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7)     

截教仙446 官渡前三圣相會


    羅浮洞前,聽見紅孩兒叫自己,陳九公止住腳步,回頭看著他問道:“什么事?”
    小心翼翼的看了陳九公一眼,紅孩兒低聲道:“老師,我外公想見您。”
    “你外公?”陳九公聞言先是一愣,但轉念就想明白紅孩兒的外公是誰了。
    紅孩兒的母親是鐵扇公主,也就是羅剎女。鐵扇公主是阿修羅族公主,那么紅孩兒的外公不就是阿修羅王么。
    見陳九公聽完自己之言,站在那兒一動不動,紅孩兒不知道老師是不是不高興了。
    紅孩兒出生之日,被陳九公收入門中。但自那之后,陳九公派牛魔王入地府當差,紅孩兒就隨著母親鐵扇公主到了幽冥血海。在幽冥血海,雖然阿修羅族上下沒人教紅孩兒法術,但整個阿修羅族沒有一個對紅孩兒不好的。
    八百年前佛門、妖族攻打阿修羅族之事,紅孩兒也一清二楚。但又沒有實力去找人報仇,這些年來一直勤修苦練,努力的修煉截教上清仙法。
    可是,紅孩兒也有一件鬧心事。就是每次去天庭見自己母親和外公時,外公都讓紅孩兒想辦法幫他引見陳九公。
    對于自己外公的請求,紅孩兒很是為難。紅孩兒知道以陳九公的神通和與玉帝的關系,不可能不知道阿修羅王要見他。但這些年來,陳九公一直沒見,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紅孩兒不想在這件事上觸怒陳九公,但怎奈外公一再相求。
    昨日,紅孩兒又去天庭探望母親鐵扇公主,可再被阿修羅王知道后,就堵在外面等著紅孩兒。
    被自己外公逼得無奈,紅孩兒才來羅浮洞外,本想向金霞童子打聽打聽老師今日心情可好。以免趕上陳九公不高興的時候,自己再提這不高興的事兒。
    陳九公怎能不知道阿修羅王要見他,不但知道。而且還清楚那阿修羅王想干什么。但多年來陳九公一直沒見阿修羅王,就是因為阿修羅王所求之事,陳九公也辦不到。
    “老師……”
    搖了搖頭,陳九公對紅孩兒道:“且去跟你外公說,請他放心,此事吾自有計較,必不會叫他阿修羅一族消亡。”
    “是。老師!”聽陳九公之言,紅孩兒樂顛顛的走了。雖然老師還是沒同意見自己外公,但已經給出了承諾,紅孩兒也就放心了。
    紅孩兒沒想到的是,當自己把這個消息告訴外公阿修羅王后,阿修羅王將一件寶物予了紅孩兒。
    “外公。這是?”
    “此為老祖隨身至寶玄元控水旗,今日外公將此寶送你,以后好生在教主門下學道,知道了么?”
    身為陳九公門下親傳弟子,紅孩兒可是玄門正宗,如果不知道先天五方旗,一定會被陳九公逐出師門的。從阿修羅王手中接過玄元控水旗。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金仙的紅孩兒竟然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知道暈暈忽忽的回到金鰲島,紅孩兒也沒徹底清醒過來,正往前走,突然撞到了一個人。
    “老……老師!”
    “干什么呢?”看了眼魂不守舍的紅孩兒,陳九公眉頭一皺,開口問道。可剛問完,陳九公就看到了紅孩兒手中的玄元控水旗。“偷你外公的?”
    “額……”幽怨的看了陳九公一眼,紅孩兒沒想到自己在老師心中就是這樣的形象。
    從紅孩兒手中拿過玄元控水旗。陳九公將旗子展開,運轉法力,玄元控水旗上飛出一朵黑蓮。
    將旗子一抖,黑蓮消散,陳九公隨手將玄元控水旗丟給紅孩兒,“拿去好好祭煉吧!”
    “老師,這寶貝是外公送給我的。可這寶物在弟子手中發揮不出寶物神妙。不若弟子將它孝敬給老師?”
    看了紅孩兒一眼,陳九公笑道:“你這小子,為師豈會要你的東西。去吧,將他好生煉化。先天五方旗個個威力無窮。當年闡教姜子牙連仙道都未成,就能以戊己杏黃旗防住你孔宣師叔祖的五色神光。你若是能再進一步,達到金仙,仗此寶物,未必不能在準圣手里脫生。”
    陳九公說完,見紅孩兒一步沒動,還站在那兒,當即道:“你小子還有什么事?快說!”
    嘿嘿一笑,紅孩兒道:“老師,弟子聽說五方旗之一的離地焰光旗就在老師手中。您看,弟子先天屬火,這玄元控水旗對弟子有些不適合,可否用它跟老師做個交換?”
    看了紅孩兒一眼,陳九公知道他不知道當年之事,但被他這么一說,卻是想起當年自己面對佛門諸佛圍攻,自爆離地焰光旗脫難。最后,還是師祖通天教主出手,否則自己早已身損劫中。
    見紅孩兒一臉期盼的望著自己,陳九公搖了搖頭,“去吧!離地焰光旗早就沒有了。”說完,陳九公袍袖一揮,紅孩兒只感覺一陣風將自己吹起。再睜眼,已經身在自己洞府之內。
    送走了紅孩兒,陳九公來到碧游宮前,用手一指,碧游宮宮門大開,望著宮中一個個整齊擺放,卻又空蕩蕩的蒲團,陳九公眼前一陣迷離。
    “師祖……師祖……”喃喃自語中,陳九公的身影變得虛幻起來,漸漸的碧游宮中已無了陳九公。而雖有陳九公帶門下弟子回歸,金鰲島上卻還是那般寂靜,只有縷縷清風在碧游宮前吹過,搖曳著宮前草木,似乎訴說著截教當年萬仙來朝的盛事。
    此時的陳九公,已經穿過三十三天,來到混沌之中。不住的掐指推算,陳九公向一個方向行去。
    不知走了不久,陳九公見前方天光大亮,一座行宮立于虛空之中。
    “紫霄宮!”看著宮門上懸掛的牌匾,陳九公一步跨出來在紫霄宮前,伸手向宮門上推去。
    可當陳九公的手掌落在紫霄宮宮門上時,整個人仿佛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混沌中。
    翻身坐起,陳九公盤膝而坐,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青蓮上方盤坐著十二元辰道人和上古十二祖巫。
    陣陣青光將陳九公籠罩,漸漸的陳九公慶云上的十二元辰道人和上古十二祖巫身軀漸漸模糊,已經看不出身形。
    直到十二元辰道人和十二祖巫在慶云上化作二十四道青氣的時候,一聲鐘響自陳九公體內發出,那二十四道青氣在一瞬間仿佛收到了召喚,一起向陳九公體內鉆去。
    二十四道青氣如體,陳九公氣息瞬間消失。同一時間,四大部洲上空皆有青蓮緩緩飄下,仙樂起于天地之間。
    異象一出,洪荒生靈頓有感應。除了西極之地、靈山、首陽山之外,四大部洲其他地方的洪荒生靈,只要修為沒到金仙,就忍不住拜倒在地。而金鰲島上,眾截教弟子紛紛出關,一起來在羅浮洞前,面朝羅浮洞而跪。
    “吾為太上無極混元圣人!”一個聲音自九天上降下,引得無數生靈齊齊叩拜,高呼“圣人圣壽”!
    至此天地之間,又多了一位混元圣人。
    從混沌中站起身來,陳九公一步來在紫霄宮前。這一次,紫霄宮宮門再也沒有阻擋陳九公。輕輕一推,陳九公進到紫霄宮中。
    一進紫霄宮,陳九公就見這紫霄宮如碧游宮一般,宮內整齊的擺著
    一個個蒲團,不過在最前方的一排蒲團中,第三個蒲團上,一人背對自己而坐。
    “師祖……”輕輕開口,陳九公低聲呼喚。
    那坐在蒲團上的青衣道人聽到耳旁傳來熟悉的聲音,身軀顫抖,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驚喜的望著站在遠處的陳九公。
    “師祖!”
    劍眉朝天,朗目如星,身如青松傲然而立,不是通天教主又是何人?
    難以抑制心中激動,陳九公大禮參拜,“弟子陳九公,拜見師祖!”
    緊走幾步,通天教主來到陳九公面前,彎身將其扶起,“一朝成圣,前因盡去。今后,不用再向任何人行跪拜之禮。”
    看著通天教主,陳九公正色道:“若無師祖,豈有今日的陳九公!無論弟子如何,師祖永遠是師祖。弟子不拜天地,也拜師祖!”
    聽陳九公之言,通天教主哈哈大笑,拉著陳九公隨便在紫霄宮中坐下,對他談論這些年來截教發生的事情。無論陳九公說什么,通天教主都側耳傾聽,一言不發。只是陳九公說到八百年前太古飛禽一族攻打光明山,使烏云仙、呂岳、羅宣和火靈圣母身損時,通天教主長嘆一聲。
    當聽陳九公說他自己本不想這么早就證道,但在紫霄宮前不能入內時,通天教主搖頭苦笑,“九公,汝卻是讓天道算計了。”
    “什么?”陳九公聞言,頓時一驚。
    見陳九公不明,通天教主悄悄在紫霄宮中看了一圈,對陳九公道:“非道祖傳召圣人覲見,否則紫霄宮絕不現于洪荒。汝既能找到紫霄宮,必是天道……”
    通天教主還沒說完,就聽一個聲音在身后響起,“通天,不可多言!”
    “老師!”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通天教主望著那出現在八卦臺上的鴻鈞道祖。(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