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477 萬仙

首陽山,八景宮中,老子聽從金鰲島回來的玄都大法師轉述陳九公的一番話后,玄都大法師能夠清楚的看到,在自己老師眼中燃起了熊熊怒火。
    “玄都!”
    “弟子在!”
    “速去敲響金鐘,喚那澐仧、燚恴歸來!”
    “是!”
    八景宮外金鐘一響,地仙界上所有的人教弟子紛紛向首陽山飛去,當然也包括那在北俱蘆洲岷坍山一帶偷偷傳道的澐仧、燚恴二人。
    首陽山上的鐘聲自然是瞞不過陳九公,鐘聲入耳,陳九公微微一笑,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到爐中即將成型的靈寶上。
    那澐仧、燚恴剛走,手捧青萍劍的金霞童子就落在岷坍山上,向四方眺望,見周圍村落上盡浮著一層赤光,金霞童子不由得冷哼一聲。
    將青萍劍抽出鞘,金霞童子將其祭起,青萍劍在空中一轉,化作千萬劍氣橫掃,只聽得一聲聲慘叫傳來,一個個村子被鮮血染紅。
    見四方赤光漸漸散去,金霞童子伸手一招,一道道劍氣消散,青萍劍自動飛入鞘中。金霞童子懷抱青萍劍就要離去,卻聽得一陣破空聲傳來,一個身穿黑衣的老者出現在金霞童子面前。
    老者目光向四方一掃,兩道狹長的眸子中閃過著陣陣寒光,口中道:“小娃娃好歹毒的心腸!”
    金霞童子看著是童子模樣,但夏啟年間得道。至今不知多少年矣。只不過在陳九公身旁,金霞童子一直以這番模樣示人。聽著老者之言。見其修為不過金仙,金霞童子就要祭起青萍劍將此人誅殺。
    可剛要動手,卻有一絲細微的聲音傳入金霞童子耳中。看了看手中青萍劍,金霞童子知道是自己老爺在金鰲島向自己傳令。當即將青萍劍往背后一背,從百寶囊里取出一副彈弓,向那老者打去。
    黑衣老者沒想到金霞童子什么話都不說,直接就出手。金光一閃,黑衣老者被打翻在地。昏死過去。
    收起彈弓,金霞童子來在其近前,一把將其抓起,往東海飛去。
    回到金鰲島,守在金鰲島北岸的陳奇見金霞童子手里拎著個人,忙上前問道:“金霞師兄,這廝是?”陳奇知道。若是截教弟子,金霞童子絕不會這么拎著,想來這黑衣老者不是什么好東西。
    沖陳奇一笑,金霞童子道:“不知道他是誰,突然就冒出來找我麻煩。”
    “什么!敢找師兄麻煩!”聽金霞童子之言,陳奇直道:“師兄。把他交給我,我把他扔到海里喂魚。”
    見陳奇來從自己手里接這黑衣老者,金霞童子連忙往后一退,“師弟萬萬不可,老爺要見此人。”
    “師伯要見他……”
    就那么拎著黑衣老者走進了羅浮洞。金霞童子將其放在一旁,雙手捧著青萍劍來在陳九公面前。“老爺!”
    接過青萍劍,陳九公向金霞童子揮了揮手,“去將六耳喚來。”
    “是!”
    金霞童子退去,陳九公也不理會那昏迷之人,自顧的祭煉靈寶。
    不知過了多久,那黑衣老者醒來,一睜眼就有火光繚繞,連忙將目光挪開。
    漸漸的適應了洞中光線,黑衣老者卻沒有起身,悄悄的打量著洞中的一切。
    在這洞里,最醒目的還是在自己身體不愿處的青色爐子,這爐中熊熊烈焰燃燒,但自己離得如此之近,卻感覺不到一絲溫度。
    “有人!”順著爐火望去,見爐后坐著一人,可黑衣老者怎么也看不清此人面容。一眼望去,此人面上有一陣青光阻隔視線。
    “醒了?”
    那淡淡的聲音入耳,黑衣老者翻身站起,雙眼死死盯著陳九公問道:“你是何人?為何派人截我來此?”
    看了黑衣老者一眼,陳九公淡淡答道:“陳九公!”
    “陳九公?”咋一聽這名字有些熟悉,黑衣老者瞬間想起陳九公是誰,霎時間只覺得一陣巨大的壓力憑空出現在自己四周,壓得他噗通一下坐在地上。
    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黑衣老者連忙翻身跪下,口中道:“小人不知是圣人當面,沖撞之處,還望圣人饒命!”
    “不知者不怪,起來吧。”
    陳九公一揮袍袖,一股輕柔的法力將這黑衣老者托起,“汝名長山?”
    “正是小人。”
    “知道吾為何命童子帶汝來此?”
    “小人不知。”
    陳九公哈哈一笑,對長山子道:“今日予汝一番大機緣可好?”
    “大機緣?”長山子聞言,心中狂喜,暗道難道這位截教圣人要收自己為徒,那可真是太好了。
    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入洞中,六耳進到洞里,向陳九公一拜,“弟子六耳,拜見老師。”
    “免了。”陳九公揮手示意六耳免禮,然后向其問道:“六耳,當年為師與你的舍利,你可煉化?”
    當年陳九公因恨白蓮童子截走戮仙劍,憤然出山誅殺燃燈古佛,奪其乾坤尺與兩顆舍利。那乾坤尺被陳九公祭煉,借其乾坤之力衍化二十四顆定海珠為二十四諸天。而燃燈古佛修煉出來的兩顆舍利子,則被陳九公賜予門下弟子六耳。
    聽陳九公提起那兩顆舍利子,六耳右手在左邊袖里掏出兩枚龍眼大小散發著金光的舍利。
    六耳取出的兩枚舍利子,以陳九公的道行,一眼就可以看出這兩枚舍利還未被其煉化。當即對六耳吩咐道:“將一枚與他!”
    “是。”見陳九公指著那長山子,六耳也不多問,將一枚舍利遞在長山子面前。
    看著那金光閃閃的舍利子,感受其上散發出來的祥和之氣,長山子心動不已,但卻不敢伸手去拿。
    陳九公看到長山子一臉期待之色,又帶著幾分畏懼,微微一笑,袍袖一揮,青萍劍直向長山子刺去。
    青萍劍穿心,長山子仰面朝天,氣絕身亡。陳九公用手一指,六耳手中那顆舍利子飛起,飛在長山子尸體上方一轉,長山子元神從其尸體上飛出,沒入舍利子中。而后那舍利飛出羅浮洞,直向六道輪回飛去。
    見六耳一臉驚訝,陳九公從袖中取出一物,向六耳拋去。
    看到一道黃光飛來,六耳下意識的將其接在手中,只見一把長約三尺,通體金黃,上有乾坤二字的尺子。
    “乾坤尺!”拜在陳九公門下多年,六耳對洪荒大能、珍奇異寶也有所了解。這乾坤尺,六耳曾聽烏云仙、無當圣母他們講過,也知道此寶是頂級先天靈寶。
    捧著乾坤尺,六耳驚訝的望著陳九公,“老師,您這……”
    陳九公道:“當日為師賜你燃燈古佛之金身、舍利,今日為師取你一顆舍利,就將這乾坤尺予你了!”
    六耳聞言大急,“弟子一切皆老師所賜,怎敢那舍利與老師換寶?”
    擺了擺手,陳九公道:“此寶乃天地間第一把尺子,為頂級先天靈寶,妙用無窮,且拿去煉化吧!”
    “弟子……多謝老師!”
    六耳手捧乾坤尺離去,陳九公起身,出了羅浮洞,直往北俱蘆洲飛去。飛在北俱蘆洲上,陳九公來在萬壽山上。
    今日的萬壽山可是與往日不同,只見山前無數身穿灰袍的道人來來往往,這些都是鎮元子門下弟子。
    落在五莊觀前,陳九公見鎮元子帶著清風、明月二童在門外等候。
    “賢弟,隨吾來!”知陳九公今日為何而來,鎮元子拉著陳九公直入五莊觀中。
    被鎮元子拉著往后園走去,陳九公不禁苦笑,自己這個結拜大哥還真是性情中人啊。
    五莊觀中,有兩個園子,其中一個栽種的是洪荒各種靈根、靈草,但不過是些普通貨罷了。而內園中,栽種的是那洪荒第一靈根人參果樹。
    陳九公被鎮元子拉著來在人參果樹前,見人參果樹下擺著一木案,案上擺著一三尺來高,通體火紅的葫蘆。
    看到這葫蘆,陳九公向鎮元子問道:“兄長,這可就是那九九散魂紅葫蘆?”
    “正是!”鎮元子伸手一招,九九散魂紅葫蘆落在鎮元子手中。而后,鎮元子將九九散魂紅葫蘆遞在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袍袖一卷,將九九散魂紅葫蘆收入袖中。這時,卻見鎮元子躬身向自己一拜,陳九公連忙閃身讓開,“兄長,這是作甚?”
    鎮元子起身望著陳九公一笑,“賢弟,此事就全靠你了!”
    聽鎮元子此言,陳九公搖頭笑道:“成圣之機,何等大因果,豈能不還?”說到此處,陳九公似乎想起了什么,“兄長放心,小弟早已落了二字,此事必不會有失!”
    “有賢弟這句話,愚兄就放心了!”鎮元子說完,輕嘆一聲,“可嘆我那紅云老友,平日不沾因果,不惹是非,竟也遭了這般大劫!”
    對于鎮元子這番話,陳九公只能在心底暗暗為這位結拜兄長嘆息。不過,對于此事陳九公也沒有多說,而是將話題轉移到了別的地方。
    兄弟二人交談了一會兒,多是鎮元子問,陳九公答。問著問著,鎮元子眉頭緊皺,“賢弟,那長山子轉世佛門,佛門圣人可會應允?”
    聽鎮元子此問,陳九公哈哈大笑,“兄長,不止吾欠紅云老祖因果,準提佛母也應償還。佛門賢者劫,就是紅云老祖重歸洪荒之時!”(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