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482 三顧茅廬

在曹操看來,這袁洪或許神通不差,但畢竟修為在那兒呢。想那馬超以一人之力獨斗自己和玄妃,還能取勝,這袁洪哪里會是馬超之敵?
    看著自信滿滿的袁洪,曹操不知道該怎么說好了。要是說吧,恐怕惹得袁洪不悅。要是不說吧,萬一袁洪死在馬超手里,那事兒可就大了。
    袁洪可不了解曹操心里想些什么,對身對其身后眾師兄弟道:“走,且于關下會那馬超一會!”
    袁洪此言一出,眾人紛紛稱善。今日至此,本就是奉了陳九公之命來陳留助陣,又豈會畏戰?
    看著一起向關下走去的眾人,曹操一把拉住走在最后面的郭嘉,“奉孝,那馬超……”
    “嗯?”被曹操拉住,郭嘉不由得一愣,轉念一笑,“主公可是想一起來?主公放心,我截教諸位師長不似那人教,很好說話的。”
    “這……”剛想說些什么,曹操卻被郭嘉拉著往城下走去。
    來到陳留城下曹操早已命人搭建好的蘆蓬上,袁洪坐在正中間,環視門下眾師弟、師妹,目光落在獅駝王身上,“師弟,且去馬超營前宣戰!”
    “是!”
    獅駝王起身,提刀來在馬超大營前,沖著營前守衛喝道:“去喚馬超出來!”
    二人見獅駝王來者不善,又是從對面過來的,彼此相識一眼,其中一人回身跑入營中。
    片刻之后,只聽大營中傳出陣陣嘈雜聲,似乎是大隊兵馬結集,而后又有號角聲傳出。獅駝王往大營中望了一眼,拖刀回在蘆蓬前,“大師兄,首戰可否由我接下?”
    獅駝王話音剛落,旁邊站起金大升來。“師弟,這首戰應由師兄我來!”
    這時,鄭倫也起身,對金大升、獅駝王道:“師兄、師弟,這一戰應讓與我來!”
    “好了!”袁洪大手一揮,對獅駝王道:“師弟,這首戰就由你來!”
    “多謝大師兄!”獅駝王一聽,心中甚是得意,向袁洪道謝,持刀立于蘆蓬前。
    只聽得一陣馬蹄聲從馬超大營中傳出。緊接著營門大開,馬超率兩萬鐵騎出營。
    來到陣前,見陳留城下蘆蓬中坐著眾人,馬超先是一怔,而后笑道:“還道你曹孟德有何依仗,不想是截教圣人門下弟子前來助陣!”說完,看著那拎刀立于前方不遠處的獅駝王,馬超喚身后眾將道:“誰人出陣斬他首級?”
    馬超話音剛落,萬馬軍中殺出一人。揮槍直奔獅駝王殺去。
    見來人氣勢如虹,周身有黑光繚繞,獅駝王一手一刀,一手在空中一抓。放在鼻前輕嗅,“妖氣!”說起來,當年的獅駝王也是妖族出身,占山為王捕殺血食都是常事。可自拜入陳九公門下后。獅駝王整日吞吐日月之精華,天地之靈氣,早已斷了血食。現在獅駝王的身上。已經沒有了一絲妖氣。
    知來人是妖族出身,獅駝王深吸一口氣,看馬上之人雖為人族,但尋風聞氣應是妖族所化。作為當年妖族十萬大山第一路巡山使,獅駝王猜這出戰之人應是昔日故人。
    一槍刺來,獅駝王一刀斬出,槍刀相交,二人齊齊一震,馬上之人收槍高舉,盯著獅駝王略帶些驚訝的道:“不想你這廝倒有些手段!”
    擎刀在手,獅駝王看著面前之人,此人應為妖族妖神轉世,但轉世后為人身,獅駝王認不出他來。而獅駝王修煉九轉玄功后,早已不是原來半獅半人的模樣,對面之人也認不出他來。
    二人你來我往,斗了二十來個回合,那人于馬上一晃,頂上鐵盔上沖起一縷紅煙,紅煙中一條生有四翼,通體赤紅的蟒蛇向獅駝王撲來。
    蘆蓬上,見那人施展妖法,袁洪沖著常昊笑道:“兄弟,這人手段與你有些像啊。”
    常昊聞言哈哈一笑,望著那與獅駝王爭斗之人,搖頭道:“四翼飛蟒,上古妖族三百六十五妖神之一的飛蟒王,小弟根腳哪里比得上他?”
    就在常昊自嘲之時,飛蟒王元神展翅飛在獅駝王上空,大嘴一張,一口黑煙噴出。
    那四翼飛蟒元神一現,獅駝王就知此人是誰,早就防著他這一手。只見獅駝王用手一指,頂上沖起一道青氣,青氣蒸騰,向外擴散,形成一畝慶云。慶云上三朵青蓮閃爍著陣陣青光,青光瞬間大盛,將獅駝王護在青光之中。那四翼飛蟒元神噴出的黑霧與青光而消散,獅駝王揮刀就斬,手中大刀化作百丈,直向飛蟒元神斬去。
    飛蟒王見自己法術為獅駝王所破,心念一動,那四翼飛蟒元神化作一道青煙沒入飛蟒王頭頂。雙手一震手中槍,飛蟒王掌中槍亦化作百丈,奮力揮槍迎上獅駝王手中大刀。
    自當年妖族被陳九公從十萬大山中驅逐出去后,鯤鵬妖師念妖族羸弱,就將自己所創天妖屠神訣傳下,飛蟒王這些年修煉天妖屠神訣已有小成。而獅駝王雖沒趕上鯤鵬傳法,但卻從陳九公處學到九轉玄功和上清仙法,此時與飛蟒王斗起來,反而占據上風。
    又斗了幾個回合,獅駝王虛晃一刀,跳出圈外。飛蟒王一刀斬空,縱身向獅駝王撲來,獅駝王向后飛退,右手持刀,左手食指沖著飛蟒王連點三下。
    隨著獅駝王食指連點,天色頓時黑了下來,飛蟒王只覺得一陣惡風壓下,一抬頭不禁嚇了一大跳。
    只見黑壓壓一座小山從天而降,飛速向飛蟒王壓下。飛蟒王大驚失色,將身一晃,周身甲胄褪去,其化作一條四翼巨蟒向獅駝王咬去。
    獅駝王為那洪荒異種移山獅子成道,先就有移山之能,見飛蟒撲來,食指一點,那座小山攜萬鈞之勢向飛蟒砸去。
    轟!
    小山砸在地上,四翼飛蟒尾巴被小山壓住,四翼飛蟒連連掙動,卻被山壓得死死的。
    獅駝王哈哈一笑,雙手持刀直向四翼飛蟒斬去。四翼飛蟒掙脫不開尾部壓著的巨石,又見獅駝王殺來,大口一張,滾滾紅煙從四翼飛蟒口中噴出。
    獅駝王沖入彌漫紅煙之中,周身青光閃爍,阻隔紅煙入體。手中刀一卷,一道刀芒直撲四翼飛蟒。
    一聲犀利的叫聲從紅煙中傳出,就在獅駝王本以為四翼飛蟒頭被自己斬下之時,一道紅光從紅煙中竄出。
    紅光中正是那四翼飛蟒,剛剛獅駝王一刀讓四翼飛蟒感覺到了危急,不惜斷尾脫身。
    而斷尾沖出紅煙,直撲獅駝王的四翼飛蟒卻撲了個空。在周圍望去,卻是不見了獅駝王蹤影。
    突然,一陣惡風呼嘯而至,黑風中一條身長百丈,生有兩翅,鉗如利刃的大蜈蚣飛在四翼飛蟒身上,將齊減做兩段。
    斷做兩截之后,那四翼飛蟒仍在地上不斷翻滾,獅駝王現出身來,揮刀將其斬做數段。
    誅了這妖神,獅駝王飛身來在蘆蓬前,向袁洪一拜,口中道:“大師兄,師弟我幸不辱命!”
    “好!”看到獅駝王施展上清仙法護體,又以九轉玄功的變化之術誅殺那四翼飛蟒,袁洪大喜,對其道:“師弟稍歇片刻,且讓其他同門展露一下手段!”
    誅殺了飛蟒王,獅駝王只覺得靈臺處一陣清明,聽袁洪之言,點了點頭,來在蘆蓬上坐定。
    與袁洪不同,看到獅駝王誅殺飛蟒王,馬超面色一變,喚道:“窮奇!”
    馬超身后走出一人,來在馬超馬前。此人身高九尺,面若青瓜,滾圓的頭上稀疏的幾根青發。
    看著窮奇,馬超問道:“窮奇,在妖師來至之前,務必要將這截教弟子拖住!”
    “好!”聽馬超之言,窮奇雙手一翻,現出雙刀,飛身來在陣前,沖著蘆蓬上喝道:“妖教窮奇在此,哪個過來送死?”
    “窮奇休得猖狂,我來會你!”就在金大升、鄭倫相繼起身向袁洪請戰之時,一個脆生生的聲音自蘆蓬中響起,而隨著聲音響起,一道瘦小的身影沖出蘆蓬,來在陣前。
    窮奇定睛一看,只見出戰之人是個娃娃,面如傅粉,唇若涂朱,鬢挽青云,有四尺來高,小胳膊小腿。但這上古妖神有是看出,這娃娃一雙黑漆漆的眼珠中,閃爍著陣陣青光。當即放下小視之心,一分手中刀,沉聲道:“童兒是誰人門下?”
    這出戰的童子,不是別人,正是陳九公門下親傳弟子紅孩兒。聽窮奇之問,紅孩兒沒有答話,冷笑一聲,“憑你也配問我恩師名諱!”
    “找死!”窮奇聞言大怒,縱身一躍,雙手揮刀,使一個雙峰貫耳,齊奔紅孩兒頭顱斬去。
    紅孩兒雙腳一蹬,整個人向后一翻,躲開窮奇雙刀,手中現出一條長槍,一槍直奔窮奇胸口刺去。
    蘆蓬中,見紅孩兒與窮奇斗在一起,又沒能出戰的金大升、鄭倫不禁暗惱。而仲由見紅孩兒出手,不禁有些擔心,“大師兄,圣嬰師兄可能敵得過那妖神?”
    聽仲由之問,袁洪看了窮奇一眼,面色一正,點頭道:“圣嬰師弟雖不如那萬年老妖法力深厚,但身懷至寶,想來不會有失。”
    袁洪說的不會有失,就是紅孩兒不會有性命之憂。聽袁洪這么說,仲由放下心來。而這時,顏回望著對面端坐白馬之上,氣定神閑的馬超,不禁眉頭微皺,“大師兄,那馬超似有蹊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