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469 錦馬超

當年劉備也曾舍棄幽州來到徐州,但那時人間的局勢與眼下又極大的差距。當時徐州、交州、豫州,還有半個雍州都是無主之地,劉備離開幽州,還能來徐州發展。
    可現在呢?大楚一十三州都是有主之地。劉備若是舍了徐州,就無落腳之地。沒了地盤,就沒了后勤,沒了后勤,不但沒有糧草,連募兵都是不可能的。
    雖說現在的人間與歷史中的漢末三國有些不同,地仙界修士紛紛入人間,插手人皇之爭。但無論是那一個諸侯,要爭人皇之位,就要基業穩固。就算你有圣人為你攻城略地,等量劫結束了呢?那些修士回轉地仙界,你手下無人可用,沒有歸心的百姓,恐怕江山連二世都傳不下。
    嬴政的大秦江山就是最好的例子,當年嬴政以殺伐取天下,殺的天下百姓離心離德。嬴政一走,秦二世在短短十幾年內就被推翻。
    劉備不是人教弟子,他考慮的沒有那么多。他想的就是要在人間建立基業,傳子傳孫,以人皇氣運輪回轉世,日后再爭天下。若能證得九世人皇,就可與上古三皇比肩。
    這就是劉備的路,也是劉備所追求的。現在聽老子讓他將徐州讓與巫族,劉備心底一片冰涼、當年棄幽州,雖是有要與曹操互相照應的心思,但也有幽州地處邊陲,人煙稀少,土地貧瘠,有強敵袁紹在側,又有異族不斷入侵。
    后入徐州,徐州地處中原,人口鼎盛、物產豐富,臨海可捕魚、曬鹽,也能組織百姓開墾荒地耕種。雖不如自己前世興起之地漢中,但這徐州也是興王業之處。
    但老子的一句話,讓劉備的美好未來愿望都付之東流了。讓出徐州,就要重新找尋立腳之處。現在沒有穩定的后方,讓劉備怎么去跟別人爭地盤?
    經營了七八年的徐州,這么久拱手讓人,劉備豈能甘心?但不甘心又能怎樣?劉備心里清楚,要是沒有老子的支持,自己什么都不是。沒有了老子的支持,別說爭帝圖王了。恐怕連小命也保不住。
    在這種情況下,劉備只能妥協。本以為老子讓自己舍棄徐州,會給自己指一條明路。這樣的話,有人教支持,再打下一塊地盤,慢慢發展。雖不易,但還有機會。
    可今日的老子太反常了,讓劉備舍棄徐州之地,并沒有給他安排接下來的地盤,而是讓他去幫助曹操爭奪豫州。
    劉備離開徐州,軍中無糧,去曹操那里。就要曹操供應糧草。這樣一來,劉備大軍的命門就被曹操掐在手里。這不是去幫忙的,這是去給曹操當手下的。
    身為一代諸侯,上古人族赤帝轉世,劉備豈能甘心為他們鷹犬?心中無比憤恨,劉備卻不敢在老子面前表現出來,向老子躬身一拜,轉身下城頭。去校場點兵。
    看了眼劉備的背影,老子對關羽、張飛道:“澐仧、燚恴,汝二人好生輔佐赤帝,不可怠慢!”
    “是!”
    “去吧!”
    本以為老子是要拋棄劉備,可不想老子還讓自己二人輔佐劉備,關羽、張飛連忙去追劉備。
    這時三人離去,玄都**師來在老子身前。輕聲問道:“老師,當真要將這徐州讓給巫族?”玄都**師心性質樸,為人忠厚,在他看來老子此舉對劉備不公。但師長為大。玄都**師這做弟子的,還不能指責老子,只能以詢問的方式試著詢問一下。
    這也就是玄都**師,現在人教之下有儒、墨、陰陽三家,也有太古走獸一族,但沒有一個人敢在老子面前怎么樣?
    而老子對自己這個唯一的親傳弟子也很看重,拍了拍玄都**師肩膀,老子搖頭道:“玄都,你還不懂。”
    玄都**師聞言一怔,跟在老子身旁多年,玄都**師聽老子這么說,就知道自己老師是有了算計。當即不再多言,退至一旁。
    卻說那劉備下了城樓,按老子吩咐的只帶下邳城中三萬本部精兵和夠三萬人三月用度的糧草,出了下邳,趕往豫州,將整個徐州基業都讓給了巫族。
    劉備一走,老子即知,對眾人道:“此間戰事已了,隨吾回首陽山吧!”
    老子之命,無人敢違。就這樣,眾仙隨老子離去,至此整個徐州歸巫族所有。
    劉備率軍離去,老子帶人教所屬離開人間,巫族進駐徐州。可得了一州之地,巫族十二祖巫卻沒有一個高興的。
    今日一戰,老子強勢的一擊不但挫敗了整個巫族,還折傷了巫族銳氣。此時十二祖巫聚在下邳城城主府中,一個個臉色鐵青。
    大堂中氣氛極為凝重,原來是眾祖巫從蚩尤口中聽到了為何老子沒殺他們,還將徐州讓給他們的原因。
    當聽到老子軟硬皆施逼著蚩尤向他人教靠攏時,眾祖巫大怒,在這些祖巫看來,老子就是要拿整個巫族當他人教的應劫棋子。
    “蚩尤,依你看如今我巫族該如何是好?”沉思片刻,平心娘娘自覺沒有什么好辦法,只能將目光落在蚩尤身上。
    蚩尤搖了搖頭,“娘娘,當時若是不從,我巫族恐有滅族之難。可若現在反悔,我巫族亦會有滅族之難.”
    聽蚩尤之言,平心娘娘搖了搖頭,輕嘆一聲,不再言語。與圣人交易,不比我們常說的把靈魂出賣給魔鬼好到哪里去。特別是老子,當年舍棄西昆侖一脈和闡教的事,巫族也知道。
    這時,嬴政正色道:“今我巫族為人逼迫,若是不慎,就有滅族之禍。我等當謹慎視之,萬要保我巫族周全。”
    “嬴政兄弟可法子解我巫族之難?”聽嬴政這么說,蚩尤覺得他應該是有辦法,當即開口問道。
    嬴政欲言又止,看了身旁項羽一眼,“與人教為盟,有些危險,不若與截教聯手,共渡大劫!”
    嬴政說與截教共渡大劫,眾祖巫知道這是在往巫族臉上貼金,但嬴政的意思他們都明白。就是說與人教為舞,不若依附于截教,畢竟陳九公很是善待盟友,與老子做事大為不同。
    見眾祖巫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項羽有些不知所措,“娘娘、諸位兄弟,你們這是什么意思?”
    蚩尤道:“項羽兄弟,你不是說截教教主與你有師徒之緣么?不知能否往金鰲島一行,去面見截教教主?”
    以前對項羽自認是陳九公弟子的行為,眾祖巫都有些無奈,甚至有些不齒其此舉。只不過念及是同族兄弟,項羽又是應運而生的祖巫,這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想起項羽平日表現出來的,那種對陳九公的尊敬,蚩尤這才想到能否以項羽為突破口,與陳九公拉近關系。
    “這……”此時項羽卻有些遲疑,他平日自稱是陳九公弟子,但心里清楚陳九公從來沒有承認過他這個弟子。現在蚩尤要他帶著眾祖巫前往金鰲島,求見陳九公,項羽也怕到了金鰲島被陳九公攆出來。
    想了想,被陳九公攆出來的可能性比較大,項羽搖了搖頭,“蚩尤大哥,此事恐怕不行!”說到此處,項羽也顧不得面子,將與陳九公相識的過程說了出來。
    等項羽說完,眾祖巫都聽明白,這不就是拿熱臉去貼冷屁股么?本來蚩尤還以為陳九公收項羽為徒,是要在巫族布下棋子。可現在看來,陳九公根本沒有這種想法,完全是項羽一廂情愿。
    可這時,嬴政卻道:“項羽兄弟,既然陳教主傳你戟法,又傳你十二都天神煞陣的精妙所在,無論他承認與否,與你都有師徒之時。今日正好無事,項羽兄弟可往金鰲島認師。”
    “這個……”項羽的想法一直很單純,是想拜陳九公為師,但項羽不想帶著目的去拜師。
    見項羽遲疑,蚩尤也出言相勸。
    “蚩尤!”
    聽刑天喚自己,蚩尤連忙停止了對項羽的勸導,“刑天大哥莫要多想,卻是無奈之舉,不得不為。”蚩尤知道邢天一身傲骨,寧死也不愿向人低頭。蚩尤何嘗不是傲氣之輩,當年逐鹿之戰,軒轅說只要蚩尤愿降,仍為九黎族長。那時蚩尤甘愿被分身鎮壓幾萬年,也不降軒轅,足見蚩尤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但此事關巫族全族興衰,蚩尤也不得不退步。
    刑天搖了搖頭,對蚩尤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當年娘娘、嬴政、后羿兩位兄弟殺上光明山,誅殺陳教主座前童子,恐怕今日上門,陳教主也不會給咱們什么好臉色看。”
    刑天一提此事,蚩尤不由得一皺眉。這事若放在其他圣人眼中或許不算什么,區區一個童子死了就死了。但截教做事,不可以其他五教論之。蚩尤也怕陳九公因此事記恨巫族,如果真的這樣,那可就難辦了。
    這時,平心娘娘手上一翻,取出一物對蚩尤道:“蚩尤,可持此物上金鰲島,向陳教主賠罪!”
    看著平心娘娘手里的東西,蚩尤眼前一亮。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