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80 六魂幡

卻說那玄妃出城,命曹仁、曹洪率軍與馬超麾下鐵騎廝殺,自己手持一把長劍,殺向龐德。
    龐德正與曹操廝殺在一起,只聽背后一陣殺氣傳來,這龐德將身一晃,現出九頭十八臂之相,持九口大刀,十八條手臂掄起,漫天刀光,將曹操、玄妃籠罩在刀光之下。
    龐德九頭十八臂之相并非道家玄功,也非佛門金身,九頭是陸吾真身本就有九首,十八只手臂卻是妖族天妖屠神訣所出。
    見這龐德悍勇,玄妃輕喝一聲,“雙劍合璧!”手中倚天劍上寒光閃爍,劍尖前三尺劍芒吞吐,一道道倚天劍氣向龐德殺去。而曹操往玄女身前一靠,手中青釭劍向上一掃,道道青釭劍氣橫空,將龐德一刀刀盡數防住。
    玄妃、曹操二人一攻一守,一個發動的攻擊如疾風暴雨,一個防得密不透風,饒是龐德九頭十八臂悍勇,也漸漸落于下風。
    有曹操在旁防御,玄妃完全不用理會龐德攻擊,只將手中倚天劍使開,劍氣、劍影漸漸的在龐德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被這二人攻得火大,龐德大喝一聲:“且來天上一戰!”說著,將身一躍,整個人飛在空中。
    曹操、玄妃相視一人,二人攜手飛起,來在空中。
    望著對面一手持劍,一手相挽的曹操、玄妃,龐德大笑道:“好一對神仙眷侶,玄帝、玄妃,汝二人轉世人族也就罷了,怎得還輪回至此?”
    聽龐德之言,知自己身份被其識破,曹操哈哈一笑,“是非因果,才有今日之曹操。妖圣,吾夫婦二人當年與東皇陛下有舊,今日不想與妖族為敵,還望妖圣行個方便!”
    龐德聞曹操提起東皇太一,先是一怔,而后搖頭,“為吾妖族氣運,還恕陸吾得罪了!”話音剛落,龐德將身一晃,收起九頭十八臂法身,而手中刀也換成了那九尾靈光鞭。
    陸吾將九尾靈光鞭一抖,噼啪聲響,道道銀光,漫天鞭影。
    曹操、玄妃還是一人攻,一人守,但那龐德持九尾靈光鞭在手,戰力憑增數倍。
    又斗了幾個回合,曹操眼中寒光一閃,從袖中取出一寶,擊在空中。
    這寶物四四方方,似一塊銀磚,但在空中一轉,一分為二,一左一右,齊向龐德頭顱打去。
    龐德見寶物擊來,一震手中九尾靈光鞭,九尾靈光鞭連連顫抖,將玄妃催動倚天劍射出的道道劍氣擊散,同時回鞭至頭頂,來擋那銀色的寶物。
    九尾靈光鞭乃陸吾尾毛所出,用之對敵可謂是得心應手,這九尾靈光鞭起,迎上那兩塊銀磚,但沒有龐德想象中九尾靈光鞭將兩塊銀磚抽飛,而是仿佛打空了一般,兩塊銀磚穿過九尾靈光鞭,迅速合成一塊,直擊在龐德頭頂。
    啪!
    龐德受了一記,整個人翻身從空中跌落,重重的摔在陳留城下。多虧這龐德非是凡人,否則這一下絕對叫他粉身碎骨。
    見龐德中招,曹操將青釭劍交于右手,左手伸出。玄妃左手持倚天劍,右手放在曹操左手中,二人攜手,飄然落下,直奔那被西涼鐵騎圍著的龐德殺去。
    二人持劍,攜手殺入戰團,所過之處,西涼鐵騎一片片的死去。但這些西涼鐵騎悍不畏死,從四面八方向龐德所在之處涌來,用性命保護龐德。
    曹操、玄妃面無表情,不管前面有多少人,二人二劍,硬生生殺出一路。不到片刻,死在二人手下的西涼鐵騎已有萬余。
    就在這時,只聽得一陣破空聲傳來,一銀盔、銀甲,外罩銀袍,手持一條長棍,威風凜凜,樣貌堂堂。
    此人御空飛來,西涼鐵騎與羌族狼騎紛紛吶喊,一時間,這些騎兵好像忘記了生死,不斷向曹操、玄妃以及曹操麾下軍隊沖擊。
    “莫非此人就是那西涼錦馬超!”看著飛來之人,曹操心頭一動,翻手一劍斬出,劍光一閃,面前十余鐵騎紛紛化作血霧。
    而那飛來之人見曹操殺人,大喝一聲:“馬超在此,曹賊受死!”說著,將身一縱,就來在曹操身前,輪棒就打。
    曹操揮手中青釭劍相迎,擋住馬超一棍,頓時只覺得手臂一麻,青釭劍險些脫手。與曹操相伴多年,玄妃見狀知馬超驍勇,連忙催動倚天劍,發出道道劍氣將馬超殺去。
    劍氣襲來,馬超也不避閃,將身一晃,頂上現出一片碧綠色的妖云,滾滾妖云中,一點翠綠色的火光沖起。
    一盞碧綠色的神燈托在妖云上,發出陣陣碧綠色的火光將馬超護住,劍氣襲來,打在火光上,卻破不得分毫。而馬超有寶物護身,一條大棒輪開,只殺得曹操、玄妃只有招架之功,無有還手之力。
    武藝高強,殺伐絕勇。這八個字用在馬超身上真是太恰當了,以法術催動靈寶護身,仗著強橫的肉身,精湛的武藝,馬超一人獨斗曹操、玄妃,還大占上風。
    陳留城頭,見曹操、玄妃不支,郭嘉連忙下令鳴金收兵。
    陳留城門大開,吊橋緩放下,曹軍在典韋、許褚、曹仁、曹洪、于禁的帶領下向城中撤去。曹操、玄妃身先士卒,帶著親兵斷后。并非是二人想要犯險,而是那馬超根本不容二人就此離去。
    見馬超一棒砸下,曹操連忙揮劍擋住,而擋住馬超這一棒,曹操整個人一震,一口鮮血噴出。
    看到曹操吐血,玄妃大急,將手中倚天劍一拋,張口噴出一口精血,那倚天劍上寒光大作,在空中一晃,化作百丈長的巨劍想馬超劈下。
    面對玄妃全力一擊,馬超大喝一聲,頂上碧綠色的妖云涌動,妖云上托著的神燈噴出烈焰,擋住倚天劍。
    再看玄妃,一手拉著曹操,一手掐劍訣,倚天劍一化二、二化四……千千萬萬把倚天劍向馬超刺去。
    馬超將手中鐵棒輪開,漫天棒影,將一把把倚天劍絞碎。而這時,玄妃已經帶著曹操飛上陳留城頭。
    看著地上被自己打成蛇形的倚天劍,馬超冷哼一聲,看著落在陳留城頭的曹操、玄妃,本想以力破城,卻聽耳旁傳來了胞弟馬鐵的呼聲,“大哥,龐將軍恐怕要不行了!”
    “什么!”馬鐵不知道龐德的身份,馬超卻知道。一聽馬鐵說龐德要不行了,馬超連忙跑到龐德身前,卻見龐德雙眼圓睜,眼中無神。
    “不好!”馬超連忙抱起龐德,向大營飛去,而馬鐵則指揮大軍回營。
    陳留城頭,看著馬超撤軍,曹操、玄妃、郭嘉皆松了一口氣。剛才如果馬超仗力攻城,則陳留不保。而陳留一破,整個兗州就不復存焉。
    馬超剛剛退軍后不久,曹仁等將清點傷亡,告之曹操損失過半,曹操輕嘆一聲,搖頭不語。
    就在這時,一朵祥云從東方飛來,只見云上立著一童子。曹操、玄妃見這童子,心里只有兩個字“華麗”!
    為什么說這童子華麗呢?原來這童子身穿一身金色道袍,而且這道袍上繡金絲,那一條條金色閃爍著道道金光。
    童子的這身行頭讓曹操、玄妃驚訝,而一旁的郭嘉看清這童子樣貌,緊走幾步屈膝拜道:“弟子郭嘉,拜見金霞師伯祖!”
    不錯,這童子正是陳九公座前金霞童子。別看金霞童子不過是個童子,但整個截教沒人敢不把他當回事。像袁洪、朱子真這些入門較早的。見到金霞要叫師弟。像仲由、鬼谷子他們,看到金霞童子,還得恭恭敬敬的叫他一聲師兄呢。而郭嘉是鬼谷子徒孫,見到金霞童子,也得大禮參拜。
    一聽郭嘉對這金霞童子的稱呼,曹操眼前一亮,知道其是截教弟子,連忙迎上,向金霞童子一禮,“不知仙童駕到,操有失遠迎!”
    金霞童子連忙閃身讓開,沒敢受曹操一禮,反倒向曹操打一稽首,“金霞不過是老爺身前童子,豈敢受曹公大禮!”
    “原來是截教圣人座前童子!”曹操心頭一顫,忙向金霞童子問道:“不知截教圣人有何旨意傳下?”對于現在的局勢而言,若是沒有截教相助,曹操危矣。所以他十分希望,能從金霞童子口中聽到好消息。
    金霞童子也沒讓曹操失望,正色道:“老師命金霞來此告之曹公,明日老爺坐下首徒袁洪大師兄,將帶老師門下弟子至陳留助曹公一臂之力!”
    “多謝圣人大恩!”一聽截教弟子明日即至,曹操大喜,忙向東方一拜,意為拜那在東海的陳九公。
    傳完陳九公旨意,金霞童子拒絕了曹操的挽留,駕云離去。而曹操則帶玄妃、郭嘉回府議事,商議的事情不是別的,是如何在城外搭建蘆蓬,迎接袁洪等人。
    最后,郭嘉想出了一個主意,派人往馬超大營送信,言明日午時于陳留城下對陣。
    大營之中,中軍帳內,馬超接到曹操來信,冷笑一聲,對那信使道:“且告訴曹賊,明日午時,洗凈了脖子等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