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460 劉公恐懼流言日卻有殺招在前頭


    祖巫殿中,聽蚩尤之言,呂布驚呆了。
    看到呂布長著大嘴,滿臉驚色,眾祖巫哈哈大笑。平心娘娘上前一步,低聲念出一段咒語,這段咒語晦澀難懂,皆是由上古巫文組成。
    接著是蚩尤,然后刑天、相柳……當白起最后一個念完時,十二尊石像中,那千萬年來一直沒有改變的祝融石像上火光大作。
    這時,眾祖巫紛紛轉身,都帶著不舍的目光看著那被烈火包裹的祝融石像。
    當石像完全被大火吞噬后,火勢慢慢褪去,當剛才那百丈高下的火焰縮至三尺來高時,那尊祝融石像不見了,就仿佛是融于火中,也像是從未出現在這里一般。
    火焰不斷的縮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很快的變作三寸來高的小火苗,在原本祝融石像所在之處跳躍。
    猛然間,火苗躍起,直向那一臉驚愕的呂布竄去。此時呂布下意識的想躲,但只感覺全身僵硬,一動也不能動。
    火苗撞在呂布額頭上,沒入呂布體內。霎時間,呂布整個人著了起來,化作一團火焰。一獸頭人身,三頭六臂,雙耳穿兩條火蛇,渾身上下披火紅鱗片的魔神立于火中。再看那祝融石像消失后空出的一大塊空地上,憑空出現一尊石像,石像模樣與火焰中的魔神一般無二。
    就在這魔神出現的一剎那,祖巫殿方圓萬里之內,條條火蛇四下飛竄,烈焰焚燒,萬物成灰。
    發出一聲怒吼,魔神化作人身,正是呂布。茫然的看了看平心娘娘,呂布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充滿了力量,是不會枯竭的力量。
    看著呂布,眾祖巫大喜。蚩尤一雙牛眼中閃過一絲熱切的光芒,“洪荒!我巫族來了!人教,我巫族來了!闡教,我巫族來了!截教,我巫族來了!佛門,我巫族來了!還有那妖族……”說到此處,蚩尤咬牙切齒。從齒間擠出幾個字,“是非因果,一并了結了吧!”
    聽蚩尤這番話,眾祖巫心潮澎湃,群情激奮,白起拱手道:“蚩尤大哥。八千兒郎已經準備妥當,只要大哥一聲令下,即可趕往人間!”
    “好!”蚩尤聞言叫好,提起手中刀,一雙牛眼從眾祖巫面上掃過,“我要讓這天地都知道,巫族回來了!”
    “回來了!”眾祖巫一起吶喊。一聲聲洪亮的聲音在祖巫殿中回蕩。
    “白起兄弟!”
    “蚩尤大哥!”
    看著白起,蚩尤道:“白起兄弟,你為先鋒,率一千兒郎前往人間,一入人間,直往徐州!”
    “是!”
    呂布在眾祖巫之中是最后一個歸位的,作為最小的一個,本來他不想發表意見。但聽蚩尤命白起帶著巫族兒郎去人間徐州。呂布忙對蚩尤道:“蚩尤大哥,小弟有鐵騎二十萬,現在聚集在盧龍塞。”
    “嗯,我知道。”蚩尤點了點頭,對呂布說:“呂布兄弟,我派刑天大哥助你,你們率鐵騎穿過幽、冀、青州。直入徐州,與白起匯合!”
    “好!”聽蚩尤吩咐,呂布并沒想太多,直接應下。與刑天一起出了祖巫殿,沒有與白起同行,先其一步趕往人間。
    在白起、呂布、刑天離去后,蚩尤走到那副白骨身前,在森森白骨上拍了拍道:“起來!”
    這副白骨非常完整,從頭到腳是一副完整的,很像是人族的骨架,似乎聽到了蚩尤的話,骷髏頭轉向蚩尤,眼眶中閃爍著點點綠光。
    不知各位看官可否還記得這骷髏,當年陳九公斬殺上古大能天殺道人,天殺道人臨死前自爆,將這骷髏送出。巧的是,這骷髏竟然被無極老祖帶走。那無極老祖本想以這骷髏為基,祭煉出一件驚世魔寶。而這驚世魔寶若想完成,就必須要從蚩尤手里討到一些東西。
    可無極老祖沒想到的是,這骷髏竟然是玄冥骸骨不知怎么凝聚成這般樣子,還開了靈智。為此,無極老祖被憤怒祖巫所殺,死不瞑目。
    這骷髏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看著蚩尤。
    微微搖頭,平心娘娘走過來,向蚩尤問道:“蚩尤,我們要帶他一起去?”
    “嗯。”蚩尤點頭道:“我感覺此次去人間,有他一番機緣!”
    “真的?”平心娘娘聞言大喜,來在骷髏前輕聲的對他說了幾句,這骷髏便跟在平心娘娘后面,向祖巫殿外走去。
    白起要率一千巫族士兵奔赴人間,這速度自然不會很快。而那呂布、刑天都是祖巫,很快就到了人間盧龍塞前。
    見呂布不但與刑天一起歸來,而且呂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甚是驚人,高順、成廉他們很是驚奇。可不待他們發問,呂布就下令發兵扣關!
    騎兵不善于攻城,但呂布一戟,直接破開了半面城墻,二十萬鐵騎在呂布帶領下化作滾滾洪流沖過盧龍塞,撲入幽州。呂布于幽州連斬十三將,連破七城,殺入冀州。
    早在量劫來臨之前,蚩尤就有吩咐,若遇人、闡、截、佛、妖五教弟子,殺!若遇尋常士兵、百姓,能不殺,就不殺。所以,呂布率軍南下,一路上破城戰將,只為立威,驚退了無數守軍,也為大軍順利南下掃清了許多障礙。
    當正在豫州與袁術征戰的曹操聽到呂布揮軍南下,破幽、冀、青三州的消息時,只覺得頭疼欲裂,直接從馬上栽下。他在出兵之前,算到了那孫堅可能會出兵,馬騰可能會出兵。但沒想到的是,孫堅被劉備拖住,馬騰還沒騎兵,剛征服的北方竟然出了這么大的亂子。
    中軍帳中,郭嘉走了進來,來到榻前,看著皺眉的曹操,“明公,感覺如何?”
    “頭……頭疼!”曹操臉上豆大的汗珠滾下,這不是熱的,是疼的。
    心底幽幽一嘆,身懷道術的郭嘉知道曹操是什么毛病,但卻束手無策。只能將軍報報予曹操知曉。以盡臣子本分。
    誰知,當曹操聽到那呂布穿過青州后,沒有攻打許昌,而是繞道直撲徐州時,頭上的疼痛感頓時沒有。
    一下子從榻上坐起,曹操拉著郭嘉問道:“奉孝,這事可是真的?”
    點了點頭。郭嘉用只有二人能夠聽到聲音道:“明公,嘉祖師曾為天庭紫薇大帝,位高權重。三界日夜游神、山神、土地無不聽我截教號令。嘉得此軍報,曾暗招夜游神問過,此事屬實。”
    “太好了!”曹操翻身下床,吩咐郭嘉道:“不管那呂布為何要打徐州。我們當務之急是盡快拿下豫州!”
    “是,明公!”雖然劉備和曹操是一條戰線上的兩大諸侯,但對曹操這種賣隊友的心態,郭嘉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曹操振作精神,重新指揮大軍與袁術相爭,可那劉備去倒霉了。當年棄了幽州之地,在關羽、張飛的保護下。穿過袁紹布下的天羅地網這才來到徐州。而劉備舍棄幽州來徐州的原因,是為了能夠與曹操互相有個照應。畢竟幽州地處北疆,往北也沒什么發展,另一面的袁紹實力太過強大。
    而來到徐州之后,與曹操遙相呼應,還真的不錯。無論是上一次曹操與袁紹戰,還是這一次曹操與袁術斗,劉備擔任的都是僚機的角色。但劉備相信他日自己有難,曹操也會相助。這不是劉備太天真,因為有人教在,曹劉永遠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可讓劉備沒想到的是,曹操的確沒坑他,也沒背盟。但卻不知那蚩尤是怎么想的,不讓呂布去攻打北方四州之地。反倒千里迢迢,來攻徐州。要知道那北方四州初定,人心不穩,打那四州可是要比打徐州容易得多。
    不管你劉備怎么想。呂布就是來打你徐州。當得知呂布率鐵騎二十萬來攻時,劉備大驚,連忙派關羽、張飛率軍回救徐州,自己留下來對付孫堅。
    ……
    呂布在人間的舉動,驚動了四方諸侯。白起率巫族入人間,卻是驚動了五教六圣。
    當知道呂布率二十萬鐵騎穿過三州去打劉備時,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還有女媧娘娘喜形于色。首陽山,八景宮中,老子面色鐵青。
    金鰲島,羅浮洞中,陳九公得知此事,喚來金霞童子,對其吩咐道:“去將袁洪、楊顯、戴禮、常昊、吳龍、朱子真、金大升喚來。”
    “是,老爺。”
    金霞童子離去,飛出金鰲島,直往花果山。自當年陳九公命他們這個占據這花果山,昔日的梅山七怪,已經變成了花果山七仙。自陳九公成圣的這七百多年來,作為最早拜入陳九公門下的七人,袁洪等人的修為有這突飛猛進的變化。
    金霞童子來到花果山,將陳九公要召見七人的事告訴他們知曉。這幾人連忙換上道袍,一起飛往金鰲島。
    來在羅浮洞中,袁洪等人向陳九公叩拜后,紛紛在蒲團上坐定。
    目光在這幾個弟子身上一掃,陳九公袍袖一卷,赤、青、黃、金、藍,五點流光分別飛到楊顯、常昊、吳龍、朱子真、戴禮面前。
    流光瞬間散開,五色光芒大作,當光芒散去后,五張陣圖分別落入五人懷中。
    捧著陣圖,這五人只聽陳九公道:“爾等入我截教門下,也幾千年了。這些年來,為師沒有賜給你們什么寶物,確實有失公允。”
    陳九公此言一出,驚得五人起身跪倒,楊顯道:“老師大恩重,弟子萬死難報。老師這么說,卻是折煞弟子了。”
    楊顯這么說,其他幾人紛紛點頭。
    “都起來吧。”今日的陳九公一改往日嚴厲,溫和對幾個弟子說道,不但是這五人,就連那袁洪和金大升也納悶老師今日是怎么了。
    在五人起身,重新做回蒲團之后,陳九公道:“剛才給你們的是為師剛煉好的五張陣圖,楊顯的是三山辛金陣、常昊的是千翠乙木陣、朱子真的是**葵水陣、戴禮的是天灼丁火陣、吳龍的是五龍己火陣。這五陣正合后天五行,威力無窮,你們當以為師所傳陣道,好生鉆研。”
    “弟子謹記老師教誨!”
    聽到五個弟子異口同聲的回答,陳九公面上露出一絲笑容,但這時想起一時,陳九公幽幽一嘆,“也罷,為師也不瞞你們。”
    見陳九公神色嚴肅,七人都能夠感覺到洞中氛圍有些凝重。只聽陳九公開口道:“當年封神劫中,你們本該有一劫。但入我門下,此劫為師替你們擋了。但如今量劫又至,因果循環,你們需下山完成殺劫。”
    這些年陳九公一直讓無當圣母教導這些弟子關于量劫的一些事,七人知道陳九公剛才那番話的意思。下山完成殺劫,就是去與人廝殺。你能把別人殺死,那么你就完成了殺劫。你要是被別人殺了,那就不用說了,或輪回轉世,或化為飛灰。
    陳九公說完,就不再多言,靜靜地看著這幾個弟子。圣人也是人,更何況陳九公本就非無情無義之人。這幾個弟子在自己門下好幾千年,感情怎能不深。這量劫一起,天機晦澀,又時有圣人攪亂天機,誰也不敢說自己能保門下所有弟子萬無一失。
    今日天機指示,陳九公算出門下這七個弟子有一劫,此劫若能安然渡過,當得十萬年清凈。若渡不過,輪回轉世可能是他們最好的下場。
    當袁洪等七人聽完陳九公的話后,開始都沒有說話,片刻后袁洪當先,帶著其余六人一起跪在陳九公面前。
    “老師!”這時的袁洪眼圈微紅,“早在老師第一次告訴徒兒們量劫來臨的時候,我們兄弟幾個就曾商量過。老師,我們都是截教弟子,我截教自師祖開始,就沒有貪生怕死之輩。殺劫雖險惡,但弟子七人絕不弱我截教威名!”說到此處,袁洪向陳九公連拜九拜,其余六人也是如此。
    聽袁洪這番話,看著幾個弟子臉上的堅毅之色,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撫掌大笑道:“好!好!你們盡管下山,若能歸來,一切都好。若不能歸來,為師必回為你們報仇!”
    〖∷更新快∷∷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