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482 教主臨凡萬仙相隨

自盤古開天辟地,先有龍、鳳、麒麟三大強者率鱗甲、飛禽、走獸三族稱霸洪荒。后三族隱退,巫妖二族興起,分掌天地。
    天數大勢,盛極必衰。巫妖二族雖強盛一時,最終也暫時退出洪荒舞臺,隱于那北俱蘆洲之上。
    而巫妖二族之后,人、闡、截、佛四教并立。可在四教之中,截教之勢最。鼎盛時金鰲島萬仙來朝,為洪荒第一大教。
    封神一戰,截教被滅,只剩下小貓兩三只。當時雖有人都認為截教完了,沒有幾萬年別想恢復元氣,沒有幾百萬年別想與其他三教并立。而想重現昔日榮光,就是一個元會也是不可能的。
    可誰也沒想到的是,陳九公這個截教三代弟子橫空出世,以一人之力力壓四方,斬八方強者,滅各教能人,復立截教,重開金鰲島。
    也不會有人想到,自西周至今,兩千多年,還不到三千年,截教又現萬仙來朝之相。
    有人說現在的截教,多是陳九公晚輩弟子。還有一些是陳九公渡化的各家各派弟子,這些人入教時間較晚,修為有高有低,遠遠比不上當年的截教。
    可當年通天教主執掌的截教,自通天教主教主之下,無一準圣,只有八大大羅金仙。下面弟子也是良莠不齊,各有好壞。
    現在的截教,準圣有無當圣母、云霄娘娘、巫之祁、燧木道人、盤庚老祖、盤王老祖、九寶道人,還有那已將九轉玄功煉到七轉,等同于準圣的袁洪。下面弟子修為雖有高有低,甚至有些連仙道都未成。但這些人都是經層層選拔,才能留在截教的。
    春秋之時,陳九公化身入秦,被秦王封為上仙,傳道于上仙宮。那時的秦國國力鼎盛,無數人入秦,更有無數心幕仙道之人拜于上仙宮。從那時起,陳九公就命在人間的幾個弟子取人間之良才為截教所用。
    直至嬴政掌秦國時,陳九公雖早早就將上仙宮帶至北俱蘆洲。但那時,嬴政屠戮百家,陳九公在那些逃難到地仙界的各家各派弟子中,擇其優者渡入截教。
    之后,在北俱蘆洲的一千多年里,占據整個北俱蘆洲的截教不斷的從北俱蘆洲人族中挑選良才美玉引入門下。
    經過兩千多年的艱苦發展,耗盡陳九公無數心血,截教終于又現昔日萬仙來朝之相。
    戰國時,晏子使楚,曾對楚國言他齊國人多,張袂成陰,揮汗如雨。截教萬仙齊出,是何等之相?
    千萬里青光閃爍,千萬道青氣縱橫,單看那一個個截教弟子,都是背背銀光閃閃的星辰劍,一排排一列列,煞是整齊。那一排排穿青色道袍的,是截教五代弟子,也就是陳九公的徒孫一輩。那幾排身穿黑色道袍的,是六代弟子。穿藍色道袍的,都是七代弟子。
    晚輩弟子前行,空中仙樂盈空,珮環之聲不絕。后面,八個青巾力士手扶青幡,青幡上垂下千千條青霞。
    在后面,是七香車中坐著無當圣母,八虎車坐著申公豹,青鸞輦中坐著云霄娘娘。
    三架車輦之后,只見一輛寶車,造型奇古,長有三十丈,寬有十丈,通體呈七彩之色,非金非玉,在其中流轉,并不顯現出來。其上又有華蓋香云,拉成幔帳初夏,瓔珞珠簾,珠玉叮當。隱隱向內看出,幔帳之中乃是一張云床,并排能坐十來人。幔帳連忙,各有八個腳踏,方圓三尺,上面站個一個個青衣童子。
    在每個腳踏之前,各有一根碗口粗細的柱子,柱高五尺,其上雕刻著蓮花,蓮花上或是托著金燈,或是托著香爐,一邊幾對,十分對稱。幔帳前,有一張屏風,碧綠眼色,上面刻有山川河流,大海波濤。幔帳后面,也有屏風,似乎與前面是一對,雕刻著山林松壑。
    寶車在后,緩緩前行。只見兩旁金燈燃起,被那光線一照,前后屏風就泛起柔和的光澤。上面所雕刻的波濤海浪,山林松壑仿佛都活了起來,就隱隱聞得海濤澎湃,見得那樹影婆娑。
    西方陣陣云霞之上,同樣是坐在寶車中的女媧娘娘面色有些難堪。同樣是圣人出行,看看自己這邊,再看看人家那排場。看看自己這車,再看看人家那車。這還沒動手,自己的氣勢就弱了陳九公一頭。
    截教眾仙飛在陳留城上空,紛紛止住去勢,整齊的分在兩旁,讓后面無當圣母、申公豹和云霄娘娘的車輦先行。在三人車架通過兩旁人群,陳九公乘坐的寶車緩緩行來時,眾門人弟子簇擁著陳九公乘坐的寶車一起來在陳留城下。
    就在兩位圣人現身時,雙方在地上的爭斗就已經結束。雙方早就各在蘆蓬前等候,等候自家圣人駕臨。
    可與馬超不同的是,曹操有些苦惱。讓他苦惱的,不是別的事,而是截教弟子來的太多了,這蘆蓬根本坐不下。
    “拜見教主!教主圣壽!”就在曹操苦惱之聲,耳旁傳來了截教眾仙叩拜陳九公的聲音。這聲音直接壓過了不遠處群妖叩拜女媧娘娘的聲音,這聲音浩浩蕩蕩傳出億萬里之遙,不但整個人間億萬生靈有所耳聞,連地仙界上靠近人間的地方,也隱隱有所耳聞。
    與截教眾仙不同,曹操不是截教弟子,只是躬身一揖。
    有左右童子拉開幔帳,陳九公緩步從寶車上走下,先是對玉帝、王母笑道:“有勞大天尊、娘娘臨凡。”
    玉帝哈哈一笑,“教主客氣了!”
    陳九公笑著點頭,又對鎮元子道:“也有勞兄長往人間走了一遭。”
    “為曹氏興盛,不得不來!”現在鎮元子以為陳九公全力支持曹操,所以才這么說的。
    而陳九公聽鎮元子這么說,心頭一動,也不多言,向鎮元子點了點頭,請玉帝、王母和鎮元子隨自己同上蘆蓬。
    曹操派人搭建的蘆蓬其實不小,坐百人絕不成問題。可截教來人太多了,除了陳九公和眾準圣外,也就只有天庭眾星君中一些輩分高的,能在蘆蓬中就做。其余人,一律在陳留城下席地而坐。
    對于此事,曹操沒有多說什么,而陳九公也沒有怪罪的意思。就截教這些人,你就是繞著陳留城蓋他一圈蘆蓬,也不夠坐的。
    截教這邊,眾準圣圍繞陳九公而坐,好似眾星噴月。陳九公右手邊是玉帝、王母,左手邊是鎮元子和阿修羅王。
    就在陳九公與這四人寒暄之時,妖教蘆蓬中,女媧娘娘看著對面將半邊天都染成青色的截教眾仙,姣好的面容上掛著寒霜。
    雖說只要女媧娘娘一出手,無論截教有再多人,也只有陳九公能跟她分庭抗爭。但此時陳九公沒出手,只是其門下弟子放出仙光將妖教這邊群妖壓制。若是女媧娘娘出手,空落人話柄。
    “鯤鵬!”
    “娘娘!”
    美目中寒光閃爍,女媧娘娘吩咐道:“且去邀戰!”
    “是!”鯤鵬妖師向女媧娘娘一禮,起身出了蘆蓬,來在陣中。
    鯤鵬妖師往陣中一立,截教蘆蓬中眾人也都有所感應。陳九公微微一笑,止住話語,對身旁鎮元子道:“兄長,這鯤鵬妖師……”說到此處,陳九公就不再往下說了。
    鎮元子聞弦歌而知雅意,當即向陳九公道:“吾與妖師亦算宿敵,今日就將昔日因果一并了了吧。”說著,鎮元子起身下來蘆蓬,來在陣中。
    似乎早就料到是鎮元子出戰,鯤鵬妖師雙手負立,直視鎮元子道:“鎮元,今**我卻要分個勝負!”自上古之時,鯤鵬妖師就與鎮元子有大糾葛。只是那時鯤鵬妖師背靠整個妖族,當時也正是妖族興盛之時,鎮元子也只能守著他萬壽山那一畝三分地。
    后妖族隱退洪荒,鯤鵬妖師隱于北冥不出,直至陳九公攻萬壽山,逼出了這位洪荒億萬妖族之師。那一戰,可以說是陳九公平生第一敗。若不是鎮元子出手,恐怕陳九公麻煩大了。
    看著鯤鵬妖師,昔日的一幕幕在眼前回現,鎮元子輕舒一口氣,對鯤鵬妖師道:“妖師,你我這些年的因果,今日一戰,就一并了結了吧。”
    “什么?”聽鎮元子此話,鯤鵬妖師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若不是鎮元子的話清晰無比,鯤鵬妖師真道是自己聽錯了。
    似乎明白鯤鵬妖師心中所想,鎮元子點了點頭,“妖師,你我因果今日了結!”
    “那紅云呢?”
    鯤鵬妖師的這個問題似乎來得莫名其妙,但鎮元子聞言,微微搖頭,“紅云賢弟的因果,他自己了。”
    “什么!”鯤鵬妖師狹長的眸子中寒光四射,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紅云他……”
    還沒等鯤鵬妖師說完,鎮元子大袖飄飄,袖中飛出一把浮塵落于掌中。鎮元子一甩拂塵,萬縷拂塵絲飄揚,一朵朵黃蓮四下飛舞。
    見鎮元子出手,鯤鵬妖師尖嘯一聲,頂上萬丈妖云蒸騰,妖云之中一座宮殿如天外飛山一般,向鎮元子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