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472 賭斗

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關羽身上赤光沖天,張飛周身黑光繚繞。二人都是準圣分身,轉世后道行未降,通過那聲音,能聽得出來人也是有大神通之輩。
    “道友是何方神圣?可否現身一見?”關羽一震手中青龍偃月刀,橫刀在手,寒聲問道。
    一道玄光閃過,香氣渺渺,彩霞橫空,一個身穿白色宮裝,雙手持兩口仙劍的女仙踏空而來。
    “玄妃!”這女仙現身,關羽、張飛齊齊一震,略帶驚訝的喊道。
    雙手一翻,左右手中寶劍在空中挽了兩朵劍花,這美貌女仙淡淡一笑,好似鮮花盛開,美煞了眼前三人,“兩位道友,玄妃有禮了!”
    這玄妃口中說著有禮,但卻沒有任何表示。可聽玄妃之言,關羽將青龍偃月刀往旁邊一立,張飛也將丈八蛇矛置于一旁,二人一起向玄妃打一稽首,口中還道:“澐仧(燚恴)還禮了!”
    只是隨口一說,卻讓兩大準圣分身以禮相還,玄妃卻沒有感到任何不適,口中說著:“兩位道友都是得道真仙,想來也知今日玄妃因何而來?”
    知道這玄妃脾氣,關羽苦笑著向玄妃道:“澐仧受混元無極至圣太清圣人差遣,下界輔佐赤帝,還望玄妃網開一面!”
    “哼!”聽關羽之言,玄妃冷哼一聲,“澐仧,今日吾既然至此,就有惡太清圣人的準備,速速留下劉備,否則今日你二人難逃輪回轉世之厄!”
    關羽、張飛相視一眼,紛紛打起身旁兵器,將劉備讓到身后。只聽關羽口中道:“玄妃,那曹操何德何能竟能請動玄帝、玄妃?”
    “玄帝!”被關羽擋在身后的劉備一聽關羽提起玄帝心頭一顫,大聲向關羽問道:“澐仧仙長,這女子與那玄帝是?”
    聽劉備向關羽詢問,玄妃淡淡一笑。輕聲道:“赤帝難道不知,玄帝、玄妃本是道侶?”
    劉備眼中寒光一閃,從關羽、張飛兩人之間走出,面對著關羽、張飛都恐懼的玄妃,劉備冷聲叱喝道:“讓玄帝出來見吾!”
    自秦末時,澐仧、燚恴就奉東王公之命輔佐劉邦。在他們心中,劉邦雖有帝王之相。但平日卻有些無賴。這些年轉世為關羽、張飛輔佐劉備,他們發現這赤帝在又轉世一次后,不但無賴,還少了上位者應有的霸氣,最讓他們受不了的是,這劉備動不動就……哭。若不是有老子之命。他們早就不管他劉備了。
    可今日,在面對玄妃之時,劉備顯示出來的霸氣,震住了關羽、張飛。
    看著對自己怒目而視的劉備,玄妃搖頭笑道:“赤帝想見玄帝?”
    “想!”
    “赤帝雖有此心,但今生恐怕是見不到玄帝了!”
    “什么?”
    就在劉備一愣之際,玄妃將左手仙劍祭起。化作一道流光向劉備飛刺而來。
    “保護赤帝!”關羽大喝一聲,縱身沖起,擋在劉備身前,手中青龍偃月刀高舉,迎上玄妃一劍。
    見關羽沖起,玄妃用手一指,仙劍在空中一轉,繞過關羽繼續向劉備刺去。一刀斬空。關羽也不在意,將劉備交予張飛保護,自己揮刀直取玄妃。“師弟,速帶赤帝離去!”
    手中丈八蛇矛連揮,將玄妃祭起的仙劍擊飛,張飛夾著劉備向南面飛去。此時眼看著就要飛出人間,張飛就想將劉備護送回首陽山。
    人間與南瞻部洲相鄰之處。原本此地該是兩界屏障所在,量劫起時,兩界屏障消失,此地卻出現一條巨大的鴻溝。
    這鴻溝足有百丈來深。今日有兩人躲在溝內,任誰不細心去找,也發現不了他們。
    “奉孝,一會兒且看操出手,將那劉備誅殺!”
    “曹公,那燚恴道人手段非凡,曹公若不能一擊必殺,恐有后患!”
    “這倒是!”曹操點了點頭,有些郁悶的說道:“可惜轉世之后,寶物未曾帶在身上,否則我有完全把握叫那劉備命喪于此!”
    曹操話音剛落,就見郭嘉袍袖一卷,一道血光從其袖中飛出。這道血光一出,曹操就感覺有一道涼氣從腳心直竄而起,讓曹操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當看到血光中那支五尺來長的血色小箭時,曹操瞳孔一縮,驚訝道:“天殺箭!奉孝不是截教弟子么?怎么會有天殺道人寶物?”
    將天殺箭遞在曹操面前,郭嘉笑道:“這天殺道人不識天數,竟敢貪圖我截教至寶絕仙劍。”說到此處,郭嘉冷笑一聲,“吾截教祖師功參造化,那天殺道人損命,此寶就為我截教所有!”
    “原來如此!”曹操從郭嘉手中接過天殺箭,聽郭嘉提起他那祖師,不禁贊嘆,“陳教主神通廣大,那天殺竟敢與截教為敵,簡直是不知死活!”
    郭嘉贊同地點了點頭,“我教祖師起于微末,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
    突然,一陣破空聲傳來,藏于鴻溝之內,曹操運轉玄功,周身白光閃爍,整個人竄起,沖出鴻溝,雙手一翻,一道血光飛出,正向那被張飛夾著的劉備射去。
    感覺一道凜冽的殺氣傳來,張飛側目一看,只見一道血光已至面前,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張飛大叫一聲,將身一轉,舍身為劉備擋住一箭。
    一箭射入張飛體內,張飛面色頓時大變,一把將劉備推出。
    在劉備被張飛推出的一瞬間,天殺箭從張飛體內穿出,直向劉備追去。
    張飛的尸體從空中落下,天殺箭同樣射穿了劉備,在空中轉了一圈,飛回郭嘉手中。
    袍袖一卷,郭嘉將天殺箭收入袖中。而收起天殺箭后,郭嘉向曹操拱手道喜:“恭喜主公除一大患!”
    與郭嘉不同,曹操沒有那么樂觀,“奉孝,走!與我去看看那劉備!”
    “怎么?”聽曹操之言,郭嘉眉頭一皺,“曹公,吾截教祖師將此寶賜予嘉防身。曾言此箭一出,準圣之下鮮有生還者!”
    感覺到郭嘉對自己的懷疑有些不滿,曹操苦笑道:“奉孝莫要多心,陳教主也說準圣之下鮮有生還者,那就是還有不死的可能。”說到此處,曹操望著劉備尸體冷笑道:“而這上古人族赤帝,就是那生還者之一!”說著。曹操抽出青釭劍,雙手持劍一揮,一道劍氣輪出,向劉備斬去。
    劍氣至,卻沒有出現郭嘉想象中劉備被分尸的場面。只見劉備周身之外一陣陣金光閃爍,劍氣斬在金光上。劍氣消失,金光不破。
    “主公,這是……”
    持著青釭劍向劉備走去,曹操眼中殺機閃爍,但口中對跟在身后的郭嘉道:“這劉備有氣運、功德護體,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聽曹操此言,郭嘉想起了他心中至高無上的祖師曾講過。大氣運者、大功德者,都是幾乎不死的存在。像那封神之時的姜子牙,經三災四難,不還活碰亂跳的么。
    這時,來在劉備近前,曹操冷笑道:“戮汝肉身,滅汝元神,看汝死是不死!”說著。曹操舉劍向劉備頭顱斬下。
    “曹公,住手吧!”
    就在曹操一劍落下之時,一個聲音在曹操、郭嘉耳旁響起。郭嘉不知道,曹操卻熟悉這聲音,也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誰。可即使知道,曹操手上也不慢,劍勢不改。誓要斬殺劉備。
    黑白二色的陰陽二氣在劉備身上凝聚,一個陰陽魚出現在劉備上方,曹操一劍斬下,卻覺得一股大力自那陰陽魚上涌出。手上一空,青釭劍脫手飛出。
    看著擋在劉備身上的陰陽魚,看著那不斷流轉的陰陽二氣,曹操冷聲道:“陰陽之道,道友果然不凡!”
    “曹公也端得不凡!”
    玄都**師飛身來在劉備身前,袍袖在劉備身上一拂,頓時面色大變。“曹公出手未免有些太狠了!”
    聽玄都**師之言,曹操面無表情,也不說話。這位梟雄知道,此時說什么也是枉然。
    看了曹操一眼,玄都**師又將目光轉向郭嘉,“小友身為截教弟子,怎得也參與此事?”
    向玄都**師打一稽首,郭嘉正色道:“嘉奉祖師之命至人間輔佐明主,曹公就是郭嘉之明主,為曹公,嘉愿做任何事!”
    郭嘉一番話,說的曹操心中大為感激,將郭嘉讓在身后,曹操對玄都**師道:“道友,此事乃操一人所為,道友若要為赤帝出頭,做過一場就是!”
    玄都**師沒有理會曹操,自顧的取出一粒金丹納入劉備口中,而后抱起劉備對曹操說道:“曹公,事事自有定數,他日因果循環,曹公莫要后悔!”說完,玄都**師抱著劉備離去。
    看著玄都**師離去的背影,曹操面色鐵青,招呼郭嘉一聲,二人回轉許昌。在這昔日人間與南瞻部洲的兩界屏障處,就只剩下那死不瞑目的張飛。
    北俱蘆洲,光明山東面有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國土之廣闊,幾乎整個北俱蘆洲都是歸這個國家所有。作為北俱蘆洲上唯一的一個國家,此國名喚光明!
    光明國北面的一個小村子,有兩個道人正在傳道。這兩個道人傳得雖然不是截教上清一脈道統,但此地地處邊陲,還是迷惑了不少人。
    出了這個村子,正往南面的村子走去,其中一個道人突然停下了腳步,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見同伴停止不前,另一個道人忙關心的問道:“師弟,怎么了?”
    那道人面色悲痛無比,口中斷斷續續的說道:“師……師兄,我的……惡尸分身……死了!”
    “什么!”
    首陽山,八景宮前,玄都**師抱著劉備的尸體走到宮前。見玄都**師懷抱渾身是血的劉備,金角童子連忙迎上,一打眼,金角童子就驚呼道:“大師兄,赤帝怎么死了?”
    “金角,速去稟報老師,就說我回來了!”此時玄都**師沒有心情跟金角童子廢話,直接對他吩咐道。
    “是,大師兄稍候!”聽玄都**師的話,金角童子連忙快步走入八景宮中。
    片刻之后,金角童子從八景宮中走出,告訴玄都**師老子讓他進去。
    抱著劉備的尸體,玄都**師走入八景宮中,將劉備放在老子面前。
    看到劉備尸體,老子神色卻沒有太大的波動,非常平淡地看了看劉備,口中道:“肉身已死,不過元神未死,也未離體,還有得救。”說著,老子袍袖一揮,一道道赤光從袖中飛出,落入八卦爐中。隨后,老子持扇扇火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