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475 錦馬超

東海,金鰲島,羅浮洞中。
    金霞童子傳旨歸來,連見陳九公。剛一進洞,就聽陳九公吩咐道:“金霞,汝再走一趟花果山,命袁洪先來見吾!”
    “是,老爺!”金霞童子知道明日陳九公就要盡派門下弟子下山,前往陳留助戰。這樣的話,明日一早,就要擊響懸掛在羅浮洞前的玉磐召集門下弟子。而現在單獨召見袁洪,想來是有要事。
    出了羅浮洞,金霞童子飛到東海之濱花果山,將那正在洞前打熬肉身的袁洪叫至金鰲島。
    來在羅浮洞中,袁洪恭恭敬敬的向陳九公行禮。
    陳九公雖重規矩,但不喜太多禮數,平日門下弟子一拜,陳九公就讓他們起來了。
    可今日,袁洪跪在面前,陳九公沒讓他起身,而是開口問道:“袁洪,你入為師門下有多少年了?”
    聽陳九公問話,袁洪思索片刻,恭敬的答道:“回老師,弟子自封神之時入老師門下,至今已有二千三百一十五年。”
    “嗯。”陳九公點了點頭,又向袁洪問道:“當年入門時,為師傳你九轉玄功。時至今日,玄功幾轉?”
    “回老師,弟子愚鈍,玄功剛剛六轉!”
    “短短兩年多年,就已玄功六轉,通臂猿猴果然得天獨厚。”這時,陳九公開口贊嘆一句,讓那跪著的袁洪心中一喜。
    今日被金霞童子單獨叫來,袁洪還以為自己做了什么錯事惹得陳九公不滿。而在一開始,陳九公表現出來的嚴肅,也把這個猴子給嚇住了。現在聽陳九公開口夸贊自己,袁洪心里高興,臉上卻沒表露絲毫,“弟子有今日成就,都是老師悉心教導。弟子……”
    “行了!”還沒等袁洪說完,陳九公揮手打斷袁洪。陳九公知道他這番話跟他那幾個師弟學的,不然這猴子哪能說出這么得體的話來。
    見陳九公似有不耐,袁洪連忙噤聲,低頭不言。
    看到袁洪的神色變化,陳九公心頭一軟。猴子天性本就好動,通臂猿猴更是如此。前世讀過西游記,陳九公知道那孫悟空是什么性格,也惹出了多大的麻煩。現在看看袁洪,陳九公不禁想到是不是平日自己對他管的太嚴了。
    想到此處。陳九公心底一嘆,對袁洪說道:“起來吧,坐下與為師說話。”
    “是。”聽陳九公語氣溫和下來,袁洪長舒了一口氣,坐在羅浮洞中屬于自己的那個蒲團上。
    看著袁洪,陳九公道:“九轉玄功,乃道祖所創玄門護教神通,你能練到第六層已是不易。”陳九公這話不假,想那西游記中與孫悟空大戰的楊戩不過才將玄功五轉。那都什么時候了。現在袁洪就將九轉玄功修煉到了第六轉,相當于大羅金仙。
    這回袁洪沒在拍馬屁,而是撓了撓腦袋,嘿嘿一笑。
    陳九公見袁洪流露真性情。不由得慨嘆這猴子這么多年,還是這么質樸,面上不由得露出笑容。
    一時間,羅浮洞中。師徒相視而笑,氣氛十分溫暖。
    但陳九公今日召袁洪來此,卻是有事。雖不想,但有些話不得不說。只見陳九公面色一正,沉聲道:“今日為師命金霞喚你來,卻是有一事。”
    見陳九公神色變幻,袁洪也嚴肅起來,“老師有事盡管吩咐!”
    “當年為師傳你九轉玄功,賜你定海神針,是想讓你為截教護法,護吾截教。”說到此處,陳九公頓了頓,然后搖頭道:“早年你入門時日較晚,而今三界風云變幻,能人輩出,這截教護法之位你做的卻是有些不稱職啊!”
    什么是截教護法?應當是截教第一打手。也就是說,在陳九公不出手的時候,截教有什么戰事,都應該由袁洪頂上。
    可就像陳九公說的,如今的三界能人輩出,多少大神通者現世,就袁洪這兩下子又能斗得過誰?
    聽陳九公此言,袁洪面色一紅,有些慚愧的說道:“弟子無能,有負老師厚望。”
    陳九公搖了搖頭,道:“不是你的錯,是為師為難你了!”
    “老師!”袁洪心頭一顫,起身跪在陳九公面前,“老師,弟子以后日夜苦練,必不負老師厚望!”
    “來,起來!”陳九公起身,拉起袁洪,拍著袁洪肩膀道:“你是為師首徒,當為吾截教爭天下氣運。莫要怪為師難為你,你要在此次量劫結束前將九轉玄功修煉到第七轉。”
    “這……”袁洪一聽,不由得有些擔心。他這玄功第六轉就花了近千年,想要第七轉恐怕沒那么快。
    見袁洪臉色,陳九公就知道他擔心什么,拉著他在案前坐下,陳九公用手一指,一個金色的葫蘆出現在袁洪面前。“徒兒,你可知這是什么寶物?”
    “這個……”袁洪哪里認得,撓了撓頭,“老師,徒兒不認得。”
    將金葫蘆往袁洪面前一推,陳九公笑道:“此乃妖族鎮族至寶——招妖幡!”
    “啊!”剛要伸手去摸金葫蘆的袁洪,聽陳九公之言,手好像觸電一般,猛地抽了回來。
    別忘了這袁洪也是妖族出身,在入截教之前,袁洪拜的是妖族圣人。對那妖族至寶招妖幡,袁洪卻是有所耳聞。沒想到今日這招妖幡就出現在自己面前,袁洪不敢去摸,只是左右觀看。
    端詳了一會兒,袁洪沖陳九公笑道:“老師,還是您厲害,連這等寶物都能弄到手。”
    聽袁洪之言,陳九公哈哈一笑,對其說道:“徒兒,你且將這寶物收起,明日往陳留城與妖族換一番機緣!”
    “什么機緣?”
    ……
    第二日一早,金霞童子走出羅浮洞,用手一指,羅浮洞前那塊三尺高的大石頭上出現一玉磐。金霞童子從袖中取出一個小錘,在玉磐上敲了三下。
    金霞童子奉陳九公之命,掌截教敲鐘、擊磐,若敲金鐘,則截教上下皆至金鰲島羅浮洞前。而敲玉磐,則是召喚陳九公門下親傳弟子來羅浮洞。
    玉磐一響,陳九公門下弟子,無論是親傳弟子,還是記名弟子,不管是在花果山的,還是在分布在金鰲島上的,亦或是在天庭的洪錦,在地府的獅駝王,皆從四面八方趕往金鰲島。
    羅浮洞前,陳九公門下弟子袁洪、朱子真、楊顯……鄭倫、洪錦、紅孩兒、仲由、顏回……六耳、蝎玉皆至。
    坐在羅浮洞前高臺之上,陳九公目光從眾弟子身上掃過,“袁洪!”
    “弟子在!”聽陳九公呼喚,袁洪一步跨出,躬身向陳九公一拜。今日的袁洪,頭戴鳳翅紫金冠,身披鎖子黃金甲,金絲步云,完全不似往日道家弟子打扮。
    看著袁洪,陳九公似乎很滿意,點了點頭,吩咐道:“袁洪,今日以你為首,帶你這些師弟、師妹前往人間兗州陳留城,助曹操破那馬超!”
    “弟子遵命!”
    陳九公吩咐了袁洪,又對眾弟子道:“此去要聽你們大師兄的話,也莫要弱了我截教威風!”
    “弟子謹記老師教誨!”
    “去吧!”
    眾弟子在袁洪的帶領下拜別陳九公,起身離去。坐在高臺上,陳九公望著自己那些門人弟子,臉上流露一絲苦笑,“我雖為圣人,不知在這大劫之中,能護得門下幾人。”
    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走到臺前,向陳九公一拜,“教主,項羽愿望人間,助諸位道友一臂之力!”
    自當日陳九公留項羽在金鰲島上,平日陳九公講道,項羽就在一旁旁聽。陳九公不講道時,項羽也不亂走,或在島上與陳九公門下論道,或在洞中修煉。今日聽陳九公派遣門下弟子下山,項羽要隨行,卻是想保護袁洪等人。
    聽項羽之言,知道這位祖巫的好意,陳九公先是輕嘆一聲,而后微笑道:“是福是禍,自有定數,隨他們去吧!”
    項羽聞言,不再多言,向陳九公一揖,就要退去,卻聽陳九公道:“祖巫且隨吾進洞。”
    “是!”項羽大喜,跟在陳九公身后進到羅浮洞中。
    卻說陳九公門下眾弟子,離了金鰲島,從東海一直飛到人間,來在人間,袁洪喚來日游神詢問兗州陳留城所在方位。那日游神一見袁洪這勾陳大帝,可是嚇了一大跳,直接放棄了自己本該巡視人間的任務,親自指路,帶著袁洪來在陳留城。
    今日一早,曹操就帶著玄女、郭嘉在城頭等候。見一片青光在東方閃爍,就知截教弟子已入人間。當青光越來越近時,曹操看到了來人。可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曹操的心卻越來越涼。
    以曹操的修為,能夠看得出來,這些人里面屬領頭的袁洪修為最高,但袁洪走的似乎是錘煉肉身的路子。想想那馬超,不光有準圣修為,肉身也強橫無比,袁洪在他面前,恐怕連三個回合都走不過去。這時的曹操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這是第一批,稍候還會有截教高手至此。想到此處,曹操略微安心,上前與袁洪等人見禮。
    與曹操不同,見袁洪等人駕臨陳留,郭嘉忙不迭地上前,挨個參拜。畢竟在這些人中,自己師祖鬼谷子也算是小的。
    而就在雙方互相見禮之后,袁洪說出了一句讓曹操心涼的話。只聽袁洪道:“曹公放心,袁洪這就出戰,必敗那馬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