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1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1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19)     

截教仙453 盤古

兩軍陣前,觀世音菩薩與青兕各為雙方出戰第一場。這二人一為上古妖神,后為太請圣人渡化收為坐騎。一為昔日闡教金仙,后入佛門修寂滅大法。
    雙方盡是身兼兩家之長,青兕在人教修太清仙法、九轉玄功,在妖族時修行妖族至高功法天妖屠神訣。而那觀世音菩薩在闡教修玉清仙法,來在佛門又習得寂滅佛法。
    二人在兩軍陣中相斗,觀世音菩薩揚長避短,根本不與青兕近身相搏。可不想那青兕一身太清仙法配合天妖屠神訣,在法術上與觀世音菩薩斗得旗鼓相當。
    二人你來我往,又斗了幾個回合,觀世音菩薩袍袖一卷,一道白光從袖中飛出,浮在空中。
    白光中正是先天靈寶清凈琉璃瓶!
    觀世音菩薩用手一指,清凈琉璃瓶瓶底朝天,瓶口朝地,一股黑煙從瓶口噴出,一聲聲響,將青兕往瓶中吸去。
    兩邊蘆蓬之中,二教修士見陣中局勢突變,卻是一方大喜,一方大驚。
    但就在一瞬間,陣中局勢又變!
    只見那即將被吸入瓶中的青兕大吼一聲,硬生生的在半空中止住身形,頭頂上出現的不是慶云三花,而是一只黑色的大手,向離自己不遠的清凈琉璃瓶抓去。
    看到青兕沒有被清凈琉璃瓶收了,還奮起反擊,觀世音菩薩頂上飛出一顆舍利子,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化作一張金色大網向那黑色大手罩去。
    正與空中相觸。黑色大手被罩在網中,卻不斷的拉扯。似要將這大網撕破。可這時,觀世音菩薩左手五指里有五道白光垂地倒往上卷,白光頂上有一朵蓮花,花上有五盞金燈飛起,飛在罩住黑色大手的金色大網周圍,以五行之勢將其圍住。
    五盞金燈中皆有那金色的寂滅之火噴出,這火不燒那金色大網,卻從網間鉆入。去燒那黑色大手。只聽得嗤嗤聲響,黑色大手遇火即燃。
    將法術被破,青兕大叫一聲,縱身越起,向那清凈琉璃瓶刺去。可讓青兕沒想到的,觀世音菩薩飛身而至,攔在自己面前。手中現出加持神杵。
    觀世音菩薩與青兕近身相斗,沒斗幾個回合,清凈琉璃瓶中噴出一股黑煙,將青兕吸入瓶中。
    伸手接住下落的清凈琉璃瓶,觀世音菩薩念聲佛號,將清凈琉璃瓶瓶口往下一倒。一股血水從瓶口流出。
    絲絳袍服麻鞋在,渾身皮肉化血流。
    見青兕死于觀世音菩薩之手,玄都大法師面皮一抽。這青兕乃老師坐騎,今日竟死于陣中。但轉念一想,老師今日派青兕下山。卻沒派出金角、銀角二童,恐怕是早料到青兕在這次量劫中會有此劫。
    誅殺了青兕。觀世音菩薩靈臺一陣清明,頓時感覺到好多年沒有增進的道行似乎有了些許提升。雖還不足以斬尸,但只要回山閉關修煉幾年,就可斬尸修成準圣。
    曾經經歷過封神大劫,觀世音菩薩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是完成殺戒的表現。當年在風吼陣中,斬殺董天君也是如此。完成了殺劫,心中大喜的觀世音菩薩回到蘆蓬,向藥師王佛雙手合十拜道:“觀音幸不辱命!”
    “菩薩辛苦了!”
    觀世音菩薩笑著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見觀世音菩薩的神態,在座的一些人心中似有明了。
    坐在觀世音菩薩身旁的月光菩薩起身,向藥師王佛一禮,見藥師王佛點頭,下了蘆蓬來到陣前。
    見月光菩薩出戰,玄都大法師雖不知此人是誰,但見其修為,對長眉真人道:“長眉師弟,此戰由你出陣!”
    “尊大師兄法旨!”長眉真人聞言,起身領旨,出了蘆蓬,來在陣中會那月光菩薩。
    這月光菩薩是早年阿彌陀佛的記名弟子,他月光菩薩入門時,阿彌陀佛還不叫阿彌陀佛,三界也沒有佛門。作為佛門前身西方教的早期弟子,月光菩薩雖身懷氣運,也習得圣人所傳法術,但其修為遠遠不如同期的藥師王佛,甚至連后入門的彌勒也多有不如。
    這些年來,月光菩薩修為一直停留在太乙金仙頂峰,始終難有進寸。這不,見觀世音菩薩完成殺劫,道行有所增進。月光菩薩才有了出戰完成殺劫爭奪氣運的心思。
    看見人教派出的是長眉真人,月光菩薩心中不由得一喜,這長眉真人雖入太清門內時間不長,修為不過太乙金仙中期。在月光菩薩看來,此人萬萬比不得自己這天皇年間得道的老牌修士。
    今日二教相會官渡,爭得是氣運,分得是生死。既然出陣,雙方也不廢話,直接動手。只見長眉真人祭起紫青雙劍,在空中向月光菩薩斬去。月光菩薩大喝一聲,腦后出現一輪明月,明月緩緩從其腦后升起,懸于其頂上,放出璀璨月光,紫青雙劍斬在月光上,連斬三下卻也無功。
    長眉真人也沒想一劍就能誅殺這月光菩薩,見紫青雙劍一擊無功,手掐劍訣,紫青雙劍化作兩條蛟龍,向那輪明月殺去。
    蛟龍呼嘯而至,爪牙撕開月光,重新化回雙劍。但見紫青雙劍微微一顫,皆化作千丈余長,向那明月斬下,直將那輪明月斬得粉碎。
    破了月光菩薩法術,紫青雙劍攜萬鈞之勢向月光菩薩殺去。
    見紫青雙劍犀利,月光菩薩眼中流露凝重之色,合十的雙掌攤開,向上一托。
    月光菩薩雙掌緩緩托起,一輪明月仿佛玉兔東升,緩緩升起。當月光菩薩雙手舉過頭頂時,那輪明月放出萬丈皎潔白光,照耀四方。在月光的襯托下,月光菩薩顯得莊嚴、肅穆。
    這一次的月光沒有紫青雙劍破開,連斬數劍,長眉真人又催動雙劍化作蛟龍,卻也沒能撕開月光。
    “技窮矣!”月光菩薩淡淡一笑,雙手一分,那輪明月一分為二,化作兩輪殘月,向長眉真人殺去。
    長眉真人見狀大驚,忙招紫青雙劍護身,可那紫青雙劍在空中與兩輪殘月相撞。那兩輪殘月卻好似是水中月,仿佛是虛幻的一般,紫青雙劍一斬,竟然斬了個空。兩輪殘月穿過紫青雙劍,繼續向長眉真人飛來,瞬間就殺到長眉真人面前。
    長眉真人清楚這兩輪殘月看似虛幻,但斬在自己肉身上,這肉身肯定是保不住的,連忙現出慶云三花護身。
    兩輪殘月斬下,三朵赤蓮發出的赤光頓時被破。月光璀璨,壓過赤光,斬在兩朵赤蓮之上。
    道家慶云三花,花開三品為金仙,六品為太乙金仙,九品為大羅金仙。兩輪殘月硬是將長眉真人三花中的兩朵斬破,其中一朵被斬去二品,另一朵也被斬去一品。
    一口鮮血噴出,長眉真人修為大損,神色萎靡。
    一擊見功,月光菩薩大喜,用手一指,那盤旋在空中的兩輪殘月斬下。這一次,趁月光菩薩受傷,直向其六陽魁首斬下。
    面色慘白的長眉真人見兩輪殘月又一次斬下,眼中流露一絲瘋狂之色,慶云上那朵少了兩品,只剩四品的赤蓮飛起,飛離了慶云在空中爆開。
    轟……
    一聲巨響,那四品赤蓮與兩輪殘月同歸于盡。長眉真人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但長眉真人沒在乎自己傷勢,從袖中取出晃金繩祭起,一道金光順至,將那月光菩薩困了個結實。
    運轉殘余不多的法力,長眉真人祭起青索劍,一劍削去,月光菩薩好大的一顆頭顱滾落在地。
    斬殺了月光菩薩,長眉真人哈哈一笑,整個人翻身栽倒,不省人事。
    “老師!”人教這方蘆蓬中跑出幾個蜀山弟子,兩人將長眉真人扶起,架回蘆蓬。另一人上前,收回長眉真人的青索劍和晃金繩。
    長眉真人被抬回到蘆蓬中,玄都大法師取出一粒金丹納入長眉真人口中。此時長眉真人已經咽不下金丹,玄都大法師也不在意,就讓他將金丹含在口中。
    “師伯,我老師他……”見長眉真人不省人事,其門下弟子有些著急。
    玄都大法師淡淡一笑,安慰道:“汝師因禍得福,破而后立,他日修為大進,大羅可期!”
    聽玄都大法師這么說,眾蜀山派弟子大喜。
    與人教這面不同,見長眉真人反敗為勝,將月光菩薩斬殺,佛門這邊眾佛紛紛面色疾苦,口念阿彌陀佛。
    日光、月光,這兩大菩薩在佛門齊名,又是同時上山,同時拜入西方教的師兄師弟。見月光菩薩身死,日光菩薩心中悲憤萬分,也不向藥師王佛輕視,直接躍出蘆蓬,“長眉,還我師兄命來!”
    此時的長眉真人還昏迷不醒,哪里能出來應戰。見這日光菩薩怒氣沖沖,玄都大法師目光在眾人群中掃了一遍,對坐在墨翟下方的一黑面道人說道:“孟勝,這一戰由你出戰!”
    這名喚孟勝之人聞言,站起身來,向玄都大法師一禮,出了蘆蓬來到陣前。
    見一不認識的道人出戰,日光菩薩怒叱道:“那長眉呢!速速讓他出來受死!”
    孟勝聞言,淡淡一笑,向日光菩薩打一稽首,“菩薩莫惱,在下墨家孟勝……”話剛說到這兒,孟勝頂上飛出一道白光,直向那尚在惱怒中的日光菩薩打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