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482 江東起兵

陳留城前,馬超一臉異色的望著袁洪。
    袁洪眉頭一挑,“怎么,怕死?”
    馬超聞言冷笑一聲,“好!既然你想死,先將我妖教至寶拿來1”
    聽馬超應下,袁洪咧嘴一笑,將金葫蘆向馬超扔去。
    見袁洪把金葫蘆一拋,馬超神色一變,用手一指,一團青光托著金葫蘆落入馬超掌中。
    “陸吾妖圣!”
    馬超低喚了一聲,龐德催馬上前,從馬超手中接過金葫蘆,對馬超道:“你真要跟著他比武?”
    點了點頭,馬超左臂狠狠在空中一劃,空間破碎,一道青光飛出,落在馬超手中,化作一條青色長棍。
    馬超將手中青色長棍一晃,長棍周圍現出條條青色棒影,馬超直視袁洪喝道:“來吧!讓我看看通臂猿猴肉身何等強大!”
    袁洪也不答話,揮定海神針直向馬超坐下白馬馬頭打去。那白馬絕非尋常白馬,見袁洪揮棒襲來,發出一聲龍吟般的叫聲,化作一條白色蛟龍,負著馬超飛起。
    這白蛟似乎與馬超心意相通,躲開袁洪一棒后,呼嘯而下,坐在其背上的馬超持棍就向袁洪打去。
    袁洪架棒相迎,二人齊齊一震,白蛟往上飛去,尾部向袁洪一卷。
    袁洪目閃寒光,將手中定海神針往空中一拋,暴喝一聲,雙臂發出咔咔聲響,兩條手臂暴漲,直長至百丈來長。肌肉虬結的雙臂狠狠抓住蛟尾。十指一抓,白蛟尾部鱗甲翻起。鮮血順著袁洪指間流下。白蛟發出一聲慘叫,袁洪奮力一甩,將白蛟往地上砸去。
    白蛟被重重的砸在地面的一瞬間,馬超縱身躍起,揮棍橫掃。袁洪架棒攔住,一腳向馬超蹬去。
    馬超收棍向袁洪腳上打去,袁洪抬棒架住馬超一棍,卻不收腳。狠狠向馬超小腹踹去。
    ……
    馬超、袁洪各持棍棒,打得難解難分。就像袁洪所說,二人只拼武藝,不斗道術。一時間,棍棒交加,噼啪聲不絕于耳,只看得雙方目瞪口呆。
    二人轉眼斗了百個回合。袁洪殺的興起,大喝一聲,頭頂金盔飛起,上身金甲裂開。袁洪一抖雙肩,裂開的金甲落地,袁洪"ciluo"上身。奮力揮動定海神針狠狠向馬超打去,一招一式不顧防御,完全都是以命搏命的招數。
    馬超見袁洪發狠,絲毫不退縮,也舍守只攻。與袁洪對攻。這二人,一個是修煉九轉玄功的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一個是修煉天妖屠神訣的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
    混世四猴,因果糾纏,氣運相交。就向馬超所說,二人之間當有一戰。只不過馬超未想到的是,這袁洪竟選擇與這種方式與自己廝殺。
    轉眼之間,二人又斗了百合,袁洪將手中定海神針一拋,見馬超長棍擊來,雙臂奮力將馬超手中長棍擎在雙掌之中。
    這時,定海神針落下,袁洪肋下有生出兩條手臂,接住定海神針,順手向馬超頂門打去。
    馬超狠狠一拽,卻發現自己長棍被袁洪死死抓住。這袁洪似乎力大無窮,馬超論力氣卻是不及他。此時,定海神針打來,馬超雙手一松,棄了長棍。將身一轉,避過了定海神針,縱身向袁洪撲去。
    馬超沖至袁洪面前揮拳就打,此時袁洪正熱血沸騰,將定海神針與馬超的長棍丟在一旁,以拳腳與馬超相斗。
    比完兵器比拳腳,二人你來我往,拳腳交加,斗得不亦樂乎。可打著打著,袁洪猛然想起這些年老師陳九公對自己的一些教導,將心一橫,趁著馬超一拳打來,袁洪閃身讓過,一把死死抓住馬超手臂,順勢一躍,將馬超撲倒。
    將馬超壓在身下,袁洪一拳狠狠向馬超頭顱砸下。
    被袁洪一拳砸中,馬超只覺得腦袋嗡得一下,饒是肉身強橫,但怎奈袁洪更強。
    感覺鼻中有鮮血流出,馬超雙手死死扣住袁洪雙臂,額頭狠狠撞在袁洪鼻子上。
    這二人此時全完是市井無賴的打發,而雙方眾人看著馬超、袁洪這般廝打在一起時,都驚住了。
    就見馬超一腳將袁洪蹬飛,袁洪在空中一翻,復又撲下,一腳將馬超踹翻在地。雙拳如錘,左右開弓,一連十拳,直打得馬超口嘔鮮血。
    重拳擊出,袁洪只覺得自己胸中豪氣頓生,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從心底勃發而出。
    啪!啪!啪!啪!
    袁洪拳拳到肉,直將那馬超頭顱打得如豬頭一般。
    就在袁洪感覺無比暢快之時,在他身下的馬超周身一陣碧光沖起,將袁洪推飛出去。
    縱身躍起,強忍著臉上疼痛,馬超咆哮一聲,頂上現出碧綠色的妖云。那團妖云凝聚成一只大手,直將袁洪抓在手中。
    “啊!”袁洪直覺疼痛難忍,大叫一聲,全身法力,欲掙脫而出。
    看到馬超違反約定,動用法術要鎮壓袁洪,截教眾弟子紛紛大怒,一起沖出蘆蓬。而那曹操見狀不妙,現出青釭劍當先殺出,直奔袁洪沖去。
    馬超麾下眾將早就不耐煩了,見曹操帶人殺出,龐德大吼一聲,揮刀迎上曹操。這時,一道玄光從陳留城頭沖下,玄妃手持倚天劍去救袁洪。而截教眾弟子紛紛亮出靈寶,陳九公門下弟子皆有一把星辰劍,只見道道星光璀璨,長劍如虹,向敵人殺去。六耳祭起乾坤尺,直擊一人頂門。紅孩兒連連扇動芭蕉扇,狂風席卷,飛沙走石。鄭倫連哼數聲,馬超麾下兩員大將接連落馬……
    此時馬超心恨袁洪,不理會他人,頂上妖云中現出碧綠色的神燈,神燈中噴出碧綠色的烈焰,將那剛掙脫大手束縛的袁洪困在火中。
    見袁洪于碧綠色烈焰中掙扎,金大升悲憤萬分,大口一張,一道黃光飛出,向馬超打去。金大升雖勇,但與馬超差距太大。他那修煉幾千年的牛黃打出,馬超就有察覺,用手一指,一道碧光擊出,破了黃光,并將黃光中那碗口大的牛黃擊成了粉末。
    牛黃被馬超擊碎,金大升口中噴出一口鮮血,在火眼金睛獸中晃了晃,一頭栽下。
    還好六耳就在金大升身旁,祭起乾坤尺,將飛馬來襲的一將打死,連忙將金大升扶起。
    袁洪在滾滾碧綠烈焰中掙扎,看到金大升受傷,心中怒火焚燒。暴喝一聲,想從烈焰中沖出,馬超用手一指,翠光兩儀燈浮在袁洪頂上,碧綠色的烈焰奔騰,使袁洪陷于烈焰之中。
    蘆蓬之中,郭嘉憂心忡忡的望著陣中爭斗的雙方。突然,身子一輕,整個人出現在高空之上。
    想他郭嘉連仙道的都未成,平日或可施展遁術騰空,但只能騰空百丈,遨游九天之上卻是想也別想。
    突然出現在云間,整個人坐在云頭,饒是一向自認多智的郭嘉,也難免有些慌神。
    可這時,一道青光出現在云頭,郭嘉看著眼前的道人,連忙起身拜道:“弟子郭嘉,拜見祖師!”
    立在云頭,陳九公口中不發一眼,只是淡淡的望著那碧綠色烈焰中掙扎的袁洪。
    有陳九公在身旁,郭嘉知道自己不會有事,站在陳九公身后,向云下望去,不禁有些擔心。
    只見一道寒光至,卻是那窮奇祭刀,將仲由斬殺。郭嘉在云端一聲驚呼,就見陳九公袍袖一卷,仲由元神飛入陳九公袖中。
    暗暗看了陳九公一眼,郭嘉不禁縮了縮脖子,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
    收起仲由元神后,陳九公回頭看了眼郭嘉,“怎么?可是想吾心狠?”
    “弟子不敢。”
    陳九公淡淡一笑,似乎是自言自語,也似乎是在跟郭嘉說話。“洪荒三界,無時無刻不有殺戮。殺氣凝結,形成殺劫。殺劫一至,三界修士就要入劫。”說到此處,陳九公伸手一招,將損于一妖神之手的閔損元神收起,繼續道:“殺劫臨身,避之不去,躲之不得,當以身應劫。”
    陳九公一番話入耳,郭嘉似乎沒太聽懂,但卻不敢多問,恭恭敬敬的站在陳九公身后,也不去看下面雙方爭斗。
    陳九公突然將目光轉向西方,只見西方道道流光向此地急速飛來,陳九公搖了搖頭,沉聲道:“卻是不能叫爾等壞了大事。”說著,陳九公心頭一動,腳下祥云托著陳九公與郭嘉向西方飛去,迎上那五道流光。
    那從西方飛出的道道流光,正是女媧娘娘派至人間的金烏太子、鯤鵬妖師、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還有他們帶著的妖教地部妖眾。
    飛入人間,正要往陳留城而去,為首的五大準圣突然齊齊止住身形,望著天邊飄來的那朵祥云。
    面色大變,鯤鵬妖師拱手道:“見過截教教主!”
    祥云上,陳九公看了鯤鵬妖師一眼,點了點頭,“妖師,可是帶人往陳留?”
    聽陳九公之言,不但是鯤鵬妖師,眾妖族無不在心里叫苦。在女媧娘娘未至的情況下,雖己方人多勢眾,但陳九公出手,自己這些人沒有一個能逃得出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