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477 似有蹊蹺

卻說陳留城下,雙方各出一人,在陣中相互廝殺。雖看似正常,但顏回卻發現一絲端倪。
    “怎么?師弟看出什么了?”聽顏回之言,袁洪一怔,連忙開口問道。袁洪知道自己的能耐,生怕遭了馬超算計,急忙問顏回看出了什么。
    眉頭微皺,顏回望著馬超身后兵將,正色道:“大師兄,馬超軍中論兵論將都在我方之上,卻不大兵壓上,反倒列陣坐視陣中廝殺,以師弟看來,卻有蹊蹺!”
    顏回此言一出,在袁洪身旁的曹操撫掌嘆道:“仙長好眼力!”
    “哦?”聽曹操也這么說,袁洪不禁暗暗提高了警惕。這次下山,老師陳九公命眾師弟、師妹都聽自己的,反倒讓袁洪更加小心,生怕一個不慎折損了同門性命。
    其實曹操早就看出不對了,但初見袁洪等人,不知道這些人脾氣秉性,生怕說錯話得罪了這些圣人弟子。現在有顏回拋磚引玉,曹操順勢開口,“諸位仙長有所不知,那馬超絕非普通妖圣。若操沒看錯的話,他應已斬去惡尸。”
    “準圣!”從見到馬超第一眼起,袁洪就發現自己看不出馬超修為如何。但袁洪主修的是九轉玄功,對觀察對手修為這方面不是很擅長。而其他人修為又不夠,看不出來,也沒有說什么。要不是曹操指出馬超有準圣修為,眾人尚且蒙在鼓里。
    這時,朱子真輕捋墨髯,開口道:“不知曹公如何知那馬超已斬惡尸?”
    這也不怪朱子真,他們看不清馬超修為如何,也看不出在他們身旁的曹操有準圣修為。雙方差距太大,朱子真還以為這曹操不過凡人罷了。
    “師弟!”
    聽袁洪喚自己,朱子真連忙轉頭,卻見袁洪微微搖頭。只聽袁洪大聲道:“我相信曹公之言,那馬超應該是妖族準圣!”
    曹操聞言,沖著袁洪一笑。而蘆蓬中其他人相信袁洪的話,但卻有些擔憂。想今日來的這些人,雖大多修為已至金仙,可要是面對準圣的話,恐怕眾人一擁而上也是送死。
    楊顯道:“大師兄,來時老師可說過,還會有哪位長老入人間與我等共助曹公?”在楊顯看來,要對付馬超,就只有燧木道人、盤王、盤庚那樣的準圣方可。想來,以自己老師神機妙算,應該早有決定。
    誰想,自己的大師兄,也是大哥的袁洪哈哈一笑,朗聲道:“諸位師弟、師妹放心,那馬超有我對付!”
    “大哥!”
    “大師兄!”
    袁洪此言一出,眾人無不動容。陳九公門下眾弟子是怕袁洪逞能,再有何閃失。而曹操是怕袁洪亂來,使得己方大敗。
    “大哥,此事萬萬不可啊!”金大升這老牛最是憨直,一聽袁洪要與馬超死磕,心下大驚,連大師兄都不叫了,直接以往日私下里的稱呼勸道。
    哈哈一笑,袁洪二目之中精光閃爍,“昨日老師召我上島,已有安排。我本還有些不解,剛才聽曹公言那馬超是妖族準圣,方知老師用心良苦。諸位同門放心,一會兒看你們大師兄陣斬馬超!”
    聽袁洪說是陳九公安排,截教眾弟子雖有些不解,但也心神稍定。可這時,陣中的窮奇卻是對紅孩兒下了狠手。
    只見窮奇大口一張,一個火紅色珠子直奔紅孩兒打去。紅孩兒見狀,連忙取出玄元控水旗,將手中玄元控水旗一抖,一朵黑蓮從旗面中飛出。珠子被黑蓮所阻,不斷在空中翻騰,卻破不開黑蓮。
    紅孩兒擋住窮奇妖法,縱身往后一躍,右手持槍,左手攥拳在自己胸口狠砸兩拳。隨后,紅孩兒口里噴出火,鼻子里有濃煙迸出,煙火齊做。
    “小道兒!”煙火涌來,窮奇冷笑一聲,頂上現出黃色的妖云,窮奇縱身竄入妖云之中,立在妖云之上。
    窮奇腳踏妖云,煙火涌來,窮奇腳下妖云黃光萬丈,將煙火擋住。窮奇一甩掌中雙刀,雙刀脫手,齊向紅孩兒斬去。
    紅孩兒用手一指,玄元控水旗浮在頂門之上,陣陣黑光繚繞,黑光中浮現朵朵黑蓮,窮奇雙刀斬至,卻破不得黑蓮阻擋。
    “這童兒竟有這等至寶!”窮奇在上古天庭三百六十五妖神中,也是排名前十的存在。怎能不認得那先天五方旗之一的玄元控水旗,知道這等至寶在手,除非自己有準圣修為或是有蘊含殺戮、毀滅之道的至寶,否則實難攻破此寶。可想起馬超讓自己拖延時間,窮奇只能連連催動雙刀猛攻玄元控水旗。
    想那姜子牙在金雞嶺前,以中央戊己杏黃旗能防得住孔宣的五色神光。玄元控水旗不比中央戊己杏黃旗差,可窮奇的雙刀卻遠遠不及孔宣的五色神光。想當年連仙道都未成的姜子牙,能用中央戊己杏黃旗防住孔宣五色神光,今日窮奇以他那雙刀,又怎能破已是紅孩兒的玄元控水旗。
    有玄元控水旗護身,紅孩兒在與窮奇的爭斗先就不敗。可窮奇想拖延時間,紅孩兒不想。在紅孩兒看來,這是自己露臉的機會啊。
    想起當日往天庭時,自己母親給的寶物,紅孩兒從袖中取出那巽風芭蕉扇,沖著窮奇就是一扇。
    紅孩兒一扇,窮奇只覺得一陣狂風卷來,這妖圣大吼一聲,周身黃光大作。那呼嘯而來的陣陣巽風中,道道風刃如刀在窮奇護體黃光上連連劃過,可這妖族大圣法力驚人,片刻之后黃光散去,窮奇體外的黃色光罩卻如初始一般。
    這時,袁洪自蘆蓬上站起身來,從耳中取出一根繡花針,往起一拋,化作一條丈六鐵棒落在掌中。
    “大師兄!”
    看著諸位師弟,還有小師妹蝎玉臉上都掛有擔憂之色,袁洪哈哈一笑,“諸位師弟、師妹,袁洪去也!”說完,袁洪拎著定海神針,下到蘆蓬,來到陣前。
    見袁洪來到面前,黃光護體的窮奇冷笑一聲,“怎么?你們師兄弟要一起上?”
    搖了搖頭,袁洪對那不斷向窮奇扇動巽風芭蕉扇的紅孩兒道:“師弟,此人由我來對付吧!”
    巽風芭蕉扇對付不了窮奇,紅孩兒早已心生退意。此時袁洪來在陣前,紅孩兒收了寶物,返身回往蘆蓬。
    紅孩兒一走,袁洪面對窮奇笑道:“窮奇妖圣,可敢接我一棒?”
    聽袁洪之言,窮奇冷笑一聲,“莫說一棒,就是千棒、萬棒我也接得!”
    “好!”袁洪聞言,淡淡一笑,雙手持棒道:“妖圣小心了!”話音剛落,袁洪縱身躍起,雙手高舉鐵棒,一棒向窮奇砸去。
    “來得好!”見鐵棒砸下,窮奇雙刀交錯往上一架。可這時,窮奇雙目與袁洪對視,卻發現袁洪眼中寒光一閃,剎那間只覺得一股巨力仿佛泰山壓頂一般,窮奇只覺得雙臂一麻,手中雙刀破碎。
    擊碎窮奇雙刀,袁洪手中定海神針去勢不改,直落在窮奇護體黃光之上。
    就仿佛鐵棒重擊玻璃一般,黃光在一擊之下散開,定海神針直落在窮奇頂門之上。
    西游記中,東海龍王提起定海神針時曾說這寶貝沾上就傷,碰上就亡。雖是有些夸張,但在袁洪一棒之下,窮奇頭顱被砸碎,血光迸濺,腦髓四下崩。
    一棒誅殺窮奇,袁洪上前一步,望著那端坐白馬上,面不改色的馬超道:“莫要拖延,你我一戰,避無可避!”
    馬超平淡的望著袁洪,似乎對袁洪的話一點也不感到奇怪,口中道:“當年光明山一戰,我就知你真身,也知你我當有一戰,卻不想此戰來得這么早。”
    聽馬超之言,袁洪面無表情,隨手將手中定海神針往旁邊一立,從大袖中取出一物。
    當看到袁洪手中那金色的葫蘆時,馬超瞳孔一縮,二目之中寒光陡現。而在馬超身后眾將之中,有些人不知袁洪手中金葫蘆是什么東西,可有一些人早已怒火沖天,紛紛拔馬上前。
    “慢著!”馬超出言喝住那些要出手之人,催馬上前,雙眼死死盯著袁洪,“將我妖族至寶留下,我馬超就此退兵,三年不與曹賊動兵!”
    馬超此言一出,蘆蓬中的曹操大喜,截教眾弟子也大喜。曹操喜得是能有一年時間修養生息,而截教眾弟子喜得是袁洪不必與馬超死拼。
    可讓眾人費解的是,袁洪搖了搖頭,對馬超道:“這葫蘆在此,你我以其做賭,賭斗一場如何?”
    “你?”馬超聞言倒是一愣,上下打量袁洪道:“與我動手,你只有死路一條。”
    袁洪手上青光一閃,將金葫蘆包住。見袁洪動作,馬超大喝一聲:“爾敢!”其身后眾將紛紛催馬,手中兵器高舉,似乎只要袁洪有異動,這些人就一擁而上,將袁洪刀劍分尸。
    微微一抬手,袁洪直視馬超,沉聲說道:“馬超,你我賭斗一場,不以道法分勝負,只以武藝論高低。若你敢應,無論勝負如何,我都將這葫蘆還你妖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