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468 妖教動

下邳城下,老子一招破了十二都天神煞陣,十二祖巫橫躺在地上,似乎傷的不輕。
    老子手中盤古幡上混沌色光芒閃爍,此時這位太清圣人已經動了殺機,要將這些差點讓自己出了大丑的祖巫?除掉。
    突然,一陣喊殺聲傳來,一千多巫人從遠處的大營中沖了出來,對這些不拜天地,也不尊圣人的巫族來說,祖巫就是他們的圣人。
    當看到十二祖巫布下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凝聚盤古真身時,眾巫人齊聲叫好。當看到盤古真身與老子打得難解難分時,這些巫人心中無比自豪。當看到盤古真身散發無邊霸氣,斧劈老子時,這些巫人幻想著盤古真身能擊敗圣人,然后巫族威震天下,重新稱雄洪荒。
    可讓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一陣赤光籠罩了整個人間,雖然瞬間散去,但卻不知在赤光中發生了什么,形式急轉直降,盤古真身不知怎么就破老子破了。
    再看老子要殺十二祖巫,這些巫人不干了。紛紛營中殺出,沖過來試圖保護十二祖巫。
    目光冷冷的從這些巫人身上掃過,老子可不會在乎這些螻蟻,此時就有將整個巫族全部抹去的心思。
    這時,祖巫蚩尤身體微微顫抖,雙臂支撐著坐起身來,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這些同族,心中一陣冰冷。原本蚩尤還以憑借十二都天神煞陣,即使不能擊敗混元圣人,也能落個不勝不敗。可沒想到,這老子還有壓箱底的手段,而且那一招威力之大,讓這天不怕,地不怕的祖巫蚩尤心生恐懼。
    “還望圣人手下留情。”看著白須飄揚的老子,蚩尤推開擋在自己身前兩個小巫,向老子求道。
    冷冷的看了一眼蚩尤。老子心頭一動,說道:“好,就看在同是盤古遺脈的份上,饒爾等這一次!”
    老子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在下邳城上的陳九公也沒想到,老子竟然這么容易就應下來了。在陳九公看來,以老子的脾氣秉性這十二祖巫只有死路一條,整個巫族的下場只有滅族。現在不知道老子是怎么想的,竟然答應了蚩尤的請求。而且。答應的這么侃快。
    蚩尤本想著付出自己兄弟幾個性命,為巫族留下一些血脈,可還沒等多說,老子就這么答應了。深吸一口氣,蚩尤望著老子道:“多謝太清圣人開恩,吾巫族就此退回東勝神州,永不入人間半步!”
    生怕老子反悔,蚩尤連忙做出保證。
    可老子淡淡一笑,對蚩尤道:“同為盤古正宗。巫族、人教本不該為敵,既然祖巫想要這徐州,那吾做主,將這徐州讓給祖巫。”
    “什么!”
    破了十二都天神煞陣后。老子口中說出的話,是一句比一句驚人。剛才還斗得你死我活,現在就將徐州拱手相讓,那你剛才打什么?直接把徐州讓出不就得了?
    陳九公已經站起身來。立在城頭,靜靜地望著城下老子。雖然不知道老子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決定,但陳九公能夠感覺到陰謀的味道。
    不光是陳九公。就連蚩尤也覺得不對。盤古正宗?盤古三清從來沒有承認過巫族,在他們看來,巫族簡直是玷污了盤古肉身。現在聽老子拿同為盤古正宗說事,蚩尤心里感覺有些可笑。
    但對于此時的巫族來說,老子肯放他們一條生路,就已經是格外開恩了。對于徐州,巫族想都不敢想。
    看著面上有恐懼之色的蚩尤,老子微微一笑,“祖巫莫要多心,吾稍候就命劉備讓出徐州,整個徐州皆為巫族所有,只望巫族日后莫要與吾人教為難。”
    與人教為難?現在的十二祖巫還敢想這事兒么?剛才老子那一擊,已經顛覆了蚩尤對其的認識,日后別說是與人教為難,蚩尤已經想好了,以后只要見到人教弟子,巫族就退避三舍。
    “圣人,徐州之地,與我巫族無緣,蚩尤不敢奢求,我巫族即刻回轉東勝神州,圣人赦命之恩,來日必有厚報!”
    見蚩尤不敢據徐州,老子不禁暗暗搖頭。就想陳九公猜測的一樣,這位圣人這樣做是有原因的,是有他自己的算計的。要是巫族回轉祖巫殿,他的算計豈不泡湯了么?
    回過身來,老子看了眼立在下邳城上陳九公,喚道:“陳教主,可否能移步一敘?”
    “倒要看看你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陳九公心中暗想,點了點頭,從下邳城上飄下,來在老子身前。
    “陳教主,那妖教、佛門聯手,吾人教與貴教雖不懼,但量劫之中,恐力有不逮,依教主看,這巫族可否能為你我二教助力?”
    聽老子之言,陳九公眉頭微皺。
    見陳九公皺眉不語,老子面帶笑容的看著陳九公,在一旁的蚩尤心底泛起了滔天巨浪。
    都說大樹底下好乘涼,人教、截教可以說是兩顆粗枝大葉的巨樹,但蚩尤真心不敢在他們下面納涼。生怕被二教當成棋子,拿來擋災應劫。
    見蚩尤遲疑,老子臉上笑容盡去,眼中閃一道寒光,“怎么?莫非祖巫不愿與吾二教為舞?”
    清楚的看到老子眼中閃過的一道寒光,蚩尤心頭一顫,知道現在老子是在逼自己做決定。蚩尤相信,只要自己口出一個不字,從今日起洪荒就再也沒有巫族了。
    心中膽寒,作為巫族族長,蚩尤要為整個巫族考慮。要是答應了老子,巫族恐怕就要成為人教、截教門下應劫的棋子。若是不答應,恐怕連做棋子的機會都沒有,今日巫族就要滅族。
    在這樣的情況下,蚩尤還能說什么,苦笑著道:“蒙圣人不棄,巫族愿與兩位圣人共同進退!”
    “好!”親耳聽到蚩尤答應,老子開懷大笑,對身旁的陳九公道:“教主認為此事可行否?”
    看了老子一眼,陳九公心下冷笑,“太請圣人此舉大善!”
    “好!”聽陳九公沒有反對,老子大喜,從袖中取出一個青皮葫蘆遞給蚩尤,“此乃吾八卦爐中所出金丹,化水與諸位服下,即可痊愈。”
    “多謝圣人。”從老子手中接過青皮葫蘆,心中苦澀的蚩尤還得向老子躬身拜謝。
    蚩尤道謝,老子卻一擺手,“祖巫切莫多禮,且以金丹救醒諸位祖巫,吾這就去命劉備讓出徐州。”
    “多謝圣人!”聽老子這句話,蚩尤覺得自己仿佛吃了黃蓮,心中苦澀難耐,但卻只能應聲答應。
    老子沖蚩尤點了點頭,似乎突然想起一事,向陳九公問道:“教主,可否一同離去?”
    陳九公搖了搖頭,“吾還有幾個弟子在廣陵城,既然人教要將徐州讓與巫族,吾就往廣陵一行,將那七個不成器的弟子帶回金鰲島。”
    陳九公此話一出,身后傳來了一個弱弱的聲音,“教主高徒在廣陵,我巫族愿將廣陵城贈與教主門下。”
    聽蚩尤之言,陳九公笑道:“祖巫莫要多想,吾門下弟子至人間不過是為了助劉備抵擋孫堅罷了。徐州今為巫族所有,孫堅之流豈是諸位祖巫對手?”
    “這……”蚩尤聞言,一陣遲疑。其實他要將廣陵城讓出,也不是懼怕孫堅,而是想向陳九公示好,順便試探一些陳九公和老子的心思。畢竟那佛門也有二位圣人,今日見過老子手段,蚩尤知道自己想以十二都天神煞陣抵擋這些圣人根本是異想天開。
    這時,老子看了蚩尤一眼,沉聲道:“祖巫放心,若是那佛門、妖教圣人出手,吾與陳教主絕不會袖手旁觀!”
    “多謝圣人!”蚩尤知老子言出必行,說會出手就會出手,心中略微安定。
    陳九公與老子告辭,帶著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九寶道人和巫之祁往廣陵城飛去。
    在飛往廣陵城的途中,九寶道人向陳九公問道:“教主,太請圣人可是要拿巫族為門下應劫?”對此事,九寶道人還是很關心的。在他看來,如果人教拿巫族應劫,陳九公也會那么做。而陳九公說自己在此次量劫中有一殺劫,九寶道人想若能有人替自己擋災應劫那可是太好了。
    可九寶道人失望的是,陳九公聽了他的話,微微地搖頭,“太清圣人在乎的,無非是玄都而已。如今依附人教者,不知幾許,他還要巫族擋災做什么?”
    聽陳九公這么說,九寶道人大為失望,而陳九公回答了九寶道人的問題,心中就在暗暗思索老子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以陳九公對老子的了解,此事絕不是那么簡單。
    陳九公離去之后,老子回到下邳城中,命劉備帶其麾下兵馬退出徐州。
    當聽到老子這個命令時,劉備愣住了。連陳九公都百思不得其解,劉備雖為一代梟雄,卻也想不明白老子的打算。
    面色變得煞白,劉備向老子問道:“圣人,備若離開徐州,又該往何處去呢?”
    老子思索片刻,對劉備道:“可往豫州,與曹操攻破袁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