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458 十二祖巫斗麒麟

廣陵城下,巫族十二祖巫齊至,人教一方只有麒麟王、孔丘、鄒衍、墨翟四大準圣。在高手數量上雖遠遠不及巫族,但有麒麟王一人,十二祖巫就得掂量著來。
    可沒等十二祖巫動手,天上傳來一聲大喝,一個巨大的身影像蚩尤撲了下來。同時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蚩尤沒動,他身旁祖巫九瞳上前一步,這九瞳身高百丈,渾身漆黑如鐵,頭狀如鐘,面生九目,其中二目圓整,其他七只眼睛緊閉。
    來在蚩尤身前,九瞳將手中大戟往地方一杵,頂上第三只眼睜開,只聽咔嚓一聲,一道都天神雷劈下,將那巨大的身影劈飛出去。
    龐大的身軀被都天神雷劈中,在空中翻滾,翻身躍起,手持一條大棒,正是那淮水神猿巫之祁。
    巫之祁頭上冒出一股濃煙,有一股燒焦的味道傳出,巫之祁頂上水聲陣陣,一股三光神水從頂上噴起,使得頭上的火苗熄滅。
    雖滅了頂上火苗,但巫之祁很是惱火,揮動手中青銅棍向九瞳打去。
    九瞳見巫之祁殺來,冷哼一聲,持戟迎上,與巫之祁殺在一起。這二人一個是三光神水精靈所化淮水神猿,一個是祖巫天氣之祖巫,二人相斗,戟來棒去,殺得難解難分。
    就在巫之祁與九瞳相斗時,玄都大法師帶著燧木道人、九寶道人、盤庚老祖、盤王老祖從空中降下。
    見人教來了幫手,蚩尤大喊道:“九瞳,不得戀戰!”
    聽蚩尤呼喊,九瞳虛晃一戟,抽身即退。
    九瞳一退,那巫之祁只以為是自己驚走了那祖巫,囂張的放聲大笑。
    “蚩尤大哥!”來在蚩尤身前,聽那巫之祁大笑,九瞳回身瞪了他一眼,對蚩尤道:“那猴子太是囂張,可容得小弟將其斬殺?”
    一把將九瞳拉到身旁,蚩尤對九瞳道:“時不待我,速速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陣,將他們全部誅殺!”
    “好!”
    蚩尤大喝一聲“布陣”,十二祖巫各站方位,齊齊現出祖巫之身。霎時間,十二個身高或長萬丈的魔神拔地而起,那高大的廣陵城在這十二個魔神面前面前是那么的渺小。
    億萬黑光自十二祖巫身上發出,黑光連在一起,一道道黑色光幕將十二個巨大的身軀遮擋住。
    看著那黑光,人教一方與前來相助的燧木、盤王、盤庚、九寶都急了,各施展法寶、法術向黑光攻去。可那黑光好似有生命的一般,將眾人的法寶、法術全都接下,并且反彈出去。
    “父親快快出手,這是巫族十二都天神煞陣!”墨翟見麒麟王立在一旁,饒有興致的望著黑光,
    一聽墨翟說那是十二都天神煞陣,麒麟王揮刀去斬黑光,可這時已經已經晚了,黑光中一道紫光繚繞的都天神雷飛出,帶著無邊毀滅之氣,眾人只覺得心驚膽寒。
    大喝一聲,麒麟王飛在半空,雙手揮動戮魂刀,那戮魂刀此時化作一道血光,在麒麟王手中劈下,迎上都天神雷。
    轟隆……
    都天神雷炸開,麒麟王倒飛出去,手中戮魂刀也脫手而出,落在一旁。
    “不好!”見麒麟王被疾飛,又一道都天神雷從黑光中飛出,玄都大法師袍袖一卷,陰陽二氣在身前凝聚,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在身前凝聚成型,去擋都天神雷。
    又是一聲巨響,太極圖被炸得粉碎,陰陽二氣向四方散去。玄都大法師倒吸一口涼氣,這一刻玄都大法師只感覺是在與當年的陳九公交手,同樣是演繹到了極致的毀滅之道。只不過陳九公是用靈寶御使毀滅之道,這十二祖巫則是將其融入雷法之中。
    都天神雷,原名盤古都天神雷,是盤古開天辟地時用來破開混沌的。盤古三清所創太清、玉清、上清仙法中的太清神雷、玉清神雷、上清神雷就是從盤古都天神雷衍化來的。這雷法修煉到極致,若能融入毀滅之道,能破開混沌,威力豈是等閑?
    這時,黑光散去,一個八萬丈高,渾身筋肉虬結的巨人出現在眾人面前。
    “盤古!”看到這巨人,那翻身躍起,拾起戮魂刀的麒麟王驚住了。這位太古強者多年不現洪荒,也沒有見過巫族十二都天神煞陣,不知這世間還有陣法能重現盤古真身。
    “諸位道友小心,這盤古真身非比尋常!”截教四人中,盤庚老祖打量了一下盤古真身,凝重的說到。
    似乎這盤庚老祖說的是廢話,盤古真身當然非比尋常了。其實,盤庚老祖這句話的意思并非如此,他與陳九公關系不錯,知道陳九公從嬴政手中奪了十二尊金人,修煉了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陣。好奇之下,盤庚老祖曾向陳九公請求研究一下十二都天神煞陣,看看能否通過此陣學到些什么。
    念飛禽一族攻打光明山時,盤庚老祖舍命保護截教上下。所以,對于他的請求,陳九公不但答應,還讓自己十二惡尸分身為盤庚老祖演繹十二都天神煞陣。盤庚老祖當時看的清楚,即使陳九公借十二金人斬出的惡尸分身都是活生生的存在,但依靠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雙眼無有一絲神采。可今日十二祖巫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眼中帶著狂暴的殺氣。
    盤古真身聚,卻沒有那混沌至寶開天斧。但盤古真身手持干戚斧,萬丈大斧揮動,挾橫掃八荒之威一斧斬下。
    一斧出,天地變色,風雷齊做。
    眾人都處在干戚斧的攻擊之下,仿佛身臨世界末日,饒個個是準圣,個個是三界頂尖強者,也臉色慘白,難有還手之力。
    就在眾人似乎身臨死劫之際,南方有那道歌聲悠悠傳來,只聽:“不二門中法更玄,汞鉛相見結胎仙。一氣三清混元圣,才到神霄氣已全。九九金丹攙戊己,爐中有藥奪先天。生成八景宮中客,不記人間幾萬年。”
    這作歌之人絕對是功參造化之輩,一開始聲音似乎在萬里之外,當念到最后時,仿佛其人已經出現在廣陵城下。
    “老師……”在那干戚斧下,感受著驚天的毀滅之氣,臉色蒼白的玄都大法師心神轉危為喜。
    條條玄黃之氣垂下,將廣陵城下數百人教弟子與截教四大長老護住,萬丈之高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立在高天之上。
    干戚斧斬下,鋒利的斧刃上閃爍著紫光,帶著無盡毀滅之氣斬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一時間,那被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在下面的眾人,能清楚的看到自己面前的條條玄黃之氣破碎開來,
    “厲害!”九霄云頭,老子將干戚斧之威,眼中精光一閃,手中現出太極圖一卷,一道金光在下方一繞,玄黃之氣重新凝聚,將眾人護持住。
    一擊無果,盤古真身無有一絲表情的臉上流露一絲不屑之色,雙手揮斧再次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斬下。
    見盤古真身再次揮斧,老子白眉緊蹙,口中喝道:“休得放肆!”說著,手中太極圖一展,太極圖抖動之間,陣陣金光散下,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的天地玄黃之氣晃動起來。干戚斧斬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微微一顫,垂下的玄黃氣流卻沒散。
    太極圖定風水地火,有它輔助,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真的是萬法不沾、萬法不破。
    想自證道成圣至今,老子除了是面對其他圣人,還沒有動用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當然,也不光是老子。圣人之下,無論是誰,在面對圣人時,一切神通、法術都是枉然。這就是常說的圣人之下皆螻蟻。
    可今日,十二祖巫齊出,在廣陵下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盤古真身。在盤古真身猛烈攻擊之下,太請圣人竟然需要用太極圖去定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說明什么,這說明現在這盤古真身的攻擊力,已經不亞于混元圣人。
    看到老子催動太極圖定住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盤古真身眼中寒光四射,右手持干戚斧,左手輕輕撫摸著鋒利的斧刃,“太請圣人,還是來了。”
    聽到盤古真身冰冷的聲音,老子瞪大了眼睛,一向無為的太清圣人動容了。而讓他驚訝的原因,與剛才盤庚老祖的想法一樣,就是這盤古真身非比尋常。
    身為混元圣人,當年的巫族前兩次決戰,老子都關注過。第三次是因為前往媧皇天堵門,不好在女媧娘娘面前觀戰,那才作罷。在第一次巫妖戰于地仙界時,也正是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第一次現于洪荒。當時見到十二祖巫凝聚盤古真身,不光是老子震驚,其他圣人也無不驚訝。
    正因為讓圣人驚訝,才讓老子更加關注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老子記得清楚,那個盤古真身雙眼無神,似乎是一個牽線木偶,只不過這個牽線木偶太強大的,強大到能夠破開東皇太一的東皇鐘,使那位絕世妖皇身受重傷。
    可今日這個盤古真身,不但雙眼炯炯有神,臉上還有神色變幻,而且還能說話,這意味著什么?與盤庚老祖的理解不同,在老子看來,現在面前這個盤古真身與當年開天辟地的盤古已經沒什么兩樣,只不過這個盤古真身還沒有那么強大罷了。
    上古洪荒,巫妖二族稱霸洪荒,分掌洪荒天地。在那時候的洪荒,雖有人、闡、截、西方四教,但洪荒卻為巫妖所掌控。天道最重平衡,在當時巫族那樣的強盛的時候,十二祖巫卻因沒有元神而無法證道成圣。同樣的道理,掌混沌鐘的東皇太一最后也化為飛灰。
    盤古開天而損,元神化為三清,肉身化為十二祖巫。十二祖巫以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雖能凝聚盤古真身,但因無有元神,所以凝聚出來的只是盤古的肉身。可現如今洪荒三界為各大圣人教派瓜分,巫族雖漸漸強盛,但別說無法統治大地,現在也就只能老老實實的留在東勝神州西昆侖附近。
    在這種情況下,十二祖巫重現洪荒,其中蚩尤、嬴政、后土、白起、呂布、項羽六個祖巫有元神,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就有元神,這個元神是上述六個祖巫的元神拼湊在一起的,其中以蚩尤的元神為主導。
    肉身是祖巫凝聚,又有元神,可以說現在的盤古真身就是一個小盤古。和那開天辟地的盤古比起來,只是元神不夠強大,這六個祖巫的元神加起來怎么也比不得盤古三清合一。所以,現在這個盤古在道行上差的還很遠,但肉身、力量絕對是如今洪荒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