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83 孫劉初斗

剛入人間,群妖就路遇陳九公,即使他們在大膽,在面對混元圣人,特別是與己方敵對的圣人時,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立于云端,群妖想走不敢走,更不敢繼續前行。這短短的幾分鐘,在鯤鵬妖師他們的感覺里,仿佛足有一個元會那么久。
    看著那自云端向下觀戰的陳九公,還是鯤鵬妖師這洪荒老牌強者略顯淡定,向陳九公微微一揖,鯤鵬妖師笑道:“圣人門下**入劫,圣人好像一點也不擔心。”
    看了不遠處的鯤鵬妖師一眼,陳九公笑道:“妖師也是上古大能,歷經三次殺劫,怎不知天數難違?”
    鯤鵬妖師聞言,正色道:“小勢可改,大勢如一,圣人功參造化,妙算無雙,或無法逆天,但改命應該不是什么難事。”這并不是鯤鵬妖師違心夸贊,而是陳九公自封神之戰截教滅教之后,所行所為在鯤鵬妖師眼中盡是逆天改命之舉。這一次殺劫,知道女媧娘娘要與人教太請圣人爭奪洪荒人族氣運。與女媧娘娘時刻以老子為心頭大患不一樣的是,鯤鵬妖師擔心的人,就是現在站在他面前的陳九公。
    面對鯤鵬妖師的出言試探,陳九公輕輕搖頭,口中道:“殺劫臨身,并非全是禍事。只要保真靈不滅,輪回轉世,或可更進一步。”說到此處,陳九公想起一人,“就像妖師昔日袍澤天妖大圣,輪回轉世,證人皇果位,不正是如此么。”
    聽陳九公這番話,鯤鵬干笑一聲,見陳九公望著被滾滾碧焰吞噬的袁洪默不作聲,鯤鵬妖師想了想,低聲道:“圣人,獼猴大圣的翠光兩儀燈乃昔日東皇陛下心愛之物,燈內兩儀神焰可焚萬物……”
    鯤鵬妖師出言提醒,并不是他有多么好心,這位妖師是怕袁洪死在獼猴王手里,使陳九公遷怒自己。雖然現在陳九公沒有動手的跡象,但誰知道他會不會含怒出手。在沒有女媧娘娘在側的時候,鯤鵬妖師不得不小心一些。
    就在鯤鵬妖師擔心之時,西方一片七彩云霞飄來,云霞之上,六個童女兩兩前行,兩個持幡,兩個捧香爐,兩個扶花籃,在后面兩頭異獸拉著的七彩錦繡車,車中坐著的正是妖教教主女媧娘娘。
    見陳九公立于云端,女媧娘娘從車上站起身,冷視陳九公道:“怎么?截教教主是在此地等吾車輦?”
    聽女媧娘娘之言,陳九公根本沒有回頭,看著那碧焰中沖出,周身燃燒著碧焰,揮舞著雙拳,直奔馬超打去。
    正與曹**相斗,馬超用手一指,翠光兩儀燈化作一道碧光擋在身前,燈中噴出一道碧綠色的火墻將袁洪擋住。同時,燈中噴出無盡的碧焰。
    陳九公不說話,女媧娘娘只道他忽視自己,美目之中射出兩道寒光,素手一揚,噼啪聲中,造人鞭現于手中。
    在女媧娘娘駕臨后,妖教群妖心底都有了底氣,而妖教五大強者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皆現出五方旗,似乎只要女媧娘娘一聲令下,他們就布下先天五行大陣。
    看著那劍拔弩張的妖教群妖,再看看風輕云淡的陳九公,郭嘉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整個人躲在陳九公身后。
    微微轉頭,陳九公看了眼女媧娘娘,沉聲道:“依娘娘看,此戰過后,吾徒袁洪與那馬超誰生誰死?”
    聽陳九公之言,女媧娘娘不由得一怔,目光落在那在烈焰中掙扎的袁洪,又看了看陳九公,掐指一算,瞬間明了因果。“教主如此行事,就不怕那勾陳損命?”
    此時,陳九公才回過身來,向女媧娘娘笑道:“娘娘認為會么?”
    被陳九公一問,女媧娘娘輕輕一嘆,“早年聽佛母稱贊上清圣人教徒授徒為洪荒諸圣第一,不想教主手段也這般厲害!”
    “娘娘過獎了!”陳九公哈哈一笑,而后道:“娘娘,你我二教因果是今日了結,還是等到明日?”
    陳九公此話一出,女媧娘娘眉頭一皺,“罷了,既然馬超不對在先,一切就按教主安排吧。”
    “多謝娘娘成全!”陳九公似乎很高興,袍袖一卷,郭嘉腳下一空,整個人從空中墜下,正巧落在陳留城上。而陳九公,向女媧娘娘一拱手,轉身離去。
    看著陳九公離去的身影,金烏太子走到七彩錦繡車旁,“娘娘,那截教圣人是怎么回事?”
    搖了搖頭,女媧娘娘重新坐下,喚鯤鵬道:“妖師。”
    “娘娘!”
    女媧娘娘眼中兩點精光流轉,對鯤鵬妖師道:“妖師所言非虛,截教才是吾妖教心腹之患。”說完,女媧娘娘袍袖一卷,一陣霞光閃過,將自己與周圍的千萬妖族身形全部隱去。
    滾滾碧焰之中,袁洪只覺得渾身血肉火辣辣的疼痛,在陣痛之下,又有絲絲麻酥酥的感覺從骨中傳出。袁洪一聲大叫,身形暴長。可隨著袁洪身軀直長,碧光兩儀燈噴火不止,無論袁洪身軀百丈,還是千丈,周身都陷在兩儀碧焰之中。
    突然,一聲慘叫傳入袁洪耳中,原來是那蝎玉被一妖神斬殺。肉身損,蝎玉元神潛入尾部倒馬樁中,倒馬樁化作一道烏光向六道輪回飛去。
    看到蝎玉這個唯一的師妹被人殺害,想起當年蝎玉上山時與其初次見面的場景,六耳心中發狠,一手持星辰劍,一手持乾坤尺向那妖神殺去。
    這妖神乃是一只金牙老象成精,剛趁機斬了蝎玉,見六耳向自己殺來,兩只象牙祭煉成的彎刀向六耳斬出。
    陳九公往日總是批評袁洪、金大升、鄭倫、獅駝王他們莽撞,也常說六耳太過謹慎。此時的六耳雖憤怒,但卻未被怒火沖昏頭腦。那一對象牙彎刀從左右斬來,六耳心頭一動,頂上沖出一道金光,金光化作一尊二十四頭,十六臂的金身。那象牙彎刀殺來,金身揮舞十六條手臂,只聽得咔嚓咔嚓兩聲,金牙老象的性命交修的象牙彎刀被金身十六條手臂絞得粉碎。
    “啊!”突然見六耳現出佛門金身,而且那金身能絞碎自己雙刀,祭煉此金身的應該是佛門準圣一級的人物。正暗想著截教陣營中怎么會有佛門準圣的金身出現,金牙老象一個愣神之際,一道黃光正擊在他頭頂,直將其打翻在地。
    金牙老象在地上一翻身,縱身躍起,可剛起身,就見一道銀光閃過,好大一顆六陽魁首飛起。
    斬了金牙老象,六耳似乎還在傷心蝎玉之色,將乾坤尺祭起,全力催動,只見那乾坤尺化作一道黃光連連打翻馬超麾下四員大將。
    看到六耳出手狠辣,寒蟄暴喝一聲,飛身向六耳撲來,卻被獅駝王攔下。獅駝王念動咒語,七座神山憑空出現在戰場上空,一座座像寒蟄壓下。
    獅駝王這招移山之術,不同于三十六變中的移山倒山,但論精妙,移山倒海之術遠不能同獅駝王的先天神通相比。
    見獅駝王一口氣移來七座神山,寒蟄妖圣只覺得對手這神通有些熟悉,寒蟄將身一晃,身形暴長,其身不下百丈,棄了兵器揮雙拳將一座座天外飛山砸飛出去、
    截教、妖教斗于陳留城下,妖教以馬超、龐德兩大準圣為首,下有寒蟄妖圣這等大羅級別的好手,再就是一眾妖神。而截教這邊,有曹**、玄妃擋住馬超、龐德,又有獅駝王敵住寒蟄妖圣,其余眾人出手,各施法寶、神通,完全占據上風。
    馬超心急妖族眾強者怎么還不到來,他面前這曹**卻是難纏,只守不攻,將其死死拖住。馬超不是不想發狠滅了曹**,可旁邊還有那袁洪,馬超要以翠光兩儀燈煉化袁洪,又要對面面前曹**,卻是有些不易。
    就在雙方越戰越激烈之時,被那滾滾碧焰不斷焚燒的袁洪只覺得一股奇異的力量自丹田處涌出,瞬間**周身,袁洪只覺得渾身上下力量大增,揚天發出一聲長嘯。
    嘯聲震耳,馬超眉頭一皺,一口精血噴出落于翠光兩儀燈之中。得馬超一口精血,那兩儀神火化作兩條蛟龍從燈盞中沖出,在袁洪周圍盤旋,不斷吞吐碧焰。
    兩儀燈火化作的蛟龍一出,袁洪渾身劇痛,在碧焰中發出聲聲慘叫。身上大面積被燒傷,袁洪雙手狠狠向周圍猛抓,可卻被那兩儀神火所化的蛟龍纏在身上。袁洪揮拳砸去,可那蛟龍是烈焰所化,雖被袁洪砸斷,卻又瞬間恢復。
    身上被燒出一股肉香,袁洪在空中不斷的翻滾,卻掙不脫兩儀神火所化蛟龍的糾纏。
    袁洪現出通臂猿猴真身,身形如山岳,肉身強橫有力。可碧綠色兩儀神火不絕,袁洪以九轉玄功錘煉兩千多年的真身也難以承受,身上猴毛發出一股燒糊的味道,全身上下火辣辣的撕疼。
    “老師……”袁洪氣息越來越弱,雙眼一陣迷離,在周身之外碧綠色的火焰之中,袁洪似乎看到了陳九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