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465 曹操投截玄都上門

“太請圣人,還是來了。”盤古真身張口,發出的蚩尤的聲音。這六個有元神的祖巫中,雖然以平心娘娘元神最為強大,后羿神通最大,但蚩尤意志最堅定,這是他為巫族的原因,也是六大祖巫元神合在一起后,以蚩尤為主導的原因。
    老子從云頭降下,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收起,看著那高聳入云的盤古真身,老子笑著說道:“教主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聽老子此言,盤古真身中的蚩尤元神一愣,老子口中的教主絕不是自己,那會是誰?
    只聽得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一道人凌空飛來,此人身穿八卦九宮袍,頭戴七星曜月冠,腰束絲絳,長發輕飄,足登麻鞋,背背寶劍。蚩尤一見這人,不禁有些擔憂。
    看到此人飛來,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九寶道人,還有那剛才盤古真身一現,就不知嚇得跑到哪里去的無之祁一起躬身拜道:“拜見教主!”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陳九公。
    陳九公落在廣陵城前,沒去看那盤古真身,而是將目光轉向老子。
    老子袍袖一卷,回身對人教一方眾人道:“還不來拜見截教教主?”
    “拜見截教教主!”聽老子之言,眾人紛紛躬身作揖拜道。
    “免了!”陳九公哈哈一笑,袍袖一揮,向老子道:“這些年來,人教勢力大漲,氣運大增,卻是讓吾羨慕不已。”
    “教主說笑了。”聽陳九公之言,老子苦笑道:“哪能和截教……”
    老子剛說到此處,還沒說完,就聽到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陳教主,今日之事與截教無關。為何來趟這等渾水?”
    被蚩尤打斷,老子只覺得在陳九公面前丟了面子,冷哼一聲,手中扁拐一甩,一條條拐影在空中化作千萬,將盤古真身籠罩。
    盤古真身一晃,周圍空間在眾人眼中發生了莫名的顫動,來在盤古真身近前的條條拐影破開。
    啪!
    可讓人驚訝的是,就在一條條拐影破碎之后,太請圣人成道之物扁拐憑空出現在盤古真身頭頂上方。化作千丈來長,重重在盤古真身頭上打了一拐。
    這一拐打得很是實成,啪的一聲巨響傳出老遠,可能百里之外都有耳聞。一時間,無論是人教一方,還是巫族那邊都驚住了。
    這一拐倒是沒傷到盤古真身,但盤古臉上卻是由白變得通紅,這不是疼的,而是因為被老子狠狠落了面皮氣的。
    看到老子這一拐擊中盤古真身。陳九公眼中精光流光,心中暗道:“這就是完整的太極之道?”
    只聽得盤古真身口中發出一聲怒吼,天地變色,漫天黑云凝聚。遮住了高天上懸掛的金烏,大地之上一片漆黑,在這一刻剎那黑暗籠罩了人間。
    老子冷哼一聲,頂上一道赤氣沖起。赤氣沖起十丈,向外散開,凝聚十畝慶云。慶云上三朵巨大的赤蓮發出億萬赤光,就仿佛太陽當空,光照四方。
    見老子現出慶云三花,陳九公淡淡一笑,飛身落在廣陵城頭,盤膝而坐。頂上也現出慶云三花,陣陣青光沖起,與老子發出的赤光遙相呼應。
    在陳九公坐定后,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九寶道人和巫之祁一起來在陳九公身旁。
    巫之祁擠開九寶道人湊到陳九公身前,“教主,您親臨此地,又何必派遣吾等來此?”
    狠狠瞪了巫之祁一眼,陳九公冷聲道:“巫之祁,汝若再敢臨陣脫逃,壞吾截教威名,必逃不了輪回轉世之厄。”
    “教主!我……”聽陳九公此言,巫之祁大驚失色,連忙要說些什么,卻被陳九公揮手打斷,“不要說了,好的不學,凈學那些壞的!”
    巫之祁知道陳九公說他在蒼甲真人那里學的遇弱則戰,遇強則退,干笑一聲,也不辯解,退至陳九公身后,手扶大棒威風凜凜的站在那里。
    看到巫之祁之舉,盤庚老祖搖了搖頭,來到陳九公面前,“教主,這巫族怎得勞您親臨?”
    盤庚老祖問的問題和剛才巫之祁問的差不多,聽他又問起這個,其他幾人紛紛將目光轉了過來,想聽聽陳九公是怎么說的。這幾人中,盤王老祖、盤庚老祖和九寶道人都是曾在紫霄宮聽道的大神通者,而巫之祁和燧木道人雖沒在紫霄宮聽過道祖講道,但也都是準圣級別的強者,知陰陽,曉天機,他們知道殺劫一起,就要入劫完成殺劫,方可享接下來的幾萬年清凈。
    今日得陳九公之命,這五人來人間助戰,本以為是完成殺劫的時候到了。可那盤古真身一現,險些遭了大劫,現在老子和陳九公兩大圣人相繼臨凡,讓這幾人想不明白,目前這一戰究竟是不是自己渡殺劫的時機。
    知道盤庚老祖想要問的意思,陳九公沉聲道:“吾陳九公口不出妄語,既然汝等想知道,也不相瞞。九寶道友與巫之祁在此量劫中有一劫難,需小心謹慎,或有一線生機。盤王、盤庚與燧木道友在此次量劫中無災無難,可安然渡劫。”
    聽完陳九公這番話,五人心情各不相同,紛紛站在那里,或以陳九公的話推演天機,或盤算著一些事情。
    就在這時,廣陵城下,老子已經與盤古真身斗了起來。方才說到那盤古真身是十二祖巫肉身凝聚而成,在堅硬程度和力量方面絕對是洪荒第一。論近身廝殺之能,那就更不用說了,三界之大,還有人能這方面比得過巫族祖巫么?
    因老子身高八尺,盤古真身縮小到與老子差不多高,揮著干戚斧,與老子斗在一起。斧來拐往,干戚斧上紫光流轉,扁拐上赤光閃耀。
    坐在廣陵城頭,看到干戚斧上流轉的紫光,陳九公頓時來了興致。以前聽說盤古修煉的是毀滅之道,才得以破開混沌開天辟地。而那巫族十二祖巫沒有一人修煉毀滅之道。但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卻身具毀滅之道,而且還是完整的毀滅之道,不由得讓陳九公有下去與其一戰的沖動。
    自紫霄宮開,道祖傳道洪荒之日起,洪荒億萬生靈就在討論究竟是盤古強還是道祖強的問題。盤古修煉毀滅之道以力證道,而鴻鈞道祖是以太極之道斬出自我成圣。一個以力開天,一個以身合道,二人究竟孰強孰弱,卻是洪荒自始至今最大的疑問。
    今日這交手的雙方,一個凝聚盤古肉身。重現昔日盤古之勇。一個從先天至寶太極圖悟得太極之道,并以此斬三尸成圣。可以說盤古真身與老子相斗,就仿佛是盤古與道祖的較量。
    干戚斧為上古巫族祖巫祝融為刑天所煉,那位火之祖巫煉器之能不亞于玉清圣人元始天尊。不同的是元始天尊善煉靈寶、法器,而巫族無有元神,無法御使靈寶,祖巫祝融善煉兵刃。
    可這干戚斧再怎么鋒利,也破不開得太極圖鎮壓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時,盤古真身之內。后羿對蚩尤說了句話,而后就見盤古真身左手持干戚斧,右手一招,一把長弓憑空現于手中。
    盤古真身右手持弓。用力一甩,那張大弓化作一把大斧,斧上閃爍陣陣寒光,而后一抹奇異的紫色浮上斧刃。
    剛才那弓并非是昔日祖巫祝融為后羿所煉的后羿弓。那把連射九日的后羿弓,在后羿死后被東皇太一帶回上古妖族天庭,并將那殺了其九個侄兒的后羿弓毀掉。練成了斬仙飛刀溫養在斬仙紅葫蘆中。而那把弓,愿為一把斧子。是后羿轉世人族為吳剛時,在天庭伐月桂所用。后羿也不知此斧是何寶物,但知其能千變萬化,故將其化作一把長弓,為自己趁手兵刃。
    今日見干戚斧難破人教至寶,后羿這才想起當年自己持之斬月桂的斧子。將斧持于手中,看著斧刃上那奇異的紫光,蚩尤有一種感覺,此斧就是為這盤古真身而生。
    揮動雙斧向老子殺去,盤古真身輪開雙斧,如風車轉動,瞬間連出千斧。
    見那一雙大斧一個比一個鋒利,老子不敢怠慢,一手揮扁拐,一手不斷催動太極圖,一定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的玄黃之氣,二運太極之道,使盤古真身的攻擊不斷出現晦澀之感。
    這時,玄都**師帶著人教一方來在廣陵城上。現在城下兩大強者爭斗,已經不安全了。只有廣陵城頭,有陳九公坐鎮,那戰斗的余波也波及不到這里。
    而上到廣陵城頭,玄都**師緩步來在陳九公面前,向陳九公一揖。
    “道友無需多禮。”陳九公向玄都**師點點頭,和聲悅色的問道:“道友可是有事?”對于這玄都**師,陳九公心里沒有厭惡,還有些好感。因為這玄都**師心性質樸,說白了就是老實。而凡是陳九公這樣心計過人、善于算計的,都喜歡和老實人打交道。
    “教主明鑒。”玄都**師先是贊了陳九公一句,然后問道:“玄都道行低微,有些事不明,還望圣人賜教。”
    “道友可是要問那盤古真身手中斧子的來歷?”
    “教主圣命!”
    陳九公淡淡一笑,將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孔丘身上,“道友可知儒家至寶儒道尺?”
    “教主是說那斧子是應運而生?”能為老子唯一的親傳弟子,能從太極圖中悟出太極之道,玄都**師絕對是洪荒少有的驚才之輩。聽陳九公提起儒道尺,再想想洪荒中似乎沒有什么斧頭類的兵器能有如此威力,而且看上去還不是后天之物。
    見玄都**師這么快就想清楚了,陳九公點頭道:“量劫來臨之前,天機顯現當有十二祖巫現于洪荒。祖巫出,巫族興。巫族大興,豈能沒有應運靈寶伴之興盛?”
    玄都**師看著廣陵城下不斷攻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盤古真身,不禁心中有些擔憂,“教主,依您看,此戰戰果如何?”
    聽玄都**師問到這個,陳九公哈哈一笑,“道友放心,人教教主功參造化,區區巫族豈會是太請圣人對手?”
    陳九公這么一說,玄都**師放下心來,去了顧慮,玄都**師仔細的看著老子運用太極之道,一次次將盤古真身猛烈的攻擊化解。同樣是修煉太極之道,玄都**師要從自己老師這里學到些平日聽道中無法學到的東西。
    與玄都**師一樣,陳九公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老子身上。不過與玄都**師不同的是,陳九公不是想學太極之道,而是想看看盤古真身能不能將老子壓箱底的手段逼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