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449 錦繡天前堵女媧

今人教與佛門在人間相爭,彼此皆有損傷。照這么下去,雙方圣人難免要出手做過一場。
    作為人教的盟友,陳九公有義務幫老子阻擋女媧娘娘,免得出現三圣圍攻老子一人的局面。
    先天五行大陣之中,陳舊公與女媧娘娘斗在一起。要說這女媧娘娘手中寶物也不少,紅繡球、乾坤鼎、造人鞭、伏羲琴、乾坤鼎、軒轅劍。
    而陳九公頭頂混沌鐘,手持弒神槍,摧天杖、紫電錘、青萍劍漂浮在身旁。雙方僅是斗寶,就斗得不亦樂乎。
    與陳九公斗了半響,女媧娘娘發現他一直留有余力,根本不強攻。想明了陳九公的打算,女媧娘娘不由得有些惱怒。
    此次量劫,女媧娘娘是鼓足了勁要和老子爭上一爭。就為這個,女媧娘娘已經許諾了一些人一些事。在這種情況下,女媧娘娘已經沒有退路,只有拼盡全力和人教死磕。但這陳九公完全是攪屎棍,就在這兒托著自己,不讓自己去人間,女媧娘娘怎能不惱。
    即使女媧娘娘惱怒,也拿陳九公無可奈何。今日的陳九公,和當日來錦繡天鬧事時還不一樣。那時的陳九公雖三尸皆斬,已將元神寄托虛空,但終究還未合道。雖與圣人一般不死不滅,但無論是道行,還是法力,都要差女媧娘娘一些。
    可如今,陳九公已然證道混元,又有混沌鐘護身,女媧娘娘也奈何不得他。
    看著混沌鐘立于陳九公頭頂,將自己對其的攻擊盡數當下,女媧娘娘心里暗暗嘆息。這先天五行大陣雖與誅仙劍陣一攻一守,并稱洪荒第一。但防守有余,攻擊不足,要破陳九公防御,這大陣根本幫不上忙。而陳九公又根本沒有破陣的打算,女媧娘娘還能怎么樣?
    就在女媧娘娘暗暗思索如何能破混沌鐘防御的時候,陳九公看出女媧娘娘有些走神,心中偷笑,陳九公大手一揮,青萍劍在空中一震,化作千萬劍氣席卷。
    一道道青萍劍氣散發絲絲令人膽寒的毀滅之氣,女媧娘娘回過神來,見陳九公發威,連忙用手一指,浮在頭頂的乾坤鼎開,陣陣黃光將女媧娘娘護住。
    催動乾坤鼎擋住道道青萍劍氣,女媧娘娘剛要揮軒轅劍去斬陳九公,卻見一道紫光從自己身旁飛速繞過,向后面的造化童子打去。
    女媧娘娘見自己一個疏忽就被陳九公抓住機會,心中大恨,將軒轅劍往空中一拋,軒轅劍凌空化作千丈巨劍向混沌鐘斬去。
    軒轅劍來勢威猛,陳九公不慌不忙,頂門一股青氣沖起,落入混沌鐘內。得著一股青氣,混沌鐘鐺鐺作響,垂下條條混沌之氣。混沌之氣垂至陳九公腳下倒往上卷,將那軒轅劍擋住。
    卻說那道繞過女媧娘娘擊向造化童子的紫光,不是它物,正是那毀滅至寶摧天杖。
    見那紫光襲來,造化童子大驚,展開手中中央戊己杏黃旗,旗面迎風便長,呼呼作響,長至十丈上下。摧天杖至,擊在中央戊己杏黃旗上,中央戊己杏黃旗旗面上黃光大作。
    摧天杖上紫光大作,瞬間撕開層層黃光,直向中央戊己杏黃旗擊去。
    就在同一時間,四門處的四大準圣紛紛催動手中四面旗子,陣中五行之力相生運轉。大陣中央,中央戊己杏黃旗杏黃旗上黃光陣陣,重新布下防御將摧天杖阻擋在外。
    陳九公一改剛才的散漫,欺身而上,手中弒神槍盡出狠招。紫電錘、青萍劍左右招呼,一時間殺得女媧娘娘手忙腳亂。
    二圣在臺下相爭,臺上的造化童子也沒閑著,那摧天杖一次次砸下,造化童子一次次催動摧天杖抵擋。別說,這贗品先天五行大陣將五行相生衍化得淋漓盡致,金、木、水、火之力源源不斷的轉化為戊土之力,擋住摧天杖一擊又一擊。
    見摧天杖連擊造化童子無果,陳九公催動混沌鐘發出混沌之氣擋住女媧娘娘手中軒轅劍、造人鞭,手中弒神槍槍尖上三尺紫芒吞吐,一槍將女媧娘娘避開,袍袖一甩,只見白茫茫一片,看不清是什么東西,直向造化童子打去。
    先有摧天杖,又有這看不分明的寶物,造化童子卻也不慌,盤膝坐在高臺上,打出道道法決在中央戊己杏黃旗中。中央戊己杏黃旗旗面招展,朵朵黃蓮從旗面涌出,將摧天杖與那白茫茫一片全部攔住。
    摧天杖上發出耀眼的紫光,破開朵朵蓮花,可那戊土之力凝聚的黃色蓮花生生不息,牢牢護住造化童子、
    看到摧天杖攻擊不利,陳九公卻也不在意,伸手將一件件寶物召回,恢復了一開始的散漫打法。
    可這回女媧娘娘是不敢掉以輕心了,而且想去人間找老子麻煩的女媧全力攻擊,一件件靈寶向混沌鐘砸去。
    軒轅劍、造人鞭、紅繡球,這三件寶物攻擊都不錯,但想憑這幾件寶物破開混沌鐘的防御卻是有些癡人說夢了。
    戊土臺上,見女媧娘娘久攻不下,造化童子從袖中取出九天息壤,坐在臺上捏了起來。這造化童子本就是童子樣貌,現在坐在臺上捏起了泥巴,這情形甚是好笑。
    但隨著造化童子一雙小手不斷捏動,那息壤在其手中被捏做一桿長幡模樣。這時,造化童子吹了一口仙氣,那泥巴捏做的的幡竟然化作了盤古幡。
    持盤古幡在手,造化童子搖動盤古幡,一道混沌劍氣射出,直奔混沌鐘擊去。
    鐺……
    混沌劍氣撕開混沌鐘外的混沌氣流,擊在混沌鐘上,將混沌鐘打得一顫,發出一聲鐘響。
    “好手段!”抬眼看了眼坐在戊土臺上手持盤古幡的造化童子,陳九公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青蓮上立著一十二尊金人,正是大秦人皇嬴政集人間金器所鑄十二金人。
    三花上沖起七寸來高的青氣,托著十二尊金人飛起,自那十二尊金人上各有黑氣沖出,黑氣連成一片,將十二尊金人盡數包在黑氣中。而后聽一聲巨響,黑氣散開,高有千丈的盤古真身狹萬鈞之勢向造化童子殺去。
    陳九公證道混元走的是斬三尸的路子,在斬去善、惡、自我后,三尸合一是為合道。而三尸合一后,那十二元辰化身與十二祖巫化身就無法在凝聚出來了。但那十二桿星辰幡和十二尊金人還在,陳九公以十二尊金人布下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凝聚出盤古真身。
    女媧娘娘如何不知十二都天神煞陣的厲害,見盤古真身飛出,祭起神農鼎向盤古真身砸去。
    神農鼎被女媧娘娘祭出,化作小山一般,向盤古真身轟下。盤古真身大手一揮,一團紫光隨手打出。就聽得轟隆一聲,一道都天神雷轟出,直與神農鼎相撞。
    神農鼎挨了一記都天神雷,在空中一顫,化回本來大小,滴溜溜一轉,飛回女媧娘娘身旁。
    驚訝的望著那盤古真身,女媧娘娘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大呼不妙,素手一揚,紅繡球飛出,重重的向盤古真身后背打去。
    只見這紅繡球仿佛一道流星一般,托著三尺來長的紅光向盤古真身擊去,其勢浩蕩,其威驚人。
    感覺身后惡風傳來,盤古真身止住身形,回身一拳轟出。這一拳擊出,紫光四射,拳頭所過之處空間破碎。
    轟……
    拳頭與紅繡球相撞,紫光、紅光四射,紅繡球倒飛回女媧娘娘手中,盤古真身化作十二道金光飛入陳九公慶云之上,化作十二尊金人。
    心念一動,陳九公收了慶云三花,對女媧娘娘道:“沒想到娘娘還有這般手段,佩服!佩服!”
    聽陳九公此言,女媧娘娘面色一變,自己這壓箱底的手段本來是準備留著對付老子的,沒想到讓陳九公給逼出來了。
    見女媧娘娘神色變幻,陳九公淡淡一笑,向女媧娘娘道:“娘娘,人教、佛教與人間了結因果,你我就不要去湊熱鬧了。錦繡天景色秀麗,娘娘在宮中納福可好?”
    在陳九公看來,自己這幾句說的很客氣,但入女媧娘娘耳中,這位至圣人娘娘可不這么感覺。因為這句話讓她想起了一段并不愉快的往事,當年在媧皇宮中,三清堵自己去救妖族族,說的話跟陳九公說的差不了多少。
    當年要不是三清堵門,妖族不至于損失那么慘重,正因為這事女媧娘娘恨極了三清。所以自那之后,女媧娘娘就與西方二圣聯手對抗三清。今日陳九公一番話雖無意,但卻勾起了女媧娘娘心底一絲恨意。
    按理說混元圣人本該無悲無喜,就像那鴻鈞道祖一般。但如今這幾位圣人,包括那無為的老子在內,都無法向道祖一般放的那么徹底。但對于萬劫不滅的混元圣人來說,這世上似乎很少有什么事能讓他們記憶猶新,更不要說是憤恨之事了。
    可對女媧娘娘而言,就是有這么一件事讓她千萬年來一直耿耿于懷。此時被陳九公勾起這一絲恨意,女媧娘娘姣好的面容上散發出陣陣寒氣,直看得那陳九公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