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4)     

截教仙454 盤古真身VS太請圣人

孟勝、腹朜,墨翟兩大門徒,這孟勝得墨翟傳位任墨翟第二代巨子,曾在人間執掌墨家八十年之久。
    正所謂:孔曰成仁,孟曰取義。這孟勝素以一個義字著稱,在當年人間頗受各國諸侯禮遇。
    但今日出戰,孟勝表現出了他狡猾的一面。借著日光菩薩的憤怒,孟勝趁報名之際,偷襲出手。
    作為墨翟門徒,孟勝得其真傳,修為雖不如日光菩薩太乙金仙頂峰修為,但達到了太乙金仙初期。仗著出手偷襲,用來偷襲的寶物還是功德至寶巨子令,讓那憤怒中的日光菩薩還沒回來神來,就被擊碎了頭顱,死于非命。
    擊殺了日光菩薩,孟勝只覺得靈臺一陣清明,想起這次來人間前老師墨翟的教導,孟勝連忙轉身回到蘆蓬,向玄都**師復命。
    玄都**師開始派孟勝出征,也沒想到他會勝得這么容易。但大劫之中,生死相搏,不管你手段光彩與否,結果永遠是最重要的。孟勝雖是出手偷襲,但蘆蓬中的所有人對其所為不但沒有鄙視,還非常贊賞。
    不過在那佛門一方的蘆蓬中,眾佛陀、菩薩、金剛、羅漢可就不那么想了。那月光菩薩的死還沒什么,這日光菩薩死的未免有些太窩囊了。
    阿難尊者念聲佛號,起身向藥師王佛請戰。在得藥師王佛首肯后,阿難尊者下了蘆蓬,前往陣中叫戰。
    見是阿難尊者出戰,玄都**師面色有些凝重。當然,不是說阿難尊者的修為多高,其雖有大羅金仙修為,在玄都**師也是螻蟻。但雙方爭斗,也要講兵對兵,將對將。這阿難尊者對人教這邊眾準圣而言,明顯是屬于兵那類的,可人教這面,兵里面似乎沒有誰能在這阿難尊者面前討到好處。
    人教人丁不旺,老子門下只有玄都、長眉兩個**。玄都**師根本不可能出戰與他阿難對戰,此時的長眉真人也不用說了,長眉真人門下蜀山一脈**是不少,但連金仙都沒有一個。儒、墨、陰陽三家家主都是準圣,下面**修道時間也不太長,是有幾個太乙金仙,但上陣與大羅對陣,明顯是送死。以玄都**師的性情,還做不出推人上陣送死的事兒。
    阿難尊者立于陣前,見人教無人應戰,便出言恥笑。就在人教這方,眾人憤怒之時,北面高天之上,一個聲音傳來,“何人敢言吾人教無人!”
    人佛雙方聽見那聲音,抬眼望去,只見北面空中御空飛來一人,此人許多人都認得,就是那新任的人教**麒麟王。可讓人教欣喜,佛門憂心的是,這麒麟王身后還跟著不少修士,約有三十余人。這些修士個個面容古怪,有的猙獰,有的兇惡……隨麒麟王落在人教蘆蓬前面。
    向玄都**師一拱手,麒麟王回身道:“烈羆,出戰去將那和尚頭顱摘下!”
    麒麟王此話一出,其身后眾修士中,走出一黑胖猛漢甕聲甕氣的應道:“大王放心,老羆必拿那和尚腦袋回來給大王下酒。”說著,提著一根通體烏黑的大棒向阿難走去。
    聽著烈羆滿口的匪話,麒麟王搖頭苦笑,帶著他身后那三十多人走到蘆蓬中。這時,玄都**師親自起身相迎。
    “有勞**了!若不是**及時歸來,吾人教就要被那佛門落了面皮。”
    聽玄都**師之言,麒麟王哈哈一笑,“道友言重了,同為人教,豈來有勞。”說著,麒麟王向身后的眾人道:“這位玄都小老爺乃吾人教副教主,爾等還不速來參拜!”
    麒麟王話音一落,眾人連忙上前見禮。
    見眾人向玄都**師行禮后,麒麟王指著墨翟道:“汝等可認得此人?”
    眾人聞言,三十多雙眼睛一起望著墨翟,卻是紛紛搖頭,使得墨翟面露苦笑。
    見眾人不認得墨翟,麒麟王又指著孔丘、鄒衍道:“他們呢?”
    眾人又是搖頭,麒麟王哈哈大笑,指著墨翟道:“這是吾兒。”說完,又指著鄒衍道:“吾兄弟,陰陽!”又指孔丘道:“吾兄弟,紫云!”
    “太子!”
    “左大王!”
    “右大王?”
    麒麟王每指一人,眾人就一陣驚呼,連忙上前相認。看著昔日的老朋友、袍澤,墨翟、孔丘、鄒衍心中歡喜,與這些人敘著舊情。
    就在人教這邊上演兄弟相見的時候,兩方陣中,阿難尊者和那烈羆已經斗上了。這二者,一個是天皇年間得道的圣人門徒,一個是太古走獸一族烈焰熊羆老怪。二人一使佛門寂滅佛法,一個全仗肉身強悍,完全是兩個路子,但卻殺的難解難分。
    太古之時,三族混戰。到祖龍、鳳母聯手誅殺麒麟王后,走獸一族被鱗甲、飛禽二族合力圍殺。這才使得太古之后走獸一族所剩之人,遠不如其他兩族多。但能在那種險惡環境下存活下來的,個個都有非常手段。
    別看這烈羆身材笨拙,但一根大棒輪開,呼呼聲響,帶著陣陣黑風,黑風中又有黑沙滾滾,那粒粒黑沙又不斷的炸開,威力端得不可小視。
    阿難尊者雖也為阿彌陀佛記名**,但修為遠勝那日光、月光兩菩薩。作為藥師王佛座前侍協,阿難尊者的手段遠非那兩個菩薩可比。
    掌中佛國、金身、舍利、花開見我……一樣樣佛門法術在阿難尊者手中使來有條不紊,任他烈羆老怪手段毒辣,卻也上不得阿難尊者分毫。
    人佛二教在這人間爭斗,地仙界東海金鰲島上,羅浮洞前,立著一兩寸見方的鏡子,鏡子中顯現的正是人間官渡人、佛二教的一場場爭斗。
    這不是電視直播,而是化虛成鏡窺萬物的神通,在陳九公手中使來,妙用不亞于那昊天上帝的昊天鏡。
    鏡子前,做的是一排排的截教**。這些**都是陳九公門下徒子徒孫,陳九公讓他們來,就是讓他們看一看量劫是如何險惡。
    當看到青兕身死、月光菩薩身死后,這些原本截教**都沉默了。想那青兕是大羅金仙,月光菩薩是太乙金仙。此時陳九公門下,哪有這等修為的**?連他們都損落了,誰又能保證自己可以安然度過大劫?
    等這些**再看到孟勝出戰秒殺日光菩薩的時候,眾**議論紛紛。有的說孟勝做得對,有的說孟勝卑鄙……眾說紛紜,各執己見。
    這時,坐在高臺上的陳九公輕咳兩聲,眾**頓時止住議論,把目光放在陳九公身上。
    “汝等認為那孟勝所為有失光彩?”
    聽陳九公之問,眾**默不作聲,誰也不知道陳九公是如何看待孟勝所為的,生怕說錯了使陳九公不悅。
    見眾**都不說話,陳九公啞然失笑,點起袁洪道:“袁洪,依你看來,那孟勝所為如何?”
    “這……”袁洪一陣遲疑,見眾同門的目光的注視著自己,袁洪清了清喉嚨,“啟稟老師,**認為那孟勝所為雖有些不甚光彩,但敵我相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孟勝之舉不失為明智之舉。”
    “說得好!”袁洪話音剛落,就見陳九公撫掌贊嘆,“為師平日還道你這猴兒犯渾,不想在大是大非上竟有如此遠見。”
    被陳九公這么一夸,袁洪撓了撓腦袋,嘿嘿笑道:“都是老師平日教導有方。”
    陳九公聞言哈哈一笑,沖袁洪擺了擺手,示意他坐下。在袁洪坐下后,陳九公面色一變,極為嚴肅對眾人說道:“天地大劫爭得是氣運,爭得也是爾等一線生機。大劫最是兇險不過,就是圣人也護不得汝等周全。所以,量劫之中萬不可有婦人之仁,出手即爭生死。爾等不但要學那孟勝,還要防備孟勝這樣的人,何時何地都不可掉以輕心!明白了么?”
    “**謹遵老師(師祖、祖師)教誨!”
    陳九公知道,自己這番話并不能對所有人都管用,但只要有一個**因為自己這番話能夠在劫中爭得一線生機也值得了。這時心頭一動,陳九公掐指推算,從高臺上站起身來,對下方無當圣母道:“師伯,吾有事要出島一行,你派人傳令三仙、蓬萊、瀛洲、方丈四島,在吾回來之前,不可放一人進島。”
    “尊教主法旨!”
    陳九公出了金鰲島,直往天上飛去,穿過三十三層天,直達混沌之中,往那錦繡天行去。
    眼看著就要到達錦繡天,陳九公就見那女媧娘娘邁出錦繡天,身后跟著鯤鵬妖師、金烏太子、混沌道人、山河老祖和造化童子。
    “陳九公!”一眼看到陳九公,女媧娘娘眼中寒光一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聲問道:“汝來吾錦繡天作甚?”
    女媧娘娘態度不怎么好,但陳九公絲毫不以為意,向女媧娘娘打一稽首,而后笑道:“娘娘,原來是客,不請吾入媧皇宮坐坐也就罷了,冷言冷語絕非待客之道。”
    聽陳九公此言,女媧娘娘冷笑道:“好你個陳九公,想阻吾去人間就直言,何必東拉西扯。”說著女媧娘娘素手一翻,紅繡球托在手中,對陳九公冷聲道:“既然來了,就做過一場吧!”
    女媧娘娘一亮寶物,其身后五大準圣紛紛運轉法力準備出手。
    陳九公搖了搖頭,“今日并非要與娘娘為敵,若娘娘回媧皇宮,吾這就回轉金鰲島。”
    女媧娘娘聞言,面上神色變幻,思考陳九公的建議。而陳九公見女媧娘娘沉思,也不打擾,靜靜地等著她做出決定。
    女媧娘娘雖然在考慮陳九公的話,但能**到得證混元的地步,都是心性堅定之輩,又豈會輕易被人說動。片刻,女媧娘娘美目中寒光一閃,對陳九公道:“截教陣道甲洪荒,吾妖教有一陣,不知汝可能破得?”
    女媧娘娘此言一出,陳九公淡淡一笑,目光掃過女媧娘娘身后幾人道:“娘娘說的是那先天五行大陣吧?”
    “正是此陣!”
    陳九公點了點頭,沉聲道:“既然娘娘執意如此,那就做過一場吧!”
    女媧娘娘一手托紅繡球,另一只一手在空中一揚,其后五大強者仿佛受到女媧娘娘命令,各持一旗飛起,分落五行之位。
    這時女媧娘娘羅袖一甩,一張陣圖從袖中飛出,在空中展開化作一片天地。東南西北四門,四門內各有一座高臺,臺上各坐一人。混沌道人持青蓮寶色旗位于東門,山河老祖持素色云界旗坐在西門,金烏太子持離地焰光旗于南門內,鯤鵬妖師持玄元控水旗位于北門。而在正中央還有一高臺,上面坐的是手捧中央戊己杏黃旗的造化童子。
    先天五行大陣立下,女媧娘娘看了陳九公一眼,轉身進到先天五行大陣之中。
    見女媧娘娘進陣,陳九公雙手一震,一道紫光化作弒神槍出現在手中,持槍在手,陳九公從北門而入。
    進到北門,鯤鵬妖師坐在臺上,見陳九公從自己鎮守的北門進陣,即使有大陣為后盾,這位洪荒億萬妖族之師也難免有些害怕。
    要是細說起來,陳九公和這位妖師也是老相識了。當年陳九公初出茅廬,將三界攪得風風雨雨,第一次吃虧就是因為這鯤鵬妖師。最后,還是多虧了鎮元子及時趕到,擊退了鯤鵬妖師。
    時至今日,陳九公已經是混元圣人,當年兇威蓋世的鯤鵬妖師此時在他面前不過螻蟻罷了。淡淡的掃了鯤鵬妖師一眼,陳九公從高臺旁走過,提著弒神槍直往大陣中央走去。
    看著陳九公離去的背影,鯤鵬妖師長舒了一口氣,但想想當年那個在自己手下狼狽逃竄的截教三代**和剛才那個截教圣人,鯤鵬妖師不禁慨嘆世事無常。
    如今通天教主不在,陳九公可以說是洪荒陣道第一人。他清楚,此時的先天五行大陣雖然是贗品,但已接近圓滿。想要破此陣,只能先破中央戊土之位。所以,他也沒去跟鯤鵬計較。
    一步一步,雖步伐緩慢,但圣人行路咫尺天涯,陳九公幾步就來在大陣中央。見那女媧娘娘立在高臺下,陳九公也不廢話,一抖手中弒神槍,一道犀利至極的紫色槍芒直奔女媧娘娘刺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