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470 九公散寶

鎮元子經陳九公一番勸解之后,決定在北俱蘆洲萬壽山開山門傳道。鎮元子此舉只為傳自己五莊觀一脈道統,并非是要立教。但有陳九公為其張目,這一日天庭玉帝、王母,阿修羅族阿修羅王,地府十殿閻羅皆至,為鎮元子慶賀。
    若不是人參果沒熟的話,鎮元子可能還要趁機開個人參果宴。
    雖說鎮元子不是立教,但他的舉動卻讓人、佛、妖三教圣人感覺到了一些事情。
    八景宮中,老子看著服下靈丹后肉身復活的劉備,問道:“赤帝,有些事可曾放下?”
    聽老子之問,劉備輕嘆一聲,向老子道:“經此一難,前塵往事盡皆放下。”
    “好!”對于現在的劉備,老子十分滿意,“正所謂不破不立,經此一劫,赤帝好比那金鱗化龍,一飛沖天!”
    劉備聞言,長嘆一聲,苦笑道:“輪回二世,皆是無功,不知可還有那一線生機?”
    老子微微一笑,對劉備道:“赤帝莫要灰心,荊襄之地,可為赤帝王霸之基!”
    老子此話一出,劉備心頭一顫,急忙道:“圣人此言何意?”
    對于劉備的問題,老子沒有答話,而是向一旁的金角童子吩咐,“去喚關羽來此!”
    “是!”
    片刻之后,關羽跟在金角童子身后走到八景宮中,關羽向老子參拜,而后起身站在一旁,等著老子吩咐。
    只聽老子開口道:“關羽,汝護送赤帝入襄陽,命劉表將荊襄基業讓與赤帝!”
    “是!”
    在一旁的劉備,聽到老子之言,不由得心花怒放。比起荊州九郡,先前讓與曹**的徐州根本算不得什么,如能得荊襄之地,或許自己還可與曹**、孫堅等人爭奪問鼎天下之機。
    不知這位人教圣人是怎么安排的,這劉表執掌荊州多年,使得荊州兵多將廣,糧草豐盛,水、陸軍皆是精兵,但多年來一直沒參與爭霸天下,就窩在荊州守著他那一畝三分地。
    直至劉備在關羽的護送下來在襄陽城,劉表將整個荊州基業讓予了劉備,各路諸侯才知道原來劉表是太請圣人早就布下的一招暗棋。
    壽春城中,剛攻下壽春沒幾日的曹**,聽到劉表讓荊州與劉備后,面色一陣鐵青。當日出手加害劉備,曹**就想過劉備有回來的一天,可卻萬萬沒想到老子竟然是這樣的安排。
    想想如今自己執掌青、并、幽、冀、兗、豫六州,還有半個揚州,若能得荊州,而霸業可期。不想老子竟然沒將荊州給自己,反倒給了劉備,這樣曹**心中怨恨。
    再想當日佛門派出二佛相助袁術,而人教未派一人前來助陣,曹**不禁想到,是否人教已經放棄了自己。
    想到此處,曹**心底一陣冰涼。曹**心里明白,別看自己現在掌有大半個天下,但沒了人教的支持,別說佛門和妖教,就是巫族也能滅了自己。
    “來人啊!”
    聽到曹**呼喚,侍衛走了進來,向曹**一抱拳,“不知丞相有何吩咐!”
    “速去請郭祭酒來此!”
    “是!”
    不一會兒,一副浪子模樣的郭嘉走入屋內,見到曹**也只是微微一拱手,喚了一聲主公。
    曹**知道郭嘉一向如此,平日就對郭嘉十分縱容,今日更不會因此事責難他。
    與曹**相視而坐,郭嘉清楚的看到曹**眉宇間有著一絲愁煩,“不知主公有何煩心事,嘉能夠為主公排憂解難?”
    將心中顧慮說與郭嘉,而后曹**向郭嘉問道:“奉孝,若人教真的把我舍棄,截教可能助我?”
    郭嘉知道曹**害怕什么,但此事事關重大,郭嘉也不知道該怎么和曹**說。
    見郭嘉不語,曹**長嘆一聲,“罷了,就不為難奉孝。”說著,曹**起身,往內室走去。
    郭嘉抬頭看見曹**有些蕭索的背影,心中不由得一顫,“主公!”
    聽見郭嘉喚自己,曹**止住腳步,“奉孝,**知此事不易,卻是不想叫奉孝為難。”
    搖了搖頭,郭嘉站起身來,少有的正色道:“主公,隨我來!”
    曹**在郭嘉的帶領下出府,來在郭嘉府上,在大院最深處,有處蘆蓬。這蘆蓬與前次與佛門爭斗時,長眉真人帶人搭建的有所不同,這個蘆蓬有兩扇竹門。
    將曹**帶到竹門前,郭嘉剛要推門,突然一拍額頭,對曹**道:“主公且在此稍候片刻,嘉去去就來!”
    “好!”
    走了幾步,郭嘉回過身來,對曹**道:“主公,嘉未回來,千萬不可入內。”
    “奉孝放心,**自省得。”
    片刻之后,郭嘉歸來。再看這浪子,一身潔白的道人,頭戴道觀,腰系絲絳,腳踏麻鞋,任誰也不能把他和平日那個浪子聯系在一起。
    來在竹門前,郭嘉雙手推開竹門,進到蘆蓬之中。
    曹**隨著郭嘉入內,只見蘆蓬內香氣彌漫,抬頭望去,只見上方有一香案,香案上擺著香爐,爐中三柱高香。在裊裊青煙后面,是一副畫像。畫中之人,是個背背長劍的年青道人。
    恭恭敬敬的跪下,郭嘉連拜九拜,口中低聲道:“祖師在上,**郭嘉誠心叩拜……”
    聽郭嘉口里不斷念叨著,多是一些稱頌畫中之人的話,可曹**卻不敢有絲毫怠慢,更不敢有譏笑之意。畢竟那紂王題詩戲女媧的事,在人間廣為流傳。這畫中之人,雖比不得女媧娘娘在人族中的地位,但也不曹**能惹得起的。想了想,曹**一撩衣袍,竟也隨著郭嘉下拜。而且臉上露出的虔誠之色,絲毫不比郭嘉差。
    郭嘉說了足足有半個時辰,突然話鋒一轉,“**郭嘉,奉祖師之命下山輔佐明主,今明主在側,卻有劫難將至,還望祖師開恩,佑我主一統人間,證得人皇果位!”說完,郭嘉再次叩拜。而曹**在其后,跟著郭嘉拜了九拜。
    就在郭嘉、曹**叩拜之時,香爐中三柱高香散發出來的裊裊青煙直沖而起,緩緩的沖出蘆蓬……
    拜了九拜,郭嘉跪直了上半身,雙目微閉,似乎等著什么。曹**也學著郭嘉,靜靜的跪著。
    過了約有半個時辰,郭嘉睜開眼睛,就見那畫像上射出一道青光,青光來在曹**頭頂一轉,從曹**頂門沒入。
    看到這一幕,郭嘉大喜,重重叩首,口中道:“**郭嘉,多謝祖師開恩!”
    見郭嘉如此,曹**知事成矣,大喜之下,也叩首道:“**曹**,多謝圣人開恩!”
    金鰲島,羅浮洞中,陳九公望著燃燒著的爐火,微微一笑,連連打出兩道法決在爐上。
    就在這時,金霞童子走了進來。還未等金霞童子開口,陳九公就道:“遠來是客,讓他進來吧!”
    “是!”
    片刻之后,面色鐵青的玄都**師跟在金霞童子身后走進羅浮洞中。
    “拜見截教教主!”來見陳九公,玄都**師依舊是禮數周全。但聽他說話的語氣,有些生硬,顯然是有些不愉快的事影響了這位人教副教主。
    微微一笑,陳九公抬手示意玄都**師免禮,“怎么?是誰人惹道友不快?”
    面色一變,玄都**師暗暗平復下心境,“教主,為何……”
    玄都**師還沒說完,就見陳九公一擺手道:“道友今日來的正好,吾正有一事要向道友詢問。”
    陳九公的行為雖有些無禮,但誰讓他是圣人呢。不管他怎樣,玄都**師也不敢說他什么。只能道:“教主請講。”
    翻手向爐中打了一道法決,陳九公才開口道:“不知那澐仧、燚恴在吾北俱蘆洲傳道一十三年,人教作何解釋?”
    陳九公此言一出,玄都**師面色頓時一陣煞白,“教主……”
    陳九公又是一擺手,“那澐仧、燚恴所為不管是他們私自為之,還是怎樣,這因果就了了吧。”
    面色一變,玄都**師頓時做出決定,向陳九公一揖,正色道:“此事全憑教主心意。”
    陳九公聞言,點了點頭,對玄都**師道:“既然如此,那就請道友回去,將此事轉告太清圣人。”
    “是,玄都這就回去將此事稟明老師!”
    “道友慢走,恕不遠送。”
    “不敢**主大駕!”
    在玄都**師離去之后,陳九公眼中寒光一閃,起身來在洞內供奉通天教主的香案前,摘下青萍劍,對金霞童子道:“童兒,且持青萍劍前往北俱蘆洲西南岷坍山,將方圓千里之內,所有百姓全部誅殺!”
    “是!”金霞童子聽陳九公命令,先是一愣,然后大聲領命,雙手恭恭敬敬地從陳九公手中接過那殺人不沾因果的青萍劍。
    在金霞童子出洞之后,陳九公坐回爐前,空中喃喃自語,“應煉一殺伐至寶,免得總要動用師祖法器。”說完,陳九公用手一指,一道青光沒入爐中。青光一入爐火之中,爐內火勢大作,那早已煉化多日的天材地寶被青光包裹,漸漸的化作一把七尺來長,身似蛇形的劍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