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448 十二祖巫

自董卓身死,人間大亂,袁紹、袁術、劉備、劉表、劉焉、孫堅、曹操、馬騰、呂布……各路諸侯爭斗不休。又有妖魔混跡人間,挑起廝殺、戰亂。可以說,如今人間局勢,比那春秋、戰國還要亂上三分。
    咸陽城前,兩軍列陣,陣中四員大將捉對廝殺,兩方大軍聲聲吶喊,擂鼓助威。
    咸陽城頭,司空王允望著城下交戰的四員大將,對身旁一人道:“大將軍,那曹孟德帳下二將武藝不凡,不知張、高二位將軍能否取勝。”
    王允身旁這人,戴三叉束發紫金冠,體掛西川紅綿百花袍,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正是那大巫轉世,人間第一猛將呂布呂奉先。
    聽王允之問,呂布虎目中寒光閃爍,望著城下對方陣中上繡“曹”字旌旗下的曹操一眼,對身后偏將吩咐道:“牽馬、抬戟,待吾出城破他曹孟德!”
    “是!”呂布麾下多為并州人士,而呂布出身并州,早年威震異族,又飛將之稱,頗得手下將士信服。一聽呂布要出戰,偏將連忙下了城樓,吩咐人去牽赤兔嘶風獸,去抬那方天畫戟。
    當呂布下到城門前時,馬已備得,戟已抬至,呂布持戟在手,帶三百親兵沖出城外。
    見城門大開,當先一將正是呂布,曹操心頭一突,對身旁一文弱青年道:“奉孝,呂布出戰了。”
    這青年生的瘦瘦弱弱,乍一看,好像個女孩子般秀氣,在曹操身旁,只有他一人與曹操并立。這青年名喚郭嘉,字奉孝,自稱是潁川人。兩月之前,這郭嘉來到曹操府上,與曹操談了一個多時辰。之后曹操力排眾議,奉他為參贊軍師。
    郭嘉聞曹操之言,淡淡一笑,輕聲道:“明公,前日有那邙山三仙來投,可命他三人出戰呂布。”
    “邙山三仙……”曹操聽郭嘉提起邙山三仙,眉頭微微一皺,“奉孝,那三人似乎來路不正啊。”
    “明公,今奉亂時,當行非常之事。用人當但求其才,不求其德,唯才是用。那邙山三仙雖非善類,但卻有道術在身,明公當用!”
    郭嘉此言一出,曹操心神為之一震,深吸一口濁氣,低聲道:“奉孝所言甚是,操受教了!”
    “明公言重。”
    曹操回身,對身后抱劍而立的一將道:“速速回營,將蘆蓬中諸位仙長請來!”
    “是!”這將得曹操之命,連忙跑到一旁,從侍衛手中接過韁繩翻身上馬直奔大營。
    卻說那呂布來到兩軍陣前,將自己麾下張遼、高順與二將廝殺,向一旁曹性問道:“那曹軍二將本事不弱,是何來頭?”
    “回大將軍,那二人為夏侯氏夏侯惇、夏侯淵。”
    “武藝不錯!”呂布看著那持刀槍與張遼、高順你來我往,打得不亦樂乎的夏侯惇、夏侯淵,一時間有些技癢,催馬上前,高聲喝道:“呂布在此,何人上前受死!”
    呂布話音剛落,就見自曹軍后方,一股股黑煙沖起,一團團黑光向陣前涌來。
    黑煙沖到陣前散開,三個身穿黑袍的道人落在曹操面前。只見這三人生的極為相似,且不說那幾乎一模一樣的面貌,身高、身形都相差無幾。
    “拜見明公!”三道人齊齊向曹操打一稽首。
    “三位仙長快快免禮!”看著三人,曹操哈哈一笑,連忙上前扶起中間那人,口中道:“今請三位仙長來,請三位仙長以天下蒼生為念,誅殺那逆賊呂布!”
    “呂布?”曹操此言一出,三個道人齊齊回身,那動作整齊劃一,好像練過千百遍一般。
    看著赤兔嘶風獸上威風凜凜的呂布,三個道人一起向前走去,中間那道人開口道:“你就是呂布?”
    見這三人都是道人打扮,呂布暗暗提高警惕,“爾等何人?報上名來!”
    “邙山無生!”
    “邙山無死!”
    “邙山無命!”
    “什么?”呂布聽這三人報名,不由得一愣。不是說這三人多么有名,這是這三人說話太齊,那無生、無死、無命三個名字名字幾乎是一起報出來的,呂布根本沒聽清楚。不過,那邙山二字呂布可是聽得清清楚楚。而聽是邙山,呂布面上露出一絲冷笑。在呂布心中,此次量劫除了四教弟子能對自己產生威脅,這等散修根本不算什么。
    催動赤兔嘶風獸,呂布手中方天畫戟高舉,“無名鼠輩,受死!”話音剛落,呂布胯下赤兔嘶風獸揚開四蹄,向邙山三仙殺去,手中方天畫戟橫掃,道道烏光自方天畫戟上射出,似要將這三人吞噬一般。
    “二弟、三弟,動手!”中間的無生道人見呂布殺來,暴喝一聲,飛身躍起,雙袖揮動,道道黑光從袖中飛出,向呂布卷去。而那無死、無命二道,動作與無生一般,齊齊放出黑光。
    黑光一出,呂布就聽到一陣嗡嗡聲,定睛望去,只見那黑光中密密麻麻都是些丑陋的蟲子,讓人望而生厭。
    一拽韁繩,勒住赤兔嘶風獸,呂布暴喝一聲,手中方天畫戟一甩,一聲龍吟傳出,方天畫戟上端化作龍頭,張口噴出一團青色火焰。
    吐出火焰,方天畫戟又恢復原形,隨著呂布揮戟,青色火焰呼呼作響,一團火苗剎那間化作燎原之火席卷,將那邙山三仙發出黑光吞噬。
    黑光被火焰吞噬,黑光里的無數黑蟲四下亂沖,但道道火舌吞吐,將那些黑蟲全部化為灰燼。
    見呂布破了自己法術,邙山三仙大怒,手中皆現長劍,一起向呂布殺去。
    一人一馬一戟,呂布獨斗邙山三仙。只見這三仙以三才之勢將呂布圍在中央,三口寶劍上黑光閃閃,道道黑色劍氣四射,但呂布身上獸面吞頭連環鎧上發出聲聲獸吼,三仙催動寶劍發出的劍氣一到呂布身旁就被獸吼聲震碎。
    呂布勇猛無雙,但這邙山三仙竟然也都不差,個個都有太乙金仙頂峰的修為不說。就說這三人似乎是一體所出的同胞兄弟,齊戰呂布雖被呂布壓制,但三人結成珍視,同進同退,饒是呂布驍勇,一時也難破三人。
    曹軍陣前,曹操見那呂布竟然以一己之力壓制邙山三仙,向身旁郭嘉道:“奉孝,這呂布當真不凡!”
    郭嘉點了點頭,口中道:“當年在山中學藝,曾聽師門長輩說過上古巫族,想來這呂布是那祝融部落大巫。”
    聽了郭嘉之言,曹操饒有所思的聽著呂布身上獸面吞頭連環鎧發出的陣陣獸吼,心中認同了郭嘉的說法。但見那邙山三仙與呂布斗得難解難分,向郭嘉問道:“奉孝可看得清楚,那邙山三仙是何來頭?”
    郭嘉淡淡一笑,對曹操道:“明公也是出身大教,輩分、道行都在我之上,明公看不出來,我又豈能知曉。”‘
    曹操聞言,微微點頭,“董卓一死,兩界屏障消散,不知多少散修潛入人間,看來多事之秋至矣!”
    郭嘉神色一滯,轉瞬笑道:“不亂又豈是天地大劫!”
    就在曹操、郭嘉談話之際,兩軍陣前突生異變。
    原來,那曹性見雙方堅持在一起,不由得暗暗著急,悄悄彎弓搭箭,偷襲那正與張遼廝殺夏侯惇。曹性這一箭可是不凡,一箭一出,一道金光包裹著利箭疾射而出,瞬間既至夏侯惇面門。
    剛與張遼拼了一記,二馬錯蹬之時,夏侯惇就覺得一陣惡風直奔頂門襲來,連忙閃躲,卻被一箭射中左眼。
    “啊!”夏侯惇慘叫一聲,險些栽下馬去,這時正與郭嘉談話的曹操聽見夏侯惇慘叫,往陣上一看,不禁嚇了一跳。
    曹操反應可是不慢,見張遼向夏侯惇殺去,忙從袖中取出一寶,祭在空中,卻見一道白光向張遼打去,直打在張遼胸口,將張遼打下馬去。
    見張遼落馬,呂布軍中殺出侯成、成廉,一人去救張遼,一人直取夏侯惇。
    曹操見二將殺出,冷哼一聲,用手一指,浮在空中的那團白光向成廉襲去。
    剛才成廉在陣中看到那白光打翻張遼,不敢怠慢,坐在馬上暴喝一聲,雙臂揮動,將手中長槍一拋,在空中一化為三向白光刺去。
    曹操默念法決,白光散開,顯露出一個白森森的圈子,在空中一轉,那三桿長槍之二消失,剩下那槍被圈子一套,消失不見。
    套了成廉長槍,圈子落下,將那驚訝中的成廉也打落下馬,而后化作一道白光飛回曹操身前。
    袍袖一卷,收了圈子,此時曹操臉色煞白,左手顫抖著從右手袖中取出一葫蘆倒出一粒金丹納入口中。
    知道曹操催動靈寶消耗太大,郭嘉從袖中取出令旗揮動,命大軍殺上。
    曹軍一動,呂布軍中大將曹性一聲令下,并州鐵騎在臧霸、郝萌、魏續、宋憲帶領下與曹軍絞在一起。
    遠遠望著郭嘉扶著曹操緩緩向后退去,曹性冷哼一聲,翻手取出一箭,這支箭長約三寸,通體烏黑,散發著陣陣寒氣,在箭尾處有刻著兩個字。如有天皇年劍得道的修士在,定能認出這是巫族文字,刻得是后羿二字。
    眼中寒光流轉,曹性將后羿箭搭在弓上,一箭射出,只見那后羿箭似一道流星閃過,直奔曹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