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9)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9)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9)     

截教仙445 殺得夠了劫才圓滿

一場諸侯討董,奠定了呂布天下第一猛將的威名。經虎牢關前兩次大陣,昔日會盟的十八路諸侯,就只剩下袁紹、袁術、孫堅、馬騰、曹操,還有那新崛起的劉備。就連那公孫瓚,也命喪呂布方天畫戟之下。
    經此一戰,天下諸侯一下子少了大半。袁紹回到河北,將冀州、青州、并州全部納入自己掌控之中。馬騰回軍涼州,并打下半個雍州。袁術率軍南下,掌握揚州、豫州。孫堅退回江北,但身旁就強大的袁術,孫堅雖不愿,但也不得依附于袁術。劉備,本依附于公孫瓚,現在公孫瓚一死,劉備趁勢而起,將公孫瓚的勢力全部接管過來。
    說完這幾位諸侯,不得不說一人。曹操,曹孟德。這個諸侯聯盟的發起人,在公孫瓚這個轉世大妖也死在呂布手里的情況下,這個身上無有一絲法力的普通諸侯竟然神奇的活了下來,真是讓袁紹、袁術等人驚訝不已。
    如果將這個歸結為運氣的話,那曹操的運氣還真不錯。而且,曹操不光是運氣好,做事還果斷。在只剩下這幾路諸侯后,曹操趁夜逃回兗州,躲過了袁紹的謀害。
    咸陽城中,董卓、李儒相視而坐。只聽李儒道:“吾已查明,那劉備就是當年的劉邦,與項羽爭奪天下為項羽斬殺后輪回轉世,成了如今的劉備。”
    “劉備?”董卓瞳孔一縮,沉聲道:“既然這么說,那劉備身后站著的是人教了?”
    “不錯!”李儒點了點頭。繼續道:“劉備麾下有兩員虎將,一名關羽關云長,一為張飛張翼德,這二人都不是尋常之輩,竟然是上古強者轉世。”
    “可知是何人?”
    聽董卓之問,李儒微微一笑,“云長、翼德。你說是誰?”
    “云長?翼德?”董卓輕輕念了幾遍,突然眼前一亮,“云長,澐仧!翼德,燚恴。我知道了。原來是他們。”
    見董卓猜到了那二人的身份,李儒微微搖頭,“那二人雖算不得上古大能,但亦是準圣。今吾佛門和妖教,都沒有這等級別的強者轉世,恐怕斗不過那二人。”
    董卓聞言。眼中寒光一閃,“放心,量劫已起。關鍵之時,自有人下界收拾他們。你我要做的,就是讓這人間亂起來!”
    李儒道:“現在人間已經夠亂的了。”
    “不夠,還要更亂。”董卓站起身來。順窗子看著站在外面守衛的呂布,口中道:“我若不死,這天下豈會更亂?”
    “什么!”李儒聞言大驚,連忙起身,“夜叉,你要做什么?”
    董卓哈哈一笑,“當年地藏王佛發大宏愿‘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為了我佛教,何惜此身!”
    看著豪氣沖天的董卓,李儒苦笑道:“罷了!罷了!既然汝夜叉要入地獄,吾迦樓羅也往地獄陪汝走上一遭!”
    “哦?”董卓聞言,回身望著李儒,笑問道:“汝不想與那天部之首爭那八部天龍首部了?”
    李儒指著董卓笑罵,“汝夜叉都有此等豪情,吾迦樓羅若輸給你,又怎么去爭首部天龍之位?”
    “哈哈哈……”
    再無了各路諸侯威脅后,董卓變得更加殘暴,在咸陽城中倒行逆施,無惡不作。有朝中大臣王允,暗中結交呂布,設計將董卓心腹兵馬調出咸陽城。
    就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呂布帶著三千兵馬將丞相府團團圍住。
    一腳踹開大門,呂布提著方天畫戟直往內堂走去。
    當來到董卓平日聚集眾將的堂前,呂布看見那董卓與李儒相視而坐,而且正在飲酒。
    在董卓身旁的時日也不短了,呂布聽說董卓、李儒從不飲酒,而且呂布也知道是為什么。看著那跳動的燭火映紅兩人的面孔,呂布沉聲道:“二位飲酒作樂,就不怕破戒么?”
    聽呂布之言,董卓哈哈一笑,將手中大碗斟滿,朗聲道:“若能再回靈山,吾當往藥師王佛面前領罪!”說著,又為李儒斟滿。
    見二人將碗中酒一飲而盡,呂布眼中寒光一閃,知此二人已有死智。
    看了呂布一眼,董卓道:“大巫,既然有緣,何不來飲上一碗?”
    呂布聞言一怔,搖了搖頭,“無功不受祿。”
    這時,那李儒指著呂布笑道:“大巫怎么無功,一會兒還要勞駕大巫送我二人上路!哈哈哈……”
    拿起酒壇,再為李儒斟滿,董卓道:“吾道凡人怎愛這杯中之物,原來此物確實讓人著迷。”
    端起碗,將碗中酒一飲而盡,李儒將手中空碗往外一扔,摔在地上摔成八塊。“大巫,動手吧!”
    “汝二人不反抗?”見董卓、李儒這般從容,呂布就怕在佛門強者隱于暗中。
    搖了搖頭,董卓將碗中酒飲下,與李儒一般,將空碗拋出,“若非吾等有意,汝豈能入吾府中!”
    看著董卓,呂布突然心神一顫,感覺到了不對。但這時,卻聽董卓道:“吾與迦樓羅不過求死,大巫放心就是!”
    董卓話音剛落,又聽那李儒道:“巫族大巫怎是這般優柔寡斷,吾等頭顱,等著汝來取呢。”
    被李儒所激,呂布縱身沖起,兩戟揮出,兩個人頭飛起。而后,兩道金光從董卓、李儒的無頭尸體中飛出。
    見是二人元神,呂布手中畫戟一攪,一團寒光將二人元神吞噬。
    在意識消失的最后一刻,董卓,不,是那夜叉神色祥和,再無往日嗜殺之相。“佛母,您的交代,夜叉完成了!二弟,日后夜叉一部就交給你了。……多想再看看靈山那遍地的曼陀羅花……”
    誅殺二人,呂布心中卻無一絲喜色,收回方天畫戟,緩步走出相府,命手下人將董卓、李儒尸首安葬。
    都說,大楚江山之亂,是因董卓而起。但因董卓而亡,天下更亂。
    在董卓死去的一瞬間,人間與地仙界之間的兩界屏障消失,從此洪荒修士可隨意進入地仙界,而且修為不會被壓制。在兩界屏障消失后,許多洪荒地層修士紛紛潛入人間,渾水摸魚。一時間,整個人間可謂是群魔亂舞。
    西牛賀洲,靈山,八寶功德池。
    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齊齊睜開雙眼,看著從頭上飄落兩片婆娑樹葉,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各自伸手將一片婆娑樹葉抓在手中。
    手上金光一閃,將這片婆娑樹葉收入掌中佛國之中,阿彌陀佛喚來白蓮童子,“去將那夜叉部首領胞弟喚來。”
    “是!”
    佛門八部天龍,以天、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呼羅迦為名。其中各部都有一首領,他們的名字相應的是天、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呼羅迦。就像夜叉部之首,剛剛死去的董卓,他的名字就叫夜叉。而夜叉部中的其他人,都沒有名字。只有這任夜叉死去,還才有新的夜叉誕生。
    片刻之后,白蓮童子帶著一身高八尺、青面獠牙、頭生三眼的生靈來到八寶功德池前。
    一過八寶功德池,那生靈就再也不敢上前,跪倒在地,“夜叉部眾拜見萬佛之祖!拜見佛母!”
    幽幽一嘆,準提佛母用手一指,一道金光將其包裹,金光中一聲聲慘叫傳出。
    過了約有一盞茶的時間,金光散去,一人族男子出現在二圣面前。
    微微一笑,準提佛母道:“化汝夜叉之身,但從今日起,汝為吾佛門八部天龍夜叉部之首!”
    “謝佛門!”新任夜叉向準提佛母一拜,但未起身。
    看了夜叉一看,準提佛母道:“汝還有事?”
    張了張嘴,夜叉向準提佛母一拜,“敢問圣人,吾兄長現在如何?”
    “哎……”準提佛母沒有說話,他旁邊的阿彌陀佛卻是重重一嘆,“夜叉,吾與師弟要為汝兄和迦樓羅念往生咒,你也來吧!”
    阿彌陀佛這么說,夜叉強忍住心中悲痛,坐在功德池前,這時耳旁傳來了兩位圣人念誦往生咒的聲音,夜叉在心中默道:“大兄,汝可聽得?兩位圣人親口為你念往生咒了!”
    ……
    金鰲島,羅浮洞前,陳九公剛從洞中走出,就見紅孩兒正跟金霞童子拉扯著。
    看到陳九公出來,紅孩兒連忙收手,站在一旁。
    見紅孩兒眼中似有躲閃之色,陳九公有些好奇的問道:“圣嬰,汝來為師洞前作甚?”
    “啊?沒什么……”
    陳九公搖了搖頭,對金霞童子道:“他可是來戲弄于你?”
    “沒有,沒有。”金霞童子連連擺手,連道沒有。
    聽紅孩兒不是在找金霞童子麻煩,陳九公就不去理他,徑自往碧游宮方向走去。做老師的,并不是要對弟子的所有事都了如指掌。有時候弟子們有些小秘密不想讓你這當老師的知道,也是正常的。畢竟在輩分上,師徒之間肯定存在著代溝。無論師長多么慈祥,也不可能和門下弟子打成一片。
    可就在陳九公剛要離去時,只聽紅孩兒在身后道:“老師,弟子有事。”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