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444 即將暴走的女媧

東勝神州祖巫殿中,平心、后羿、蚩尤、刑天、嬴政、相柳、項羽,七大祖巫齊聚殿中。
    刑天甕聲甕氣的說道:“蚩尤兄弟,今吾巫族在人間者,只有呂布一人,可要派人助他?”
    聽刑天之言,蚩尤搖了搖頭,將目光落在不遠處不斷在殿中奔跑的一具白骨上,“此次量劫當有十二祖巫現世,可如今只有你我八個,想來還會有祖巫轉世人間。”
    蚩尤話音剛落,一旁嬴政道:“吾與項羽兄弟先后為人皇,吾巫族氣運正是興盛之時,或許吾巫族還能出一位人皇。”
    翻了個白眼,項羽道:“當年若非地仙界突生變故,那人教不撤出人間,吾恐怕爭不過那劉邦。”
    項羽此言一出,眾祖巫紛紛喜形于色。他們知道當年地仙界出了什么變故,無非是陳九公以身化道消失在洪荒,佛門、妖族見有機可趁,大聚征討南、北二州,逼得老子不得不將人教在人間的戰力全部召回,以保證南瞻部洲不落入佛門之手。
    當年本以為項羽必敗,誰想因為陳九公引起的變故,竟然使項羽擊敗劉邦稱帝。這也讓巫族以為,自己真的是量劫主角。
    看著有些興奮的幾巫,項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心思單純的祖巫,雖不通算計,但卻有一種直覺,就感覺事情不是這么簡單。但這話他還不能說出口,生怕引來眾祖巫的不滿。
    拿起身旁的木戟,項羽向祖巫殿外走去,“刑天大哥,來,與吾對上幾招!”
    “好!”巫族哪有不好斗的,一聽項羽之言,刑天隨手抓起干戚斧向殿外追去。
    ……
    金鰲島,羅浮洞前。陳九公正在為門下弟子傳授截教陣道。
    其實,要不是無當圣母提醒,陳九公還不知道自己門下弟子竟然沒有一個通曉一種陣法的。陳九公聽了之后,不禁暗暗自責。
    當年自己收徒梅山七怪、高明、高覺、鄭倫、洪錦,師弟姚少司收徒丘引、季康和陳奇。當時的截教也就這幾個人,陳九公整日提心吊膽的,生怕哪位大神通者打上門來。把自己這些人一窩端了。
    在那種情況下,陳九公只讓姚少司傳授門下弟子道術,督促他們勤修法力,根本沒涉及陣道。后來,實力強大了,陳九公整日東奔西走。哪里有空閑給他們講道說法。好不容易有點空閑,也是為門下弟子講解修煉上清仙法時的疑惑。
    今日,在羅浮洞前,陳九公將截教大小陣法一一為門下弟子講解,由淺入深,由簡至繁。等將所有陣法講完一遍,陳九公命眾弟子在截教所有陣法中各選一陣。回去祭煉。
    眾弟子時常聽人提起截教陣法洪荒第一,自己老師更是當今洪荒陣道第一人。可以前陳九公不提,眾弟子都不敢亂問。今日得陳九公傳授,在各自選出一種陣法作為日后主修后,眾弟子紛紛散去。
    當羅浮洞前,只剩下陳九公、無當圣母、云霄娘娘時,云霄向陳九公問道:“教主,如今吾截教立于金鰲島。不知當用何陣為護島大陣?”
    陳九公聞言,沉吟片刻,對無當圣母道:“師伯,師祖在時,吾截教以何陣守護金鰲島?”
    “這個……”
    “師伯有話單說無妨。”
    “教主,當年老師在時,金鰲島從無大陣守護。”
    點了點頭。陳九公想起當年自己第一次上金鰲島,也沒感覺到島上有陣法護持。
    見陳九公不言不語,云霄怕他誤會,忙道:“教主。老師在時,三清雖然分家,但尚未撕破面皮。而女媧娘娘自巫妖之戰后,從不踏入洪荒半步。西方二圣又被三清聯手打壓,除非大事,否則絕不踏出西牛賀洲半步。”
    云霄這么一說,陳九公就明白了。云霄提議設陣法守護金鰲島,不是說他陳九公不如通天教主,而是現在洪荒的情況和以前不一樣了。
    就說女媧娘娘吧,這位妖教教主現在可是什么都敢干。西方二圣,與女媧娘娘是盟友,又與截教是敵對關系。而闡教元始天尊就更不用說了,闡教和截教的怨恨整個洪荒都知道。
    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有大陣守護,能讓人更放心。
    明白了云霄的意思,陳九公思索片刻,從袖中取出一張陣圖,遞給無當圣母。在無當圣母打開陣圖觀看時,陳九公隨手一招,那貢在香案上的誅仙劍、戮仙劍、絕仙劍、陷仙劍飛到身旁,“師伯,就用這誅仙劍陣守護金鰲島吧。”
    此時誅仙劍陣原本的陣圖,尚在多寶道人手中,而現在無當圣母手中的陣圖是陳九公所煉。雖不如原版誅仙劍陣那般威力,但鎮守金鰲島絕對夠了。
    “教主,這誅仙劍陣是好,但吾截教在大劫中與敵相爭,難免有用到此陣之時。”無論是用何陣充作護島大陣,都要將陣圖置于地脈之中溫陽,這樣才能發揮出大陣神妙。可一入地脈,就不能輕易取出,否則對整個金鰲島都有損傷。
    聽無當圣母之言,陳九公搖了搖頭,用手一指,無當圣母手中的陣圖飛起,在空中一卷,將誅仙四劍包了落在無當圣母手中。“師伯,待吾出手,將那三仙島、蓬萊島、瀛洲島、方丈島移至金鰲島四方,將這四劍懸掛四島之上,陣圖打入金鰲島地脈,從此誅仙劍陣守護吾截教弟子,比起于劫中殺伐更有意義。”
    “尊教主之命!”
    陳九公從臺上站起身來,將身一晃,整個人已出現在三仙島上空。袍袖一卷,那三仙島仿佛被風吹動一般,在水面上向金鰲島飄去。當來在金鰲島南面三十里外時,自動停下。
    挪完了三仙島,陳九公將蓬萊島移至金鰲島正北三十里外,瀛洲島移動到金鰲島西面三十里外,方丈島挪到金鰲島正東方三十里外。
    四島落位,陳九公回到羅浮洞前,向無當圣母點了點頭。
    向陳九公一拜,無當圣母起身,抱著陣圖與誅仙四劍往三仙島飛去。
    三仙島上,最高處就是云霄娘娘的云霄宮。無當圣母將戮仙劍掛在云霄宮宮門前,然后向西面的瀛洲島飛去。
    瀛洲島,是當年烏云仙的道場。如今瀛洲島上,最高處是烏云仙的洞府。無當圣母將絕仙劍掛在動前,起身向北方的蓬萊島飛去。
    這蓬萊島是東海上所有島嶼中除了金鰲島外最大的,這島并非是那一人所有,而是許多截教弟子共有。這島上比較出名的截教弟子,就是一氣仙余元,還有昔日的羽翼仙。
    蓬萊島最高處,是昔日羽翼仙所居之處。羽翼仙所居之處比較特別,是一株巨大的槐樹,樹冠之大,足能容下百人,卻是株洪荒靈根。
    以前來過蓬萊島,無當圣母知道這槐樹是羽翼仙的寶貝,但無當圣母也將陷仙劍掛在其上。相信日后羽翼仙知道他這個靈根為守護截教做出貢獻,他也不會有什么不滿。
    最后,無當圣母飛到方丈島,將誅仙劍掛在島上最高峰頂。
    掛好了四劍,回到金鰲島上,無當圣母緩步走到碧游宮前,見陳九公帶著云霄已在宮前等候。
    原來,整個金鰲島的地脈中心就在這碧游宮下。
    “教主!”
    “碧游宮不可輕動,將陣圖與吾吧!”
    “是。”
    從無當圣母手中接過陣圖,陳九公將陣圖祭起,隨手打出一道青光,青光包裹著陣圖鉆入地下。這金鰲島乃圣人道場,碧游宮更是通天教主傳道之處,宮外地土比那鍛造軒轅劍的首山之銅還有堅硬。若非陳九公出手,就是無當圣母也無法將這地土鑿穿。
    上清仙氣包裹著陣圖鉆入地仙,直接來在地脈中心。若是有人在此,一定可以看到一道道黃氣如潮水般向陣圖中涌去,而陣圖上那一個個玄妙的圖案在瞬間活了起來。
    片刻之后,整張陣圖消失不見,只有一片黑光向整個金鰲島底部擴散。
    當整個金鰲島底部盡被黑光掩蓋后,東方方丈島上,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沖起,光柱直入九天。緊接著,一、二、三,三道光柱分別從瀛洲島、蓬萊島、方丈島上沖起,四島黑色光柱分局四方將金鰲島護在中央。
    光柱沒入云層,仿佛四根撐天柱一般,這等異象,就是遠在西牛賀洲也能看得見。
    片刻之后,光柱漸漸下沉,當沉至千丈高下時,四道劍氣代替了光柱直沖云霄。而此時,四大部洲上的圣靈若是抬頭,就能見四把巨劍沖天而起。
    穿破云層,四道黑色光劍劍尖向下,從空墜下,墜在三仙島、瀛洲島、蓬萊島、方丈島上。
    四把百丈余長的黑色光劍刺在四島正中央,將光劍內部,分別有那誅仙四劍本體。
    至此,誅仙劍陣立。
    而在誅仙劍陣護持金鰲島后,三仙島、瀛洲島、蓬萊島、方丈島之內,一道道劍氣縱橫,在整片空間內穿梭。
    陳九公袍袖一卷,點點青光從空中飛落,落在金鰲島上每一位截教弟子身上化作一枚玉符系在脖子上。“從今日起,持此玉符,方可進入金鰲島外三十里之內,否則被死于誅仙陣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