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459 落子巫族

先天五行大陣之中,見女媧娘娘收手,陳九公收回定海珠笑道:“怎么?娘娘不打了?”
    瞪了陳九公一眼,女媧娘娘也不答話,素手一招,這片天地消散,一張陣圖落在女媧娘娘手中,那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還有那造化童子各持一面旗子聚在女媧娘娘身后。
    沖著陳九公冷哼一聲,女媧娘娘帶著五人回錦繡天去了。
    看著女媧娘娘的背影,陳九公淡淡一笑,轉身回金鰲島去了。官渡戰場上發生的事,女媧娘娘知道,陳九公當然也知道。陳九公本以為老子即使借來盤古幡,也會留到最后與妖教大戰時,用來給女媧娘娘一個驚喜。沒想到老子竟然這般果斷,直接亮出盤古幡,仗著三件至寶之力直接擊敗西方二圣。
    老子此舉雖然亮出了自己底牌,但在心理上卻給女媧娘娘帶來了極大的壓力。別看弒神槍和盤古幡,一個是頂級先天靈寶,一個是先天至寶,就只差了一個級別,但在威力上卻有天壤之別。先天至寶,洪荒只有三件,都是萬中無一的寶物。那盤古幡號稱洪荒第一攻擊至寶,盤古仗之破開混沌的開天法器,而女媧娘娘作為依仗的先天五行大陣畢竟不是正品,能不能擋住盤古幡,女媧娘娘心里也沒底。所以女媧娘娘再知曉天機之后,不再與陳九公爭斗,直接回轉錦繡天,卻是為了研究如何抵御盤古幡。
    人間,官渡之戰后,曹操統一了北方四州,加上原本其治下兗州,如今的曹操掌五州之地,兵多將廣,氣運大增。
    袁紹一敗,無論是在揚、豫的袁術,還是在雍、涼的馬騰,都感覺到了那橫在自己頭上的一把利劍。這兩方都想盡辦法擴展自己的實力。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曹操哪里會容他們發展壯大,在一統北方之后,曹操回師許都休整三月,立刻出兵二十萬,征討豫州。
    又是一次曹袁之戰,只不過這回與曹操為敵的不是袁紹,而是袁術。這袁術掌揚州、豫州之地,論實力遠不如昔日的袁紹,更不如今日的曹操。而且比手下文臣武將、兵甲之優,袁術也比不了曹操。在人、佛二教都沒有派人相助雙方的情況下的,袁術軍節節敗退,半年之內失去了大半個豫州。
    就在曹操征討袁術,江東孫堅向劉備動兵這時,在楚國疆土之外,北疆草原上,呂布率二十萬鐵騎殺至遼東盧龍塞前。
    當年敗走咸陽,呂布率幾千殘軍遁入漠北。這些年來,經過不斷的廝殺,呂布收服烏桓、鮮卑、匈奴無數,從中揀選二十萬精銳組成一支無敵鐵騎,直撲遼東,要從遼東攻入幽州,找曹操報仇。
    盧龍塞上,鎮守此地的將官見下方二十萬鐵騎早已瑟瑟發抖。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倒讓這位倒霉的守將松了一口氣。
    呂布來在盧龍塞下,沒有揮軍攻城,只是向塞上看了看,就命手下將士安營扎寨。
    坐在中軍大帳之中,呂布望著面前方天畫戟,整個人陷入沉思之中,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呂布抬眼一看,是高順進到帳中。
    “大哥,為何不下令破城?”巫族之間,彼此以兄弟相稱。呂布、高順這并肩而戰十幾年的兄弟更是如此,不管有沒有人,高順都喚呂布為大哥。
    聽高順之言,呂布搖了搖頭,指著自己旁邊對高數道:“兄弟,坐下!”
    高順很聽呂布話,將手中大刀往旁邊一扔,就坐在呂布身旁。
    拍了拍高順肩膀,呂布道:“兄弟,不要著急,仇總有一日會報的!”
    高順聞言,二目之中寒光流轉,緊緊的攥著拳頭,拳頭上青筋猙獰可見。
    “報什么仇啊?”突然,一個聲音憑空出現在帳中,驚得呂布、高順縱身躍起,各自將兵器持于手中。
    空間顫抖,一道水波般的漣漪擴散,后羿出現在大帳中。看著滿臉警惕之色的呂布、高順,后羿笑道:“怎么?還要跟我動手?”
    看到來人是后羿,呂布、高順放下兵器,長舒了一口氣。
    見這兩個小兄弟讓自己嚇壞了,后羿哈哈大笑,對呂布道:“走,隨我回祖巫殿!”
    “祖巫殿!”聽后羿之言,呂布、高順眼中都冒著精光。對于巫族來說,他們不拜圣人,也不尊道祖,他們拜的是盤古,拜的是十二祖巫。而那祖巫殿,是所有巫族心目中的圣地。
    看著一臉喜色的呂布,高順不干了,“后羿大哥,我大哥去祖巫殿,那我呢?”
    “你?”后羿一愣,見高順滿臉期盼之色,口中道:“呂布一走,營中豈可無人主事?你且留在此地,他日必有回歸祖巫殿的一天!”
    “那好吧。”雖然有些不愿,但高順還是選擇了服從。
    一把拉起呂布,后羿帶著他消失在帳中。這些年后羿的祖巫秘法略有增進,帶一兩個人穿越空間已經不是那么困難了。
    帶著呂布出現在東勝神州之上,立于西昆侖主峰峰頂,眺望不遠處的祖巫殿。
    遙望祖巫殿,呂布有些著急,“后羿大哥,咱們快回祖巫殿吧!”
    “好!”見呂布有些著急,后羿哈哈一笑,剛拉起后羿,卻見祖巫殿上一道巨大紫色光柱直沖而起。
    陣陣紫光從祖巫殿擴散開來,瞬間祖巫殿周圍方圓萬里之內盡被紫光籠罩。在那無盡紫光中,轟轟雷鳴聲傳遍方圓萬里,驚得萬里之內無數生靈心驚膽寒。當紫光盛到一個頂點的時候,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紫光剛剛消失,一道巨大的白光又從祖巫殿上沖起。這白光看上去有些陰森,散發著陣陣寒意。隨著白光升起,祖巫殿方圓十里之內,綿綿細雨降下。這一場雨沒有天庭詔書,也沒有龍王布雨,來得那么突然,來得那么詭異。
    這場雨沒有持續太長,當白光散去后,雨隨白光而止。這時,祖巫殿上又是一道紫光沖天,這一次伴隨紫光的道道紫色閃電。
    這一場場異象,使得祖巫殿方圓萬里之內生靈死傷無數,引發大小災難無數。可當伴隨著閃電的紫光褪去后,更可怕的來了。
    風、雨、雷、電、冰雹、大霧……在祖巫殿周圍方圓萬里之內不斷變幻。
    終于,一些異象消失,那立于西昆侖山脈不遠處的祖巫殿就仿佛一只太古兇獸一般,俯伏在那里,不動則已,微微一動,則會引來災難。
    目光掃過之處,盡是狼藉,呂布轉向后羿問道:“后羿大哥,這是怎么了?”
    與呂布的擔憂不同,此時后羿滿面喜色,“呂布,就差你了!”
    “啊?”呂布聽后羿這句話,頓時一愣。他不知道后羿這話是什么意思,而且后羿這話好像沒頭沒尾,根本聽不明白。
    見呂布面上盡是疑惑之色,后羿哈哈一笑,抓起呂布臂膀,身影一動,穿越空間直接來在祖巫殿中。
    寬敞的祖巫殿中,依然佇立著十二祖巫的石像,只不過昔日的上古十二祖巫,如今就只有祝融的石像保持原樣,其他的十一尊石像模樣都變了。再也沒有了帝江、強良、玄冥、后土……代替他們的是一個個新的面孔。其中有后羿,有蚩尤,有刑天,有平心,也有嬴政、相柳……
    當呂布隨著后羿來在祖巫殿中時,大殿中有十一個身影。除了一副白骨之外,其余十人八男兩女都是身材高大,樣貌古怪。
    拉著呂布來在那身穿黃色宮裝的女子面前,后羿低聲對呂布道:“這是我巫族平心娘娘!”
    身為轉世的巫族,呂布雖然從沒融入過巫族,但也知道巫族彼此以兄弟相稱。但此時的巫族,卻有一位除外,那就是平心娘娘。
    知道這位娘娘在上古時曾為巫族做出多么大的貢獻,可以說如果沒有她,就沒有嬴政,沒有項羽,也沒有自己。
    在平心娘娘面前,一身傲骨的呂布屈膝跪下,向平心娘娘拜道:“呂布拜見娘娘!”
    “快快起來!”平心沒想到這個同族竟會向自己大禮參拜,連忙伸手將他扶起,溫和的說道:“都是同胞骨肉,何須如此。”說著,平心為呂布介紹大殿中除了那副白骨之外的其余九大祖巫。
    沒錯,是九大祖巫。剛才祖巫殿上異象,正是四位大巫突破祖巫時,引來的天地異象。
    金之祖巫嬴政、木之祖巫刑天、水之祖巫相柳、土之祖巫平心、風之祖巫項羽、雨之祖巫雨師、雷之祖巫九鳳、電之祖巫白起、空間之祖巫后羿、時間之祖巫蚩尤,再加上天氣之祖巫九瞳。當年天機指示,在大劫中現世的十二祖巫,已有十一。
    當向嬴政介紹到最后一位祖巫,也就是那蚩尤時,平心娘娘極為嚴肅的說道:“呂布,這是吾巫族如今的族長蚩尤!”
    “呂布拜……”
    呂布剛要上前行禮,卻被蚩尤一把拉住,一雙牛眼上下打量著呂布,蚩尤大笑道:“我等兄弟姐妹皆已歸位,呂布還不歸位更待何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