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451 人教求援巫聚人間


    相柳,上古時為共工部落大巫,參加過三次巫妖大戰,兇名赫赫。
    當年陳九公將相柳封印在峨眉山靈眼之下,也沒認為這相柳一定能突破。畢竟自開天辟地以來,祖巫只有一十二個,個個是盤古肉身所化。大巫想要進階祖巫,卻是不比證道混元容易多少。
    但機緣巧合,正值巫族當興,天數明示:當有十二祖巫重現洪荒。這相柳享巫族氣運,又得陳九公相助,得先天甲木、后天乙木之靈氣,修成祖巫之軀,為巫族水之祖巫。
    見相柳現身,與曹操他們不同的是,呂布、高順等人大喜,一起在城頭向相柳叩拜。
    目光在咸陽城頭上掃過,發現少了張遼、曹性,相柳冷哼一聲,左臂一揮,纏繞在左臂上黑蛇竄出,直奔曹軍撲去。
    這黑蛇一出,在空中迎風便長,霎時間身長百丈,無比粗壯的身軀向曹軍掃去。
    知來人是誰,曹操等人還哪有抵抗之心,紛紛向遠方逃去。
    黑蛇之身橫掃千軍,掃在曹軍之中,千萬曹軍士兵化為血沫。張開大口一口吞掉八千多曹軍,黑蛇不理會那向四方逃竄的普通士卒,直奔那一團赤光護身,向南面飛去的長眉真人。
    覺得身后一陣惡風襲來,長眉真人大驚失色,運轉全身法力疾飛,可那黑蛇速度極快,追在長眉真人身后,血盆大口一張就要將長眉真人吞下。
    就在長眉真人即將身墜蛇口之時,一道刀光從天而降,直奔黑蛇那巨大的蛇頭斬下。
    仿佛感覺到危機,黑蛇棄了長眉真人,在空中扭動身軀,蛇頭猛地高高立起,躲過刀光。
    刀光落下,劈在地上。只聽轟得一聲,塵土飛揚。待塵土散去,一道萬米鴻溝出現在咸陽城下。
    望著那巨大的鴻溝,長眉真人長舒一口氣,方才險些損命蛇口,讓長眉真人又驚又怕。
    黑蛇化作一道黑光飛回相柳身邊,纏在相柳左臂上,相柳目光如電,直向不遠處一朵白云望去。
    只見云端立著一大漢,天庭飽滿。濃眉似劍,滿臉的絡腮胡須,身穿白色長袍,手中一口大刀。正是那太古三大強者之首,如今的人教護法麒麟王。
    麒麟王一震手中戮魂刀,雙手持刀橫在胸前,傲然道:“巫族小輩,速速退出咸陽,免得做吾刀下亡魂!”
    相柳聞言冷笑。也不答話,雙臂一抖,黑白二蛇齊齊沖起,仿佛鞭子一樣。向麒麟王擊去。
    見相柳出手,麒麟王揮動手中戮魂刀連斬兩下,兩道刀光劃過,直將那黑白二蛇蛇頭斬下。
    兩個扁平的蛇頭被麒麟王斬下。卻不失生機,重新與身軀相連,繼續向麒麟王咬去。
    “卻是忘了巫族手段!”麒麟王暗嘆一聲。手中戮魂刀上血光流轉,一聲獸吼從戮魂刀上傳出。麒麟王雙手持刀,神色肅穆,一刀揮出,一道巨大的血色刀光直向二蛇斬去。
    戮魂刀上發出奇異獸吼聲傳入相柳耳中,這位巫族祖巫心底的記憶中涌出一段段回憶,頓時面色大變,腳下之水化作兩條水龍,托著相柳直奔麒麟王殺去。而那黑白雙蛇在空中硬生生止住去勢,向后一縮,迎著相柳飛退。
    “想走?”麒麟王粗獷的面容上顯露猙獰,手中戮魂刀一翻,又一道血色刀光斬出,橫著向那沖來的相柳攔腰斬去。
    收回黑白二蛇,相柳一晃身,腰間纏繞的巨蟒動了起來。這蟒在動起來的一瞬間,頭頂生角,體生四爪離開相柳身軀,圍著相柳一轉,剎那間水聲陣陣,嘩嘩聲響中,濤濤洪水憑空而生,一道道巨大水幕圍在相柳四周。
    血色刀光斬在水幕上,血光大作,將水幕撕開,刀光去勢不改,直撲相柳。
    相柳心中驚駭萬分,刀光臨身,暴喝一聲,周身黑光大作。可那血色刀光鋒利至極,破開黑光,在相柳龐大的身軀上留下一道巨大的傷口。
    二丈來長的刀口外翻,流血不止。相柳緊咬牙關,手臂上黑白二蛇不斷的向傷口噴著黑水,可那傷口完全沒有愈合之相。
    “麒麟王!”此時相柳不顧傷勢,二目狠狠盯著麒麟王。
    “算你有見識!”麒麟王冷笑一聲,又道:“莫說是你,就是共工復生也不是吾之敵手,還不速速退去,免得身死道消。”
    聽麒麟王此言,相柳非但不怒,反而哈哈大笑,“太古強者,竟然甘愿受人教驅使,真是可笑。我相柳雖不如你,但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說著,相柳將身一晃,現出祖巫之身。九個巨大的頭顱連連搖動,那仿佛小山一般的十八顆巨目仿佛十八個血池,一起射出血光,齊向麒麟王射去。
    “來得好!”麒麟王贊嘆一聲,手中戮魂刀一揮,億萬血光自戮魂刀上射出,相柳目中射出的血光在血色刀光中化為烏有。
    一擊未果,相柳九個腦袋迅速交纏一下,隨后連連搖晃,軌跡雜亂無章,仿佛那天魔亂舞。同時,相柳萬丈長蛇之身擺動,風雷之聲鼓蕩不絕,仿佛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突然聽得相柳呸了一口,隨后嘩啦嘩啦聲響大作,仿佛是那天河從中斷開,一股股腥臭到了極點的氣味籠罩方圓萬里之內。卻是相柳發狠,將本身毒液噴出。
    相柳體內毒液是其修煉萬年積累下來的,厲害至極。他為大巫時,就以此為看家本領。巫妖之戰時,就是那上古妖神也不敢輕涉其鋒,任是道家修成玉骨仙肌,佛家修成無量機身,稍稍沾了這毒水也要失掉肉身。若是一個不甚,恐怕元神也難逃一劫。
    相柳九頭齊齊噴出毒水,這已經是拼命的手段了,麒麟王身經百戰,感覺這毒水不可小視,當即也不敢大意,將手中戮魂刀祭起,雙手一翻打出一道法決。
    戮魂刀上血光大作。在空中一轉,巨大的血色光幕攔在麒麟王身前,將那毒水擋住。
    血光阻隔,毒水撲天而起,涌了上去,與血光相碰,只聽得嘶嘶聲響,凡遇血光的毒水皆化作黑煙消散。
    相柳大急,口中連噴毒水,舌頭伸出。時不時發出吼聲,這吼聲也頗為特別,尖銳至極。
    相柳口中噴出越來越的毒水,但那戮魂刀發出的的血光仿佛天塹一般,將毒水阻隔于麒麟王身外。毒水聲嗤嗤不斷,黑煙四起,雖腥臭滔天,但毒水盡消失得一干二凈。
    麒麟王大手于虛空一抓,戮魂刀上血光大作。剎那間毒水全部化作黑煙消散,千丈血光包著戮魂刀向相柳劈下。
    轟……
    相柳巨大的身軀被血光劈落地面,直震得遠處咸陽城顫動。在血光中,戮魂刀飛出。向相柳九首中正中間的頭顱斬下。
    戮魂刀、弒神槍,威震洪荒的兩大殺器。那戮魂刀更是隨麒麟王于太古洪荒稱雄,其威名傳遍四方。別看這戮魂刀長不過丈六,但相柳絕不敢被此刀斬中要害。
    龐大身軀一扭。相柳剛要躲閃,戮魂刀已至,相柳知難躲避。狠狠一咬牙,最左邊的頭顱擋在前面,被戮魂刀一刀斬下。
    血光四射,血水橫流,相柳巨大的頭顱落地,直疼的相柳慘叫一聲,聲震整個人間。
    收刀在手,麒麟王揮刀再次向相柳斬去,卻有一陣惡風呼嘯而至,一面巨盾擋在相柳身前。
    一刀砍在盾上,盾面青光大作,麒麟王一刀無功,收刀望去,只見一道青光將相柳包住。那被斬落頭顱之處,竟有血肉生出,眨眼間又生出一頭,與被戮魂刀斬首之前一模一樣。
    “刑天!”相柳身形一動,收了祖巫真身,看到橫在自己與麒麟王之間,手持干戚斧的刑天。
    沖相柳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刑天上前一步,拔出插在地上的刑天盾,對麒麟王道:“此戰我巫族認栽,這咸陽城與天子都是你人教的了!”說完,刑天也不理會麒麟王,轉身向咸陽城走去。
    而那相柳狠狠的瞪了麒麟王一眼,跟在刑天背后離去。
    沒有在意相柳的目光,麒麟王看著刑天離去的背影,心中幽幽一嘆,“看來這洪荒已經不是自己當年肆意馳騁之地了。”
    “弟子拜見護法!”
    回身一看,見是長眉真人,麒麟王點了點頭,對其道:“那刑天說他巫族會撤出咸陽,讓曹操準備接手咸陽城吧。”
    長眉真人聞言大喜,連忙去將此事告與曹操。
    咸陽城中,聽刑天命自己帶人撤出咸陽,將咸陽城與天子都交給曹操,呂布大為不解。“祖巫,這天子雖失威儀,有名無實,但卻居大義,若讓與曹操,卻是可惜。”
    刑天搖了搖頭,對呂布道:“此乃吾巫族族長蚩尤之命,汝只管依命行事!”
    “這……是!”
    今日郭嘉布火龍陣火燒咸陽城時,已經是黃昏時分,此時已是深夜。呂布得刑天吩咐,連夜收整兵馬,次日一早就帶著手下僅存的六萬余并州鐵騎出了咸陽,直往北面而去。
    有手下探馬來報,曹操知呂布率軍撤出咸陽,揮軍入城,將天子請至自己治下許昌,名為迎奉,實為軟禁。至此,曹操占據大義,狹天子以令諸侯。
    得知呂布敗走,曹操迎天子至許昌,身在冀州鄴城的袁紹可坐不住了。
    要說現在的人間,比起歷史來可是大為不同。一方是人教支持,而另一方是佛門弟子轉世,不用講什么道義,也沒什么好說的,直接開戰,以戰定勝負。
    曹袁相爭于黃河兩岸,你攻我守,連戰數場。在戰事初期,雙方各自扼守要隘,互相試探,但幾次爭斗下來,漸漸地打出了火藥味。可讓誰也沒想到的是,實力稍弱的曹操竟敗少勝多。反過來掌四州之地,號稱是天下第一諸侯的袁紹幾次敗于曹操之手。在這種情況之下,袁紹有些坐不住了,派人往揚州,請袁術出兵相助。
    與歷史不同,本該是終生對手的曹劉,如今卻有共同的敵人。袁術一出手,卻被劉備出兵襲了后方損失慘重。好在袁術及時回軍反撲,才守住了揚州之地。而因此,袁術也不敢輕易再出揚州,只能率軍與劉備對峙,只等著在官渡的袁紹和曹操分出勝負。
    “什么!顏良、文丑被一道人所斬?”聽人來報,說自己麾下兩員大將被曹操軍中一道人斬殺,袁紹大怒,狠狠地在案上一砸,怒道:“速去準備香案!”
    “是!”這人見自家主公發怒,連忙下去準備,袁紹坐在帳中,神色變幻不停。
    不一會兒,有人備上香案,袁紹命人高掛免戰牌,全軍上下不可出戰,自己在帳中焚香祈告,求告靈山諸佛。
    西牛賀洲靈山大雷音寺中,正在給大乘佛教諸佛講道的藥師王佛停止了講道,看了身旁大日如來一眼。
    見大日如來沖自己微微點頭,藥師王佛命眾人下去準備,明日往人間一行。
    待眾佛陀、菩薩、羅漢、金剛退去,大日如來向藥師王佛問道:“藥師王佛,可要邀妖族同去官渡?”
    “不用了。”藥師王佛搖了搖頭,“量劫至,當了因果。自封神之戰至今日,我佛門與人教的因果也該了斷了!”
    大日如來聞言,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腦后現出一輪紅日,有那陣陣佛音從中散發出來。
    佛音聲入耳,藥師王佛先是一怔,而后面上露出一絲喜色,“南無阿彌陀佛,大日如來道行大進,可喜可賀!”
    雙手合十向藥師王佛一禮,大日如來笑道:“早年常聽吾父王、叔父講過太古麒麟王神威,明日得見,卻要領教領教這位洪荒走獸之王的手段!”
    “大日如來……”
    藥師王佛剛一開口,就見座前迦葉尊者自門外走了進來,“兩位佛祖,青蓮造化佛祖來了!”
    二佛聞言,相視一眼,一起起身,向外迎去。出了大雄寶殿,卻見那青蓮造化佛手持七寶妙樹杖站在殿外。
    見二佛出迎,青蓮造化佛哈哈一笑,朗聲道:“當日那麒麟王仗戮魂刀之利勝吾一招,今吾從準提師兄那里借來七寶妙樹,必叫他麒麟王俯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