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2)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2)      第938章因果(11-22)     

截教仙446 戮魂刀斬相柳頭天子歸曹戰又生

官渡地處鴻溝上游,瀕臨汴水。鴻溝運河西連虎牢、鞏、洛要隘,東下淮泗,為許都北、東之屏障,是為曹**、袁紹兩方必爭之地。
    兩軍扎營對壘,已有月余。這日,只見天光大亮,朵朵祥云凝聚,祥云上陣陣梵音垂下,仿佛有千萬佛子詠頌**。
    大帳中袁紹聽見外面梵音,連忙帶眾文武出到帳外。抬眼望去,只見那金光自西方天際至袁軍大營上方,金光浩浩蕩蕩,綿延萬里。
    “花開見我我見人,八寶池下自逍遙。二六蓮臺生瑞彩,波羅花放滿園香。”
    隨著一陣歌聲過后,大乘佛教眾佛陀、菩薩、金剛、羅漢在青蓮造化佛、藥師王佛、大日如來佛的帶領下降下云頭,落在袁軍大營前。袁紹連忙帶眾將上前參拜,“**袁紹,拜見諸位佛祖!”以袁紹轉世前的身份,不亞于佛門菩薩,所以他只需參拜幾大佛祖。
    青蓮造化佛看了藥師王佛一眼,藥師王佛上前一步,親自攙起袁紹,“袁公辛苦了!”
    在眾將面前,藥師王佛沒道出袁紹真實身份,但一個辛苦了,卻讓袁紹熱淚盈眶。
    “佛祖!”對尋常來人說,一方諸侯位高權重,但對佛門八部天龍八大首領來說,根本不值一提。為佛門氣運,這些人甘愿受輪回之苦,轉世人族入人間,其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也。
    見袁紹流淚,藥師王佛扶著袁紹手臂,輕聲道:“袁公莫要如此,他日大雷音寺必有一尊佛位虛待!”
    一聽藥師王佛允諾日后自己可成佛作祖,袁紹心中大喜,用衣袖輕輕拭去眼角淚水,“為吾佛門,**心甘情愿,又豈敢奢望佛位。佛祖,**早已命人搭建蘆蓬,請諸位佛祖隨我來!”說著,袁紹親自將大乘佛教眾佛陀引至蘆蓬。
    進到蘆蓬之中,藥師王佛對青蓮造化佛道:“還請青蓮師叔上座。”
    青蓮造化佛聞言搖了搖頭,“今日與人教相爭,一切由你為首,佛門上下連吾在內,皆從汝命!”
    本來藥師王佛也不過是客套一下,聽青蓮造化佛這么說,當即微微一笑,“請恕師侄逾越了!”說完,藥師王佛坐在最上面,青蓮造化佛和大日如來分坐其左右,下方是地藏王佛、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再下面是觀世音菩薩、日光菩薩、月光菩薩、阿難尊者、迦葉尊者……
    眾人坐定,藥師王佛念聲佛號,頂上現出兩顆舍利子直沖天際,金光四放,陣陣檀香沁人心脾。
    眾佛陀、菩薩、金剛、羅漢齊念佛門,頂上都現出舍利子,或一顆,或兩顆,金光萬丈,連綿萬里。
    在袁紹大營對面,曹**帶著郭嘉出營眺望,見袁營上方金光萬里,不禁面色一變。
    “曹公!”
    曹**回頭,見長眉真人走來,連忙上前問道:“真人,人教諸位仙長何時會來?”
    看出曹**在佛門大勢面前有些心急,長眉真人淡淡一笑,“曹公放心,吾教大師兄稍后既至!”
    長眉真人話音剛落,就聽南方傳來一聲鶴唳,長眉真人頓時大喜,忙對曹**道:“曹公,大師兄至矣!”
    “玄都仙長來了!”曹**聞言大喜,連忙隨長眉真人向營外走去,郭嘉也隨后快步跟上。
    三人來到營外抬眼望去,只見從南方空中飛來數名仙人,或駕鶴,或騎鹿,或凌空虛度,俱是一字青紗腦后飄,道袍水合束絲絳。
    “拜見大師兄!”看到那為首的玄都**師,長眉真人躬身一拜。作為老子唯一的記名**,長眉真人上面也就只有玄都**師一個師兄。雖然那孔丘、鄒衍、墨翟道行都在他之上,但長眉真人和他們素來以平輩論交。
    見人教眾仙降下,曹**上前躬身一拜,口中道:“拜見諸位仙長,為**之事,勞諸位仙長下界,**心甚是不安。”
    玄都**師見曹**如此,連忙上前,伸手相扶,“曹公莫要如此,若能助曹公成就大業,卻也是吾等一翻功德。”
    二人客套了兩句,曹**便告辭離,將與佛門爭鋒的事完全交給人教眾仙。與袁紹不同,曹**并非是人教**,身上沒有道術法力,若至蘆蓬面對佛門恐怕多有不便。
    曹**離去后,眾仙的目光都落在郭嘉身上,這些就連長眉真人門下幾個三個**,修為最差的齊靈云也有地仙修為。這些人,哪個看不出這郭嘉身懷道術,而且修為差勁的很,連仙道都未成。
    看了郭嘉一眼,玄都**師笑道:“小友無需拘謹,自便就是。”
    向玄都**師打一稽首,郭嘉道:“今逢戰事,嘉請留下,隨諸位大仙見見世面。”
    郭嘉此言一出,眾仙難免有些不滿,可那青兕剛要開口呵斥,卻聽玄都**師道:“小友既然有此雅興,就雖吾等一起來吧。”
    “多謝大仙!”
    玄都**師開口,人教眾仙自是不會為難郭嘉。在長眉真人的帶領下,登上曹**早已派人搭好的蘆蓬,各自坐定。而那郭嘉,非人教**,修為又最低,只能坐在最下面。
    見對面人教**皆至,藥師王佛念聲佛號,緩緩起身雙手合十遙向玄都**師一禮,“道友,吾等又見面了!”
    玄都**師同樣站起身來,以道家稽首向藥師王佛還禮,“佛祖,今日一戰,就將人教與佛門上一量劫至今的因果了結了吧。”
    “道友之言,正合吾意!”藥師王佛點了點頭,再次向玄都**師一禮,走回蘆蓬坐定。
    玄都**師還禮,回到蘆蓬道:“量劫起,當以殺了結,諸位,出手吧!”
    玄都**師話音剛落,青兕起身向玄都**師一拜道:“小老爺,這首戰就由我來吧!”
    “好!”
    得了玄都**師應允,青兕提槍出陣,沖著佛門那邊喝道:“爾等哪個先來!”
    聽有人叫陣,眾佛抬眼望去,只見陣前一妖,獨角參差,雙眸幌亮。頂上粗皮突,耳根黑肉光。舌長時攪鼻,口闊板牙黃。毛皮青似靛,筋攣硬如鋼。
    “青兕!”看到出戰之人,白澤大智勢佛失聲叫道。
    聽到白澤大智勢佛之言,計蒙無量功德佛、英招廣善佛定睛一看,不由得神色俱變。
    “三位佛祖認得此人?”看出三佛似乎與陣前大妖相識,青蓮造化佛出言問道。
    白澤大智勢佛聞言,苦笑道:“其乃上古妖族先鋒大將青兕!”
    “原來是他!”聽白澤大智勢佛之言,大日如來眼中精光一閃。作為妖族太子,雖沒見過這位上古妖族先鋒大將,但青兕之名早有耳聞。
    既然白澤大智勢佛點出青兕是上古妖神,蘆蓬中的佛門準圣也看出這青兕有大羅金仙修為,藥師王佛吩咐道:“觀世音菩薩!”
    “佛祖!”聽藥師王佛呼喚,觀世音菩薩起身雙手合十而立。
    “首戰還請菩薩出手。”
    “是!”
    觀世音菩薩,大乘佛教四大菩薩之一,入佛門前為闡教十二金仙之一的慈航道人。昔日的慈航道人經九曲黃河陣一戰,被陳九公削去頂上三花,落得與凡人無疑。后來這位菩薩入佛門,雖借佛門氣運恢復了以前修為,但始終再難更進一步。
    前些年這位菩薩出手渡妖,想渡那蝎玉入門下,可不想為蝎玉倒馬樁毒所傷,修養多年,才堪堪恢復。這也使得觀世音菩薩斬尸的愿望付之東流,如今修為一直停留在大羅金仙頂峰,恐難再有進寸。
    可不管怎么說,觀世音菩薩也是天皇年間得道的修士,一身修為兼佛道兩家之長。無論是在闡教,還是在佛門,他修行的都是圣人所授頂級**,又有大羅金仙頂峰修為,這也是藥師王佛敢派他出戰青兕的原因。
    來到陣前,看了眼青兕,觀世音菩薩也不說話,單掌豎立胸前,左掌食指、中指一撮,一道合抱粗細玉清神雷從天而降,直奔青兕轟下。
    雷未至,雷聲先作。青兕冷笑一聲,手中槍一揮,一道赤光從槍尖射出,正與從天降下的玉清神雷相撞。
    轟……
    赤光與玉清神雷一起消散,青兕持槍而上,一槍直奔觀世音菩薩胸口刺下。
    作為天皇年間得道的上古修士,觀世音菩薩知這妖神一身本領幾乎都在近身肉搏之上。見青兕來的兇猛,觀世音菩薩用手一指,一朵金蓮憑空而現,擋在胸前,觀世音菩薩向后飛退,招下道道玉清神雷。
    見這觀世音菩薩不與自己纏斗,青兕未免有些無奈,但玉清神雷從天而降,又不可不防。
    觀世音菩薩催一道道玉清神雷轟下,卻見青兕頂上現出慶云,慶云上三朵赤蓮由虛到實,全部開放,發出赤光萬道。自己發出的玉清神雷落入赤光中,就如泥牛入海,毫無聲息。
    蘆蓬中,白澤大智勢佛見陣中二人情景,不由得開口贊嘆道:“能將一身妖法全部**為太清仙氣,這青兕果然不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