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7)     

截教仙479 萬仙陣


    陸吾,上古十大妖圣之一,當年隨兩大妖皇南征北戰,立下赫赫威名。玄妃沒想到那龐德竟然是陸吾所化,在陸吾有心算無心之下,玄妃吃了個大虧。
    陸吾頂上盤著一條巨蛇一般的物什,叫做九尾靈光鞭。要知陸吾真身原形乃是開明獸,有九首九尾,其尾每千年褪一次毛發,這毛發實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寶,一絲有千斤重,可切金斷玉,鋒銳至極,又曲直如意,水火不侵,陸吾集無數歲月所取,煉制成了這通靈變換的神鞭,端的厲害非常。
    玄妃的生死劍皆乃上品先天靈寶,雙劍合璧,威力大增。平日在玄妃手中使來,山岳都可劈,川流亦可斷。但吃得此鞭一纏一繞,竟是凝滯起來。
    玄妃大驚,連忙運轉法力催動雙劍。可那陸吾已用九尾靈光鞭纏住了雙劍,豈會放其就此離去。只見陸吾巨大的腦袋一揚,向九尾靈光鞭噴了一口精血。
    那九尾靈光鞭得陸吾一口精血,頓時華光大作,這寶貝猶如銀蛇吐信,靈動異常,瞬間將玄妃生死劍纏了個結實。想那玄妃生死劍平日犀利無比,但被九尾靈光鞭纏住,不但割不斷此鞭,還無法脫身。
    而纏住九尾靈光鞭后,陸吾巨大的身軀往前一沖,張開大口,九張大口如九個火山一般,噴出熊熊烈焰。
    玄妃見陸吾勇猛,自己雙劍又被其收走,無有靈寶在手。玄妃化作一道玄光向陳留方向飛去。而玄妃一走,其帶來的大軍皆陷于火海。
    將身一晃。陸吾收了真身,將九尾靈光鞭和玄妃生死劍收起,重新變回西涼大將龐德,在跨上手下人牽來的戰馬后,龐德帶著四萬鐵騎繞過火海回雍州去了。
    玄妃飛回陳留,見曹操在城頭焦急的等候,玄妃見到曹操,美目之中有那淚水流下。
    本來看到玄妃獨自歸來。曹操就有些驚訝,在曹操看來,馬騰都死了,區區一個龐德應該折騰不出來什么風浪。可此時見玄妃落淚,曹操暗道不好。
    落在陳留城上,玄妃一下撲入曹操懷中。眾曹軍將士看到這一幕,紛紛低下頭。或將臉轉了過去。
    曹操猜到玄妃吃了敗仗,但在這位梟雄心中,此時安慰玄妃應該是最重要的。曹操搬過玄妃的臉,輕輕擦去面上淚水,溫柔的問道:“怎么?出了什么事了?”
    “那龐德乃妖族陸吾,吾非其敵手。連玄妃生死劍也被他奪去了!”
    “陸吾?”要不是聽玄妃說那龐德就是陸吾,曹操也不會相信。想那馬騰,連個大妖都不是,陸吾這上古妖圣竟然會屈居馬騰麾下,卻是透露著一絲詭異。
    “不錯。就是陸吾!”提起陸吾,玄妃恨得牙根癢癢。惡狠狠的說道。
    曹操哪會不相信玄妃說的話,但此事卻有蹊蹺,曹操輕輕安慰玄妃幾句,帶著她下了城樓,回到府中,命人請郭嘉過府。
    玄妃也知此時當以何事為重,在郭嘉到來之前,就起身離去,而曹操坐在室內,面色不斷變幻,不知道這位曹丞相心里在想什么。
    郭嘉推門而入,看著臉色發青的曹操,不由得愣在門口。
    聽見推門聲,見是郭嘉,曹操臉色回轉,向郭嘉道:“操失態,卻是讓奉孝見笑了。”說著,曹操一直自己對面,示意郭嘉坐下。
    走到案前,與曹操相視而坐,郭嘉看著曹操問道:“主公,嘉聽過玄妃娘娘獨自歸來,可是碰到了什么麻煩?”
    曹操對郭嘉也不隱瞞,將那西涼大將龐德就是上古妖族大圣陸吾一事與郭嘉說了,然后又將自己的懷疑說給郭嘉。
    仔細聆聽曹操的猜測,待曹操說完,郭嘉也面露困惑之色。半響過后,郭嘉勸曹操道:“主公,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無論妖族有什么手段,我等接著便是!”
    聽郭嘉此言,曹操點了點頭,“奉孝說的不錯,事已至此,操倒要看看他妖族有何手段!”
    ……
    就在馬騰命喪盤龍谷中時,錦繡天媧皇宮中,女媧娘娘睜開雙眼,冷哼一聲,“好個陳九公,竟然派門下晚輩弟子入劫!”說到此處,女媧娘娘對身旁彩鵲道:“彩鵲!”
    “娘娘!”
    “去傳吾命,命金烏、鯤鵬、混沌、山河、造化五人率西極地部妖族妖族前往人間!”
    “是!”
    當年女媧娘娘在西極立教,天下散妖紛紛往西極入妖教。而后,女媧娘娘重整妖族,將妖族分為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八部,并稱妖教八部。
    在得到女媧娘娘命令后,金烏太子、鯤鵬妖師、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造化童子下界,前往西極,召地部妖族,穿過西牛賀洲,入地仙界來在西涼。
    馬騰死后,接任馬騰的不是曹操所想的龐德,而是馬騰之子馬超。這馬超自幼不凡,十三歲就威震西涼,十六歲時整個西北無人能敵。特別是在西北異族羌人之中,馬超神威赫赫,被羌人尊稱為神威天將軍。
    在打出為父報仇的旗號后,馬超興兵二十萬,其中十萬為西涼鐵騎,另外十萬為羌族各部鐵騎。
    二十萬鐵騎穿過涼州、并州,長驅直入攻入兗州,直撲陳留。
    望著城外萬馬奔騰,曹操目光掃過城頭上自己麾下將士,發現這些人大多面色蒼白,似是為那萬馬奔騰之相嚇到了。
    “主公!”這時,郭嘉走到曹操身旁,低聲喚了曹操一句。
    “嗯?”
    郭嘉正色道:“請主公派人在城外搭建蘆蓬,準備迎接吾截教諸位師長!”
    郭嘉這句話落在曹操耳中無異于天籟之音,其實在曹操看來,別說他馬超有二十萬鐵騎,就是有二百萬,曹操也不在乎。曹操怕的是那妖教,怕的是那妖教圣人女媧娘娘。現在聽郭嘉這么說,曹操心里有底了。
    可是,馬超二十萬鐵騎在城外不住的向陳留城揚射放箭,在這種情況下,誰能出城搭建蘆蓬?不說出城被馬超軍射殺,就算能搭起蘆蓬,也會為其大軍所毀。
    看著城下耀武揚威的西涼鐵騎、羌族狼騎,曹操眼中寒光一閃,對郭嘉道:“奉孝,看來只有先敗他們一陣方可!”
    郭嘉點了點頭,二目盯著城下那身穿金甲的大將,從袖中摸出天殺箭,“待嘉先誅此人!”
    “慢著!”見郭嘉要祭起天殺箭,曹操連忙一把拉過郭嘉,“那馬超軍中似有高人,奉孝且不可輕舉妄動!”
    “無妨!”聽曹操之言,郭嘉知道自己主公心中顧慮,對曹操笑道:“主公放心,這天殺箭并非是嘉之物,乃是師祖予嘉防身。那妖族若想鎮壓此寶,無異于死路一條!”
    說完,郭嘉運轉上清仙法,催動天殺箭。只見那天殺箭化作一道血光從郭嘉手中竄出,直奔城下那員大將射去。
    這身穿金甲之將,正是馬超族弟馬岱,今日奉馬超之命前來關前叫陣,見曹操收關不住,以為曹操害怕,心中一股豪氣頓生,便在關前走馬盤旋,以示威風。
    可不想,城頭有人對他出手,天殺箭一出,一道血光刺穿馬岱頭顱,馬岱翻身落在馬下絕氣身亡。
    馬岱一死,隨馬岱來至關前的西涼鐵騎、羌族狼騎都驚住了,他們都沒反應過來馬岱是怎么死的。可就在這時,陳留城門大開,曹操親率曹軍殺出,失了主將的騎兵士氣正落,被曹軍一沖,稀里糊涂的敗下陣來。
    而在曹操揮軍掩殺之際,一陣號角聲從西方傳來,然后就聽馬蹄聲陣陣,西涼大將龐德率大軍殺至。
    在城頭觀戰的郭嘉見龐德揮軍殺來,就向命人鳴金收兵,可卻聽見一人喝道:“奉孝且慢,待吾出城助曹公一臂之力!”
    聽到這個聲音,郭嘉就是不回頭也知是誰。因為現在整個陳留,就只有那么一個女人,就是玄妃。
    不待郭嘉說話,玄妃招呼一聲,有曹操族弟曹仁、曹洪率一萬二千輕騎隨玄妃自城中殺出,去助曹操。
    郭嘉知道玄妃是怎么想的,無非就是憑她和曹操二人之力誅殺那龐德,可若能殺龐德則好,殺不得龐德,可就麻煩了。
    “文則!”
    “末將在!”聽郭嘉呼喚,一將走到近前,正是曹軍大將于禁。
    往城下一指,郭嘉道:“我與你五萬精兵,你帶兵出城,直攻馬軍腹地,從中將其軍截斷,使其前后不能兼顧!”
    “末將得令!”
    于禁率軍出城,郭嘉心底發出一聲輕嘆。如今曹操占了大個半天下,麾下披甲之士不下百萬。但地盤太大,縱使擁兵百萬,因要駐守的城池太多,才使曹操在與馬騰、馬超之戰中兵力顯得捉襟見肘。
    而且這西涼鐵騎被妖族以道兵之法祭煉,個個不畏死,廝殺起來,完全是一個個不要命的瘋子。俗話說殺敵一萬,自損八千,與那馬騰一戰,曹操雖勝,但損失的卻比馬騰還要多。今日馬超率二十萬鐵騎叩關,整個兗州也只有兵十萬,在兵力上完全處于下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qidianco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