妖師面色一青一白,冷哼一聲,飛身回到蘆蓬之上,坐回自己位置上,將二目一閉,一言不發。
    鎮元子狠狠落了鯤鵬妖師面皮,似乎很是高興,回在蘆蓬前,坐回陳九公身旁。
    “兄長好手段!”
    聽陳九公稱贊,鎮元子淡淡一笑,“那鯤鵬得河洛之玄妙,愚兄無法傷他,也只能落其面皮。”說到此處,鎮元子把目光轉向盤庚老祖,“還要多虧盤庚道友玄功奧妙無窮。”
    盤庚老祖哈哈一笑,朗聲道:“左道之法,大仙謬贊了。”
    見鯤鵬妖師一個不察被鎮元子落了面皮,女媧娘娘面色甚是難看,將目光望向那并肩而坐的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三人。
    女媧娘娘的意思很明顯,剛才鯤鵬妖師輸了一戰,這第二戰必須取勝以挽回些妖教面子。而縱觀妖教之中,就只有這三位出手,才可一戰而勝。
    可是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似乎沒有出戰的意思,想那鯤鵬妖師和鎮元子之間有大因果。妖教和截教之間,也有從上一個量劫至今積攢下的因果。而自己三兄弟,似乎跟截教沒有什么因果。雖說當年三人在混沌中將陳九公以身化道化作的紫氣收走,但無意間卻是助陳九公成道。陳九公當時沒殺三人,這因果也就算是了結了。
    看出三人沒有出手的意思,女媧娘娘秀眉輕蹙,剛要開口下令三人出戰,在其左手邊的金烏太子起身,向女媧娘娘躬身一拜,“娘娘,這一戰就讓小十來吧!”
    “好!”聽金烏太子自稱小十,女媧娘娘想起了當年被東皇太一送到媧皇宮的妖族十太子。心中流過一絲暖意,女媧娘娘柔聲說道:“小心應戰。”
    再次向女媧娘娘一揖,金烏太子下了蘆蓬,來在陣前。
    金烏太子出戰,截教蘆蓬中站起一人,向陳九公一拜道:“教主,巫之祁請戰!”
    見巫之祁起身請戰,陳九公眉頭一皺,心念一轉,頓時明了天機。“好,切記小心應戰!”
    得陳九公應允,巫之祁提棒下了蘆蓬,直奔陣前。看著巫之祁的背影,陳九公微微搖頭。
    鎮元子看了陳九公一眼,似有所悟,幽幽一嘆,搖頭不語。
    金烏太子為大日如來斬出的惡尸**,巫之祁為三光神水精華所化的淮水神猿。二人立于陣前,一持妖皇劍,一持二丈來長的黃色木棍。
    妖皇劍不用多說,那是上古妖族東皇太一隨身至寶,轉用其破巫族真身。巫之祁手中長棍是陳九公為其所煉,材料就是那黃中李樹一枝。二人各持兵器斗在一起,金烏太子仗神兵之利,巫之祁仗殺伐絕勇。
    自金烏太子出戰之后,那鯤鵬妖師也睜開雙眼,緊緊盯著陣中相斗的二人,鯤鵬妖師卻是怕金烏太子有失。
    二人斗約二十回合,金烏太子一劍斬下,巫之祁知妖皇劍之利,雙手橫棍擋住金烏太子一劍。卻見金烏太子袍袖一卷,金色的太陽真火席卷而出。
    太陽真火乃至陽之物,可巫之祁絲毫不懼。太陽真火洶涌,巫之祁大口一張,噴出一股三光神水。
    三光神水一出,太陽真火遇水而滅,巫之祁哈哈一笑,龐大的身軀沖起,手中長棍狹萬鈞之勢向金烏太子砸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