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47 九公出山會龍吉

接下來的十多天里,陳九公就在羅浮洞內給門下九個弟子講解上清仙法。
    不過經事實表明,陳九公講道的水平遠遠不如師弟姚少司。
    講道和修道不一樣,在修道方面,陳九公道心堅韌,自是遠勝師弟姚少司。但不知為何,陳九公也發現自己講道實在不如師弟。同樣的一個道理,在姚少司口里講出眾門徒都能聽得明白,而且姚少司妙語連珠根本是自己比不了的。
    不過陳九公、姚少司師兄弟二人不分彼此,姚少司有這本事更好。陳九公干脆把教徒的事全扔給師弟姚少司,自己也樂得清閑。
    這一日,眾徒在洞前比斗,九人中無疑是袁洪戰力最強。此時得了九轉玄功后續功法的袁洪,突破金仙就只是實力問題。
    陳九公不但將九轉玄功傳給了袁洪,而且還傳給了金大升。雖然截教護法只能有一個,但卻不限制門人弟子修煉,這門神通雖號稱玄門護教神功,但只要是截教弟子,肯定就肩負護教之職。
    此時截教護法已經定下,肯定是袁洪無疑。此子持后天功德至寶定海神針鐵,殺人不沾因果,這在日后的對外廝殺中,肯定是頭號戰將。
    你佛門有靈明石猴,但吾亦有截教通臂猿猴,在肉身強悍程度上,還更勝你一籌!
    多年來,雖有九轉玄功前三轉心法在身,但袁洪知道此中有大因果,不然早就傳給金大升了。與楊顯等人不同,金大升也是以煉體為主,這九轉玄功可是頂級的煉體功法,金大升得之自是歡喜不已。
    看著與袁洪廝殺的金大升,陳九公暗暗點頭。這大牛雖然非洪荒異種,但性情堅韌,為人樸實,這種人正是陳九公所喜歡的。
    但當陳九公的目光落在金大升手中的三尖兩刃刀上時,不由得想起一事。后世的灌江口顯圣二郎真君、清源妙道真君楊戩威震三界的兵器可是那三尖兩刃刀啊。而現在的楊戩早已上了封神臺,死前手里用的可是一把鋼槍啊。
    眉頭緊鎖,思前想后,陳九公卻是忘記了楊戩那一次離開西岐是要去找誰。但貌似途徑一處,遇到了自己的表姐,同樣是因犯天條被貶下凡的龍吉公主。在辭別龍吉公主后,楊戩才得到三尖兩刃刀的。
    楊戩的東西,就是闡教的東西,陳九公當然要搶上一搶。
    想到此處,陳九公站起身來。而場中正在比斗的袁洪、金大升見老師起身,連忙收刀撤棒。
    “汝二人雖吾下山走上一遭。”
    “好!好!”
    像楊顯等人修煉上清仙法,實屬煉氣之士,平日靜坐山中,敬頌黃庭三卷,錘煉元神,喜靜不喜動。而且楊顯等人初拜名師,學的無上功法,現在想的就是好好修煉,盡快化去自己一身妖氣。
    但袁洪和金大升與他們走的路線不同,又不是儒將。在山中這些日子,早就無聊透頂了。一聽老師要帶自己兄弟下山,樂得都找不著北了。
    “老師。”跑到陳九公面前,金大升甕聲甕氣的道:“可要弟子背負老師出山?”
    金大升說的背可不是像豬八戒背媳婦那么背,要是那樣出去,陳九公可就丟大人了。金大升的意思就是現出原形充當坐騎,讓陳九公乘在自己背上。
    聽金大升這么一說,陳九公倒是有些心動。在洪荒中,有身份的修士出行,一般都騎異獸充當腳力。
    但不管怎么樣,陳九公也不會拿自己弟子當坐騎使用。雖然記名弟子,也不可以。
    不過金大升的一片孝心,還是讓陳九公很高興的。伸手拍了拍金大升肩膀,陳九公淡淡一笑,“吾徒切莫如此糟踐自己,你們跟我來。”
    “是!”
    帶著二徒來至后山,只見一只黑虎懶洋洋的趴在山坡下,陳九公走上前去拍拍黑虎的大腦袋,“虎兄隨吾下山可好。”
    陳九公話音剛落,那前一秒鐘還昏昏沉沉的黑虎猛然站起身來,渾身一抖,一聲響亮的虎吼在峨眉山上響起,驚飛林中飛鳥無數。
    大頭一拱,將陳九公托至身上,黑虎腳下升云騰空而起。
    黑虎如此就是表明它愿意成為陳九公坐騎,可這時跨坐虎上的陳九公不喜反驚。
    “虎兄,走錯方向了。”
    ……
    不知道那三尖兩刃刀所在山峰,陳九公卻是無法推算。但要算龍吉公主在何方,倒是不難。
    這龍吉公主本是三界之主玉帝和瑤池王母長女。不知怎么回事,這玉帝一家子,都喜歡觸犯天條。觸犯天條也就罷了,還都喜歡因為一件事觸犯天條。
    玉帝親妹云霞仙子私自下凡,與凡人結為夫婦,觸犯了仙凡不可通婚這一天庭重罪。日后那董永和七仙女啊,牛郎織女鵲橋會啊。都說養兒隨娘舅,養女隨加姑。看來玉帝的女兒們喜歡找凡人當老公,是楊戩他媽的原因。
    且說這位天庭長公主,玉帝、王母的長女龍吉公主倒是沒有和凡人通婚,不過在天**找了個侍衛,更讓玉帝丟了顏面。
    還好此事沒有被宣揚出去,玉帝直接將那侍衛打入六道輪回轉世去了。而作為長公主的龍吉,也被其父貶下凡間,在這山中靜修,以贖己過。
    山頂嵯峨摩斗柄,樹梢仿佛接云霄。青煙堆里,時聞谷口猿啼;亂翠陰中,每聽松間鶴唳。嘯風山魁,立溪邊戲弄樵夫;成器狐貍,坐崖畔驚張獵戶。八面崔嵬,四圍險峻。古怪喬松盤翠嶺,搓砑老樹掛藤蘿。綠水清流,陣陣異香忻馥馥;巔峰彩色,飄飄隱現白云飛。
    帶著兩徒降下云頭,來在山上。陳九公往前一望,只見山間俱是古木喬松,路徑幽深,杳然難覓。
    催虎往前行過數十步,只見一座橋梁。過了橋,又見碧瓦雕檐,金釘硃戶,上懸一扁:“青鸞斗闕”。
    “前去叫門!”
    “是!”
    袁洪領命,上前就要叩門。可在這時,門內走出一童女問道:“你這是從何而來?”
    得了陳九公所授,袁洪道:“吾乃峨眉山羅浮洞陳洞主門下弟子,吾家老師親至,欲見龍吉公主,汝且進內通秉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