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462 青蓮機緣準提因果

廣陵城下一場大戰,孫堅損兵折將,敗回大營死守不出。
    廣陵城中,劉備得勝歸來,本想為袁洪七人慶賀一番,可卻被袁洪推辭。要知道玄門弟子雖然不像佛門弟子那樣,要守清規戒律,但陳九公一向嚴厲,袁洪生怕在外飲酒宴樂,引得老師不滿。
    這時,被袁洪推辭,劉備面上流露些許為難之色。
    “劉公可是有事?”朱子真心細,看出劉備似有難言之隱,便出言向劉備問道。
    聽朱子真之問,劉備苦笑著搖了搖頭,“諸位壯士,如今那呂布揮軍攻至下邳,備若再不前去主持大局,恐怕整個徐州都要陷于敵手。”
    “那劉公的意思是……”
    “備想趕往下邳,請七位壯士助我守住廣陵,還請七位壯士相助!”說到此處,劉備躬身向袁洪一拜。
    見劉備向自己行禮,袁洪連忙閃身讓過,伸手去扶劉備,“劉公放心,有我兄弟幾人在,必保廣陵無憂!”
    “七位壯士大恩,備銘記于心!”劉備親耳聽袁洪答應,心中大喜,連忙向袁洪致謝。
    當劉備離去之后,朱子真和楊顯相視一眼,一起搖了搖頭。將二人的舉動收在眼底,袁洪眼睛一翻,“怎么?我做錯了什么?”
    ……
    得了袁洪應允,劉備帶著三千輕騎,趕赴下邳。
    下邳,這在歷史上呂布損命之地,如今卻是與歷史大為不同,那呂布率二十萬鐵騎南下,一路上穿過三州,攜百勝之威打得關羽、張飛節節敗退,龜縮在下邳城死守不出。
    關羽、張飛,乃昔日東王公門下澐仧、燚恴二人的惡尸分身轉世,可以說是神通廣大之輩,但哪里敵得過刑天、呂布這兩大祖巫?
    當劉備趕到下邳的時候。下邳城已經搖搖欲墜,東成城墻已經被刑天用干戚斧撕開一道千丈來長的口子。
    看著身上帶傷的關羽、張飛,劉備深吸一口濁氣,命人備上香案,焚香祝告太請圣人。
    其實,不用劉備祝告,老子也知道人間發生的事情。也知道那巫族的舉動。此時老子不明白那巫族為何不去斗他們的死對頭妖教,反而要來找自己的麻煩。不明白巫族為什么不順勢攻打幽州,奪取北方四州,反倒要千里迢迢殺至徐州。
    冷哼了一聲,老子二目之中寒光流轉,沉聲道:“金角。去喚玄都過來!”
    “是,老爺!”
    金角童子離去,老子又吩咐銀角童子道:“銀角,去請護法來此
    !”
    “是,老爺!”
    老子吩咐二童去喚玄都,去請麒麟王,從老子話中就能看出他對麒麟王的重視。
    片刻之后。玄都大法師進到八景宮中,向老子一拜,“弟子拜見老師,不知老師有何吩咐?”
    “玄都,速去金鰲島,請陳九公派遣截教弟子下山前往下邳助陣。”
    “是!”雖然不愿意去金鰲島,但老子的吩咐,玄都大法師不敢怠慢。向老子一拜,便出了八景宮,離了首陽山,直奔東海飛去。
    玄都大法師離去之后,麒麟王也來在八景宮中,“拜見教主!”
    “道友不必多禮。”老子說著,用手一指。麒麟王腳前出現一個蒲團。麒麟王盤膝坐在蒲團上,向老子問道:“教主,可是人間又有戰事?”
    見麒麟王已經有所察覺,老子搖頭苦笑。“卻是又要勞煩道友了!”
    麒麟王正色道:“即為人教護法,為吾人教氣運,又何談勞煩一說?”此時的麒麟王已心歸人教,不止是因為老子救了他,還因儒、墨、陰陽三家氣運與人教相連,麒麟王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親兒、兄弟著想。
    聽麒麟王此言,老子笑道:“既然如此,那道友先率眾人前往人間,趕往下邳助劉備守住下邳城。”
    “好!”
    麒麟王應下,帶著蜀山一脈和三家弟子出首陽山,前往人間。而那玄都大法師,來在東海,仍然是從三仙島這面進入金鰲島,接待他的,還是陳九公門下六耳。
    見來人又是玄都大法師,六耳連忙迎出蘆蓬,“道長東來,有失遠迎,還望道長莫怪!”
    “小友哪里話。”玄都大法師哈哈一笑,對六耳道:“教主可在島上?”
    “這個……”六耳有些為難,“道長,老師他三日前關了洞府閉關,不知此時是否出關。”
    玄都大法師聞言,微微搖頭,向六耳問道:“今日奉老師之命來見教主,卻是為要事而來,不知小友可否能帶我前往羅浮洞?”
    聽玄都大法師此言,六耳雖很是為難,但想起當日玄都大法師贈給自己的一葫蘆金丹,六耳點了點頭,“道長,六耳只能帶您到羅浮洞前,如果老師還未出關,還請道長莫要讓我為難。”
    “小友放心,玄都哪敢沖撞截教教主。”聽六耳的話,玄都大法師不由得搖頭苦笑。現在的陳九公可是今非昔比,即使是自己,也不敢在這金鰲島生事。在玄都大法師看來,陳九公不但強勢,還好面皮,打擾他閉關之事,玄都大法師可不敢去做。
    “道長請!”見玄都大法師應下,六耳在前為其引路,指引玄都大法師往羅浮洞行去。六耳對玄都大法師這般客氣,不光是拿人手短的緣故。當日玄都大法師予了他一葫蘆金丹,六耳不敢私自手下,將此事稟報于陳九公知曉。
    陳九公掐指一算,對六耳說著金丹對他日后有大幫助,讓他安心手下。不過,聽陳九公說這金丹對自己有大幫助,六耳心中對玄都大法師懷有幾分感激之情。
    引著玄都大法師來在羅浮洞前,見金霞童子立于洞外,六耳上前向金霞童子問道:“金霞師兄,老師可曾出關?”
    看了玄都大法師一眼,金霞童子點了點頭,“老爺昨日就已出關,方才算到玄都道長來島,特命金霞在此等候!”
    金霞童子的話傳入玄都耳中,玄都大法師大喜,向羅浮洞中走去。
    進到洞中,見陳九公坐在蒲團上,在他面前擺著一個三尺來高,黃澄澄的爐子。
    得老子真傳,玄都大法師一眼就看出此爐不可用來煉丹,應該是用來煉器的爐子。當即對陳九公笑道:“聽教主門下言教主閉關,玄都還道教主閉關參法,不想教主是在祭煉法器。”
    陳九公淡淡一笑,袍袖一卷,爐子憑空飛起,飛到洞中角落處,用手一指,一個蒲團出現在玄都大法師腳下。“道友,坐!”
    “多謝教主!”向陳九公一揖,玄都大法師坐在蒲團上。只聽陳九公道:“不知道友來島,是為何事?”
    玄都大法師苦笑道:“教主乃混元圣人,洪荒之上哪有事能瞞得過教主?想來教主知也知那巫族入人間,還請教主派遣門下弟子下山,破巫族于下邳。”
    聽玄都大法師是來求援,陳九公看了一眼束手立在一旁的金霞童子,對玄都大法師道:“當年還在光明山時,那巫族祖巫來吾光明山鬧事,害得吾這個童兒輪回轉世,這個因果卻是要在此劫之中找他巫族討回!”
    陳九公此言一出,玄都大法師心中暗喜,沒想到這巫族還因此事惡了陳九公。若能得陳九公相助,區區巫族又算得了什么?
    在玄都大法師告辭離去后,金霞童子站在羅浮洞中,呆呆的望著陳九公。
    抬眼看了金霞童子一眼,陳九公笑道:“怎么?有事?”
    “老爺!”
    金霞童子撲通一下跪在陳九公面前,使得陳九公一愣,“你這童兒,這是作甚?”
    “老爺,金霞之事微不足道,老爺切莫因此事與巫族動兵!”
    陳九公袍袖一卷,一股輕柔的法力將金霞童子托起,“童兒,去將洞前金鐘撞響!”
    “是,老爺!”知陳九公心意已定,金霞童子走出羅浮洞,從袖中取出一個金色小錘,在羅浮洞前懸掛的金鐘上連敲三下。
    金鐘被金霞童子敲響,三界之中所有的準圣,還有所有截教弟子都聽到鐘聲。除了在天庭為官的截教眾星君,還有在人間有任務在身的幾人之外,其余截教弟子聽到鐘聲,無論手頭有什么事,紛紛放下,從四面八方向金鰲島趕來。
    這鐘聲對于截教弟子來說,是一種信號。鐘聲一響,意味著截教教主召集截教眾弟子齊聚金鰲島。而對于洪荒那些修為達到準圣的大神通而言,這鐘聲一響,就以為截教要有動作了。
    九高一矮,十個身影剛從東勝神州踏入人間,就聽見鐘聲傳來。蚩尤眉頭一皺,大聲道:“截教教主聚集門下弟子,恐與吾等為難,快快趕往下邳,攻下徐州!”
    “好!”眾祖巫聞言,紛紛應和,嬴政一把拉過身旁骷髏,抓起他邁開大步,跟著其他眾祖巫往徐州趕去。
    當眾祖巫趕到下邳城前,就見刑天在一旁觀戰,而呂布、白起齊力合斗一人,那人樣貌非常普通,但手中一口大刀閃爍陣陣血光。見他這口刀,蚩尤眼中流露一絲凝重之色,“此刀乃殺伐至寶,可破吾等真身!”(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